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志武:解放婚姻、投资自我,金融让个人更自由

更新时间:2019-12-18 21:31:35
作者: 陈志武 (进入专栏)  

  

   小财说:

  

   最近十余年,在中国内地的各种经济金融论坛,碰到陈志武教授的概率并不会太低。

  

   这位金融学教授,在公开场合大多数时候都是西装、休闲裤,演讲、辩论也总是温文尔雅,不会跟人争的面红耳赤,倒是真诚幽默的发言偶尔会令听众会心大笑。

  

   不过,在伴随中国改革开放而崛起的星光闪耀的经济学者群体中,陈志武是个迟到者。

  

   1980年代早中期,当一批青年经济学人参与中国经济改革决策咨询、挥斥方遒时,陈志武——这个来自湖南茶陵乡下的年轻人,还在长沙的国防科技大学校园里用数学工具解决工程问题、着迷于那套轰动一时的《走向未来丛书》,并被弗里德曼的《自由选择》所深深震撼。

  

   1990年,陈志武从耶鲁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之后先后在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校区和俄亥俄州立大学任教,1999年晋升为金融学教授,并重返耶鲁担任终身教职。

  

   转折点发生在2002年前后。

  

   他开始关注中国的金融发展话题,这就碰到了一个问题:怎么从老百姓的角度来理解、解释金融?

  

   陈志武在清华和北大开设金融经济学课程,课程内容基本与他之前在美国几所大学所讲授的博士班课程相同——先假定各类金融市场已很发达,唯一要做的是如何为金融资产定价,如何在资本市场上运作,如何利用证券产品把投资和风险配置得更好等等,讲课的重点是推导金融数学模型和市场经济模型。

  

   很遗憾,课程反响一般。

  

   “几次讲下来,我意识到,对于金融市场正处于发展之中的国内学生来说,这些理论不仅很超前,而且与他们的生活与未来就业有很大脱节。”陈志武说。

  

   这些教学经历和观察让他思考:如果今天的中国人还不能像金融理论模型中的消费者那样,能够在众多信贷、保险、投资、养老、理财金融产品中去挑选并找到最理想的投资理财组合,那么,在更传统的古代、近代社会,人们又是如何生活、如何规避方方面面的风险,做好养老、病残时期的生活安排呢?对于没有外部金融市场的传统社会的人而言,金融经济理论还适用吗?

  

   由此开始,陈志武将金融作为大社会中的一份子来理解金融、理解社会。《财约你》此次对话陈志武,正是从“人”的角度来理解复杂的金融学,它会给你一个锚定点,从这个锚定点出发,你观察世界的坐标体系会截然不同。

  

   以下为访谈实录,因篇幅限制,实录有删减。

  

“研究钱你就找到了驱动人类行为的原点”


   马腾:你最初是学计算机的,到耶鲁之后为什么选择学金融?

  

   陈志武:当时我申请耶鲁的时候只是想往数理政治学、数理经济学的方向发展,用数学来研究政治、经济制度方面的话题。到了以后,我碰到了Stephen A. Ross,还有Jonathan E. Ingersoll、Philip H. Dybvig,这几个人在全球金融学界非常有名。他们说你还不如学金融,这样的话又可以用上数学,又是跟钱、跟经济打交道,所以后来我就试一试,试了以后发现还是蛮有意思的一个领域。

  

   马腾:学习金融学之后,对你看待世界的方式以及价值观有没有什么改变?

  

   陈志武:价值观是从小就形成的,变化不大。最大的改变就是让我看待世界、看待社会、人际关系、社会结构、文化、历史的视角发生变化。

  

   可能很多人觉得今天这里下雨,那里有地震,这里有旱灾,那里有水灾,世界(很喧嚣)……特别是今天美国有特朗普做总统,英国又要脱欧,安倍是自从明治维新以来任期最长的日本首相,而且他现在的民意支持度那么高。这个世界到底怎么回事?

  

   回过头来看的话,我的金融学习和研究带来最大的帮助,还是让我能够有一个框架、有一个视角,很清楚地看到为什么世界会走到这一步。人类方方面面的行为、说法等等为什么会是那样子,多了一个在我看来很核心的理解、分析世界的视角。

  

   马腾:学习金融学会不会让你变得非常理性,而少了一些人情的关怀?

  

   陈志武:其实不是这样子,像我研究的婚姻和爱情、家庭、人际关系、礼尚往来,这些都是涉及到很核心的人情世故的人生方方面面,不是纯粹的直面谈钱。之所以做到这一点,就是因为一旦我们从经济和金融的角度看待分析世界,在我看来是找到了人行为的本质性东西。基于本质性东西再延伸去理解其他的行为和结果,就变得一目了然了。

  

   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在1990年,当时的老布什在竞选总统。在一场总统辩论中,说到老布什竞选团队推出一个电视广告,电视广告把马萨诸塞州一个抢银行的黑人庭审的一段话给播出来。那个黑人说了一句最经典的话:当他在法庭上被法官问到,“你为什么要去抢银行呢?”他说,“银行是有钱的地方”。后来,美国人就说这个人说得太经典了!

