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少杰:传递经验的地位提升、社会作用与尖锐挑战

更新时间:2019-11-15 07:19:56
作者: 刘少杰 (进入专栏)  

   内容提要:社会生活网络化的快速发展,所引起的一个十分广泛而且非常重要的变化是经验双层化。在传统人文社会科学的研究中,特别是在被很多学者冠以“经验学科”的社会学研究中,经验通常被理解为在特定局部场所的身体经历过程。然而,在大规模网络化的条件下,一种新形式的身体不在场的网络经验——传递经验不断地广泛生成,并且成为作用、导引甚至改变局部经验或在场经验的新经验。而学术研究应当重新审视对经验的传统理解和经验在网络化条件下的深刻变化,只有这样才能相对清楚地观察和认知已经变化了的人类社会生活新经验。

   关 键 词:实践  知觉  感性经验  传递经验

  

   在社会生活大规模网络化的新形势下,人们的信息沟通、意愿表达、交流群聚等社会交往活动,发生了从局部的地方空间到广阔的网络空间的变化。在这种人们已经十分熟悉的变化中,形成了一种依靠互联网和新媒体技术快速生成、广泛传播的传递经验。传递经验是与在特定场所由身体经历所形成的地方经验或局部经验不同的新经验,它不仅是当代人类社会生活的新基础,而且还是人文社会科学特别是社会学开展学术研究的新基础。明确认识传递经验与局部经验的不同特点和地位作用,已经成为政府行政、市场运行和学术研究都不可忽视的重要课题。

  

   从感性经验到传递经验

  

   经验是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不断被提起并经一再重新思考的基本概念,最简单的原因就在于,经验不仅是人文社会科学的研究对象,而且它还是不断发展变化的社会生活过程。经验作为人类共处其中的社会生活过程,学界本应对之有明确的共识,但事实上对经验的界定与解释却见解不一、众说纷纭。对经验产生多样性认识的原因,不仅在于经验活动本身的内容多样性和条件复杂性,而且还在于经验形式的多元性和易变性。

   在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对经验予以高度重视的莫过于实证社会学。实证社会学主张立足经验、观察经验、描述经验和预测经验,因此,实证社会学关于经验事实存在状况和发展变迁的研究成果,是其他学科难以比肩的。然而,尽管实证社会学把经验研究置于一个不可动摇的基础地位,但其对经验的观察与思考却存在一定的片面性,即单纯强调经验事实的客观性。孔德说:“实证研究基本上应该归结为在一切方面对存在物做系统评价,并放弃探求其最早来源和终极目的,不仅如此,而且还应该领会到,这种对现象的研究,不能成为任何绝对的东西,而应始终与我们的身体结构、我们的状况息息相关。”①孔德所说的与人们的身体结构和状况息息相关的存在物,就是从客观立场看到的社会现象,也包括被作为外在客体看待的经验过程。

   实证社会学把人类经验活动作为客观的物去看待的立场,在迪尔凯姆那里得到了最清楚的阐述。迪尔凯姆说:“凡是供我们观察的一切,凡是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一切,或确切地说,凡是要求我们观察的一切,都是物。把社会现象作为物来研究,就是把社会现象作为构成社会学研究的出发点的实物来研究。”②这里所说的“观察的一切”或社会现象,其最重要的构成就是人们的经验事实,把观察到的一切和社会现象当作物去研究,就是要坚持客观的立场与方法去研究社会事实或经验事实。

   这种把社会生活或经验事实当成物来看待的立场,受到了现象学的严厉批判。胡塞尔认为,实证社会学奉行的是一种物理主义,它同把社会生活仅仅理解为心理过程的心理主义一样,都是一种片面性。“胡塞尔经常强调下面这一点:不断改变的经验领域与呈现模式内的表象之间存在复杂的相互影响。他尤为关注经验得以构建的创造性行为/活动,及此中包含的持续的预期过程。”③简言之,胡塞尔是在主观与客观的统一中看待经验的,他认为经验是包含着主观预期的具有创造性的活动构建的。

