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熙玉 朴龙国:中国外交和朝鲜半岛局势的双重转变

更新时间:2019-11-24 21:43:29
作者: 李熙玉   朴龙国  

  

   自2018年6月12日朝美首脑首次进行会谈后,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迈入了新的历史阶段,各相关国家均在一定程度上对地区战略和朝鲜半岛政策进行了调整。在解决未来朝鲜半岛问题上,中美关系的发展以及中国外交方向的转变成为重大变数。朝韩两国是中国的重要邻邦,所以中朝韩三国之间有着得天独厚的合作基础,三国关系的发展变化将成为未来东北亚地区的重要焦点。本文在新中美关系的背景下,分析朝鲜半岛新的局势变化,以期对中朝韩三国关系发展的趋势进行探究,寻找可以为朝鲜半岛带来和平的合作方案。

  

一、中国综合国力的极限和防御性现实主义

  

   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大力推进改革开放政策,建立了坚实的“强国”和“大国”基础。特别是在2008年美国社会综合危机(social conjuncture)发生以后,中美竞争关系也就此全面展开。中国设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发表“准北极国家宣言”等举动也是这项新战略中的一环。尤其是在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100周年,即所谓的“两个一百年”到来之际,中国一边强调“中国气派”“中国方案”“中国道路”“中国智慧”等,一边积极展开中国式外交。在这一过程中,国际政治学界也发生了类似“修昔底德陷阱”的争论。

  

   然而,尽管中国的综合国力正在逐渐增强,但以全球标准来看,中短期内中国仍然很难取代美国的基本权力(default power)。特别是中国没有采取高速增长模式,而是采取包容性增长(inclusivegrowth)战略,从而减缓了对美国的追赶速度。从根本上来说,如果不从单纯的趋势,而是通过积累量,或是不使用总量指标(gross),而是通过净指数(net index)来评价综合国力,那么中美之间的国力差距则是维持在一定范围之内的。

  

   从这一点来看,中国自2001年加入WTO后结合以主权、不介入、自决权、强国优势为中心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Westphaliasystem)和基于开放性和规则性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形成了自由的威斯特伐利亚秩序(LiberalWestphalian Order)。但是对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内部霸权的反对和对自由主义国际秩序本质的反对,中国是明确予以区分和不同应对的。

  

   同时,中国也逐渐倾向于在确保本国周边地区桥头堡的情况下,开展新的外交话题并构想中国式国际秩序。特别是像“人类命运共同体”“新型国际关系”等中国式外交话题早已正式展开。同时,朝鲜半岛局势也出现了新的变化。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国摒弃了奥巴马政府的对朝战略性忍耐政策,开始把朝鲜和朝鲜核问题放在外交政策的首位。朝鲜在进行了6次核试验之后,“事实上”也具备了核打击美国本土的能力,选择了国家战略转型。也就是朝鲜在接受朝鲜半岛完全无核化的同时,一方面积极消除中朝关系的绊脚石,一方面在朝韩关系上也达成了协议。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为了维持朝鲜半岛无核化,一方面说服朝鲜,另一方面通过各种方式说服其他相关国家。此外,自文在寅政府上台后,韩国也抛弃了朴槿惠政府一味对朝强硬施压和制裁围堵政策,选择了对朝姑息政策。在这种情况下,朝美双方历史上首次举行了首脑会谈,朝韩关系、中朝关系、中韩关系也进入了良性循环。

  

   但是,中国的朝鲜半岛政策在结构上受到中美关系的影响,在局势上受到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特别是特朗普政府在国际制裁过程中对中朝的紧密关系持否定态度,因此美国不仅没有促进“朝鲜半岛问题朝鲜半岛化”,反而让朝鲜半岛问题出现了“再次国际化”的趋势。在这个问题上,各方面临着双重课题,即如何在缓和朝鲜半岛安全局势和各方关系的同时,构建朝韩和平环境。

  

二、朝鲜半岛问题的变数:中美关系的持续与变化

  

   中国外交的首要课题是稳定中美关系。尽管中美之间存在着贸易摩擦,但两国之间依然紧密依存,双方之间重复着矛盾与合作,却始终维持着“斗而不破”的僵局。然而随着特朗普政府开始采取“美国优先主义”,强调以谈判为基础的国际秩序(deal based international order),而不是多边主义和开放政策,美国的本国中心主义得到加强,特别是美国还把中国视为“修正主义国家”,试图延缓中国崛起的速度。

  

   中国也开始灵活运用过去韬光养晦的防御性现实主义策略,将新型大国外交、周边国家外交、发展中国家外交、经济外交、主场外交相结合的外交战略运用到对美政策当中,并且提出了具有中国价值的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新型国际关系,比起一直阐述强国外交的新型大国关系,它从更广义的角度阐述了新的国际秩序。另外,面对美国的逆全球化和保护主义,中国提出了以新安全观、墨子的义利观、人文交流为基础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价值观,以弥补美国在这些方面的空白。中国巧妙地利用强制(enforcement)和同意(consent)的方式,让中国成为了部分领域的规则制定者。也就是说,中国开始加强与美国的制度竞争、话题竞争和体制竞争,希望在一定程度上矫正倾斜的国际关系,加强并推进多极化发展趋势。

  

