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蔡登山:消逝的虹影——发现女作家王世瑛

更新时间:2019-12-13 15:51:13
作者: 蔡登山 (进入专栏)  

   “五四”反封建、反礼教,女子不再是“无才便是德”,受教育的机会大为提升,因之“才女”跟着辈出,犹如潜沉已久的冰山,一时之间“浮出历史的地表”。她们或出生于仕宦之家,或留学于异邦;她们上承古典闺秀,又别具西方新姿。她们经历新旧交替的时代风雨,她们冲破了几千年的沉闷死水,她们以其咏絮的健笔,幻化出绚烂缤纷的虹彩,形成新文学独有而又让人不可不看的一道风景。

   这批所谓新文学的第一代女作家,后来为人所熟悉的有陈衡哲、冰心、庐隐、林徽因、凌叔华、冯沅君、苏雪林、石评梅、陆晶清等人。而她们很多都是从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它的前身为北京女子师范,1919年改为北京女子高等师范,1924年升格为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毕业的,因为当时它是唯一的一所国立女子高等学府——北京大学招收女生要晚到1920年夏天。

   在北京女高师作家群中,庐隐无疑是享有盛名的。她的《海滨故人》是早期的成名作,也是新文学运动初期不可多得的中篇小说力作。这篇小说反映了几位女大学生的思想感情与恋爱经历,极为真实而细微。庐隐在求学期间,积极地参加了爱国运动,并与该校学生会主席王世瑛、文艺干事陈定秀、程俊英结成了好友。这四位意气风发的姑娘还以春秋战国时的“四公子”自诩。而《海滨故人》就是以这四位女学生为原型的。

   其实这四人还多是能文之士,王世瑛就曾以本名及好友冰心为她取的笔名“一星”,发表诸多文章。据笔者搜集到的有:发表于1921年6月10日的小说《心境》(《文学旬刊》第四期),发表于同年7月10日的论文《怎样去创作》(《小说月报》第十二卷第七号),发表于7月20日的小说《不全则无》(《文学旬刊》第八期),发表于8月10日的小说《两百元》(《文学旬刊》第十期),发表于8月30日的小说《出洋热》(《文学旬刊》第十二期)。另外还有发表于《晨报副刊》的长篇游记《旅行日记》(从1922年7月7日到8月29日间,共连载三十二次),及发表于1922年11月21日、12月1日的赴日旅行而作的系列小诗《东京行》(《文学旬刊》第五十六、五十七期)。

   与庐隐同为“文学研究会”成员的王世瑛,同样要为“人生”而创作,但王世瑛更热衷于写身边的琐事。她认为从“平常生活中取材”的作品,“才近情近理,村妪都懂,而又耐人寻味”。因此她的小说已经摆脱古典小说注重故事情节的窠臼,直接逼视故事人物的内心世界,没有刻意编造的剧情,但却有着真实细微的观察。例如《不全则无》是以两个女孩子的论辩为事件,大量的对话,呈现女主角在感情上宁“无”也不要“不全”,作者以淡墨浅绘的笔法,却刻画出复杂的思维之网,不能不佩服她笔力的道劲。

   而至于她高达五万余字的长篇游记《旅行日记》,除了是极为优美的游记外,更是不可多得的研究20年代中日教育史的珍贵资料。它是王世瑛花了两个月实际访问考察的心得报告。据其夫婿张君劢言,“及毕业,游于日本,所作游记,在北京《晨报》,一时传颂”。而当时王世瑛还只不过是个双十年华的师范毕业生,我们不能不讶然其早慧的才华。

   1925年,她和政治学家张君劢结婚,惜乎!她从此“相夫教子”,而不再写作。她贏得“贤妻良母”的美名,而文坛却从此少了一位写手。更可惜的是,她这些已发表的作品,也跟随尘封八十余年!人们早已遗忘了这位女作家,在文学史上见不到她的名字,更遑论有人会对其作品作研究。她成为现代文学里一闪即逝的过客,在暮色苍茫中,人们甚至还来不及看到她的身影。因此笔者从早已昏黄的报纸中,翻找出她的作品,编定这本《消逝的虹影一王世瑛文集》(秀威资讯出版,2006年10月),是有其特殊意义的。因为在当时“寥若晨星”的新文学女作家中,她是其中的“一星”,而且是闪亮的一星!只是人们忘却她近乎一个世纪了!文集的首度出版,将让这“消逝的虹影”,重回人们的记忆!让早被遗忘的身影,再度“浮出历史的地表”!!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427.html
文章来源:徐志摩纪念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