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樊英民:荒王朱檀的婚姻和死因

更新时间:2019-12-03 18:34:55
作者: 樊英民  

  

   关于鲁王朱檀之死,所有记载都是“饵金石药毒发伤目”。

   金石药是道家为求长生而炼的丹药,其成分中不少是有剧毒的重金属,古代服丹药中毒的事并不少见,但放在鲁王身上却令人感到非常奇怪。因为他当时只有十几岁,这么年轻的人却着迷于炼服长生丹药,是很不正常的。

   笔者在读了一些资料后产生了一个想法,认为饵金石药可能只是使他死去的直接原因,这背后应该还有更深层的原因,那就是可能与他的不幸婚姻有关。

   《明史·诸王传》只笼统地说朱檀的正妃是汤和的女儿。《明实录· 太祖实录》卷一七二洪武十八年(1385)三月记:“乙酉,册信国公汤和女为鲁王檀妃。”洪武十八年朱檀15岁,也正是谈婚论嫁的年龄。信国公汤和和太祖朱元璋是同乡,是最早追随他夺天下的勋臣之一。一个帝王家的亲王,一个公侯府的千金,这样的婚姻,无疑要给人天造地设人间佳偶的印象。

   但是,在这次册封之后仅两年半不到,《太祖实录》卷一八三又记,洪武二十年(1387)秋七月戊寅朔:

  

   甲申,册信国公汤和女为鲁王檀妃。妃,前妃之女弟也 。

  

   这是又一个汤妃,而且是前一个汤妃的妹妹,我们可以称之为后汤妃。年仅十八岁的朱檀竟连续娶了汤和两个女儿!这是为什么?固然我们知道贵为亲王妃嫔众多是有可能的,例如两汤妃外还有个戈氏,但须知后汤妃也是信国公的女儿啊,怎么能让一个公侯之女做侧室呢?再说,侧室也不用册封呀。

   唯一的解释是此时前汤妃已死。

   后来见到了《罪惟录》一书,证实了这一推测。该书有太祖赐汤妃死的记载,在列传卷四:

  

   鲁荒王檀,母郭宁妃,高皇帝第十子,生两月而封国兖州。王文弱,好诗歌,

   颇饵金石,病眇。其妃为汤信国女。尝建一苑城外,与妃出宿。上召入宫,髡之;

   赐妃自尽。王薨,上册之如秦,谥曰荒。

  

   《罪惟录》的作者查继佐是清初人,此书在民国之前一直没有刊印过,流传极少。所以官修的史书不可能采用。

   这段记载说,年轻的鲁王朱檀在皇宫之外私自建了一处园林别馆,又与汤妃去那里过夜,这都是违反制度的,所以使皇帝大发雷霆之怒。盛怒之下对朱檀处以髡刑,即剃掉头发;对汤妃则处以死刑,命令她自杀。

   所说“建一苑城外”,这城不可能是首都南京城。况且他从订婚到之国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也不可能在南京城外建成别苑,所以这城必是兖州城。“上召入宫髡之”,这宫当然是南京的皇宫。而“赐妃自尽”,则很有可能是在兖州自尽的。

   这个事件发生的时间没有记载,当然应在再册后汤妃之前不太久。这样算起来,朱檀和前汤妃在一起的日子,也只有两年左右的样子。

   朱檀和前汤妃的婚姻在当时应该是仅次于皇太子的级别,婚礼的排场之大可想而知。那真是旭日朗月,花团锦簇,令万人仰视而艳羡的。 他们的婚礼应是在首都南京举行的。婚后不久,便动身来兖州就藩。当时朱檀才十五岁,情窦初开。他生长于深宫之中,史称他文弱,好诗歌,这种人耽于幻想,感情丰富,多愁善感,用现在的说法是“文艺青年”。他和前汤妃之间是他人生的初恋,可以想象,新婚燕尔的亲王朱檀夫妇,在兖州的鲁府以及城外宫苑里,少不了花前月下的卿卿我我,海誓山盟。

   但是,忽然发生了因两人出宿而令太祖震怒的事。这从喜到悲的感情转换来得急遽突兀,有如大起大落的过山车,单纯深情而又脆弱的朱檀怎能接受得了?他当时一定是情愿和汤妃一起去死的!

