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阎云翔:性爱、情感及其语言艺术

更新时间:2019-12-29 23:21:40
作者: 阎云翔  

  

   到了90年代,绝大部分年轻人在订婚后都可以公开地郎情妹意地亲密往来。订婚仪式不仅标志着双方家庭对未婚夫妻关系的接受,而且也使得他们能够堂而皇之地出双入对于人们面前。因此,村里的年轻人也就有了在爱情的领域里作更多开拓的机会。他们发明了各种新的爱情表达方式,并且借此更深地去体验爱情的感觉。

  

   本章将首先回顾各个不同时期里男女青年订婚后的行为方式以及婚前性关系的发展。在我看来,这类变化是青年一代自主权上升的结果,同时也推动了他们对自主权的进一步追求。第二节重点讨论村民表达爱情的方式;第三节随之考察了当地人在择偶、婚姻方面的理想,并以下岬的例子来证明中国农民有能力表达与感受爱情。最后一节讨论在爱情与亲密关系表现方面的文化异同。最后,我将概括择偶与婚姻中产生的浪漫革命。

  

一、订婚后的恋爱与婚前性关系


   在五六十年代,当地的风俗允许订了婚的青年人在婚礼前上门互访几次,但除了万不得已(比如距离太远),未过门的媳妇当天必须赶回自己家。不过,如果姑娘的父母有要求的话,未婚夫倒是经常可以在女方家里待上几天,那通常都是因为女方家里需要他帮忙干活。70年代之前很少人拥有自行车,当日来回就意味着只是在对方家里吃顿午饭。其实,上门的真正目的是去熟悉对方的家庭,未成婚的女婿则还要替对方家里干活,所以他们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和对方的家人一起度过的,男女双方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很少。有些年纪大的妇女回忆说,她们都害怕到对方家里去,让很多陌生人看的滋味并不好受。她们也不喜欢和未来婆家的人说话,许多人想方设法躲着不肯去。

  

   从70年代早期开始,出现了订婚的姑娘跟家里人一起去购买彩礼的习俗,而在老一辈中,她们当姑娘时如果这么做是要被人笑话的。未婚夫妻会照例一起到县城甚至省会哈尔滨,购买彩礼单上的衣物或其他生活用品。他们还会去照订婚相。更重要的是,许多男女都会在旅店或者亲戚家住上一两天。大队也会给他们开介绍信,证明他们是来自下岬村的夫妇。凭着介绍信,他们可以到旅馆开房间,有些年轻人也的确住了旅馆。这种新习俗被称作“照订婚相”,而且在70年代很快就成了男女订婚后的必要一步。

  

   这种新习俗产生了两方面的影响。首先,男方的家庭可以借机敲定婚姻,因为未婚夫妇到旅馆开房间显然意味着他们之间可能有了性关系。在公众眼里,婚姻已经成了现实,就像村里人说的那样:“生米煮成熟饭”。所以,男方的父母都欢迎这一习俗。其次,未婚夫妇在一起旅行与生活几天,他们之间就会产生夫妻般的感情联系,并且自然而然地会讨论到结婚后的未来。这种亲密的经历会促进两人之间的情感。有个村里人说:“在照订婚相之后,我儿子的魂就丢了。只要我们说他们那次出门儿花钱太多,他就要替人家(未婚妻)说话。”显然,年轻未婚夫妇之间的感情有可能发展成为小两口之间的紧密联盟,而那又总是要威胁到男方家里特别是未来婆婆的利益。

  

   八九十年代的新变化,是未婚夫妇可以在任何一方家里约会。开始时,女方可以上门到未婚夫家待上几天,不过这期间她与未婚夫单独相处的时间也还是很少。白天她和家人一起活动,晚上和他家中的妇女同床而卧。后来,未婚夫妻之间的互访越来越频繁,经常会有人在对方家里住上几个星期。更重要的是,在村里兴起装修房子之后,两个年轻人在家里单独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多(参见第五章)。房门一关,两人的亲密关系自然也就容易建立。年轻人之间的亲密关系就在父母眼皮底下发生,这可以说是对传统的挑战,导致了未婚夫妻婚前性关系的普遍。

