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俊臣:我参与过的工业发展及现代企业制度试点研究

更新时间:2019-12-30 19:28:43
作者: 赵俊臣 (进入专栏)  

  

   改革开放以来,在学界总结出的“无工不富”思想指导下,各地纷纷上马工业发展项目,学界更是展开了一拨拨工业发展的讨论。我曾经参与了云南省的不少讨论和若干现代企业制度的试点。

   我最早涉及工业的调研,是1980年代初参与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组织的昆明钢铁公司、昆明平板玻璃厂、昆明市冷作铆焊厂、昆明市电器仪表厂、昆明市摩托车厂等五家工业企业不同形式的经济责任制调查,执笔《昆钢等五企业实行经济责任制的改革情况调查》,发表于《云南社会科学》1984第5期。1992年11月我创办云南证券报,并以主编身份参与一些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研究试点和一些企业上市咨询。为更顺利参与云南工业发展等研究,1994年4月18日,我注册成立民办的云南企业发展咨询公司。2003年2月9日,我从张怀渝研究员手中接受民办的云南发展研究院,任法人代表、院长至今。

  

一、把轻型汽车工业培育成云南新的支柱产业

  

   (一)轻型汽车工业可以培育成云南新的支柱产业

   云南省以“两烟”为支柱、以资源开发为重点的经济发展模式,应转变为以资源开发和深度加工为重点、以群体优化产业为支柱的经济发展模式,这是所有云南学者的共识。但是,选择什么样的产业为突破口并进而形成支柱产业,人们寻找了好多年,始终没有得到满意答案。

   1989年2月,我参加云南省轻型汽车工业发展战略研讨会,会议认为,到2000年,云南省將根据国家正式批准的“云贵川渝联合生产日本五十铃N系列轻型车”的要求,有可能实现总装车6万辆,驾驶室15万个,各种变型、专用、改装车等4万辆;年产值达到70亿元左右,约为全省工农业总产值的40%,年实现利税14亿元以上。

   会后,我研究了世界上发达国家无不把汽车工业作为支柱产业的实际,依据汽车工业具有的产业链长、带动的产业链长,提供的就业岗位多,上交国家的利税丰厚等特点,写成《轻型汽车有可能成为云南省“两烟”之后的又一大支柱产业》(载《云南社科研究要报》1989年第6期,后收入赵俊臣《云南经济发展探索》第二卷,云南科技出版社1998年9月版);在报告中我建议:“云南轻型车引进五十铃生产技术后,必须走国际化道路,若能和五十铃公司合资生产,则是上策,应在谈判时争取”。我的文章报省委省政府后,当时的中共云南省委书记普朝柱批示:“有一些观点和想法是好的。”

   此后,我又写成《云南轻型汽车工业发展成为全省骨干财源研究》,载《云南财政研究》1992年第11期,《云南财贸学院学报 》1993年第2期,后收入赵俊臣《云南经济发展探索》第二卷,云南科技出版社1998年9月版。文中比较全面地阐述了我的观点。我还认为,当时, 国内生产轻型汽车的厂家有 69 家, 真正有竞争能力的是北京、东北、 南京以及江西、重庆等地,相对于这些基地来看,云南五十铃项目具有资金投入大、建设速度快的优势。但是,云南决不能骄傲自满,更不能夜郎自大,而应该认清形势,知己知彼,采取特殊的有效对策,才能立于不败之地,真正实现自己的愿望。

  

   (二)遗憾的是我的重要建议未被采纳

   实践是复杂的!我当时提出重要建议未被采纳。

   一是我当时曾就云南五十铃项目提出上中下三种建议:上策是加入日本五十铃公司,成为其分公司;中策是加入韩国现代公司,当时正在和现代谈判;下策是加入一汽。结果没有采纳我们建议的上策,而是加入了一汽(据说与当时云南省委书记高严是从吉林来的有关),变为了今天的一汽红塔云南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至今生产经营状况没有突破,错过了国内汽车与国外超级跨国公司合作与引进的大发展机遇,反而被没有列入国务院计划的江西省江铃轻型汽车超越。

   二是培育某几个零配件的“小型巨人”。根据云南省当时的经济技术水平,云南五十铃轻型汽车的零部件工业发展,搞“小而全”、“大而全”是行不通的。因此,应在有限目标指导下,执行“高起点大批量、广联合”的发展战略与规划。一定要把零配件工业的发展, 作为当前和今后相当时期内发展的战略重点之一,实行统一规划,择优布点,分步实施,重点扶持的方针。但是,20几年过去了,至今不见云南省有哪些个零配件得到突出发展,更不要说成为了“小型巨人”,就象杭州万向节、福建福耀汽车玻璃那样。

   三是高薪聘请日本五十铃公司退休技术人员、技术工人定期不定期的来云南服务,做到凡是重大关键岗位,都要经日本专家把关,并且组织好我方相应人员的跟班学习。因为,那时大家已经看到日中两国汽车装配工艺有明显差距。后来有一件事印象深刻:我主持的全球环境基金/联合国开发署援助的云南生物多样性保护项目,曾由当时外经贸部交流中心为项目代买3辆免进口关税日本原装丰田越野车,其中帮我们单位买的一辆第3天却被小偷团伙偷后倒卖到西藏,据破案的警察告知,西藏人最喜欢日本原装丰田越野车,性能确实的好,其他车都比不上。我建议的云南发展汽车要虚心向日本学习装配工艺,有很强的针对性。遗憾的是至今没有见到云南乃至其他企业有大批日本专家、日本退休人员来服务。

