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孙周兴:这是一个最哲学的时代

更新时间:2019-11-27 22:06:06
作者: 孙周兴  

  

   孙周兴教授所在的同济大学欧洲思想文化研究院和ATLATL创新研发中心(大得创同实验室),成立了一个公益性的民间学术机构“本有哲学院”,并且组织了一个顶级的、跨界的、国际性的“未来哲学论坛”,这是一件新鲜事儿,也是“最哲学”时代的一个明证。2018年11月23日-24日,首届未来哲学论坛在上海ATLATL创新研发中心召开,细胞生物学家、分子药理学家、同济大学前校长裴钢院士,法国著名哲学家、法国蓬皮杜中心创新研究所主任贝尔纳·斯蒂格勒教授,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机器人实验室主任陈小平教授,当代著名哲学家、《存在与时间》翻译者陈嘉映教授,当代中国最富原创性的思想家之一、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赵汀阳研究员,ORGANIC PARKING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科斯塔斯·泰尔齐迪斯教授,德国波恩大学国际哲学中心主任马库斯·加布里尔教授等大咖应邀出席。

  

   问:在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的时代,在人工智能的时代,在互联网和区块链的时代,在公众眼里,哲学已经跌落,失去了学科之王的地位,成为一种相当边缘的学问,在这样的时代氛围和语境里,您为何发起举办首届未来哲学论坛?听说,您成立了“本有哲学院”。“本有”是您对海德格尔的一个思想词语的汉语翻译,在中国的知名度不如“此在”(或者“亲在”),如何翻译也有很大的争议,为什么您用这个怪词命名这个新的哲学院?创立“本有哲学院”和未来哲学论坛的使命是什么?未来会什么样的活动方式?

  

   孙周兴:今年夏天的时候,美国老国务卿基辛格先生发表了一篇文章,蛮有哲学味的。老先生在文中谈到新技术的诸多问题,也是忧心忡忡的,最后他呼吁:要赶紧成立一个由哲学家们组成的委员会,来讨论新技术的问题。他说,再不讨论怕是来不及了。我们也知道不久前去世的科学家霍金的预言,说人类将在百年内丧命于机器人。现代技术进入加速期,虽然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一天天过着,觉得今天跟昨天、前天没有区别。但这显然是假象,是经不过反思的。实际上技术每天都在改变世界,改变我们的生活。技术-工业-资本-商业合体,是今日世界文明的主体,今天的日常生活多半停留在资本-商业面上,对于背后支配性的力量——技术——并不关注。技术专家们被专业化得厉害,也是少有人能够跳出来综观全局,思考技术的方向和人类的未来。这时候,按基辛格的说法,就需要哲学介入了,因为哲学是一种宏大的、全局的、深度的思考。

  

   我不同意哲学被边缘化的说法,情形倒可能是,我们时代是“最哲学”的时代,因为哲学的思维方式已经深入人心,成为人类经验的普遍模式,比如我们总是自觉不自觉地论证自己的行为,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寻找理由,提供辩护。这就是哲学呀。就此而言,人人都是哲学家。所谓哲学被边缘化了,大概多半是从行业和职业的“钱途”来说的,不足为凭。实际的情况倒是,近些年来,热爱哲学者越来越多,报考哲学研究生的人数也在不断增加,社会上出现了许多民间的哲学读书会,各大学的哲学课程班也招得满满的。

  

   我这次组织“首届未来哲学论坛”,并且与浦东张江的ALTALT创新研发中心的唐春山先生合作,成立了一个公益性的民间学术机构“本有哲学院”,可以说是既必然也偶然。说是必然,是因为我主要研究尼采和海德格尔哲学,最近一些年来也研究当代艺术理论和技术哲学,这个背景使我更多地关注当今世界的人类生活以及未来走向。正如我在这次未来哲学论坛“邀请函”所写的:随着人工智能和生物技术的加速推进,人类文明进入到了一个重大的历史性变局之中,人类对未来的关切前所未有,未来之思已成当务之急。这是我最近一些来一直在关注的课题,所以有某种必然性。

