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梅新育:中国新定位,陇右新发展

更新时间:2020-01-06 22:53:53
作者: 梅新育 (进入专栏)  
我们需要注意的是在开放经济下发展,与越来越多的进口资源、进口农产品同台竞争,凭借自己的优势,错位竞争。既然在很多土地密集型农产品上面我们已经没有多少优势,那么我就在特色农产品上面做文章,充分利用地理标志等工具,提升增值,而且不仅仅满足于保持国内市场,还要打开海外市场。教会外国消费者品味中国茶道、食用虫草,我们就能为我们的茶产业、虫草产业打开更大市场。

   在文旅产业方面,我们要做的是创新,发掘和充分利用目前尚未充分利用的资源。甘肃有如此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但目前文旅开发严重不足。比如说山丹军马场,霍去病开辟的这座军马场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军马场,也是目前全世界仍在持续使用的最古老军马场和最古老国企,自然风光也相当不错,但目前做的旅游项目刚刚起步,而且很一般化。那么,我们在那里举办一年一度的汉服骑射、模拟战役活动怎么样?让游客穿上汉朝式样军服,持汉朝制式武器,模拟汉军战役,追思霍去病大军所向披靡的风采,难道不是独一无二、具有巨大潜力的旅游产品吗?

   要知道,汉服已经是几十亿元级别的产业,而且还在快速增长;方文山本是一个歌词作家,发起西塘汉服文化周没几年,现在就已经规模宏大,成为当地一年一度的盛事,每年吸引成千上万汉服发烧友和游客;俄罗斯军事发烧友每年模拟卫国战争、抗击拿破仑战役的活动,比利时滑铁卢每年举行滑铁卢战役模拟活动,都已成为当地每年的特色盛大活动,山丹为什么不能模拟霍去病大军?

   还有我们伟大的民族英雄、兰州之父霍去病。兰州为霍去病及其麾下立了雕像,为什么不能发展深化一下,每年在黄河边开阔地举行模拟霍去病拿下匈奴浑邪王、休屠王两部之战活动?几百万人口城市,办得起这个活动,也能够吸引足够多游客观众。

   又如张家川,那是一统天下的大秦王朝最初的封地,把这个好好发掘,难道不是很有潜力的文化旅游产品?

   现在甘肃旅游基本上都是在夏秋两季,冬季是淡季,几乎没有游客。但是不是说甘肃这类北方地区冰天雪地的冬季就对游客没有吸引力呢?不是的,只是我们没有好好发掘。

   想追求小资情调吗?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想追求气势磅礴雄浑风光精神享受吗?

   “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

   所有这些,只要好好发掘,谁说对游客没有吸引力呢?何况美食也是旅游业的重要内容,甘肃的羊肉好,而羊肉正是要到冬季食用才最好。

   在所有这些产业中,我想特别强调一下甘肃省委省政府倡导的“通道经济”这个概念,我对此很有共鸣。2017年9月15日,我在兰州财经大学“一带一路论坛”演讲的主题就是《先做好通道,再寻求产业落地》。因为甘肃的地理区位就决定了这里是“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国际陆地双向通道,即既是中国东部中部通向中亚西亚乃至欧洲、南亚的陆地通道,又是中国西部、中亚西亚欧洲、南亚通向中国东部中部的陆地通道。

   而且,在这个“新时代”,甘肃作为中国东部中部通向中亚、西亚、南亚、欧洲陆地通道的功能更加突出,因为在这个中国国力上升的时期,中国的经济、文化影响力正在越来越多地向外输出,能够给甘肃带来更多的机会。司马光描绘的“富庶者无如陇右”为何出现在盛唐?就是因为这样的道理。我们希望再造中华历史盛世,甘肃再造历史盛世上的繁荣。

   不仅如此,在当前的外经贸升级与反“脱钩”斗争形势下,这条双向通道具有新的重要意义。2018年中美两国爆发了世界贸易史上规模最大的双边贸易战,美国极端势力企图推动中美“脱钩”,将中国从国际贸易体系中隔离;我们则要利用中国这个“基建狂魔”多年发展起来的基础设施优势,绑定周边国家贸易物流,让他们的国际贸易、甚至国内贸易物流取道中国都比走别国、走他们国内效率更高,成本更低,服务更好,让美国极端势力的“脱钩”图谋落空。

   清末和民国时期,直至新中国建国初期,由于英属印度殖民地基础设施遥遥领先,内地许多商人、朝廷大臣、中央政府代表赴藏都要取道印度。直到我们建起了青藏、川藏、新藏等公路,才彻底改变了这一局面。现在,我们要把当年的这种局面彻底颠倒过来,让周边国家许多国内贸易取道中国比走他们国内还合算。

