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琼:农业复苏及诚信塑造:清前期官方借贷制度研究

更新时间:2019-11-29 07:56:07
作者: 周琼  
秋后照数收完,其社仓谷石例应加息征还;直隶常平仓谷借作籽种者不加息,余亦加一收息,各处办理不同”。(20)虽然各地灾赈借贷及标准不尽一致,但平年借贷收息、丰年加息的原则得到认可,被各地借贷官员及灾民接受。

   其次,完善了口粮借贷制度。规定在灾后农业恢复中,灾民除了能借贷籽种外,也能借贷口粮,五分灾以下的灾民不仅享受“勘不成灾”制度的赈济,还能享受借贷免息制度的援助。这使加赈、展赈等措施停止后不能生存及进行再生产的灾民,可以依贷维生,并有了恢复农业生产的能力。乾隆七年,安徽上江地区的凤、颍、泗三府属“连年被潦,民困为甚”,就对三府属的“已赈贫民”给予再借一月口粮的赈济;一些在正月就停止赈济的灾区,因“去麦秋尚远”,给“最贫之民,借予口粮两月”;对五分灾以上未被济的灾民借贷口粮,“定例于春月酌借口粮,统于秋成还仓”。(21)

   各地官员也很重视对灾民籽种的借贷,如乾隆二年,山东旱灾,山东巡抚法敏就给灾民借贷籽种工本银,“民间麦收多藉为种植秋禾之工本,倘得雨再迟,则秋种无资,应令地方确查实在穷民,量贷籽种工本银两,俟秋收后还项”。(22)乾隆三年,湖南旱灾,给灾民借贷籽种,“借给籽种亩五升”。(23)乾隆八年,直隶旱灾,对灾民借贷籽种,“牛具子种,灾民无力营措,均须预为筹画。臣现在动项委员采买麦种,分贮被灾州县,查明贫户畜有牛具者,按亩五升借给,如欲自买麦种,每亩借银一钱”。(24)

   再次,完善并确立了灾年借贷的免息制度,即因灾借贷口粮籽种可以免除利息。乾隆朝极为重视灾赈的社会效果,即位初年就颁布了灾歉之年借贷免息的政策:“今闻外省奉行不一……借常平仓谷者,遇歉收之年,仍循加息之成例,似此则非朕旨之本意矣。嗣后无论常平、社仓谷石,但值歉收之岁,贫民借领者,秋后还仓,一概免其加息,俾部屋均沾恩泽,将此永著为例。钦此”。(25)

   乾隆朝借贷免息制度体现了永久实施的稳定性特点,这个规定在不同形式的官方政策中出现。乾隆二年明确规定,灾荒借贷免谷息,秋收或到期后偿还借谷,并作为永久性制度确定下来,“若值歉收之年,国家方赈恤之不遑,非平时贷谷者可比?至还仓时,止应完纳正谷,不应令其加息。将此永著为例”。(26)在给各地官员的谕旨中还以不同方式强调,如乾隆三年二月奉上谕:“乾隆元年六月内,朕曾降旨,各省出借仓谷与民者,旧有加息还仓之例。在此青黄不接之时,民间循例借领,则应如是办理;若值歉收之年,岂平时贷谷可比?至秋收后,只应照数还仓,不应令其加息。此乃兼常平、社仓而言也。”对各地不能执行灾年借贷免息制度的官员及地区,也谕旨切责,企图达到天下灾民均沾借贷实惠的灾赈目的。

   免息借贷制度在实践中逐步实施,“惟歉收之岁出借贫民,各省一概免息”。(27)乾隆三年,广东水灾民众在借社仓米谷时“概行停止加息”,将应加耗谷“一并免其交仓”,“各省出借仓谷,仍照旧例,分别年岁丰歉,收息免息。至广东福建等省向不收息者,令照旧办理”。(28)

   灾民免息借贷是乾隆朝在借贷制度建设上的重大突破,对急需恢复农业生产的灾民给予切实有效的救济,对灾区社会经济的恢复、灾民生产能力的提高发挥了积极作用。乾隆五年还规定,夏旱灾发生后补种较晚的灾民可无息借贷籽种口粮,“各省夏月闲或有得雨稍迟,布种较晚,必需接济者,酌借籽种口粮,秋后免息还仓”。(29)对水灾后需要补种秋禾的地区,也免息借贷籽种口粮。如乾隆七年江苏省江浦、六合、山阳、阜宁、清河、桃源、安东、淮安、大河、兴化、铜山、沛、萧、邳、宿迁、睢宁、海、沭阳等18个州县发生水、雹灾,麦苗受损,大部分地区在上年发生水灾,就用仓谷免息借贷补种所需的籽种口粮,“雨雹水溢,伤损二麦秧苗。除兴化一县外,其余各州县,皆系上年被水之后,平民补种秋禾,俱属艰难。应于常平仓项下,或动米谷,或动粜价,借给籽种口粮。所借仓粮,秋成免息还仓”。(30)