  

二、牵头组织国有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试点

  

   1990年中期,我由于创办并主编《云南证券报》,受邀参与了昆百大、云南省五金矿产进出口公司、昆明机床厂、云南维尼纶厂等上市论证与材料审评工作;牵头组织昆明重机厂等国有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方案的研究。

  

   (一)我们力推的昆明重机厂改革的总目标至今仍没有实现

   昆明重型机器厂(昆重)始建于1958年,系原机械工业部重点骨干企业。1990年晋升为国家二级企业,1994年列为全国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试点企业。1994年5月29日,应邀为昆重编制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研究。由我执笔写成《昆明重机厂坚持改革情况调查》、《昆明重机厂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后收入我的《云南经济发展探索。第二卷》,云南科技出版社1998年9月版。

   我在研究报告中指出,当时关于昆明重机厂改革的总目标有国有独资公司、股份合作公司、跨国有限公司、和国际化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四种方案,我和我的团队同事力推第四种方案,认为“是昆重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最佳方案。因为,组建跨地区、跨行业、跨国境的大型企业集团,增强国际竞争力,是国有大中型企业改革的方向。昆重是一个具有一定知名度、产品畅销全国、远销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外向型企业,又是拥有12个产业公司的大型企业集团,具备组建跨国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基本条件。同时,跨国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后,既保持了昆重的特色,又可事先规模经营;既可保持现有的为国民经济发展提供适用中兴设备的社会效益,又可通过发展适销对路的产品获得较高的经济利润效益;既可发挥昆重在同行业中的优势,又可引进国际先进的技术、设备、管理、网络与人才,特别是当时争取多年未果的进出口自营权。”

   关于改革的步骤,我们设计的分两步走,第一步,吸收国内社会资本,将象形委托法人制经营公司,改造成股份有限责任公司;第二步,“吸收外资入股,或将部分国有股权出让给外商,让外商购买国有股权之一部份,既可以购买一个分公司,也可以购买一条生产线。这样,既可以把国有独资公司顺利改组成为国际公司,又保证国有资产不致流失,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

   令人遗憾的是,我们力推的昆明重机厂改革的总目标“组建国际化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至今过去了25年仍没有实现。

  

   (二)昆明机床厂上市研究

   昆明机床厂上市研究,是由交通银行总行专家承担,由于人手不够,受交通银行昆明支行行长郑孝仁推荐,我和我的同事有幸参与了研究,并承担了三个子报告的撰写。

   作为云南省第一批上市的工业公司,昆明机床厂上市具有示范的意义。

   公司前身是筹建于1936年、成立于1939年9月9日的中央机器厂,1953年1月更名为昆明机床厂,1993年10月19日正式注册成立昆明机床股份有限公司,成为我国首批九家股份制规范化试点企业。

  

三、参与工业兴滇强市强县战略的讨论

  

   (一)参与工业兴滇强市战略的讨论

   进入21世纪初,云南经济学界围绕工业兴滇强市强县战略,进行了一场不大不小的讨论。我和我的团队同事也没有置身事外,积极参与了进去。争论当然是件好事,理越辩越明。我写了《关于昆明工业强市战略指导思想的几个问题》,首发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网2004-6-14,后收入我主编的《云南经济发展探索•第一卷》,云南大学出版社1998年9月版。我主要就以下争论问题发表了看法:

   1.工业强市或是其它产业强市?

   长期以来,昆明强市是依靠工业或者其它产业,曾经历过几次理论、规划与政策的争论。我以为,世界经济社会发展史的规律表明,城市起源于社会分工,发展于商贸,腾飞于工业。没有工业的发展,任何一座城市的发展都是没有前途的。历史文化、商贸、旅游等,都不能脱离城市工业而独立发展;而工业的大发展,必然带动历史文化、商贸、旅游的大发展。

   2.是“小而全”的全面工业化或者是突出特色的重点工业化?

   曾经,有种观点主张昆明作为省会城市应该走全面工业化道路;另有的学者分别主张不同工业部门的优先发展。我以为,在市场经济中,一个城市工业发展什么、限制什么和禁止什么,是应该由自己具有的优势来确定,必须以市场的需求和能力为依据,突出自己城市的特色,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多、人多我优、人优我转”。为此,就要集中人、财、物、产、供、销等力量,做强做大若干有特色的重点工业产业,充分发挥规模效应和集中效应。

   3.是全面新型工业化或是新型工业和传统工业并举?

   有段时间,国内热炒新型工业化,云南不少学者照搬也热炒昆明新型工业化。我以为,新型工业化应该作为昆明工业发展的方向。但是期望昆明市所有工业都新型工业化,所有工业尽快或在短时期内实现新型工业化,则是不现实的。即使到了云南省乃至全国进入了工业化社会、后工业化社会,传统工业及其传统工业产品仍有一定的社会需求和生存发展的空间。

   4.在工业强市中政府是当运动员或是当调控者和服务者?

许多学者对政府在工业强市中发挥更多更大的作用,主观愿望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们还应看到,改革开放以来,从大白菜到粮食、从票证到取消票证、从计划到放弃计划的事实证明,政府放开了大白菜,大白菜供给由短缺到十分充足;政府放开了粮食,粮食出现了结构相对过剩;政府取消了票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65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