   而且,皇父震怒下将汤妃赐死后,接下来又为他册封了一个,还是前者的妹妹。在皇帝,也许认为这是对自己一时冲动的纠正和补偿;而在朱檀,恐怕是只有倍增了痛苦。然而集皇权、父权于一身的朱元璋怎能理解儿子的感情?也许他只觉得自己宠爱的儿子太儿女情长,太可笑,太缺乏男子汉的风度;他也许会告诉儿子“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的“道理”。既然女人如衣服,那再给你一件就是了,这就是朱元璋册封后汤妃的逻辑。至于此举给儿子、给汤和、给后汤妃带来的痛苦和屈辱,他是连想也不会想的,而且他还会认为是莫大的恩惠,他们都应该感激涕零谢主隆恩才对呢。在中国,皇权和父权的任性就是这样令人毛骨悚然!

   从以上的分析可以设想,前汤妃的死必然会对朱檀造成极大的的伤害。也许是因伤心而致病,或者为解除精神痛苦而服金石药,甚至竟明知服药有毒而有意自杀殉情,这都有可能。《罪惟录》说朱檀“颇饵金石,目眇”。看来他因服丹药导致眼病是事实。这才是朱檀之死的根本原因。

   《明史》所说对肇煇抚育教诲的汤妃就是后汤妃,不过这只是史官出于正统观念的涂饰,因为肇煇自有生母戈氏的抚育教诲。可以想像,这个后汤妃的人生是一出真正的悲剧。按前之分析朱檀卒于洪武二十一年七月,此时距册封后汤妃刚刚一年。时间如此之短,甚至不能排除她是为冲喜治病之类的原因才册封给朱檀的。她以花样年华被当作一件物品赐给朱檀,空有高贵的头衔,而守寡终生。因自己没有孩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地位卑下的戈氏母以子贵,升为戈妃,自己则守着朱檀的灵牌,永远孤独地生活在深宫之内,想想都令人不寒而慄。她死于宣德八年(1433),如按她小于朱檀三岁计算,活了六十岁。《宣宗实录》虽记遣官赐祭,命有司治丧葬,但在荒王陵只出土了戈妃墓,并未见她的墓葬。

   近年在网络上流传着一个关于朱檀的故事。说他在南京宫中与一个叫方淑秀的宫女产生了爱情,致方有孕。其事为太祖所知,十分愤怒,竟将方淑秀赐死。马皇后苦谏亦难挽回成命。方淑秀被行刑武士以丝巾勒死,破例赐葬于南京聚宝门外赛虹桥西。其墓“文革” 期间被发现,据南京文史专家陈方恪(陈寅恪之弟)研究,认为有可能就是方淑秀之墓,云云。

   按,网络上的文章多不注明文献出处,或者虽提到某文献而亦模棱两可。如上述网文提到了清代人著的《金陵琐记》、《明宫野闻》,说有记载是宫女之墓,但此宫女是否即方淑秀?上两书都无法见到,不得而知。而且,最重要的是,网文还说方淑秀是“皖东嘉山明光人”,有如此准确的籍贯记载,而其最早出处是何书却只字未提,所谓陈方恪的说法出于哪篇文章也无法查到。故此说也只是可备一说。但是,这个传说中的方淑秀被赐死,和前汤妃的被赐死何其相似!故这传说很有可能是由汤妃被赐死一事衍化而来。从这个传说,至少可以说明朱檀经历过感情上的重大打击是历史的真实。

   以上就是笔者根椐一些材料对朱檀死因的一个推测。当然仅仅是推测,是否可以成立,恐怕是永远无法验证的。不管怎么说,朱檀之死的背后,有着惊心动魄的内幕和刻骨铭心的感情故事是一定的。官修史书上的记载有着太多的涂饰,并不可靠。

   附记:近见明王世贞《弇山堂别记》,其中写朱檀有“高帝以其好内服丹,而谥之荒”(卷十六《鲁府二事》);“而颇丹药幸内,故上责之”(卷三十三《同姓诸王表》,按此为四库全书本,“颇” 字后似夺“好” 字),两条所说太祖“恶之” 的原因都是好内(幸内)和服丹(好丹药),好内即好女色,这对处于青春期的亲王来说本也不算什么事,但似有关亲王形象,所以在后来史书上都被省略掉了。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28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