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邓小南 等:历史学视野中的政治文化

更新时间:2019-12-21 21:41:39
作者: 邓小南    

  

   时间:2004年11月27日上午

   地点: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会议室

  

   邓小南:

   今天,借余英时先生《朱熹的历史世界》这部大作出版的机会,邀请学界同行到北大来随便谈谈。我们交流的中心议题是“历史学视野中的政治文化”。我想,不管是这部书的作者或是读者,都不希望用宋代这样一个时段来限制我们的思考;而在历史学这样一个更加广阔宽松的天地里,大家能找到更多的交流话题。余先生这本书先是在台湾允晨出版,然后在大陆三联出版,最近大家读到了很多书评。现在已经是一种学术多元化的时代,能够成为学界共同关注焦点的著述不是很多。余先生这本书在汉语学界引起相当强烈的反响,而且三联书店已经组织过一次专门针对这本书的交流。今天与会的朋友来自不同的学科背景,有着不同的研究兴趣;这样一种“学思背景的不同”,恰恰能构成一种互补,相信会有许多热烈的交流。

  

   潘振平:

   我们今年出了余先生一个系列。余先生的著作在大陆出版大约有20年,去年我们得到了这本书,然后就把原来出的《戴震与章学诚》、《方以智晚节考》新编论集三种一块儿出版了,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余先生这本书。80年代以来,由《读书》杂志开始,三联有读者服务日的活动传统,和学界的朋友、和读者沟通、交流,希望今后把这个传统继续下去。在座有不少先生在三联书店出过书,以后大家有精心构思的著述,还希望在三联书店出版。谢谢大家。

  

   田浩:

   一年多前,我和北大的研究生曾经讨论余先生的这本书,我也写了书评。这两者都不用说了,于是我一直想还有什么话可以讲。小南教授就提示,应该从我和余英时先生的来往谈起。

  

   余先生写这本书,在我看来,经历了一个长期的演变过程。他一开始搞汉代历史,汉代思想,强调宗教思想;再写汉朝与国外的贸易和较量。开始的时候,他是一个比较专门研究汉朝的历史学家。我做研究生的时候,他的兴趣已经转到明末清初的中国思想史。因为当时美国人对汉朝的具体题目兴趣不大,而对清朝的兴趣很大,在这种情形下,他写出了《戴震与章学诚》。

  

   我到哈佛,原来想做中国近代史,可是发现对宋代更感兴趣。但余先生在那时候对宋朝没有很多兴趣,而对汉朝与清朝的思潮有同情感,他觉得朱熹太抽象了。但是我从思想史的角度切入,还研究朱熹。三十多年前,我在台湾学中文的时候,余先生带我去拜访钱穆先生,他们两个人谈论的时候,考证的传统很明显。钱穆先生晚年对朱熹很感兴趣,写了《朱子新学案》,家里挂了和朱熹有关的字画。这给我很深的印象。那个时候余先生对朱熹还不是太有兴趣。

  

   1973年我去拜访余先生,问博士论文的题目。当时余先生对欧洲思想史很有兴趣。我告诉他我的研究方向,看朱熹如何把佛、儒、道对“心”的观点结合起来,并和欧洲的思想进行比较。余先生觉得这样不可行,题目太大,他建议我做一个比较小的题目。

  

   在图书馆看书四个月之后,我决定了题目——朱熹、陈亮之间的辩论,讨论朱熹的政治思想。那个时候,余先生觉得连朱熹的政治思想还容易搞得太抽象。一直到82年在夏威夷开了朱熹讨论会,余先生对这个会很不满意,因为多半的,特别是大陆来的学者谈无极而太极,他觉得太抽象了。80年代末期,他把他的一个本科生送到我的大学读硕士,他告诉这个学生,你不要搞抽象的哲学。

  