  

   要知道,在性的问题上,农民的态度其实比社会上层要开放得多。即使在毛泽东时代,农村地区的禁欲主义也远不似城市那么严重。下岬和其他地方一样,结了婚的人好经常在同性甚至异性面前相互讲些色情故事,说些带“色”的笑话,用些暧昧的字眼。年轻一代,特別是男孩,终日耳濡目染在这些笑话和故事里。而且男孩、女孩都会通过观察家畜、家禽来间接获得一些生育方面的知识。因此,在农民文化中,性并不是个肮脏的秘密,也不是件令人羞耻的事情,而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不过,只有结了婚的男女相互之间才能公开动手动脚,并用意味很浓的性的语言来开玩笑。而且,人年纪越大,就越有权利当众开带“色”的玩笑。未婚青年,尤其是女孩,在别人说笑的时候则必须显得矜持正经。例如,70年代早期我在村里的时候经常遇到男女社员在干活时比着说脏话与黄色笑话,这是一种受欢迎的娱乐形式,其核心内容都与性器官和性行为有关。有趣的是,中年妇女在两性说脏话的竞赛中特别有优势,她们动不动就嘲笑对方是自己的儿子,从而将对方摆到了不利的地位,因为谁也没胆子去找妈的便宜。70年代中期,我亲眼见到这样一个场面:有个男人说了句特别脏的话,惹恼了几个中年妇女。她们就合伙将他压倒在地,将乳头塞到他嘴里。后来有个女人又将他压在裤裆下,就好像当场把他给生出来一样。最后,这个男人不得不求饶。

  

   值得特别指出的是,村里的公众舆论不接受婚外性关系,不过那些纯粹出于感情原因而出轨的人却能得到许多村民的理解或容忍。对于年轻人来说,婚前性关系一直都是禁忌,只是在最近这些年才有了改变。

  

   村里人管婚前性关系叫“先有后嫁”。所谓有,可以指先有了孩子——这从结婚后生孩子的时间上就能算出来——也可以指先有了性关系。在改革之前,这样怀上的孩子生出来后被人叫作“五月鲜”,而没有导致怀孕的性关系就天不知地不晓了。

  

   老一辈回忆说,在五六十年代,很少出现婚前性关系,因为新娘必须是黄花闺女,而订婚夫妇除了在父母眼皮底下之外也没有什么接触的机会。另外,那30年里的意识形态也不容许有那种行为。无论是在自由恋爱还是在介绍型婚姻里,婚前性关系都是个很敏感的内容。我自己70年代生活在下岬时,就经常听到已到婚龄的朋友谈论起新娘是否处女对于婚姻的重要性。

  

   在调查这个题目时,有好几个中年人谈起他们年轻时规矩之严。有个男人悄悄和一个姑娘谈恋爱,最终在1967年结婚。这人回忆说,他们当时总是在晚上到野地里去待上很长时间。他碰过她的身体,但是不敢有进一步的举动,因为如果女方怀孕的话,两人的名声就完了。

  

   一般情况下,我在调查时总是先搜集最近的资料,之后再沿着发现的各种蛛丝马迹往前追寻。在调查婚前性关系时我也采取了同样的做法。1991年,我在当地的一次婚礼上第一次触及这个题目。新娘当时已经怀孕4个月,而村里有些人并没有对此表示大惊小怪,这令我印象很深刻。1997年时我仔细研究了下岬村的计划生育报表,从中发现了婚前性关系普遍的程度。不过,直到1998年,我才碰到一个愿意详细讨论这个题目的村民。

  

   在1998年夏天一个炎热的上午,我与50岁的老梁讨论1949年以来夫妻关系的演变。老梁在过去的10年里一直是我的重要消息来源。他说,自从记事以来他就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父母睡在一起。他爹除了回来吃饭睡觉之外从来不着家。即使在冬天农闲时,他爹也是到外面去呼朋唤友。老梁的姐姐嫁给了个聋哑人,他无法想象姐姐怎么能够一辈子没声没息地和一个人待在一起。说到今天的年轻人,老梁摇了摇头,感叹说时代也变得太快了一点。

