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彤:江平先生与中国当代比较法学

更新时间:2019-12-29 23:24:54
作者: 张彤  
任何一门法律学科都有它自己的比较领域,因此,比较法年会聚集的往往是各个学科的比较法学者;二是跨领域。比较法跨越了理论和实践诸多领域,因此,比较法研究会不仅有专门从事比较法理论研究的学者,也有立法、执法部门的专家;三是跨国界。比较法年会中与会者的知识面各有侧重,这些学者各自熟悉和专长的外国法领域差别很大。比较法的这一特点使它更具有可交流性。 有人开玩笑说,各专业研究会是专业人士参加,而比较法研究会是所有人都可以参加;各专业研究会是专题讨论,而比较法研究会更像是"神仙会"式的讨论。其他学会仅限于自己的学科,而比较法学会是唯一跨法学各个学科的学会,又是可以比较世界各个国家法律制度的学会。

  

三、江平先生指出:比较法的未来是从冲突法到共同法


   1986年中国政法大学比较法研究所成立伊始,就肩负着两大历史使命:一是研究法律的国际化,二是研究法律的现代化。江老师早就指出:冲突法、共同法和比较法是国际范围内法律研究的三个领域和三种方法。冲突法强调差异性,共同法强调共同性,而比较法则是在差异性中寻求最优式的共同性。在中国比较法的研究就是要寻求在与各国法律大相径庭的基础上如何吸收最优的国际经验而走向国际趋同的未来。 研究法律的国际化旨在跟踪研究国际社会上法律发展的趋势,要把中国的法律融入到国际社会中去,要在国际社会发展的大环境中去思考如何完善中国自己的法律,也就是说,我们要研究法律如何以及在什么范围内与国际接轨的问题。不仅在私法领域我们要研究如何与国际接轨,在公法领域,我们也要研究如何与国际接轨。当然这里不是指每一个具体领域都要接轨,任何国家都有自己不同于其他国家的特点,中国尤其如此。但是无论怎么强调自己的特点,我们应当和世界法律发展的潮流相一致。

  

   江平老师首先指出了比较法学发展中的两个具有争议性的问题。第一是,有无法律全球化的问题。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提出,最近在法学界也有了法律全球化的提法,但也有学者主张不要提什么法律全球化。江平老师并不赞成笼统的法律全球化的提法,但他认为关键是如何理解全球化,理解研究是在具体的什么领域会更多地出现一致的趋势,是在什么范围内的一致。加入 WTO 以后,随着经济全球化一体化的发展,经济规则也会相应地出现趋同,如民商法领域、国际经济法领域。不同的地区,法律发展的趋势也是不同的,例如欧洲在起草欧洲民法典,秘鲁也在起草拉丁美洲的民法典,但是亚洲民法典却是很难设想的。在法律全球化问题上,应该从具体细致的方面研究出现的趋势、动态以及可能的变化。第二是,法律现代化问题。对于法律的现代化问题,学者们也有不同的意见。有的学者主张促进法律的现代化,由于国家现代化、政治现代化是一个忌讳词,所以也有学者对此提法表示担心。江平老师认为,有没有法律的现代化,这同样存在一个对现代化的理解问题,而法律的现代化就是指对各民族各国法律的优势和先进部分的吸收借鉴。法律的法典化、我国民法典的制定以及《合同法》的制定就吸收借鉴了大量的国外先进的法律制度,这实际上就是一定意义的法律现代化的体现。另外,即使强调法律的本土资源也并不是否认法律现代化。

  

   随着经济全球化和区域一体化的加强,促进不同法律文化间的相互了解的必要性,与一百年前相比,不但没有消减,反而大大增加。在国际交往中,我们应该越来越多地了解相互的法律制度。在这个伟大的历史进程中,比较法学者扮演着"法律文化使者"的重要角色。江平老师在中国政法大学比较法学研究院于2011年9月24日举办的"当代法律交往与法律融合-第一届比较法学与世界共同法国际研讨会"上首先致辞,他提出:如今法律的交流是为了更好的融合,人类社会从冲突法到共同法便是一个巨大的飞跃。他以欧共体为例,形象地为大家阐述了在矛盾与冲突允许存在的情况下仍能很好地实行共同法,树立了法律融合的榜样。他认为应依照不同法律模式、社会框架的自身特点,结合迥异的地理条件、政治社会文化背景,用法学方法促进多方了解与交流,探索法律融合的途径。

  

