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卫兴华:社会主义制度下商品生产的研究方法问题

更新时间:2019-12-07 23:04:57
作者: 卫兴华  
在私有制商品经济中,商品交换一般都意味着所有权的转移,因为是私有物品的让渡。即使在商品的定义中,不包括这一点,也是不说自明的道理。但也不能把问题绝对化,如劳动力这一商品的买卖关系,就有一定的特点。劳动力出卖时,“只能在一定的时限内,任买者支配它,使用它,并在让渡时,不放养他对于劳动力的所有权”。又如在现代资本主义国家,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发展起来,国家成为垄断资本的工具,这里的国家所有制,实质上是垄断资本的所有制。当垄断资本家们把各种各样的军火或其它产品卖给自己所掌握、为自己服务的“国家”时,其所有权并没有根本的转移,但它们仍然是商品。

  

   在社会主义制度下,商品交换并不一定要求所有权的根本转移,在某种交换中,可以有所有权的根本转移,如公社和公社之间的交换;在某种情况下,从一个角度看是所有权转移了,从另一个角度看又没有转移,如国家和公社、国家和个人之间的交换;在某种情况下,又可以不发生所有权的转移,如全民所有制内部各个企业之间的交换。但无论在那种情况下,都会发生占有权和使用权的转移。这一点,是任何商品交换关系所共有的。我不赞成仅仅根据所有权的转移情况,把社会主义制度下的商品分为完全的实质上的商品,不完全实质上的商品,形式上的商品或者根本否认全民所有制范围内出卖的产品是商品。

  

   关于国营企业间交换的生产资料是否转移所有权的问题,现在也有不同的意见。有人认为存在着某种程度上的所有权转移,或非原来意义上的所有权转移。有的则认为无论全民所有制的生产资料转给那个国营企业,所有权都无任何变化。我认为从社会来讲,所有权是没有变化的,但从企业间的关系来看,各个企业是代表国家(即全民)作为本企业的生产数据的直接所有者,甲企业将生产资料出售给乙企业,甲便失去其代表国家作为此等生产资料的直接所有者的权利,而这种权利即转给乙所有。

  

   在一定条件下,商品交换所引起的所有权转移,只是说明在某种经济条件下商品交换所反映的经济关系的特点。而不应把它做为一般商品定义的内涵。商品作为使用价值和价值的统一物,是体现一定的生产关系的。但商品究竟体现何种具体的生产关系,是体现私有者之间的关系,抑原始公社之间的关系,抑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之间的关系,抑集体所有制之间的关系,抑全民所有制内部的不同占有者之间的关系……,作为具有共同属性的商品定义本身并不直接回答这个问题。正如同我们说价值货币等是一定的生产关系,但我们从这些范畴的定义中并不能看出它们所反映的具体的生产关系一样。商品反映何种生产关系,是否反映不同的私有者或对立的所有者的存在,那要决定于商品生产所借以存在的经济关系的特点。商品本身的属性是什么,是一回事,商品反映何种生产关系,是另一回事,硬要把后者做为商品范畴的内涵,事实上会否定具有共同属性的统一的商品范畴的存在。我觉得把所有权是否转移作为区分商品非商品的最主要根据的论点,实际上还是从马克思分析商品生产时把私有制作为商品关系的必要条件这一论点演绎出来的,仍然是从固定的概念出发的。

  

