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顾钰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信研究

更新时间:2019-11-17 21:21:03
作者: 顾钰民 (进入专栏)  

  

   摘要: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信具体建立在以下三方面的基础上,一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历史发展和选择的自信,即立足于对中国历史和国情的深刻认识;二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的自信,即立足于对当代中国发展的科学认识;三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理论的自信,即立足于对道路和理论的整体认识。这三方面自信,在逻辑上必然得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自信。

  

   关键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制度自信;历史认识;实践认识;理论认识

  

   中共十八大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就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根本政治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以及基层群众自治制度以及基层群众自治等基本政治制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以及建立在这些制度基础上的经济体制、政治体制、文化体制、社会体制等各项具体制度。”[1](P125)坚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信,不是一句空话,也不是一种口号,它具有深厚的历史基础、坚实的实践基础、完整的道路和理论基础。对这三大基础的深入研究,实际上是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信奠定了基础。


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信起于对中国历史选择的自信


   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信首先关系到对中国选择社会主义制度的历史选择是否具有自信。中国共产党在90多年发展历程中,作出了三次历史性选择:制度选择、体制选择、模式选择。这三次选择使中国人民在革命、建设、改革的伟大征途上实现了三次历史性转变。制度选择:中国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使中国社会制度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到民族独立、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新制度的历史性转变;体制选择:改革开放的第二次革命是中国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到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从封闭半封闭到全方位开放体制的历史性转变。模式选择:发展观念的转变使中国从粗放型的、以数量为导向的发展模式到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模式的转变。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这就是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信历史选择的依据。没有对中国发展历史选择的自信,不可能真正确立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自信。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国发展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选择。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的历史发展进程,最终落实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选择。

  

   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进行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从制度的角度看,也是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历史过程,这一过程可以分为不可分割的三个历史阶段。第一阶段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进行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为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奠定了政治条件;第二阶段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进行的社会主义建设,为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提供了基本经验;第三阶段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进行的改革开放,为最终确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奠定了最重要的实践基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作出的历史选择。正如中共十八大报告指出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党和人民九十多年奋斗、创造、积累的根本成就,必须倍加珍惜、始终坚持、不断发展。”[1](P12)这里所讲到的党和人民九十多年奋斗、创造、积累的根本成就,必须倍加珍惜、始终坚持、不断发展,就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历史选择的充分自信。

  

   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进行推翻“三座大山”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制度,要回答这一选择是否正确,实际上是回答为什么只有社会主义制度才能救中国,才能发展中国。中国之所以在近代历史发展中全面落后于西方国家,根本的原因是中国的社会制度落后。不解决中国的社会制度问题,就不可能实现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就不可能实现国家富强和人民富裕。这是中国的许多仁人志士寻求各种思想和途径都没有取得成功的根本原因。推翻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制度,建立社会主义新制度是中国革命的必然选择。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为中国在新的制度条件下实现发展奠定了基础。但是,由于社会主义制度还在建立之初,这一制度的具体形态是什么?怎样使这一制度既遵循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又符合中国的实际,我们当时的认识还比较粗浅。没有从中国的具体国情和实际出发,教条式的、抽象、简单地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这一阶段实践中选择社会主义制度过程中的主要失误和教训。建立怎样的社会主义制度,并没有现成的答案,也没有可以照搬的模式。符合自己国情的制度只能在实践中不断探索。目标是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开创性地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正如邓小平在党的十二次代表大会开幕词中指出:“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走自己的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就是我们总结长期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1](P12)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进行改革开放的历史阶段中,纠正了过去的失误,吸取了以往的教训,把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从中国实际出发作为实践的基本原则,作出了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历史性选择。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法律、经济制度,以及建立在这些制度基础上的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等各项具体制度是在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发展历史过程中逐步建立起来的。中国社会主义发展的历史告诉我们,新中国的建立,并不能自然而然解决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各种问题,实现发展的目标,还需要有具体的制度、体制保障。世界上没有抽象的社会主义制度,现实中的社会主义制度都是具体的,都是与各国的具体国情相联系的,各国的国情是具体的、各不相同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也不是抽象的,在不同的国情下有不同的表现形式,统一的基本原理会通过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在不同的国家,具体内容也可以不一样。进一步落实到体制层面,更是具有丰富性、多样性,世界上相同社会制度的国家,其体制也不可能是相同的,每一个国家都有与自己国情相联系的经济、政治、社会体制,这是普遍规律。