  

   据老梁介绍,现在的年轻人订婚之后,每个姑娘都会在男方家里住上一个星期,之后两人再一起去照订婚相。显然,照相前住一个星期这道手续是80年代才出现的。多数情况下是姑娘住在男方家里,因为男方父母照例将这看作是敲定婚姻的办法。不少未婚夫妻在这期间都有性关系。老梁估计,80年代中期以前有大约1/5的人这么做,80年代末期上升到1/4,90年代后期就已经到了1/3。他还说道:

  

   其实我家也这样。我们大小子订婚那天,他问我老伴是否能让未婚妻在家里待上两天,因为她打算帮我们干点活。我们都很高兴,觉得姑娘会来事儿。姑娘的确很会干活,她和我老伴、儿子一起下田。一切都很令人满意。可是,第二天清早,我却发现她没有睡在房子里,而是到库房里和大小子睡在一起。我们老两口都感到害臊,不过后来老伴想通了,说这样媳妇就不会把儿子给甩了。我相信老伴的话,因为这方面的事情女人比男人明白。所以到第二天晚上,我们甚至都没有给她在屋里铺床,而她和我儿子吃过饭后就不见了。这些年轻人真有精神!整整辛苦了一天,他们还有玩的工夫!要是在过去,我可没脸告诉你这个,不过现在人人都这样,也就无所谓了。

  

   老梁又说,他的二小子和三小子分别在1987和1991年订婚,发生的事情一模一样,简直成了家庭传统了。他一面开着玩笑,一面却小心地观察着我的反应。我告诉他,有好几个全国性的调查都显示,年轻一代中的婚前性关系在全国各地都大大增加,所以他的例子并不特别。比如,有个调查发现,24%的农村受访者表示可以允许订婚男女之间有性关系,或者并不将婚前性关系当回事(中国农村家庭调查组,1993:53)。80年代末另外一次调查则发现,41%的男性与30%的女性认为婚前性关系并没有什么不好,而且完全是属于私人的事情。尤其是在婚前性关系发生在未婚夫妇之间时,极少有人觉得有什么不道德的地方(Zha and Geng,1992:10)。显然,在60年代曾经是禁忌的婚前性生活在90年代已经流行于订婚夫妇之间。听完之后,老梁显得轻松了许多,我们又开始谈起美国60年代的性革命来。

  

   虽然不像老梁一样在这个问题上那么开诚布公,但村里其他人也承认未婚夫妻间的性关系越来越普遍。许多年纪大的人开脱说,这些人反正是要结婚过一辈子的。而一个青年人争辩,如今开彩礼单就是结婚了,所以睡在一起本来就应该。不过,同一时期内解除婚约的案例却不断增加。例如,1994—1997年的42对订婚男女中,有5对解除了婚约。其中4对是女方解除的,而大家知道这其中至少有一个姑娘和未婚夫有过性关系。

  

   为探究未婚夫妻婚前性关系的普遍程度,我特意分析了下岬村的计划生育报表,对比1979年以来每对新婚夫妻结婚与头生子出生的时间。在1991—1993年结婚的49对夫妻中,有13对在结婚8个月之内生了孩子,其中10对的孩子是在7个月内出生的。所以,即便是按最保守的估计,这期间的新婚夫妻中至少有20%婚前有性关系。而且,并不是每个有婚前性关系的妇女都会怀孕,所以实际比例肯定还要更高。

  

村里人怎么看待这一变化呢?正如老梁说过的那样,多数人都把这当作不得不接受的现实,而且许多当父母的在未婚媳妇上门时也给儿子提供方便。结果,有好几家的父母因为害怕生出“五月鲜”的孙子只好仓促举行婚礼。有个比老梁年纪更大的人回忆说,他和妻子恋爱时什么也不敢做。而他在1990年发现大儿子的未婚妻怀了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654.html
文章来源:社会学会社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