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俊臣:我参与过的工业发展及现代企业制度试点研究

更新时间:2019-12-30 19:28:43
作者: 赵俊臣 (进入专栏)  
市场上商品琳琅满目,商品变着法推销。原因何在呢?就在政府充当运动员,当经济主体,就只有政府一个积极性,这个积极性是十分有限的;政府放弃了当经济主体、当运动员的职能,社会上千万人民群众义不容辞地当起了经济主体和运动员的职能,积极性空前调动起来了,社会产品因而也才极大地涌现了出来。

  

   (二)县域要确立城市工业经济的原料基地与加工车间的发展战略

   我以为,县域要确立城市工业经济的原料基地与加工车间的发展战略,原稿写于2002年9月,又在2003年11月25—26日昆明市市政协“昆明工业强市战略研讨会”上演讲。

   1.县域经济发展的必然选择

   云南县域应确立中心城市工业经济的原料基地与加工车间的发展战略,这是县域经济发展的必然选择,它的实施不但可以适应全国全省工业化发展的规律,而且必将促进县域经济的快速健康发展。

   云南改革开放以来,为了打破县域经济缓慢发展的“瓶颈”与关键链条,促进县域经济的快速发展,各县域干部人民进行了不懈努力;自20世纪1980年代中期开始,科研部门与专家们纷纷为县域发展出谋划策,例如禄劝县在全省率先进行系统工程分析战略,有的县制定了农、林、牧、副、渔、花、菜、果协助调发展战略,有的县制定并实施了旅游开发战略,有的县制定了赶超战略等等。实践证明,所有这些战略或大或小都产生了一定作用,但至今没有发现象烤烟栽培那样的成效。而烤烟栽培的经验说到底,就是成为了中心城市实力雄厚的工业经济的原料基地与初加工车间。可以预料,只要县域经济中有那么3—5个、7—8个象烤烟那样的城市工业的原料基地,何愁县域经济不快速发展呢?!

   2.工业化发展的规律

   我曾把云南县域工业比喻成“孤岛”工业,指出这种以“孤岛”为特征的原有城市工业由于全省工业水平低,配套不全,企业家奇缺等原因,在市场竞争中纷纷落马。例如原被称为云南“五朵金花”的兰花冰箱、山茶彩电、白玫洗衣机、茶花汽车、春花自行车等、建厂时起点并不低,有的在设备和技术上甚至超过了目前已形成跨国经营的海尔冰箱、长虹彩电,但是由于众多原因而不得不先后凋谢,根本不可能希望他们能够带动市属乃至于省属县域经济发展。再说,这些“孤岛”工业也与县域经济无关,得不到广大县域亿农业为主题的经济支持。

   而县域确立中心城市工业经济的原料基地与加工车间战略,适应了全省工业化发展的规律;原料基地和加工车间可以兼顾效率和就业;原料基地和加工车间可以打破县域经济的现有封闭,带动县域经济的快速发展。云南烤烟栽培经验证明,农民只有栽培了产值高的烤烟等经济作物,并且成为城市实力雄厚的烟草企业的原料基地,不但源源不断地得到龙头企业的资金、技术、品种扶持,而且因稳定收购而获得较高的现金收入,一举打破了长期来封闭的粮食种植的恶性循环。

   3.县域要眼睛向外,千方百计地成为他们的某个零部件加工车间或分公司

   即使是县域经济如果要上新的机械加工类项目,必须眼光向外,瞄准全国乃至国际大集团,千方百计地成为他们的某个零部件加工车间或分公司,以充分利用其全国乃至国际一流技术、驰名品牌、现有市场、雄厚资金和先进的管理经验。

  

   (三)官渡区工业发展规划

   2005年12月21日上午,赵俊臣主持并执笔完成《官渡区区域工业发展规划》,通过专家组会议评审。官渡区区域是云南省乡镇工业发展最发达的区域。在调研中我们发现,凡是那些为大工业配套的乡镇工业发展的一片兴旺,而那些自成体系、单打独斗的企业又生气活力的不多,进一步印证了我的判断。


四、调研两个工业企业扭亏案例

  

   2000年代初,我曾经研究过云南生物药厂和禄丰钢铁厂这两个国有工业企业因经营不善频临倒闭、省内救不活,而被省外企业托管,兼并重组成功的案例。写成的调研报告《四川民营德胜集团成功重组禄丰钢铁厂的案例分析》、《云南省生物制药厂由深圳市生物谷公司托管到“联姻”的案例分析》,刊发于我主编的《云南经济发展报告2002—2003》,云南大学出版社2003年1月版。

  

   (一)四川民营德胜集团成功重组禄丰钢铁厂的案例分析

   1.省内为什么救不活禄丰钢铁厂?禄丰钢铁厂原是一个中型国有企业,长期来存在着国有企业固有的体制不顺、机制不活、产品单一、设备老化、技术落后、无市场竞争力等弊端,自1990年代后连年亏损,省州两级财政曾多次“输血”也“救不活”,不得已于2000年6月依法破产。

   当时,我曾听到省内有不同议论:一是可以发扬“社会主义国有企业大协作”精神,让省内国有企业帮助救活,但是当时找不到愿意接手者。省内最大的国有昆明钢铁公司经考察后觉得不值得而不愿意接手。在自主独立的经济利益面前,那些个高调的口号并不起作用。二是选派一个或几个能干的企业家进驻帮助救活,问题是省内找不到这样的企业家。三是不少学者建议在禄钢重建生机活力的现代企业制度,问题是当时就是建立不了,甚至连一个有力的监管都建立不起来。四是一个国有企业被民营企业收购重组,面子很难看。现实是残酷的,市场是无情的。

