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明明:欧洲去一体化:理论逻辑与现实发展

更新时间:2019-11-17 09:02:01
作者: 李明明  

   内容提要:欧洲去一体化是当前欧盟研究的一个热点话题。英国脱欧使去一体化从想象成为现实。本文在区分欧洲去一体化在垂直层面和水平层面发展的概念基础上,分析了当前欧洲去一体化问题的现状和本质。通过考察现有关于欧洲去一体化问题的理论逻辑可以发现,目前学界偏重于对垂直层面的欧洲去一体化问题的理解,而未能真正为当前实际发生的水平层面的去一体化现象提供解释。根据“欧洲议题的政治化”概念及其研究,本文指出在欧盟危机的冲击下,欧洲议题的政治化可能导致欧洲去一体化的结果。欧洲议题在欧洲国家中被政治化的程度越严重,去一体化的风险也就越大。因此,欧盟主流精英不能放任欧洲议题在成员国国内被过度政治化。

   关 键 词:欧洲去一体化  欧盟危机  欧洲议题的政治化  欧洲一体化理论  英国脱欧

  

   自2009年以来,欧盟先后经历了主权债务危机、移民危机、英国脱欧等一系列危机事件。随着欧盟危机的持续爆发,“欧洲去一体化”(European Disintegration)作为一个新概念不仅经常成为欧洲媒体的标题语,而且进入了一体化研究的重要议程。2012年10月,《民主》出了一期名为“欧洲去一体化?”的特刊。编者邀请一些欧洲专家和官员就欧盟危机的起源、发展和前景撰写了多篇评论。其中一位作者伊文·克里斯托弗指出,欧盟的“去一体化”已经不是恐怖故事,而是“一个清晰和就在眼前的危险”。“一旦我们承认‘去一体化’是一个可考虑的选项,那么领会‘联盟崩溃’的含义就变得很重要。”①

   虽然预料中的“希腊退出欧元区”(Grexit)并没有发生,但是2016年6月的英国脱欧公投则实实在在给了欧盟一记重击。在英国举行脱欧公投前后,一种流行的观点认为,作为欧盟连续危机的一部分,英国脱欧在欧盟将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导致“欧洲去一体化”的结果——可能是欧盟的解体。2016年6月11日脱欧公投前夕,BBC报道瑞典外长瓦尔斯特伦警告英国若脱欧将导致欧盟解体,“一旦英国成功脱离欧盟,很多欧盟成员国可能都会选择举行公投,或至少向布鲁塞尔提出特别要求。”②而在公投结果出来之后,金融大鳄索罗斯也撰文指出,“实事求是地说,这(脱欧)让欧盟解体不可逆转。”③英国脱欧使得去一体化在欧洲从想象变为现实。欧盟难以预测的前景助长了悲观情绪,而欧盟各国的疑欧派则为之振奋,势力大涨。在2017年荷兰、法国和德国等国的大选中,极端政党纷纷抨击欧盟,号称要效仿英国,也在本国推动一次脱欧公投,欧盟一度似乎走上了可能解体的道路。然而脱欧公投一年多之后,随着极端政党如荷兰自由党和法国国民阵线在大选中陆续失败,欧盟主流政党暂时遏制了去一体化的趋势,此前普遍担忧的消极情况并没有出现,唯有英国脱欧已成定局,英欧双方在复杂艰难的脱欧谈判中相互博弈,必须重新议定未来英国和欧盟的关系。由于欧洲一体化历史上从未出现过一个正式成员国离开共同体的先例,无论对英国还是欧盟来说,脱欧事件的意义都是不同寻常的。

   传统的欧洲一体化理论主要集中于欧洲一体化如何发展,几乎未对它的相反趋势——去一体化进行过深入探讨。可是由于欧盟持续危机的出现和英国即将实际脱欧,如何分析和解释欧洲去一体化问题成为从事欧洲研究的学者必须重视的任务。结合相关研究和欧盟的现实情况,本文将集中于三个方面的论述:第一,从概念上界定欧洲去一体化的发展现状。根据“垂直”和“水平”两个一体化发展的维度,本文拟区分“垂直去一体化”和“水平去一体化”的概念,并以此对欧盟的现实发展进行界定。第二,根据以往欧洲一体化的理论研究和当前学者在此基础上提出的理论逻辑,检验这些理论研究的解释力。第三,以“欧洲议题的政治化”作为主要解释变量,分析欧盟内已经实际发生的“水平去一体化”的原因。第四,以英国脱欧公投和2017年荷兰、法国、德国等欧盟国家国内政治中的某些去一体化倾向为例,论述和剖析欧洲去一体化的实际进程。