   包含着预期的创造性的活动,相当于马克思论述的实践。马克思从实践立场出发看待人类的经验过程,他明确指出:“全部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凡是把理论引向神秘主义的神秘东西,都能在人的实践中以及对这种实践的理解中得到合理的解决。”④马克思的这个观点对于理解经验的本质也是适用的,因为经验不过是人们在社会生活中的经历,如果承认全部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那么就不可能不承认经验的本质也是实践,而实践就是主观之于客观、主体与客体相互作用的辩证统一的过程。

   马克思从实践立场出发,明确地批判了单纯客观主义的立场:“从前的一切唯物主义(包括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的主要缺点是:对对象、现实、感性,只是从客体的或者直观的形式去理解,而不是把它们当作感性的人的活动,当作实践去理解,不是从主体方面去理解。”⑤虽然马克思这句话不是直接批判实证主义社会学,但对实证主义社会学也是适用的。实证主义社会学也关注社会现实和感性存在,但他们确实像马克思所指出的那样,“只是从客体的或者直观的形式去理解”⑥。而这种单纯客观立场导致的结果是,由人们的实践过程而形成的经验事实被当成缺乏人的主体能动性的客观的物化现象。

   马克思关于把社会现象或经验事实“当作感性的人的活动,当作实践去理解”的观点,在现象学那里得到了进一步深化。胡塞尔认为,人类通过实践活动形成了多种经验,但最重要的经验是来自于原初的生活世界的感性经验。“最为重要的值得重视的世界,是早在伽利略那里就以数学的方式构成的理念存有的世界开始偷偷摸摸地取代了作为唯一实在的,通过知觉实际被给予、被经验到并能被经验到的世界,即我们的日常生活世界。”⑦日常生活世界是未分化的作为各种主题化世界或专业领域的存在基础和生成根基的世界,是一个人们以其日常的生活习惯、感性知觉、情感体验、价值信念支配其生活实践而展开的最朴素的经验世界。

   之所以把生活世界中的感性经验称之为最重要的原初经验,是因为“任何朴素的经验都是,或者说,任何带有一个素朴基底之存在意义的经验,都是感性的经验”,“如果这种经验是原初地给出的,那么我们就将它称之为知觉,而且称之为外部的知觉”。⑧把感性经验归结为知觉,一方面体现了从感性的生活世界把握原初经验的立场,另一方面也表现了对物理主义经验观和心理主义经验观的批判。不过,应当指出的是,从感性知觉的基础性和综合性来判断感性经验的本质,也表现了胡塞尔对经验的主观性的重视。

   从感性知觉出发去看待人类日常经验的生成与本质的观点,在梅洛·庞蒂那里得到了深入而系统的阐述。梅洛·庞蒂认为,感性知觉是人类认识与实践的基础和前提,各种形式的经验都是在知觉基础上生成的。“观念的确定性并没有奠定知觉的确定性,而是建立在后者的基础之上,因为是知觉的经验指导着我们从此一时刻过渡到彼一时刻,并使我们获得时间的统一性。”⑨而知觉的这种经验综合性植根于身体图式,具有内在性与外在性、主观性与客观性多重统一性的身体图式,是直接由生活实践积淀而成,又能直接支配实践行为的身心统一的实践观念。

   马克思的实践经验论、胡塞尔的生活世界经验论与梅洛·庞蒂的知觉、身体经验论,对当代社会学的经验研究产生了深刻影响。福柯在《疯狂与文明》和《临床医学的诞生》中对精神病治疗和医学话语实践经验的分析,在《规训与惩罚》中对身体规训与社会治理经验的批判;布迪厄在《实践感》和《实践与反思》中对惯习、身心图式、实践感的论述,都反映了从马克思到现象学对于经验的思想观点的影响。

   这种影响的重要性在于:一些代表当代学术潮流的学术流派,不再像直观唯物主义和实证主义那样仅从外在性和客观性去考察分析人类的经验过程,而是基于人类的实践活动,在主观与客观的辩证统一或矛盾关系中揭示经验活动的深层结构;不再简单强调人类经验活动的受动性、规定性和规律性,而是在知识、权力、场域的复杂关系中,分析人类经验过程的选择性和创造性;不再单纯强调理性规划和逻辑推论对经验活动的支配作用,而是认为经验是感性实践的结果,人们的知觉表象、情感意志、价值偏好、风俗习惯、生活信念和身心图式等感性因素,都稳定而持续地影响和规定着人们的经验活动;不再把经验形式或经验过程抽象成稳定不变的模式,而是在动态变化中历史地、发展地考察经验活动的演变趋势和转换形式。