   其实,即使是在某些同志引用来作为马克思恩格斯给商品下定义的地方,也并没有把所有权的转移作为决定的因素。他们所引证的某些话,,并不能确切地证明他们的论点。比如,恩格斯说:“什么是商品?这是多多少少互相分离的私人生产者社会内所制造的生产品”。这里是说明所有权的转移问题吗?不,如果仅仅把话引证到这里,便完全离开了原文的精神,这句话既不是定义,也不是一个独立的思想,而且不是讲话的重点。谁都知道,私人生产物并不--定是商品。恩格斯讲话的重点,所要阐明的问题,恰恰是这句话的后面一段:“只在这些生产品,不是为生产者本身消费而生产,而是为他人消费即是作为社会消费而生产之时,它们方才成为商品;它们通过交换,进入于社会的消费之中。”这里所强调的是通过交换而进入社会消费的生产品才是商品。由于经典作家们所分析的是私有制下的商品问题(他们没有预计到社会主义社会还会有商品),因而他们的一些说明,往往反映私有生产者的特点,这是毋庸赘言的。但经典作家们在谈到什么是商品和商品生产这一问题时,也常常只从商品和商品生产本身的属性和特点加以阐明,而甚至不提及私有制问题。如在经典著作的许多地方曾讲过这样的话:“商品是使用价值和价值的统一”,“加入交换范围的生产品就是商品”,“能同别的生产品交换的一切产品都是商品”,“以交换为目的的生产即商品生产”,“商品生产,也就是通过市场而彼此联系起来的单独生产者的生产”。等等。试问,这种商品和商品生产,在我国全民所有制范围内的经济关系中不也同样存在么?

  

   可以看出,经典作家们在谈到商品的特点时,很强调“交换”,这里所说的交换,是狭义的,而不是广义的。狭义的交换是什么呢?那正是通过价值关系的交换。强调交换,实际上也就是强调价值关系,即强调商品的本质属性。

  

   仅仅用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经济中的生产数据属于同一个所有者这一论据,否定生产数据的商品性质,断定它不再是商品的论点是没有充分根据的。这是忽视了不同国营企业之间的独立权利和利益,忽视了它们各自的占有权和使用权,只看重了它们的统一面,而看落了它们的矛盾面,只强调了使用价值在同一所有制内部的调拨,而不强调价值关系的存在和交换的等价要求。更重要的是,如果否认生产资料是商品,那末必然导向否认价值规律在生产资料生产中的作用,这样就违反了社会主义经济生活的实践。如果一方面否认生产资料是商品,一方面又肯定价值规律在这里的作用,那就使自己陷入一种矛盾的境地。谁都知道,价值规律存在的经济条件是商品生产,在没有商品生产的地方,价值规律竟起作用,这与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是相抵触的。

  

   有的同志不仅否认在全民所有制范围内的生产资料是商品,而且否认国营企业出售给职工的消费品是商品。其理由是:这种交换是在全民所有制范围内进行的;职工并不出卖商品。至于农民从国营企业所购买的个人消费品则是商品。据说这是因为农民是在集体所有制经济中工作,在农民和国家之间插了个集体所有制。按照这种观点,他们认为,在同一个商店出卖的同一消费品,职工买时不是商品,农民买时就是商品。我不同意这种看法。我不领会这里所要揭示的是什么经济关系,这种分析有什么实际意义,我觉得这种看法似乎离开我们的现实生活太远了。究竟农民和职工去同一商店买同种东西的时候,在哪些方面有所不同,或者这种经济现象掩盖着什么经济关系的实质,以致使人们看不出他们之间的差别?实在令人莫解。同时,从理论上来说,某种产品是否为商品,是在它实现之后才能断定呢?还是准备拿来出卖并已进入市场时就可以断定呢?回答应该是后者而不是前者。而且既然存在着买卖又说买卖的不是商品,试问在经济学上有不是商品的买卖吗?如果职工买的不是商品,这个买卖的对象有无内在价值?价值规律在这里是否还起作用?为什么还要以货币作为价值尺度和流通手段来实现这种买卖?主张这种理论的同志,应该对这些问题做出令人比较信服的说明。

  

   无论是农民还是职工,他们从国营商业企业购买消费品时,所处的地位、买卖双方的利害关系都是一样的。价格高低都会影响到买者的实际生活水平,影响到卖者的利润和国家的积累。这里没有必要把集体所有制拉出来,因为在这里,农民并不是以集体所有制的代表的资格同国家发生关系。集体所有制和全民所有制的差别,在经济上影响于农民和职工个人的,主要是劳动收入上的差别,它毫不影响于消费品买卖中个人同国家的关系的性质。国营商业企业,在出售消费品时,对于职工和农民,并不分别对待,而是一视同仁。否则,全民所有制也就失去其“全民”的性质了。