  

   你如果要了解人的行为,了解人类社会,就要看钱从哪里来、就要追踪钱的来路,从钱作为起点来看,也就是要从利益角度去追踪人的行为驱动力。因为不管是犯罪,还是政治竞选班子,还是办公司、办家庭,最后起点都是从钱开始、从追求利益开始的。你没有钱就什么都做不了。既然这样,金融就是关于钱的话题,从金融的角度来理解人际关系、理解社会、理解国家、理解历史,你就找到了驱动人类行为原点的地方,然后从这个地方进行展开。你要是喜欢爱情,更希望人类社会充满情感,充满友谊的话,你从钱作为起点来理解这些东西,反而能帮你更好找到答案。

  

   马腾:金融好像是一个非常物质的方面。但是你其实很喜欢的一本书是弗里德曼的《自由的选择》,你为什么会喜欢这本书,这是不是你研究金融的另外一个目的?

  

   陈志武:当时我就看了弗里德曼介绍经济是什么,好的体制安排应该是什么样子,他就谈到了一个核心的人的行为和追求目标的地方,就是选择自由。因为如果我们观察一下自己的行为、感受的话,当你做的事是你自己选择的结果,那么你就更有激情,更能够从这些事情得到的结果中有享受感、成就感,而且给社会的结果也会最好。

  

   马腾:更体会人生的丰富性。

  

   陈志武:体会就更深。正因为这些原因,后来我想在人类历史上金融的出现和发展,跟一个国家对个人选择、自由选择的容忍度的多和少又有非常强的关系。充满选择自由的社会往往也是金融很发达的社会,因为没有金融很发达的条件,个人自由、选择自由就很难成为现实。

  

   马腾:对,我周围的很多朋友也经常会说到财务自由这个词,有一天实现财务自由了,就要出去看看外面更大的世界,或者和我更爱的人在一起等等的。你怎么来看待财务自由这个词?

  

   陈志武:财务自由是非常关键的个人自由的基础。因为没有财务自由,就像我们中国人早就说的,人为三斗米折腰,意思就如此,如果你连饭都没有吃的,生活没有保障,在那种情况下,人的尊严、个人的理直气壮、个人的人格,这些就没办法支撑得住的。在那种条件之下为了活下去,人往往会做一些在其他场景下不会做的事情,所以,财务自由这个提法蛮正确。

  

婚姻的本质:爱情优先还是利益联盟?


   马腾:前段时间和冯唐聊,他说现在的医疗条件已经很好,人的寿命会很长,他觉得一辈子爱一个人,一辈子跟一个人生活是很残忍的事情,所以他也在反思婚姻制度,你觉得呢?

  

   陈志武:当然我知道很多的年轻人,包括我们这一代稍微年长一些的,以及中国人的世界里面也有很多的诗歌,都说婚姻是爱情的结晶。给我们一个感觉,之所以有婚姻……

  

   马腾:是因为有爱情。

  

   陈志武:是的,是为了帮爱情找个落脚点、找个归宿。我最近在一些书和很多演讲里,说到这种理解完全是错的。人类的婚姻从一开始被发明,就不是为爱情而来的,实际上跟爱情没有任何关系。爱情这个东西是现代人才开始正式推出的,是一种新的男女关系。婚姻历来跟爱情没有关系,把婚姻跟爱情连在一起是现代人的创造。

  

   举一个具体点的例子。在中文里,一直到大概1898年以前是没有爱情这个词的,中国社会没这个说法。

  

   马腾:但是有很多别的词,比如说两情相悦。

  

   陈志武:但,说得不好听一点的话,两情相悦是动物的本能需要,或者雄激素、雌激素产生的结果,是任何动物都会有的。但是爱情除了动物本能的异性相吸反应之外,还有心灵沟通和交流的维度,既有肉体的又有思想与精神的,这两个不同维度构成了我们今天讲到的浪漫意义上的爱情。像在中文里面原来是有爱,也有情,但是跟我们现在讲到的爱情不是一样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以前说中国历来只有婚姻,但没有爱情。很多人说,牛郎织女故事至少从汉代就在民间广泛流传,一直到现在作为爱情佳话讲起来,在我看来之所以两千多年牛郎织女的故事都传下来作为佳话,就是因为反映了两千多年里人们现实生活中缺少这些,只能向往……

  

   马腾:比较奢侈的。

  

   陈志武:不只是奢侈,现实中几乎都看不到的。道理蛮简单,你看养子防老在中国人观念里那么深、那么基础性的,我作为父母,生了小孩是有所图的。通过这些安排,我的养老、我生病了就都可靠了,我的子女就是我的保障。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504.html
文章来源: 财约你-腾讯新闻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