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雷颐:“上帝化身”的“对与错”

更新时间:2019-12-03 10:40:19
作者: 雷颐 (进入专栏)  

   从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中国军队虽然有英勇抵抗,但总体说来日本侵略军是一路狂胜。中国虽是一个大国,却又是一个弱国。作为弱国统帅,蒋介石知道就实力而论中国很难取胜,至少在不短的时间内很难战胜日本,但他知道,此时毕竟是“全球化”时代,国际形势的变化似更能决定两国间的谁胜谁负,因此他一直观察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势。

   老同事老朋友邓野,长期研究这段历史,屡有洞见。经过近十年的史料搜集与研究思考,在新近出版的《蒋介石的战略布局:1939-1941》(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年版)这本书中,对这关键时刻蒋介石的战略视野作出了深入的分析、研究与评判。

   对抗日战争,蒋认为要取胜的重要之处在于“如何使中倭战争牵入欧战范围之内”,就是使中日战争国际化,因此他对欧洲战局格外关注,希望以中国加入英法阵线而将中日战争国际化,几经努力,为英国拒绝。日本的战略则是尽量防止中日战争国际化,表示不介入欧战,并取得一些成效,英国封锁了对中国抗战非常重要的滇缅公路算是对日本不介入欧战的回报。

   然而,日本少壮军人狂躁急进,一心要立即改变“东亚旧秩序”,就是改变英美主导东亚的旧秩序为日本主导的“大东亚共荣圈”。首相近卫文麿软弱且爱虚名,在军人咄咄进逼之下,日本于1940年9月末与德国、意大利签订德国要改变欧洲旧秩序、日本要改变东亚旧秩序的“三国军事同盟”。得此消息,蒋氏自然欣喜异常。日本要改变东亚是秩序并然与英美发生冲突,他不禁发出“此为我日夕所期、求不得者也”之叹;同时感慨日本“一任盲目少壮军人之主张而无敢违抗者,此种毫无政策之国家,其根本仍在无人敢能决定政策,近卫不啻为日本亡国大夫候补惟一之人物也,不禁为敌国与东亚长叹耳”。“自九一八以来时谋导引太平洋问题总解决之期早日到来,俾我国得脱离危亡之局……而三国同盟发表,于是太平洋局势方得第一步展开,而解决侵略国倭寇之计亦有期。”

   这些缺乏国际视野、只有“激情”的激进军人主导政局,是日本从战略上走向失败的重要关节点。

   虽然1939年8月和1941年4月苏联与德、日分别签订“互不侵犯”条约,对欧洲战事的观察,却使蒋至少从1940年10月开始,得出苏德必战、日美必战的结论。

   他认为苏德虽然在1939年8月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但纳粹从不信守条约,同时他观察到了德、苏在巴尔干半岛的矛盾,而且德国进攻英国知道海军肯定不是英国的对手,而陆军进攻苏联有取胜的可能。1941年3月,蒋得出了“今后半年”,就是4~10月必然变化很大的结论。4月,他得出了德军“今夏必对苏作战”的结论。6月14日,罗斯福宣布封存德国、意大利等国在美国的资金,两天后,又要求德国撤回其在美国各地的使馆;6月18日,德国与土耳其缔结友好条约,相互尊重领土完整与互不侵犯。这两件事情,使蒋得出了德国将立即“攻俄”的结论。他的理由是,美国的举动其实是公开羞辱德国,但德国只有抗议,无相应报复。德国的公开示弱,表明其极力避免与美国摩擦,以便集中力量攻击苏联。根据德土条约,蒋认为这表明德国并无假道土耳其进攻英属中东之意已非常明确,“如其不再向俄进攻,则何为耶,余断定德在日内必俄”。当时整个舆论都认为德国的攻击方向在近东,目的是与英国争夺苏伊士运河。蒋密集观察、判断德国进攻苏联时间,6月14日他判断“决不延至下月”,6月19日判断“不出数日之内”,最后在6月21日他锁定“日内”,即德国进攻苏联的前一天。

   在德国对苏联的进攻一路狂胜的背景下,日本文人近卫内阁于10月中旬为军人东条英机内阁取代。军人内阁成立,日本扩大战争的趋势迅速明朗。东条上台,蒋介石相当高兴,因为“此乃完全为军人战时内阁,其对美对俄必开战在即,余之政策成矣”。日本究竟是先攻俄还是先攻美,蒋的判断曾经游移不定,但他的政策就是“使中倭战争牵入欧战范围之内”,无论日本是进攻苏联或是美国,都将分散侵华日军的兵力,更重要的是使中日战争国际化,基本能判定中国的胜局。

   日本的国际战略一步步为目光短浅、暴戾自大的急进军人主导、制定,反使中日战争国际化,恰如蒋氏所愿、如中国所愿。“九一八”事变的主要策划者石原莞尔是少数反对东条英机扩大对华战争者,他认为由此必然会引起最终导致日本失败的日美之战。他曾公开讥讽东条英机只是个“上等兵”,但在日本举国上下疯狂的民族主义面前,他的意见不被倾听、接受,反遭排斥。由“上等兵”制定国家战略,焉有不败之理?

   对国际战局的判断,尤其是对德国进攻苏联的准确判断,使蒋氏得意非常,在日记中写道:“上帝有求必应之救主降恩于余,而以余为其化身。”对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判断得如此之准确,以至于情不自禁把自己看成上帝的化身,然而却不能不使人顿生疑问:为何他对国内政治、经济、军事形势的判断却一错再错,甚至错得惊人,以致最后不得不仓惶逃往海岛?国际形势的判断“对”得惊人,对国内形势的判断却“错”得离谱,或许是因为“身在此山中”,巨大的既得利益使其对国内形势闭目塞听不见山颓海啸吧?

   仅限全文转载并完整保留作者署名,不得修改标题和内容。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雷颐游走古今”微信公众号:lyyzgj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27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