   2013年9月27日至28日"第二届比较法学与世界共同法国际研讨会暨亚洲比较法学会成立大会在北京举行,大会宣布成立亚洲比较法学会。经学会发起人民主协商,推举江平先生担任学会理事会主席。在此后的学术研讨会上,江老师多次强调比较法在法制建设中的作用。他提出,比较法逐渐走进了人们的视野,同样出现的还有共同法,而共同法对法学研究具有创时代的意义。欧洲的共同法给人类带来了一个方向,世界终究要走向世界大统,世界终将要走向共同法。共同法可能是我们未来法律的前途,共同法的建立要首先依靠政治家的智慧,没有政治家的智慧光靠法学家很难创作出一种共同法思想、理念和体系。历史的趋势是必然走向统一、走向共同的繁荣、共同的法律昌盛。亚洲国家在国际舞台上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与此同时,加强亚洲国家法律界、亚洲国家与世界其他区域的法律界之间的对话与交流,显得越来越迫切。

  

四、我与江平先生的比较法学术之缘


   记得在2004年9月跟随江老师攻读博士学位以后,就在考虑以什么题目写一篇博士学位论文。思考了一段时间以后,最终选定了"欧洲私法趋同背景下的欧洲民法法典化研究"这样一个主题,主要基于两个原因:一是我曾于2001年留学于德国法兰克福大学,比较早的研修了欧盟法;二是我在中国政法大学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的专业方向都是民商法。如果将以上两方面的专业优势结合起来的话,欧洲私法的趋同化和统一化的研究似乎是较好的一个选择。欧洲私法的统一化问题从1989年欧洲议会通过决议,力促官方着手制定欧洲民法典开始,到如今已经经历了二、三十年,而欧洲学者、特别是比较法学者对这一宏大课题的研究则更早,因此,在欧洲学术界积累了浩如烟海的研究资料,这些研究成果和资料对我博士论文的写作可以说是利弊兼备。一方面,可以获得的资料丰富、齐全和新颖,可以使自己的比较研究站在这一领域的最前沿;但另一方面,这些外文资料的搜集、阅读、选取,甚至是翻译,都使得我付出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而且这期间,恰巧我负责申请和执行中国政法大学的"中国-欧盟欧洲研究中心项目",经常为项目执行与论文写作产生的矛盾与冲突感到焦虑与痛苦,甚至时常有放弃写作的念头。

  

   当时在确定"欧洲私法趋同背景下的欧洲民法法典化研究"作为自己博士学位论文写作方向时,欧洲对于私法统一化、甚至制定一部欧洲民法典的讨论已经是如火如荼,而当时国内似乎对欧洲私法的发展还不是很了解,甚至对此有些视而不见。记得在开题答辩的时候,有位答辩老师不解地问我:你的题目是属于民商法的题目,还是国际私法的题目?这一疑问似乎预示着我的题目很不被看好。由于中国政法大学民商法专业博士学位论文答辩历来非常之严格,答辩老师们毫不留情,甚至是尖酸刻薄的提问都考验着答辩人的学术能力与心理承受能力。我考虑再三后决定改换题目,并向江老师提交了新的论文题目和提纲。可是几天后,江老师亲自打电话给我说,如果对自己选题有信心,也进行了潜心研究,就应该坚持下去。在江老师的鼓励之下,我再次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无论有任何困难,一定要在这一领域进行坚持不懈的探索与研究。在论文撰写期间,我们几个同级同门总是定期去江老师家里,向老师汇报论文写作进展情况和讨教论文中遇到的问题。在老师的次次的点拨中,我们总能得到拨云开雾、顿然醒悟式的启发。江老师所讲的"从冲突法到共同法"的理念,一直是我写作博士论文的主线。在老师和师母的鼓励和支持下,我终于如期顺利的完成了论文的写作和答辩。

  

   人生之路漫长,但其实关键的就那几步。时至今日,回想起进入江门后,在确定自己今后学术生涯方向的关键时点,正是老师的那一个电话,从此欧洲私法趋同与统一化这一研究课题不仅成为我比较法学术生涯的开始和获得博士学位的基础,而且也逐渐成为我数十年一直进行辛勤耕耘并收获成果的工作领域。每一位能够进入江门的弟子,都有一份自豪和骄傲。作为江门弟子的我,除了倍感荣幸与对老师的感谢外,别无其他;同时也深切地认识到,只有自律与自强,才能配得上江门弟子的名号。

  

   (本文注释略)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656.html
文章来源:《江平先生法学思想述论——九十华诞祝贺文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