   可是慢慢的,我觉得余先生的立场有一点改变。一个原因是,在80年代,他研究信仰对经济发展的影响,而且要和欧洲做一些比较,如韦伯的观点。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对理学、朱熹更有兴趣。可是他的立场是来自明末清初的顾炎武等人的。后来,台湾史语所的黄进兴,余先生的博士,主要做清朝的陆王学派的问题,但他还做了历代孔庙,特别是皇帝与士大夫关于孔庙的争论。余先生认为孔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题目,因为从这个角度可以讨论道统、政统的辩论。这使余先生更深地了解了宋代,特别是朱熹的重要性。

  

   后来,黄进兴有一个大的计划,就是国内外学者合作,找朱熹文集的最好版本。朱熹文集在允晨文化公司出版的时候,他请余先生写序,这给了余先生很大的挑战。他花了很大的功夫,写了三次,每次都无法控制,写得太长了。第三次才成功写成了一个序言。但是以前写的稿子他舍不得浪费,于是他就修改前面两个稿子,这就成为这本书的基础。

  

   在做这个研究的时候,他不仅看朱熹的著作,其它宋人文集和研究宋代问题的主要著作他都看。他看得很快。我从来没有看到他这么快乐,打电话的时候,他非常高兴地谈到他碰到了什么样的材料,等等。这给我很深刻的印象:他改变了以前对宋代、对朱熹的立场。现在他对朱熹有许多同感。记得90年代,在台湾有个电视台要问余先生几个问题,余先生提到一句话:你想写历史,必须对你的对象有同感。记者问他:你对古代人有同感吗?当代人呢?毛泽东呢?余先生全都回答:“当然有。”很多人觉得余先生对共产党有很坏的看法,可是他却在台湾的电视台说他对毛泽东有同情感。所以他的立场很复杂。在做朱熹研究的时候,他对朱熹更有同感。

  

   这本书从另外一个角度证明,他的考证传统是最主要的。而且,这和他一辈子的另外一个角度很接近——他多半的著作是中文的。虽然我觉得他的英文著作非常好,完全学会了欧美人的思路和写法,从头到尾逻辑是一条线。但他的中文著作不同,中文著作还是比较传统的写法。

  

   他虽然在美国很多年,他并不很关心美国的学术圈。他没有兴趣作美国的学术领导,他觉得自己最大的责任是中国文化。七、八十年代,很多美国学者去新加坡,如杜维明对在新加坡成功实行儒家理念很有把握。那时,我问余先生为什么他也去新加坡,他们的政府领导真的会实行儒家理念吗?他这样回答:“他们一定不会。虽然如此,但我对中国文化有责任,所以必须帮忙;成功不成功,不在我的控制之下。”他写那么多的中文著作,就是觉得他对中国人,中国文化有很大的责任,特别是对人权、对知识分子参加政治活动,都抱有愿望。这从他进入北大以来就有,虽然一个学期多之后他就去了香港,可他一辈子都继承了北大的传统,北大的精神。这是他要写朱熹的另外一个原因——在这方面,朱熹在中国文化、政治中的活动非常重要——而且可以说是一种模仿。

  

   写这本书,也给余先生一个机会,把他心里的许多话说出来,与国内的学者交流。

  

   阎步克:

   余先生这部书受到海内外学界的普遍好评。我不做宋史,会前未能把书读完,大致翻了一下,只能小心翼翼地谈点感想。这部新著在思想史和历史的交界面上做了精彩的开掘,通过人、事件和政治势力之间的关系,揭示了其时政治文化的微妙之处,将会给我们带来很多新的启示。我们有几位同事也关注政治文化。政治文化研究的取向各有不同。余先生揭举了一个定义,即政治思维的方式和政治行动的风格;同时在其书中,又兼指政治与文化的互动关系。我个人现在是做制度史,所以较多从政治体制、政治形态看政治文化。余先生揭示了宋代政治文化的特征,如士大夫初次形成了与皇帝“共天下”、“以天下为任”的政治理念,以及君权和士人所能达到相对的动态均衡,这使政治斗争呈现出了特殊色彩,比如学理学派之争可以演化成官场的党派之争。在宋代这些现象很突出,但在前朝也不是完全没有。汉末名士也有“天下为任”的信念,中古名士也与皇帝“共天下”。汉代有儒法之争,魏晋有玄儒之争。西晋裴頠做《崇有论》,目的是政治性的,要纠矫放荡浮华,但他写成了一篇哲学论文,振作官僚法纪要从宇宙本原讲起。北朝重振了官僚法纪,但时人不关注宇宙本原问题,政治行政问题就在政治行政范围内解决。余先生开篇部分阐述了中华文明的持续性问题,三千多年间变化很大,但其间有个一脉相承的东西。余先生把秦汉帝国看成是一个周期,隋唐以后是第二个历史周期,士大夫的地位在隋唐是高于秦汉。我想除了阶段论、变革论的视角,另行采用一种延续性、波动性和周期性的思考,一种“螺旋形上升”的模式,重新审视中国古代史,是很有意思的尝试。寻找特殊性是一种常用的研究方法。但也容易不留神就过分强调了时代特殊性,甚至将之上升为“变革”或“转型”。田余庆先生在魏晋南北朝史研究中提出了一个常态、变态、回归的模式,我觉得这是一个重大贡献,而其似未得到充分重视。古人有“治世”和“乱世”概念,这本身就含有一种对“常态”的取向,它本身就将影响历史。若从常态、变态的角度看,三千年有很多起伏波动,但它们最终呈现出了一个中轴线。宋代的状况,是若干因素“凑合”的产物。元明清时,皇权和士大夫的关系又向另一方向偏转了。所以对宋代士大夫政治的模式和特征,在更长的时间进行观察。有多少东西历代是一脉相承的,是沿着特定方向发展的结果?有那些被指为“变革”、“转型”东西,其实是一种“波动”?余先生能在一个连贯的角度看待问题。这方面还有很多工作可做。

  

   陈苏镇:

   我的专业方向是秦汉魏晋南北朝史,对宋史了解得不多,是个外行,但是读余先生这本书还是有一种亲切感,因为我也在研究中国古代政治文化问题,基本思路也和余先生相近。余先生指出探讨文化和政治相互交叉的领域,最能体现政治文化研究的价值所在。对此我很有同感,所以能理解并赞同他的思路。做这样的研究,必须从政治史和思想史两个方面入手,因而要求研究者在这两个领域都有一定学养。难度比较大,所以做的人比较少。余先生的书进一步证明了这种研究思路的价值,从而增强了我们的自信。此外,我还有几点想法,说出来请大家批评。

  

   首先,“政治文化”这个概念被引入大陆学界已有若干年了,史学界使用这个概念至少也有二十年了,但大家对这个概念的涵义至今还是不很清楚。我认为“政治文化”同以往常用的“政治思想”、“政治学说”、“政治主张”等概念不能划等号,它们有相同之处,也有不同之处。不同之处主要在于“政治文化”强调社会、大众、群体对政治问题的看法,并由此构成政治生活的软环境,对人们的政治行为产生强制作用。“政治思想”、“政治学说”、“政治主张”等等,是“政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不是政治文化本身。思想、学说、主张之类通常属于少数政治精英,因而内容精深,体系复杂。只有当这些精英头脑里的东西,它的基本原则、公式、框架被一个时代、一个社会普遍接受之后,才能形成某种政治文化,也才能对政治进程产生重大影响。这是我们进行政治文化史研究时应当注意的问题。否则政治文化研究和政治思想研究就会混在一块,特点就体现不出来。

  

第二,考虑到政治文化概念的上述涵义,我觉得关于宋代政治文化的研究,在余先生的基础上,还有许多工作可做。例如关于宋代理学士大夫的政治主张,余先生已经说了很多,但当时还存在一个和理学士大夫相对立的官僚士大夫群体,这个群体也有自己的政治主张。他们的社会责任感可能比较低,他们考虑个人利益可能比较多,但他们在表达自己的政治主张的时候,也不是赤裸裸地主张个人利益,也有一套理论。余先生提到“皇极”的问题,那就是他们的口号,(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531.html
文章来源:《读书》2005年第10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