  

   五、时不我待,甘肃发展要有紧迫感

   讲到这里,我想强调一句,时不我待,甘肃发展要有紧迫感,尤其不能沉溺于貌似最舒适的路子。让我们回顾国内外经济社会发展史,这方面的教训不胜枚举:

   1970年代中国和其它发展中国家的不同选择决定了债务危机中的不同结局。1970年代,西方国家奔腾式通货膨胀导致国际金融市场实际利率为负,中国、苏联东欧国家、其它发展中国家都利用这个时机借入了巨额贷款,但他们运用这些贷款的方式不同。中国当时出口收入急剧增长,再加上这些贷款,发起“四三方案”,充分利用了当时外部政治经济环境有利的时间窗口大规模引进成套设备,显著提升了我们的技术装备水平和生产能力;苏联东欧国家、其它发展中国家借入的巨额贷款则有很大一部分用于奢侈性消费。到1980年代,国际金融市场实际利率飙升,中国安然度过一时的冲击,苏联东欧国家、其它发展中国家则纷纷爆发债务危机,然后是“失去的十年”、“失去的二十年”,甚至爆发大规模政治动乱和政治剧变。

   21世纪前10年,全球贸易膨胀,中国在2002年1月1日正式成为世贸组织成员方,大部分年份出口增长率都高达百分之三四十,迅速跃居世界第一出口大国和第一制造业大国,印度、越南则错过了这个不可再现的国际贸易发展时间窗口。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中国在此之前已经在人力资源、基础设施、产业配套体系、政府行动能力等方面做好了准备。

   东北为何错过21世纪初“振兴东北”的时间窗口?因为在那十年国家提出“振兴东北”、国际初级产品市场又进入超级牛市而有利于东北原材料工业的有利环境里,东北过多地沉湎于索取优惠扶持政策的貌似“舒适”路子,没有抓住这个有利时间窗口实施必要的、不无痛苦的改革调整,结果时间窗口一过,东北就是想调整也很困难了。

   ……

   目睹这些教训,我不能不问一句:超强力度转移支付不可持续,甘肃会怎样?因为20多年来,我实在是见到了太多甘肃“精英”朝思暮想都是如何向中央索要更多的转移支付,而不是如何自立。[2]转移支付的饭貌似“好吃”、“轻松”,但是还能吃多久?

   我们现行的超强力度转移支付体系始于1990年代中期分税制改革,目的是补齐西部地区在基础设施等方面过于悬殊的落差,为西部落后地区奠定发展基础。至今实施将近一代人时间,当时希望达到的目的已经实现,而现在的税负已经比那时翻番,作为转移支付援助方的东部地区税负之重,已经有竭泽而渔、扼杀国家经济核心地区经济社会活力的风险了,超强力度转移支付在其它不少方面事与愿违的副作用也日益暴露,已经不可持续了。1995年,我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占GDP比重10.2%,支出占GDP比重11.1%;2018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占GDP比重20.4%,支出占GDP比重24.5%。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国社会整体脱贫,就是超强力度转移支付开始逐步退出的契机。所以,甘肃发展要有紧迫感,时不我待。

   只要在思想上真正确立了紧迫感,睁眼看世界,我们就会发现转换思想天地宽。要追求经济自立,要改善营商环境,从改革实施社保缴费转移,到尝试失信欠账补偿,到税务特赦,到清除形形色色忌讳和潜规则,到防止形成分利集团和市场分割、垄断,可做的事情很多。

  

   六、立志高远,不懈努力

   最后,我想对大家说的是,立志高远,不懈努力。做人还是要有点梦想的,坚持努力,说不定就成功了呢?

   12月17号,山东号航母正式入列,举国关注;大家可知道我军何时开始关注和研究航母?

   80年代?NO!NO!胆子再大一点!

   告诉你吧,1937年,红军连步枪和子弹都不是十分充足的时候,美国记者哈里森·福尔曼就在陕北的窑洞里拍下了红军挂图学习研究航母、战列舰、多炮塔坦克的照片。82年后,我们的国产航母正式入列。

   我们都是当学生过来的,都知道,学生要想学得好,“要我学”永远不如“我要学”。同样的,甘肃要走出困境,实现发展,最根本的还是甘肃人自己要有奋发向上的精神,要有改变现状、向上攀登的志向。希望事实能够证明,我们大家都是“追梦人”。

   谢谢各位!

  

   (2019.12.28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74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