  

   职工不出卖商品是否能证明他们购买的就不是商品呢?也不能。的确,社会主义社会的工人,既不是劳动生产物的出卖者,也不再是劳动力的出卖者。但即使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既不出卖劳动产品,又不出卖劳动力的人也是很多的,如地主阶级、食利者、医生、律师、牧师、演员、科学家、作家、军人……等等。试问这些人购买的消费品是否商品呢?不应该机械地理解马克思的“商品—货币—商品”这一公式。这一公式是分析小商品生产时提出的,这里,马克思是用抽象分析法,撇开了直接生产过程以外的复杂的社会经济现象,比如撇开了商业资本的介入、国民收入的再分配、具体的流通过程的许多方面,甚至撇开了资本主义的生产特点,而仅仅是从小商品生产者之间的直接联系中来考察商品关系的。有的同志否认这一点,认为这是商品交换的一般公式,不是简单商品流通公式。那末请他们看一下《资本论》第二卷第412页最后一段的话就会明白。那里明确指出:第一卷第三章第二节(即对于商品—货币—商品这一公式的分析)是“在研究简单的商品流通”。因此,不应该把这一公式套用在一切商品交换关系中,甚至套用在社会主义的买卖关系中,认为凡不完全合乎这一公式的就不是商品。大家知道,甚至马克思在分析资本主义生产时,已代之以“货币—商品—货币”的公式。作为原始资本的货币,并不是出卖自己企业的商品的收入,不管这种货币怎样取得,它所购买的生产资料和劳动力以至消费品,仍然都是商品。

  

   在集体所有制经济中,甚至农民个人也不是劳动产品和劳动力的出卖者,农民的劳动产品的商品部分,也是由农业社或公社集体出卖的,这与工人的生产物由企业出卖的情况相同。如何能由职工个人不出卖商品来证明职工向国家购买的消费品不是商品呢?

  

   认为国营企业调拨的生产资料和职工购买的国营企业的消费品不是商品的同志,必然会断定,在我国经过若干年实现了全面的全民所有制以后,尽管还处在社会主义阶段,但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不再存在。我觉得这种论断对于经济实践未必有什么好处。

  

   职工不出卖商品是否能证明他们购买的就不是商品呢?也不能。的确,社会主义社会的工人,既不是劳动生产物的出卖者,也不再是劳动力的出卖者。但即使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既不出卖劳动产品,又不出卖劳动力的人也是很多的,如地主阶级、食利者、医生、律师、牧师、演员、科学家、作家、军人等等。试问这些人购买的消费品是否商品呢?不应该机械地理解马克思的“商品一货币一商品”这一公式。这一公式是分析小商品生产时提出的,这里,马克思是用抽象分析法,撇开了直接生产过程以外的复杂的社会经济现象,比如撇开了商业资本的介入、国民收入的再分配、具体的流通过程的许多方面,甚至撇开了资本主义的生产特点,而仅仅是从小商品生产者之间的直接联系中来考察商品关系的。有的同志否认这一点,认为这是商品交换的一般公式,不是简单商品流通公式。那末请他们看一下《资本论》第二卷第412页最后一段的话就会明白。那里明确指出:第一卷第三章第二节(即对于商品一货币一商品这一公式的分析)是“在研究简单的商品流通”。因此,不应该把这一公式套用在一切商品交换关系中,甚至套用在社会主义的买卖关系中,认为凡不完全合乎这一公式的就不是商品。大家知道,甚至马克思在分析资本主义生产时,已代之以“货币一商品一货币”的公式。作为原始资本的货币,并不是出卖自己企业的商品的收入,不管这种货币怎样取得,它所购买的生产资料和劳动力以至消费品,仍然都是商品。

  

在集体所有制经济中,甚至农民个人也不是劳动产品和劳动力的出卖者,农民的劳动产品的商品部分,也是由农业社或公社集体出卖的,这与工人的生产物由企业出卖的,情况相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336.html
文章来源: 学术月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