   在此基础上,中国将自身的核心利益范围全面扩大到“主权、稳定、领土和发展”四个方面。中国在扩大对周边国家影响力的同时,至少在区域内不谋求霸权的原则基础上,灵活运用“有所作为、主动作为、积极进取”的战略。在2013年10月举行了“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以后,中国对周边地区表现出更为积极的态度,即强调“安邻、睦邻、富邻”的重要性。同时,为了寻求与周边国家的共同利益,提出了“亲、诚、惠、容”的实践理念,这意味着中国在周边地区的作用正在从“适应者”逐渐转变为“调控者”,并且中国正在试图将这些构想转变为政策。中国之所以采取这种多边主义,不仅是为了改变过去对于经济合作与安全威胁仅靠单边应对的传统方式,而且还出于战略上的考虑,即为了应对竞争对手日本扩大对东南亚的影响力以及日本的印度—太平洋战略。

  

   中美两国在合作与摩擦的过程中,都认为不应该打破当前这种局面(plate),要互相保持战略克制,并且要为两国的利益相互包容。事实上,美国也开始认识到对中国核心利益的合理性担忧(resonable concern),并试图避免受到同盟国领土纷争的牵连。中国也认为,排除美国的权力转移是不现实的,所以干脆“原封不动”地接受了美国的存在。是短期内通过对话和协商的确可以让中美关系有所缓和,但从中长期来看,双方围绕“发展权”和科技标准竞争的紧张局面必然会有所加剧。

  

三、朝鲜半岛局势的变化

  

   (一)从弃核困境到拥核困境

  

   对于朝鲜的战略变化,虽然各方还在争论当中,但主要存在两种不同的观点。其中一种观点认为,朝鲜的变化只是战术性调整。也就是说,如果朝鲜选择弃核,那么就需要克服体制变得脆弱的困境。该观点的依据如下:第一,回顾朝鲜半岛核问题的历史进程,朝鲜仍然会采取挑衅和对话兼备的双重战术;第二,随着联合国安理会的国际制裁和美国的单方面制裁,朝鲜经济上的困境正在加剧,因此朝鲜选择用对话的方式来避免经济形势的恶化;第三,朝鲜进行的有限程度内的无核化或萨拉米方式(salami)的裁军,让外界产生一种实际上朝鲜还是想成为拥核国的不信任感。

  

   另一种观点认为,朝鲜的变化是战略上的转型。因为朝鲜就算拥有了核武器,自身体制也无法得到保障。该观点的依据如下:第一,朝鲜在拥有对美国核遏制力的情况下,自己选择了战略转型;第二,朝鲜自主宣布朝鲜半岛无核化,并且对国内外公开发布该消息;第三,金正恩时代正在试图用经济业绩代替过去的遗训统治来维护政权的正当性(performance legitimacy);第四,朝鲜的配给制将要瓦解,手机保有量达到580万部,集市达到470多个,朝鲜市场化发展的局面已经无法逆转。这种谨慎的乐观态度与文在寅总统的构想大体一致。

  

   总体上,朝鲜在2017年11月29日宣布完成核武力建设,之后在朝鲜劳动党七届三次全会上提出“朝鲜劳动党的所有工作重点都将放到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上”的发展理念,这两件事可以看作是朝鲜战略转型的信号。这一系列政策的变化在中朝、朝韩、朝美首脑会谈期间,经过金正恩的口述,变得更加具体。尽管如此,在无核化过程被推迟的背景下,由于朝美间本来就存在着信任赤字,朝鲜还存在着根深蒂固的被包围意识,再加上朝鲜进一步采取措施后美国才能给出相应回应的美国式霸权逻辑等原因,导致“口头对口头,行动对行动”的一揽子解决办法无法实现。

  

   另外,朝美之间在核问题上还有一些争论。首先是围绕解决朝核问题(如核物质、核设施、核武器、核能力等)的矛盾。朝鲜认为自己被要求彻底改变核能力(不可逆转的措施),但美国却只肯做出像中断韩美联合军事演习这样一般程度的让步(可逆措施)。同时,美国也因为以往朝鲜每到协商关键期总会做出破坏局面的背信举动,所以坚决维持对朝制裁。不过,随着朝美首脑会谈的推进和韩国的介入,美国提升了对朝鲜半岛无核化概念、朝鲜无核化措施以及朝鲜体制安全保障的理解,并且正在尝试转变对朝鲜的现实认识。

  

   (二)朝韩关系的大转变

  

   2018年举行的三次朝韩首脑会谈可以说是历史性的事件。实际上在朝鲜改变核战略后,朝鲜半岛也开启了新的和平之路。朝韩间一些军事互信措施已经付诸实施,朝鲜半岛紧张局势得到了缓解。一方面,朝鲜试图通过改革开放来确保体制正当性的意图越来越明显;而另一方面,文在寅政府也想强化朝韩对话机制,防止朝鲜半岛问题再次成为国际问题。特别是2018年9月19日的《平壤宣言》,它的宣布是朝韩交流、军事互信措施以及朝鲜半岛无核化进展的重大分水岭。《平壤宣言》的具体成果如下:

  

   第一,把《板门店宣言军事领域履行协议》视作平壤共同宣言的附属协议,表达了彻底履行协议的意志,进而实现“朝鲜半岛无战争”的目标。朝韩首次通过控制军事力量的方式,达成了防止偶发性冲突、构筑军事互信的实践方案,建立了朝鲜半岛的常规军事秩序。值得注意的是,朝韩首先着手于缓和军事上的紧张局势,为终战宣言和无核化的推进以及实现半岛永久和平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第二,双方决定在《板门店宣言》履行成果的基础上,持续扩大和发展双边关系,尽快让朝鲜半岛正式进入和平发展、共创繁荣的阶段。其中包括民族经济的均衡发展、离散家属问题的解决、朝韩交流合作的推进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177.html
文章来源:《东疆学刊》2019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