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朴民:“大不攻小,强不侮弱” ——墨家军事思想的特色与意义

更新时间:2019-12-12 20:57:09
作者: 黄朴民 (进入专栏)  

   从“非攻”的原则立场出发,《墨子》提倡“救守”。所谓“救守”,实际上包含着两层意思,即对被攻的弱小国家进行支援和弱小国家本身的防守。

  

   《墨子》认为人们有责任有义务积极救援遭到无理攻伐的弱小国家,与其休戚与共。指出“古之仁人有天下者.必反大国之说”,而救助被攻的小国。主张替小国修缮城郭,给小国提供粮食资财:“大国之攻小国也,则同救之。小国城郭之不全也,必使修之,布粟之绝则委之;币帛不足则共之”(《非攻下》)。在必要的时候甚至替小国守城御敌。在这方面墨子本人是身体力行的,他与其弟子都曾不遗余力地帮助被攻小国进行防御作战。墨子本人曾先后到宋、齐、楚、卫诸国游说,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协助被攻伐的国家守城。真可谓是“摩顶旋踵”,义无反顾,表现出崇高的道德情操。

  

   《墨子》更强调小国自身的守御。由于城邑是一个国家的经济、政治、军事、文化中心或要地,所以守城也就成了防御的中心问题。《墨子》一书以大量的篇章系统论述了如何守城的问题,在以守城为中心的防御作战理论方面,提出了重要的见解。概括地说,《墨子》的城邑防御思想是:依靠军民,争取外援,充分发挥守城器械的作用,完善环城防御体系,独立作战,长期坚守,乘机出击。现分述如下:

  

   第一,修明政治,动员民众。《墨子》认为要取得守城防御作战的胜利,其前提条件是修明政治,争取民心。这方面君主是关键,他必须讲求信用,厉行道义,以激发参加守城作战民众的积极性:“主信以义,万民乐之无穷”。并进而指出官民和睦是取得守城作战胜利的根本保障,只要做到“上下相亲”,人民“以勤寡人,和心比力兼左右”,就能做到“死而守”。至于修明政治的内容,《墨子》也一一加以列举。首先是要尊天、事鬼、爱民,以取得上天保佑,民众拥护:“主君之上者尊天事鬼,下者爱利百姓”(《鲁问》)。其次是选拔人才,量才录用,使之各得其所,效命国家:“守者必善而君尊用之,然后可以守也”(《备城门》)。具体办法是:“使人各得其所长,天下事当。钧其分职,天下事得。皆其所喜,天下事备。强弱有数,天下事具矣”、“守必察其所以然者,应名乃内之”(《杂守》)。三是严明法纪,赏功罚过,使民众乐于公战,耻于偷生:“命必足畏,赏必足利”(《号令》)。四是积极动员激励民众,振奋精神,同仇敌忾。《墨子》主张对民众进行思想动员,讲清敌人“为不道,不修义祥,唯乃(力)是王(正)”的罪恶,指出敌人的目的是:“亡尔社稷,灭尔百姓”(《迎敌祠》)。以此激发民众的死战决心,共赴战场。同时严禁传播各种动摇民心的流言蜚语,一经查出,严惩不贷。作战中要以奖惩、抚恤、慰问等形式鼓舞参战者的斗志。

  

   第二,加强战备,严阵以待。《墨子》认为搞好城守战备,使各项措施一一落实,这是取得守城防御作战胜利的基本保证。否则守城是无法进行的:“故仓无备粟,不可以待凶饥;库无备兵,虽有义不能征无义;城郭不备全,不可以自守;心无备虑,不可以应卒”(《七患》)。基于这样的认识,《墨子》反复强调加强战备、有备无患的重要性,指出“故备者,国之重也;食者,国之宝也;兵者,国之爪也;城者,所以自守也。此三者,国之具也”(《七患》)。主张搞好物质和精神上的准备工作,以造成守城防御作战中的有利条件和主动地位。这些准备包括军事、后勤、外交、内政等诸多方面。军事上要做到“城池修,守器具”,“〔城〕厚以高,壕池深以广,楼撕揗(修),守备缮利”(《备城门》)。后勤上要求做到“樵粟足”,“薪食足以支三月以上”。外交上要求联络与国,争取外援,“得四邻诸侯之救”(同上)。如果城小人众,就应该事先把老幼疏散到他城或国都。内政上则要勤政爱民,争取人心,造就“上下相亲”,众志成城的局面。