  

   一、欧洲“垂直去一体化”与“水平去一体化”

  

   在当前关于欧洲去一体化的研究中,有几位学者对此给出了重要定义。道格拉斯·韦伯指出,欧洲去一体化是一种以下方面的衰落过程:(1)欧盟采取和实施的一系列共同或相关联的政策;(2)欧盟成员国的数量;(3)欧盟机构制定和履行决策的正常(指源于条约的)和实际能力(如果有必要违背个别成员国意愿的话)。④这个定义主要从制度和地域层面界定了欧洲去一体化。亨里克·斯切尔和安内格雷特·埃普勒认为,去一体化的原义是指一种失去凝聚力或力量,或者从整体上成为碎片的过程,而从社会意义上讲则是“一体化的侵蚀过程”或“社会联系的弱化、社会组织退化和失序、社会碎片化”进程。因此,他们把欧洲去一体化界定为:由欧洲多层体系内部或外部的个别或集团行为体提出的侵蚀性进程,它从法律、经济、地域、社会文化或合法性层面降低了当前的一体化水平。这一界定把去一体化分为制度、地域、经济和社会文化四个层面。⑤

   以上定义虽然较为详尽,但是从理论上缺少分析的可操作性。笔者认为,欧洲去一体化并没有一个固定的坐标,它是一种和当前欧洲一体化发展相逆的趋势。提到欧洲一体化的发展,我们谈得比较多的是它的“深化”(deepening)和“扩展”(widening)。前者主要是指欧洲层面一体化水平的加深,即更多原本属于成员国的职能被转移到欧盟层面,通常所说的是一体化从低级政治(经济技术层面)到高级政治(政治和防务等)不断深化的发展过程。而后者狭义上是指欧盟的扩大,即成员国的增加,广义上可以理解为欧洲化(欧盟治理体系对欧洲国家的冲击)在地理上的扩展,例如欧元区的扩大。即便是非欧盟成员国也可以和欧盟建立某种程度的一体化关系,如被看作是半成员国的挪威、瑞士,还有和欧盟建立关税同盟的土耳其等。从深化和扩展这两个层面,我们可以发现欧洲一体化存在“垂直”和“水平”两个发展层面。按照相反的发展趋势,我们认为欧洲去一体化也可以分为相对应的“垂直的去一体化”(vertical disintegration)与“水平的去一体化”(horizontal disintegration)两种情形。本文把“垂直的去一体化”定义为一体化水平在欧洲层面的倒退,它起初是欧盟的某些职能退回给成员国,最严重的是欧盟制度的崩溃,即欧洲重新退回到以前的民族国家体系。“水平的去一体化”则是就成员国和欧盟的关系而言的,指成员国降低和欧盟的一体化水平的过程。对特定国家来说,起初指该国退出欧盟的某个或某些政策合作领域,最严重的指成员国放弃成员资格、退出欧盟的脱欧现象。对整个欧盟来说,最极端的情况是一定数量的成员国退出联盟,直至欧盟完全分裂。

   在欧盟条约中,我们可以发现这两种去一体化的某些表述。经《里斯本条约》修订的《欧洲联盟条约》第48条第2款规定:“任何成员国政府、欧洲议会或委员会均可向理事会提交修订两部条约的提案。此类提案特别可以用于增加或减少两部条约赋予联盟的权能。”⑥在这里,“减少两部条约赋予联盟的权能”就是去一体化在垂直维度上的表述。不过欧盟没有规定任何关于欧盟解体的条款,即使欧洲媒体和政治家存在此类担忧。经《里斯本条约》修订的《欧洲联盟条约》第50条第1款和第2款规定:“1.任何成员国均可根据其本国宪法的要求决定退出欧盟。2.决定退出联盟的成员国应将此意向通知欧洲理事会。根据欧洲理事会提供的指导方针,联盟在考虑到该国与联盟未来关系框架的基础上与该国谈判并缔结协议,就其退出问题做出安排。”⑦很明显,第50条包含水平维度的去一体化的重要表述,它规定了成员国退出欧盟的程序。当然,退出的成员国可能还和欧盟保持一定的一体化关系。