  

   说是偶然,是因为这件事起于与唐春山先生的一次聊天,春山是我的老朋友,我们合作了好几件事,玩得很开心,大概今年五六月的一个晚上,我们在我家里一起喝酒,谈到技术的最新进展,特别是生物工程和人工智能的一些情况,就说到了他正在筹备的张江ATLATL创新研发中心,他建议我在其中帮他做点哲学和艺术,首先成立一个哲学机构。我说好呀,事就成了。所以这事也算是一件偶发事件。春山是生物技术方面的专家,是一位有理想和有情怀的企业家,思考的格局很大,他这个研发中心的国际性和高端性也让我期待。

  

   至于新成立的“本有哲学院”,我也得做个解释。“本有”是我在翻译海德格尔后期代表作《哲学论稿(从本有而来)》一书时形成的一个新创译名,一个新创汉词,是对海德格尔的基本词语Ereignis的翻译。这个词不无神秘,今天已经在世界上出现了极为繁多的翻译尝试,中文世界最复杂,大概有十几个不同的译名。翻译的理由且不说,我只想强调一下,我这个译名是比较合乎Ereignis的字面义的。这次跟几位同好商量哲学院的名称时,我想到了“本有”这个译名,觉得释义空间大,又有某种奇异性,所以就定了下来。这几年国际学界对海德格尔的Ereignis兴趣日增,尤其是法国当代理论在这方面的讨论最热烈。

  

   这个“本有哲学院”是民间的,也可以说是校企合作的项目,是同济大学欧洲文化研究院与ATLATL创新研发中心合作成立的。我们的重点是关于“技术与未来”这个主题的探讨。我们每年会做一次未来哲学论坛,以及平常的哲学工作坊和演讲,另外我们会组织和编辑一套“技术与未来”丛书,希望对这方面的思考做一些梳理。我们的目标是形成一个有特色的哲学研究机构,以及以人类未来思考为重心的多学科、国际化的商讨平台。

  

   问:目前比较流行的一句话叫“未来已来”,未来哲学论坛抓住“未来”这个关键词。您有一本研究尼采的书叫《未来哲学序曲》,也主编了“未来哲学丛书”“未来艺术丛书”,那么哲学如何看待未来?在未来,哲学的命运如何?

  

   孙周兴:对,前年我出版了一本关于尼采哲学的研究著作,书名为《未来哲学序曲——尼采与后形而上学》,在这本书里,我对尼采晚年的“未来哲学”命题做了比较细致的讨论。这几年我也发表了几篇以“技术与未来”为主题的文章,其中有一篇文章的标题是“未来才是哲思的准星”,这个标题就是我对当今哲学形势和任务的一个规定。我主编的《未来艺术丛书》主要收录当代艺术理论方面的译作和著作,到目前为止已经出版了8种,即出的有4种,初步准备做到30种。已经出版的8种当中,有博伊斯、基弗等欧洲当代艺术家的著作。博伊斯是当代艺术的真正开创者,所谓“当代艺术的教父”,他有一本访谈式的文字作品,叫《什么是艺术?》,我们居然一直没有把它变成中文。但中国艺术界已经谈了几十年的当代艺术!想想有些滑稽的,也是蛮可悲的。我新组织的《未来哲学丛书》,将集中在尼采、海德格尔之后的当代思想译介和研究,呈现我们时代的清醒哲思和未来关怀。世界、生命、技术、未来将是我们的“关键词”。

  

   你说的这一句“未来已来”现在已成热词。已来的当然不再是未来。所谓“未来已来”,我想主要传达了人们的一种心情,即一种对未来的焦虑和惶恐。但从哲学上说,“未来已来”也是有深义的。以前的时间观是“线性时间”观,过去-现在-未来,过去是已经消逝的现在,未来是尚未到来的现在,总之是“现在之流”。这种时间观是自然人类的时间经验模式。从尼采开始,哲学家开始破这种“线性时间”观,而开启了一种“循环时间”观,或者我所讲的“圆性时间”观。尼采的“永恒轮回”说就是其中的代表。