   第四,在实践中推行据灾情分数确定借贷是否免息的制度,进一步完善了借贷免息制。灾年借贷免息制度得到了灾民欢迎,达到了迅速恢复社会经济秩序的效果,但就很快出现了显而易见的弊端,即借贷时没有考虑不同灾等、借贷数量不同的情况,导致借贷制度在不同灾等地区或是无法推行、或借贷成效良莠不齐等情况。

   一些微小的、局部区域的灾害,灾情一般只有一二分灾,民众大多有八九分收成,生产生活受到的影响较小。即便是“勘不成灾”的三四分灾区,灾情程度也不等同,且乾隆朝后“勘不成灾”地区也有相应赈济,这些区域的借贷免息过于宽泛。故乾隆四年对此作了补充规定:只有灾情分数达到三至五分、不能享受赈济的灾民才免收借贷利息,二分以下的微灾按旧例每石加收一斗的谷息,“议准:出借米谷,除被灾州县毋庸收息外,如收成九分十分及收成八分者,仍照旧每石收息谷一斗。其收成五分六分七分者,免其加息”。(31)据灾等大小调整借贷收息免息的制度,推动了清代灾荒借贷制度的建设进程。

   因此,乾隆朝在借贷制度完善方面的另一个重要进步,就是确立了据收成分数决定偿还期限、是否收息的原则,即借贷以八分收成为限,以上收息、以下免息,“又议准:出借米谷,如本年收成五分者,缓至来年秋后征还;收成六分者,本年先还一半,次年征还一半;收成七分者,本年秋后,免息征还;收成八分、九分、十分者,本年秋后,加息还仓”。(32)

   (二)借贷期限及借贷数额制度的确立与实践

   乾隆朝对灾民借贷籽种口粮的归还期限及数额做了详细的规定,根据收成情况决定还贷时间。借贷偿还期限的制度主要包含三种情况。

   首先,确立“春借秋还、秋借春归”的基本制度,根据灾情分数确定偿还日期。灾荒借贷一般是在大赈或钱粮蠲缓后青黄不接、春秋耕种之时,灾民或无粮食维持生计、亦无耕种之本的情况下进行的,主要是为了帮助灾民度过饥荒、按农时完成耕种任务,“其赤贫衰老之人,借给口粮;有地无力之人,借给籽种”。(33)有借就需有还,清代灾荒借贷的时间一般是春耕时借出贷出,秋收后连本带息一并归还,“所借籽种口粮,春贷秋偿”,(34)“准其将谷借给,每年春借秋还”。(35)

   常规灾情借贷期限一般是半年,按“春借秋还、秋借春归”的原则实施,但不同灾情的借贷期限也不同。对五分及以下灾情的借贷于次年秋后或一年内归还,五分灾的借贷缓至次年秋后征还,四分灾的借贷于本年归还一半、次年归还一半,三分灾须在本年秋后全部归还,二分灾及以上的借贷于当年归还,归还时还要征收息,若出现借贷米谷不敷,照例用银折借。

   若灾荒时间过长、灾情严重、地瘠民穷、灾民无力偿还的地区,一般会延期1-2年或分期征还,故缓征也在借贷制度实践中推行。如甘肃省“山土硗瘠,风气苦寒,民力艰难,甚于他省。一遇歉收,所有应征钱粮,往不能按期完纳”,乾隆八年将皋兰、狄道、金县、靖远,平凉府属平凉、泾州、灵台、固原、盐茶厅、镇原、静宁、华亭,庆阳府安化,宁夏府花马池,甘州府张掖等灾区“本年借贷籽种口粮”及“从前借欠籽种口粮”,“分作六年带征”;(36)乾隆二年直隶发生水灾,锦县、宁远等地还发生虫灾,就给此二县灾民“出借籽种谷石”,次年二县未发生虫灾的地区秋收后“照数催取还仓”,遭虫灾无力归还籽种的农户,“所借籽种谷石请缓至乾隆四年为始,分作三年带征还仓。均应如所请行,从之”。(37)乾隆七年安徽凤阳、临淮等州县发生水灾,谕:“上江凤、颍、泗三府属连年被潦,民困为甚……其正月止赈之处,去麦秋尚远,最贫之民,借予口粮两月。至五分灾不赈者,定例于春月酌借口粮,统于秋成还仓。”被淹田地涸出后,灾民无力自备籽种补种,就从临近的河南省购买籽种借给灾民,待丰收后分两年还清。(38)乾隆二十三年谕:“去岁河南卫辉等属被灾,所有官借牛具籽种银两,著加恩缓作三年带征”。(39)