   那么在传统的欧洲研究中,是否存在关于欧洲去一体化的概念及其表述呢?新功能主义提出的“倒溢”(spill-back)是最接近去一体化的概念。1970年林德博格和沙因戈德提出,“倒溢”是一体化发展进程中的一种可能,指一体化部门的范围或制度能力的缩减。⑧施密特也提出,倒溢是一体化在权威和层次上的倒退,也许会返回到一体化开始前的状态。⑨倒溢从概念上看主要强调垂直层面的去一体化问题。此外,近十多年来流行的疑欧主义研究中也存在关于去一体化概念的表述。疑欧主义常常被看作是对欧洲一体化或欧盟的有限或完全反对(opposition)。⑩按照反对的程度,尼克·斯特认为,温和的疑欧主义指阻止欧洲一体化进程进一步深入扩展。更严厉一点的修正主义的立场则认为欧盟已经走得太远,应该重新回到更为低级的状态,通常是马约之前的阶段。最极端的疑欧主义包括对欧盟成员资格的彻底拒绝,如退出欧盟。(11)保罗·塔戈特和阿莱克斯·斯科泽比亚克区分了“强硬疑欧主义”(hard Euroscepticism)和“柔性疑欧主义”(soft Euroscepticism),将柔性疑欧主义定义为出于利益考虑对欧盟或欧洲一体化的偶尔反对,“强硬疑欧主义”则被界定为对欧洲政治和经济一体化整体计划的彻底拒绝,对成员国来说就是要求退出欧盟。(12)

   笔者认为,绕开以上对疑欧主义的各种复杂界定,仅仅从疑欧主义作为一个反对欧洲一体化的概念来看,它可以被区分为“抵制欧洲一体化”(resistance to European integration)和要求“欧洲去一体化”两种不同程度的反对立场。前者指反对一体化的进一步发展,后者包括尼克·斯特所说的修正主义和极端疑欧主义,也包括塔戈特等所谓的强硬疑欧主义立场。但是他们关于疑欧主义的概念并没有区分“欧洲去一体化”在垂直和水平这两个层面的差异。

   从欧洲一体化的历程来看,2009年欧债危机之前的欧洲一体化无论在垂直还是水平层面都处于往前发展的阶段。即便在20世纪70和80年代,一体化也仅仅在整体上处于相对停滞状态,没有发生倒溢或退步的现象,相反还吸收了新的成员国加盟。按照阿曼丁·克莱斯皮和尼古拉斯·维索尔伦的观点,对于2009年前反对欧洲一体化的各种运动,与其用疑欧主义的概念,还不如用“抵制欧洲一体化”来界定更为恰当。(13)然而2009年欧债危机爆发以来,“去一体化”作为一个政策选项开始进入欧洲国家的政治议程。虽然有一些疑欧派希望欧盟退到马约前的状态,欧元区解散甚至欧盟彻底解体,但是欧洲层面的垂直去一体化并没有发生,相反欧盟进一步加强了职能,一体化水平在局部领域如共同财政政策、共同防务政策等方面还有一定的提升趋势。2016年6月,英国通过全民公投决定脱欧,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有成员国以退出联盟的激进方式来解决其与欧盟的关系问题,欧洲去一体化从想象变为事实。当前困扰欧盟的欧洲去一体化现象主要在于英国脱欧和其他成员国内某些试图模仿英国进行脱欧公投、要求退出欧元区或与欧盟重新谈判的极端政治主张。按照本文的定义,这些都属于水平层面的欧洲去一体化问题,重点是成员国与欧盟之间的关系。解释这些现象的产生及其结果,不仅需要研究欧洲层面因素的影响,更要从成员国的国内政治因素中寻找答案。

   所以当前的欧洲去一体化主要发生在水平层面,即把降低特定国家与欧盟的一体化关系作为解决危机的政策选项提出来。根据对现实发展的考察,欧洲去一体化首先是从一体化的“水平层面”出现的,需要我们从理论角度对此做出解释。

  

   二、垂直层面的欧洲去一体化的理论逻辑

  

扬·杰隆卡在其著作《欧盟注定劫数难逃?》中提出,“问题在于,关于欧盟的兴起欧盟专家写了很多,但关于它可能的衰落则几乎没有写。我们有很多关于欧洲一体化的理论,但实际上没有一个是关于欧洲去一体化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053.html
文章来源:《外交评论》2018年第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