  

   时间不是线性流逝的,线性流逝的时间让人绝望,因为在线性时间观中,人人都是“等死者”。而在“圆形时间”观中,时间恐怕还是三维,但这三维却是循环交织的,汇聚点是“当下瞬间”,对过去的回忆与对未来的期待汇聚于“当下瞬间”,这才是我们实际承受的时间。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间》中发展了“圆性时间”观,跟尼采有所不同的是,海德格尔把“未来筹划”理解为三维圆性涌现的时间性结构的根本性的和发动性的一维。就这种“圆性时间”来说,在我们的“未来期待”中,也可以说“未来已来”。这也就表明,“未来之思”对于人来说是本质性的,因此哲学首先是“未来之思”。

  

   说到哲学的未来命运,当然是与未来人类文明的方向联系在一起的。我前面已经讲到,今天可能是“最哲学”的时代,这大概也是海德格尔的想法。我这里愿意强调的一点是,在现代技术加速推进、世界巨变、生命本质变异的未来新文明时代,哲学在新的生命规划、生活世界的重建、个体自由的维护等方面都将有大作为。

  

   问:我们的“生活世界”和尼采、胡塞尔、海德格尔的时代大不相同,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信息技术、影像技术的发展,创造了一个数据化、虚拟化的网络空间,造成虚拟现实与物理世界、比特世界和原子世界的对立,就像《黑客帝国》《盗梦空间》描述的那样,未来的人可能更多的是“数字化生存”。未来不仅仅是政治统治的时代,可能更多的是技术统治的时代,就像雨果奖获得者郝景芳小说《人之岛》描述的,一个叫“宙斯”的全球自动控制系统主宰了人类的生活,那个时候,每个人都植入脑芯,所有人的脑芯信号汇总到全球智能系统——“宙斯”,人类的脑芯信号的汇总创造了宙斯,同时宙斯又成了人类的主宰。未来的哲学如何迎接新的挑战,对新的“生活世界”做出解释?

  

   孙周兴:是的,你说得对,在过去一百多年里,人类文明和生活世界已经发生巨大的变化,这种变化是彻底的,断裂性的。过去时代的人类生活当然也在变化中,但那是自然而然的变化,不是断裂性的,可以说是自然状态下的人类文明的变动。但技术工业出现后,在马克思时代是大机器生产,在马克思之后,特别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现代技术进入快速发展时期,技术-工业-资本-商业体系形成,自然人类文明崩溃了,一种由技术工业主导的文明出现了。这里有一个最明显的标志性事件,是1945年8月6日原子弹爆炸,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十几万人化为乌有,这是从前的自然人类根本无法设想和理解的事。这个事件标志着“技术统治”时代的到来,哲学家安德尔斯称之为“绝对虚无主义时代”。我的一个说法是,从此以后,技术统治压倒了政治统治。有地质学家甚至建议,把1945年定为一个新的地质纪年即“人类世”的开始。

  

   在整个20世纪的进程中,技术工业有节奏地发展出飞机、电视、电脑(计算机网络) “三大件”,它们分别出现在20世纪的早中晚期。(思庐哲学编辑)它们对人类的时空经验、视觉经验、生命感受的改变和重塑是前所未有的。今天的和未来的哲学必须对生活世界的深度改变做出反应。说实话今天的哲学在这方面做得并不好,在此意义上可以说哲学被边缘化了。哲学生态令人气馁。尤其在我们这儿,今日大部分哲学都是哲学史研究,包括我自己的研究,多半也只是解释以前的和别人的哲学。这种学术工作当然是必要的,但如果只剩下了这种哲学,那也是大有问题的。这些年来哲学和人文科学中的“复古”倾向大盛,就更有问题了。

  

我曾经半开玩笑说:你虚构一个美好的古代和古代生活,说古人活得多么多么好,而今天我们的生活越来越不好了,越来越烂了,这是真的吗?古人活得好跟我们今人活得好不好有必然的关系吗?(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205.html
文章来源:18年未来哲学论坛会议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