  

   第三,积极防御,守中有攻。《墨子》认为在守城防御作战中,不能采取消极防御的做法,而应该守中有攻,积极歼灭敌人。为此它提出了“守城者以亟伤敌为上”的积极防御指导思想,“凡守城者,以亟伤敌为上,其延日持久以待救之至,〔不〕明于守者也。不(必)能此,乃能守城”(《号令》)。对于积极防御的具体措施,《墨子》也有较系统的论述。这包括:1.依托城池,利用地形,正确部署兵力。2.自远而近,层层抗击,消耗敌人的兵力。即以城池为核心阵地,城外建郭,郭外设亭,遏制敌军进攻,打击敌军士气,消耗敌人有生力量。但同时主张具体情况具体对待:“敌人但(且)至,千丈之城,必郭迎之,主人利,不尽千丈者勿迎也,视敌之居曲,众少而应之”(《号令》)。这表明墨家“示人以兵法贵变通”(岑仲勉:《墨子城守各篇简注》,中华书局1958年版)的用兵特色。3.顽强坚守与适时出击相结合。在与攻城之敌长期相拒过程中,当挫败了敌人各种各样的攻城手段,杀伤了敌人大批有生力量后,这时,守城的一方就要善于捕捉战机,适时组织出击,以扩大战果,最终夺取守城防御作战的胜利。例如一旦用火攻击败敌军云梯攻城的企图,使得敌军被迫撤离,这时,就要以精锐敢死之士,由“突门”突然出击,重创敌人,“令吾死士,左右出穴门(疑为“突门”,见岑仲勉:《墨子城守各篇简注》,中华书局1958年版)击遗师……因素(数)出兵施伏,夜半城上四面鼓噪,适(敌)人必或(惑)。有此必破军杀将”(《备梯》)。由此可见,墨家的守城防御作战的指导思想是积极的,这是符合防御作战的基本规律的,有可贵的借鉴意义。

  

   第四,讲求战术,手段多样。《汉书·艺文志》称“(兵)技巧者,习手足,便器械,积机关,以立攻守之胜者也”。墨家是最典型的兵技巧家。这表现为《墨子》一书对守城防御作战的器械装备和具体战术作了充分的论述。它根据“今之世常所以攻者,临、钩、冲、梯、堙、水、穴、突、空洞、蚁傅、轒辒、轩车”等当时通行的十二种攻城战法,提出了诸如“备高临”、“备梯”、“备水”、“备突”、“备蚁傅”等一系列有效的守城战术。如针对敌人用地道攻城,《墨子》主张采取行之有效的诱敌人彀、烟熏敌人的战法,以挫败敌军的企图:“穴中与适(敌)人遇,则皆圉而毋逐,且战北。以须炉火之燃也,即去而入壅穴杀”(《备穴》)。所有这些,都是《墨子》对当时城池攻守战的实践总结和理论阐发,对于中国古代战术和军事技术的发展具有相当深远的影响。

  

   攻与防是军事学上的一对基本矛盾。有进攻就有防御,同样有进攻理论也必定就有防御理论。墨家学派的城守思想,对我国古代防御理论具有奠基意义,影响非常深远。后世对有关防御原则和战术的论述,多借鉴和祖述《墨子》,以至于把一切牢固的防御笼统地称之为“墨守”;近人尹桐阳称赞它是“实古兵家之巨擘”;岑仲勉则将它与《孙子兵法》相提并论,说;“《墨子》这几篇书,我以为在军事学中,应该与《孙子兵法》同当作重要资料,两者不可偏废的”(岑仲勉:《墨子城守各篇简注·自序》),这些评价是有一定道理的。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409.html
文章来源:黄朴民读史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