  

   以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为指导不是口号,必须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中得到体现,具体体现为三个坚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三个有利于”、坚持社会主义本质。这是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在中国的具体化、本土化。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不是抽象的,在不同的国家具体的内容也不相同,这构成了马克思主义的国别特征。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运用,具体是以中国的国情和实际为结合点,也就是从中国的历史事实出发。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突出的是中国的实际,体现的是中国特征。半殖民地、半封建、经济文化极其落后是历史发展中的中国实际,在这一基础上建立的只能是需要完成过渡的、分两步走的社会主义社会。这是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国情和实际相结合的历史选择。实践证明这一选择是马克思主义的、符合中国实际的、科学的选择。但是,中国的发展并不是一次选择就一劳永逸,历史在发展,时代在变化,国情和实际也在不断变化,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国情和实际相结合的具体形式也必须不断变化,这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发展的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的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统社会主义制度经过几十年发展的基础上,我们以新的理念为指导,对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又作出了新的选择,即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选择。这同样以不成熟、不完善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实际为出发点,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改革开放的实践发展说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基本框架虽然和传统社会主义的特征有了很大的不同,这样的选择是中国特有的。是对传统社会主义的超越和发展,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制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科学性不需要某个人来认可,也不需要通过所谓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论证才是合法的,它是由中国发展的实践来经验的,由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发展和变化来证实的,是由历史的发展来确认的。只有在这个意义上,才能说这是中国发展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选择。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自信,就是对发展历史和选择的自信,这种自信使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自信具有更加深厚的基础。我们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选择没有理由不充满自信。


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信基于对中国发展实践的自信


   制度是决定一国社会性质的具体标志,也是决定一国经济社会发展效率的重要因素。前者从制度的价值选择上研究其自信的科学性质,后者从国情和生产力发展的实践研究其自信的实际内容。对制度的自信是这两方面自信的综合。而这两方面自信都建立在实践基础上。对在一定制度下经济社会发展实践的判断,实际上是对制度的检验。所以,制度自信不是凭空产生的,根本的是基于这一制度下的实践判断。实践是检验制度是否具有科学性的根本标准,也是检验这一制度的存在是否具有效率的根本依据。如果实践证明这一制度不能坚持社会主义的性质,也不能高效率地推动经济社会的发展,那么,这一制度就一定不是科学的制度,也不可能坚定对这一制度的自信。坚持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自信,必须坚持实践检验的标准,这是最根本的,其他的标准都不能作为判断的依据。

  

   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自信,要实现方法上的转变。在今天世界范围存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大基本制度的条件下,这两种制度客观上存在着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下,两种制度的竞争关系是客观的,合作关系也是客观的,这就是我们面对的复杂的世界关系。不同的国家选择不同的社会制度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各国对不同制度的选择,最终是各国人民自己的选择,别人无权对一国人民的选择妄加指责。至于对制度的选择是否科学、有效、正确,历史的发展会作出公正的结论。这应该成为今天世界对各国制度选择作出判断的基本依据和标准。

  

所以,对制度的判断标准在观念上要摆脱传统的思维方式,不能用大批判的方式来确立对我们制度选择的自信。即我们不能只是通过说别人的制度不好来证明自己的制度是好的,这种以大批判的方式是难以达到目的的,而且这样的方法越来越显得苍白无力,越来越会被边缘化,越来越会失去话语权。应该把重点转向在我们自己的制度下把事情做好,通过把自己的事情做得更好,来证明我们制度的优越性和具有的优势,来证明我们的制度比别人的制度更好。尽量不要说别人不好,而是要把立足点放在把自己的事情做得更好。这样证明自己是好的制度最有说服力。如果认为别国的制度不好,你的权力是不选择这一不符合国情的制度,这是你的选择,别人不能干涉。我们的制度是我们自己的选择、中国共产党的选择、人民的选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062.html
文章来源:《兰州学刊》2016.1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