   当代社会学经验研究的这些重要变化,在吉登斯、卡斯特等人的著述中有更加丰富的表现。吉登斯从实践出发去观察和揭示人类的经验活动,在他看来,人类的经验活动并非仅在清晰的理性逻辑支配下展开,大量的日常活动是由安全感、信任感和惯例等因素构成的只做不说的实践意识支配的。日常活动发生在特定的时间过程和空间场所之中,因此日常活动所积累的经验也就具有了时空特性。在当代影像和传真技术的支持下,人类的时空关系发生了变化,经验活动也不再仅仅展开于一维的时间进程和确定的地方空间之中,而是脱嵌于一维时间进程和确定地方空间,形成了可以超越地理边界和机械钟时间计量的可传递的经验。

   传递经验的实质是凭借信息的快速传播,对人们的心理过程产生广泛影响而形成的心理体验。经验是身体经历和心理体验的综合,身体经历是感性的物质活动,而心理体验则是精神层面的感受。由于吉登斯认为日常经验中的体验主要是在只做不说的实践意识中生成的,因此这种体验是指感性的体验。但是,因为这种体验是脱离了地方空间限制的可传递的经验,它又具备了与马克思和胡塞尔等人论述的经验所不同的特点。

   吉登斯提出的传递经验在卡斯特笔下得到了深入的论述。吉登斯是在20世纪80年代提出传递性经验概念的,而当时的信息技术对经验的传递能力,与大规模实现了网络化的时代无法相比,因此吉登斯当时对传递经验的论述也一定具有时代的局限性。与吉登斯不同,卡斯特在互联网和新媒体技术快速发展的新形势下,更加深入地论述了网络化条件下人类经验的脱域性、流动性、不确定性和无边界性,并认为这种与工业社会中的经验截然不同的新经验,是信息化、网络化时代的崭新基础,它不仅向植根于传统社会的政治行政权力提出了大量难以应对的新问题,而且更重要的是动摇了传统权力运行与存在的合法性根基。

   通过互联网和新媒体技术传播的传递经验,无论在时间速度上还是在空间广度上,都发生了压缩和扩展同时爆发的变化。在以光速计算的网络信息传播中,人们的阅读经历和知觉体验发生了转换速率加快、信息密度加大、知觉感受复杂、心理体验冲突等方面的时空压缩。而在经验发生时空压缩的同时,人们的经验还出现了大幅度的时空扩展,不仅表现为知觉和体验范围的无边界扩展,而且还表现为经验层面的双重化,及发生了空前规模的地方空间与网络空间,或线下空间与线上空间的时空分化。人类社会至此开始同时并存的两种时空生活。

   线上的网络空间是身体不在场的缺场空间,其中传递的经验主要表现为知觉表象或心理体验。与在特定场所中发生的生产经验不同,传递经验流动与网络媒体的信息传播之中,作为身体不在场的网络传递经验,主要是一种精神过程。传递经验中的精神活动,不是闭门玄思的理论抽象,而是直面现实的感性知觉。网民们以对现实生活的具体而生动的表象实现着快速而广泛的沟通,并且在信息沟通和话语交流中表达意愿,展开评价,发挥话语权力,生成了群体认同,结成了难以计数的网络群体。网络信息社会由此而有了自己特有的群体形式、权力结构和运行方式。

传递经验已经成为网络信息社会的一种存在基础,它与生产经验、科学经验和社会斗争经验共同支撑着当代社会的发展与运行。清楚地认识已经在社会生活中广泛而有力地发挥强大作用的传递经验,成为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不可回避的时代课题。2012年爆发的震撼英、德、法的底层社会狂欢和席卷全美一年之久的“占领运动”,便是传递经验的典型表现。这些看似乌合之众的群体兴奋,深刻地反映了当代社会矛盾爆发的新形式和扩展的新途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017.html
文章来源:《江海学刊》2018年 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