   2.民营的四川德胜集团是之所以能够成功重组禄钢并使其扭亏为盈,最关键的是体制顺、机制活。他们接手后,完全地、彻底地打破了国有企业原有的体制:一是重建了董事会,聘请了经理;二是按岗定责,大大精简了人员,如管理人员从过去的310人减为75人;三是打破过去名曰按劳分配实为“大锅饭”的分配体系,真正实行以效益为中心的分配制度;四是重建诚信的企业信用;五是投巨资技改;六是进行环境污染治理。这些招数,并不新奇,但是招招管用,而这恰恰是过去国有体制下不可能做到的。

  

   (二)托管是怎样解决生物制药厂的自主经营的问题?

   1.一托就灵

   云南省畜牧局所属云南省生物制药厂成立于1958年,是以生产兽药为主的国有企业,由于传统计划经济体制的束缚,企业陷入困境,1997年底全厂累计亏损1000多万元。1998年4月份被深圳三戍公司(后改为深圳市生物谷科技有限公司)按合同托管后,根据托管合同规定,托管方选派有大中型医药生产技术及管理经验的6位高级工程师、高级经济师和一位博士后进驻生物制药厂,分别负责生物制药厂的生产技术及管理工作,利用公司在资金、市场网络以及经营经验方面的优势,改进管理,大展经营手脚。此外,托管方还为企业理顺和拓展了公共关系,为企业发展创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干部群众皆大欢喜。

   那么,托管为什么这么“灵”?首先,托管后有效地实现了政企分开,与云南省内党政机关不构成隶属关系的经营班子成了真正的自主经营者。其次,托管后的企业领导班子有效地避开了云南省管理国有企业的“一厂一策”的束缚。

   2.托管并不能真正解决被托管公司建立现代企业制度问题

   1999年下半,我和我的研究团队曾就深圳市生物谷科技有限公司托管云南省生物制药厂案例进行了研究,认为托管只是个过渡措施,并不能真正解决被托管公司建立现代企业制度问题,建议尽快由托管“试婚”迈向现代企业制度。

   我们认为,最根本的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我们觉得,积极创造条件,发展成由深圳生物谷科技公司控股、有云南省国资局和愿意投资的境内外法人、自然人共同持股的股份公司,按照现代企业制度运作,是一条首选的方案。这一方案的好处,一是按现代企业制度运作,可以避免许多因不规范运作而出现的意想不到的麻烦;二是可以迅速筹措到企业扩大再生产的巨额资本金;三是可以享受各股东监督的优越性;四是可以非常方便地吸引国内外著名的制约公司入股,顺利引进先进技术、人才、管理乃至市场。


五、三线军工企业出山进城调整问题研究                          

  

   1986年9月我应邀出席“云南省三线建设研究会年会”,提交论文《对三线军工企业“出山进城”的探讨》;后又写成《关于三线军工企业调整问题的讨论》,载《经济问题探索》1986年第12期。

  

   (一)三线军工企业出山进城的必要性

   所谓三线建设,是指布局于中西部特别是西南深山沟里军工企业。从1960年代开始大规模建设,几经周折和风雨,共建成了包括核工业、航空航天、电子、兵器、船舶等企业和研究所、试验场、矿山地质等在内的企事业群体。但是,由于源于战争的估计和极左的思想指导,特别是林彪“进山、分散、钻洞”的错误方针,三线建设忽视客观经济规律所带来的后遗症极其严重;改革开放后中央判定世界和平发展大局、决定裁减军队军费,军品生产任务削减,三线建设随之调整。各企业放下军工架子,转产民品,绞尽脑汁找米下锅,要想在市场竞争中生存困难。

   而且,各企业布局于深山,违背企业生存规律,远离大中城市,交通闭塞,信息不灵,生活不便;企业员工大都从东部沿海大城市抽调而来,家庭成员分局两地,难以安心,有的外流,留下的纷纷盼着出山进城。

  

   (二)指导思想

   我当时设计的指导思想 :一是把军工这只“老虎”由过去的“困虎在山”,果断“放虎出山进城”,否则将有可能使生产任务不足的“饿虎”变成“死虎”;二是打破军工“特殊感、优越感”,使之成为相对独立甚至完全独立的商品生产者经营者;三是打破军工“神秘感”和封闭的生产体系,有军工生产任务必须保密,民用生产不用保密。

  

   (三)若干对策

当时,政府部门已经对三线军工企业出山进城采取了不少积极对策,我都是同意的,我还对一些地方政府的模糊认识和错误做法,进行了研究。例如,我针对那种对三线军工企业出山进城持消极态度,如当时有的城市认为三线军工企业出山进城将和本地企业展开竞争,不利于本地企业发展;有的制定苛刻政策“卡、压”,如原昆明有个乳胶研究所是云南开发橡胶资源急需的,曾想进昆明,但是由于搬迁选址被刁难而长期不得解决,只好搬迁到外省去了。又如有个企业因交不起每人8000元的城市落户费而不得不放弃原定搬迁至昆明市的计划。事过几年,这些城市终于认识到工业对于城市发展的重要性,可以带动就业、可以增加城市GDP,可以增加税收等等,是求之不得的好事,纷纷出台优惠政策招商引资。以致于出现因招商引资的互相竞争行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65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