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潘英丽:数字货币是缓解还是加剧货币的内在矛盾

更新时间:2019-11-15 22:11:21
作者: 潘英丽 (进入专栏)  
包括隐性债务的负担也低于大都数发达国家。相比较而言,日本政府债务高达GDP的238%。我们以FDI这种最昂贵方式利用外资,外商在华投资收益率以往都在15%~20%。中央政府本可以3%~4%的利息成本通过发债利用外资,我们却很少去做。其次,我们的企业和金融机构大都还不具有强劲的国际竞争力,不少境外投资亏多盈少,像华为这样的企业更是屈指可数。这是我们的两个显著软肋。但中国的强项在于,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我们可以解决美国政府与跨国企业之间的利益冲突。国家资本可以财务投资方式参与本国金融机构和企业,国有股份可搭民营经济有效率的体制机制的便车。但是混合所有制改革,以及金融机构和企业培育全球竞争力则无法一蹴而就。

  

   欧元的问题在于:一是欧洲(包括日本)仍依赖与美国的安保同盟关系,更无力将军力延伸到欧洲以外地区,因此欧元(包括日元)无法争夺美元的国际份额。其他地区的货币不可能与美元松绑,然后盯住需要美国保护的欧洲或日本的货币。二是欧元缺乏欧洲统一财政的支持。欧元区各国财政并不统一,除德国外,财政稳健的国家并不多。因此,就目前而言,欧洲没有安全性、流动性良好的统一国债市场,没有充当各国央行储备资产的安全资产。如果欧洲在财政和军力一体化方面不能走得更远,欧元将存在很大的内部分裂的可能。

  

拐杖:数字货币助力人民币国际化的可能性

  

   如前所述,美元、欧元和推进国际化的人民币都存在结构性缺陷,以致国际货币体系无法形成三足鼎立的稳定结构。那么,IMF有无可能创设一个超主权的全球数字货币?笔者目前并不看好。超主权货币需要有全球财政部提供全球公共产品,支持超主权货币,而后者达成的可能性极低。再一个核心问题是,货币作为价值贮藏功能,需要以税收支撑的国债等安全性和流动性良好的资产作为代际剩余劳动交易的载体,这是IMF这类国际组织无法满足的。由此也可以看出,在美元、欧元和人民币之间,人民币是有可能借助数字货币提升国际化程度的。

  

   首先,人民币国际化并非是要与美元竞争国际地位,而只是帮助中国减轻对美元体系的依赖,以规避其信用危机风险。目前,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中所占比重低于2%的状况,是与当前接近16%、未来将超过30%的GDP权重(参阅欧盟与法国智库BRUEGEL&CEPII研究报告的预测,2011)严重不对称的。在美元一币独大且越来越不堪承载全球储备货币重任的背景下,人民币国际化可帮助美元减压,并促进稳定的多元国际储备货币体系的形成。当然,人民币国际化还需要在维护美元稳定的前提下推进。

  

   其次,中国借助数字技术和金融科技促进人民币国际化是有可能的。国际货币的网络外部性是一种强大的惯性力量,具有边际收益递增特征。人们在经贸往来中倾向于使用大家共同使用的货币,这就是在位货币的网络外部性,也是当前美元最强大的优势,新兴货币很难替代它。数字货币的兴起对美元的国际地位是利弊参半的。Libra计划与美元、欧元、日元、英镑和新加坡元构成的货币篮子挂钩。如果原先使用美元支付结算的交易现改为使用Libra,这意味着美元地位的下降,但作为新经济增量的部分使用Libra则可以最大权重增大对美元的依存关系。

  

   而人民币充当国际储备和支付结算货币的权重极低,与其实际的经济规模及对外为贸易投资规模不符,因此,与人民币挂钩的数字货币或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的使用,不仅不会消减人民币的权重,反而会提升人民币的国际重要性。另外,中国的互联网、大数据和金融科技的发展与美国的差距,要比中国金融业与美国金融业的差距小得多,因此人民币完全有可能借网络新经济之船进入新兴市场国家的蓝海。笔者赞同邹传伟(2019)的观点,我国“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可采取联盟链的形式,由中央银行与某些特定机构共同维护分布式账本”,而这些机构可以是特定银行、特定的互联网企业和数字经济领域的领先企业。

  

   基于以上分析,本文的基本结论是:

  

   第一,数字货币是缓解还是加剧货币的内在矛盾,并不取决于数字货币或传统信用货币本身,关键在于货币主权国家或国际社会能否健全一种有效的法律和监管制度,将货币金融活动纳入有效服务实体经济发展及促进财富创造的轨道,而不是助长财富转移和贫富分化的投机或巧取豪夺。

  

   第二,数字货币如果能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拐杖,它将有助于国际货币体系形成三足鼎立的稳定结构,否则可能延缓或加快美元体系的崩溃,同时给国际货币体系带来无序和混乱。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034.html
文章来源:《探索与争鸣》2019年第1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