   部分灾区的借贷物资也因各种原因被蠲免。如逢皇帝巡幸、皇帝皇太后等皇亲寿辰或其他隆重节日庆典,在全国性实行恩免之际,灾民借贷的籽种口粮牛具等就会被列入“恩免”、豁免行列,不用归还。如乾隆三十六年东巡时,“山东齐河、禹城等四县民借籽种牛具,济南武定等府属民借常平仓谷麦本牛具,悉免征还”。(40)

   夏灾及秋灾借贷的偿还期限也有明确规定。乾隆十七年规定,借贷籽种口粮的归还期限分夏、秋灾办理,夏灾借贷,秋后免息偿还;秋灾借给,于次年麦熟后免息归还;夏、秋灾都扣限一年造报,“自十七年为始,扣限造报,以昭画一”。(41)“因灾出借籽种口粮,凡夏灾借给者,本年秋成后启征;秋灾借给者,次年麦熟后启征。均免加息,扣限一年催完。限满不完,将经征官议处,遇灾仍照例停缓,均于仓粮奏销案内造报”,(42)使各地籽种口粮的借贷期限逐渐统一起来,推进了乾隆朝借贷制度的建设进程。

   其次,确立了灾情严重时实施全部或半数免除借贷籽种的制度。该制度明确规定,灾情严重或灾荒持续时间较长的地区,借贷无力偿还者予以部分或全部免除:“各省偏灾地方,节年出借未完籽种口粮牛具等项,查明实在力不能完者,取具册结,送部保题豁免”。(43)该制度在实践中实施后成效显著,乾隆五年,给甘肃等地因地震及水灾发生饥荒的灾民借贷籽种,次年,“伏羌、陇西去年秋冬及今春,借过籽种口粮,请全予豁免。秦州、通渭,并恳豁免一半……从之”。(44)乾隆十六年浙省灾民借贷的籽本也被豁免,“则以被灾五六七分者,每亩赈给籽本谷三升;八九十分者,每亩赈给籽本谷六升,俱不取偿。此变通办法”。(45)

   随着康乾盛世的到来,国家政局稳定,财力日渐宽裕,各省、府州县的仓储制度逐渐建立并完善起来,仓粮储备较为丰足,府库及储仓里有足够的粮食保障借贷所需,政府也无需通过收取利息来增加收入,就对康熙雍正朝的借贷政策进行了调整及变通。乾隆二年谕令,将灾民借贷与一般官方借贷(即贫困借贷)区别开来,规定粮本银借贷是否收息,根据丰歉情况决定。遭受夏旱的灾民每亩借给籽本银一钱,遭遇秋灾者借给补种豆荞等籽本银五分,“于存公耗羡内动支造报”,若灾民缺乏口粮,则借粮度日、秋后免息归还,“伏秋盛暑之月,力作穷民艰于粒食,动常平仓谷酌借口粮,秋后免息还仓。籽本有借必还,惟加息、免息视乎丰歉”。(46)此后,一般情况下灾民借贷的钱粮,都是只需要还本,无需收利的。

   再次,明确规定限制灾户借贷籽种的数量及田地的数额。即根据田亩数额决定借贷数额:“被灾后晓谕农民及时补种,如无力穷民不能置买籽粒者,作速按亩借给米谷。俟来岁丰收,免息交还。”(47)借贷的粮食,一般按照先麦后谷、先陈后新的顺序借给,并在保结手续齐全之后当面借给,“各省常平仓谷,如遇灾歉必须接济之年,准详明上司借给。仍查明借户果系农民,取具的保,先麦后谷,先陈后新,按名平粜面给”。(48)

   北方地区借给麦种,“查明实种麦地,按亩借种五仓升”,因民间田地不完全种麦,各地种植数也不同,“秦雍之地,种麦者十之七;直隶广平、大名等府,麦地居十之五,正定、保定、河间、天津等府,麦地居十之三;永平、宣化、遵、蓟等府州,麦地不过十之一二”。因此,按实际种麦的田地总数,按一定比例贷给籽种,“官借麦种有地百亩者,准借三十亩;地十亩者,准借三亩,乃实种之地也”。(49)若该地有麦种可买,每亩贷银一文。此后,这个办法成为各地籽种借贷的基本制度准则。

按照这个制度,灾后迅速查明被灾地亩数额,10亩以下借谷三斗,20亩以下借谷五斗,30亩以下借谷八斗。为限制大地主的投机借贷,限定了田地借贷的最高限额,受灾田地达30亩以上甚至五六十亩的人户,“虽应量为增益,总不得过一石之数”。借贷口粮“亦仿照此例”,一户之内,一、二口人借谷二斗,三、四口人借谷四斗,五、六口人借谷六斗,七、八口及以上借谷八斗,但总数“不得逾于一石之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222.html
文章来源: 《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9年0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