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少杰:传递经验的地位提升、社会作用与尖锐挑战

更新时间:2019-11-15 07:19:56
作者: 刘少杰 (进入专栏)  

  

   “亚布力事件”的经验传递

  

   中国作为一个已有网民7.72亿,网络化普及率达到55.8%的网络化大国,传递经验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与作用不可低估。近年来爆发了很多通过传递经验而串联起来的网络群体事件,例如2011年的“郭美美网上炫富事件”、同年爆发的网民大规模“围观温州动车事故事件”、2017年的网民声讨“红黄蓝虐童事件”,这些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的网络群体事件,主要是基于传递经验而爆发和扩展的。

   2018年初,中诚信集团董事长、亚布力阳光度假村董事长毛振华发布了一段网络视频,控诉“黑龙江省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非法侵害民营企业利益的作为(简称“亚布力事件”)。这是一场在很短时间内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的网络群聚事件,十分典型地展示了传递经验快速而广泛的传递特征。这里对“亚布力事件”做个简要考察,或许能更清楚地说明传递经验的生成机制和传播方式。

   2018年1月2日,拥有186050个粉丝、微博认证为西藏德传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的姜广策上传的一段视频显示:企业家毛振华站在雪地中,控诉亚布力管委会非法侵占土地、以各项检查为名干扰企业经营、未给企业政策支持等。毛振华说:“他们非法侵占我们23万平方米土地,没有和我们道一句歉,拿走我们的土地”,“我们一个正常经营的企业,动不动就有执法机构来威胁”,“亚布力有很多支持企业的政策,经过他们的手,从没有一个到过我们公司”。视频还提到,当地官商职能不清。“他们是政府,但也是个企业,他们打着政府的幌子,非法夺走我们民营企业(利益)”,“他们在这里强买强卖,强行搭配,非要(游客)到他们那里滑雪,搞什么联盟”。

   这个视频引发广泛关注,多名企业家转发。潘石屹在微博中表示,希望黑龙江省政府能调查处理,给企业一个公平公正的商业环境。他说:“毛振华是一位站在阳光下的企业家。”拥有500多亿资产的著名女企业家龙湖集团董事长吴亚军在微信朋友圈里力挺毛振华,她说:“从毛振华收购亚布力滑雪场每年我都问他,他一直在往里贴,一年差不多一个亿。……他接手时滑雪场濒临破产,政府根本不管。现在滑雪市场起来了,经营开始有了起色,一堆虎狼冲过来抢食。管委会政企不分,强行在毛振华土地上盖宾馆,开雪道,长期刁难甚至警察约谈员工威胁。他和省里沟通过多次没有任何效果。不是被逼到走投无路绝不会诉诸公众。”

   自2018年1月2日起,“亚布力事件”在网上成为引起数百万人关注的热点,截至2018年1月6日17点,仅4天时间,在百度搜索能查到的相关网帖约3680000个。可见,网络关注度非常高,特别是其传递速度极快,在全国范围内形成了广泛的传递经验,甚至还有一些身居海外的网友也发表了自己的观点。网友们的网帖表达了各种感受和评价,从网帖所表达的内容划分,大致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l)对地方政府以不正当行政手段干扰市场经济行为的批评;(2)为民营企业或私营企业的不公正遭遇而鸣不平;(3)对投资不过山海关的东北现象的忧虑。

   在新浪、搜狐、网易等各大网站发布的关于“亚布力事件”大量报道后面跟随的难以计数的网帖中,对亚布力管委会的批评是最多的。一位网络昵称为“天一生水1234”的网友直截了当地批评了亚布力管委会:

   既然请人家去,经营权就应该给人家,地方政府什么的可以占一定比例的股权,但是绝对不能再成立任何相同的企业去竞争,如果要想自己搞,那当初为什么不自己搞而请人家去呢,说明人家把知名度搞起来了,地方政府看不行了,钱让他们赚去了,心里不平衡了。就像那位仁兄说的,裁判员兼运动员是什么员?

   应当承认,这位网友的批评合情合理。亚布力管委会是政府机构,理应保护经招商引资来当地经商的民营企业,为企业经营和市场竞争创造一个公平正义的市场环境。可是,亚布力管委会却充当了外来民营企业的竞争者,利用政府权力争夺市场利益。在地方政府利用行政权力同外来企业争夺利益时,外来企业无疑会处于无法获得公平权利的劣势地位,企业效益和市场份额一定会遭到地方政府的侵吞剥夺。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有网友把对亚布力管委会的批评扩大到对东北地区地方政府的批评:

   最主要的就是东北政府一直当大爷当惯了,吃拿卡要一直以来就是他们灰色收入的主要来源,他们借着国有的名义垄断资源变成某些个人或者某些团体的私有收入,不改变这些,东北没希望。东北不缺什么政策,东北最需要的就是彻底打破政府对市场的过度干预以及政府在市场经济中的与民争利行为和思想。

   政企不分是市场经济发展的严重障碍,这一点在东北地区表现得尤为严重。政企不分是东北地区历史延续下来的现象,在政府和国有企业的关系上表现得最突出,至今仍然是限制东北经济发展的顽疾。虽然东北三省的国有企业通过产权制度改革,其比重已经大幅下降,但仍然在东北地区的国民经济中占有主导地位。记者顾阳等曾在其报道中这样评论东北地区国有企业比重问题:“传统产业占比过高,也意味着国企数量巨大。根据统计资料,辽宁省的国有经济占比超过30%,吉林省超过40%,黑龙江省超过50%,都远远高出全国平均水平。黑龙江省现有规模以上企业4113家,国有企业比重接近70%。国有经济比重过大,使得经济运行内生动力不足,结构调整艰难,这是东北三省政府官员、企业领导、专家学者的共同看法。”⑩

   国有企业的实质是政府办企业,政府手中掌握的是具有强制性的行政权力和政治权力,政府办企业实现了政治行政权力同企业经济资源的统一。在计划经济条件下,政府办的国有企业具有实现政府指令的优越性,政府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将各种资源向国有企业倾斜,不仅国有企业获得了老大独尊的政治经济地位,而且也养成了政府管企业、企业必须听命于政府的政企不分的管理模式。并且,政企不分在东北地区的长期实行,使东北地区的政府官员和企业管理者形成了难以改变的行为模式和思维模式。亚布力管委会利用行政权力干扰外来企业的市场经营,侵占民营企业的市场利益,在很大程度上是东北地区政企不分、政府管控和干预企业经营的继续。

   在广大网民的视野里,“亚布力事件”虽然是一个个别事件,但它在东北地区具有普遍的代表性,是东北现象的缩影。

   网友们议论的东北现象,是一个已经讨论了二十多年的话题。虽然中央和东北三省各级政府出台了很多政策,提供了很多支持,学术界就这一问题也进行了很多众说纷纭的讨论,但至今东北现象的困境不仅没有摆脱,而且还更加严重,并且东北现象存在的根源和症结也更加模糊。政企不分、国有企业份额过大、东北地区政府官员及企业经营者市场意识不强以及固守改革前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等,都是东北现象挥之不去的原因。但具体到“亚布力事件”,政企不分、政府干预甚至争夺市场,应该是影响市场环境、抑制市场发展的最突出因素。

   不过,因“亚布力事件”引起对东北现象的议论也不是一风吹地批评指责,为东北得到的支持不足和投入不够而造成经济社会发展滞后鸣不平的网帖也很多,一位北京的网友“商界乱评”说:

   一条京沈高铁就因为北京市车站的选址而一再推迟,也没见什么大人物出来解决问题。谁重视东北,辽西地区阜新到北京区区不到700公里,20年前火车需要16个半小时,现在两趟车,北京站发车的14个小时,北京东站发车也要10个半小时,可笑吗?不给政策不投钱,人才流失,不要一说东北就指责东北人,难道广东江浙不是靠国家政策发展起来的,没有启动资金不是国家给的吗?

   网友“商界乱评”说东北没有得到中央政策和资金支持未必属实,但他提到的修建京沈高铁长期未能完工确有其事。直到目前,东北还没有一条通往山海关内各省的高铁,从长春到北京的动车要长达6个半小时。十几年以前就有关于建设京沈高铁的消息,但京沈高铁的环保评审一直难以通过,其中反应比较强烈的是途经北京市内高铁段的沿线居民,他们认为修建高铁会对他们构成噪声和辐射的生活影响,不同意高铁在居民区通过。仅此一条就构成了高铁不出山海关的原因,似乎理由不充分。如果还有其他原因,但迟迟没有解决,也说明有关部门对推进东北地区经济社会发展重视程度不足。

   “毛振华视频”以及网民快速而广泛的反应,引起了黑龙江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立刻成立了由环境整治办公室、省政府企业投诉中心会同有关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对“亚布力事件”开展了实地调查。调查组迅速了解了事件始因及演变经过,并于2018年1月4日公布了“毛振华视频”反映问题的调查结果,公开回应了毛振华的视频控诉和广大网民的网络围观。(11)

   事情至此似乎应当告一段落,但网络的传递效应却未因为毛振华对事件的处理结果表示满意而告终,不仅有些人做出了更进一步的讨论,而且还引起了一些联动反应。在“亚布力事件”引起网络围观的同时,还有另一件事也在网上飞传:雪乡宰客。2017年12月29日,网名为“一木行”的网友在自己公众号中发表了一篇文章:《雪乡的雪再白也掩盖不掉纯黑的人心!别再去雪乡了!(良心建议)》。在这篇文章中,“一木行”陈述了自己一家人在雪乡赵家大院“被宰”的遭遇:

   2017年12月9日,网友“一木行”在网上订了雪乡赵家大院一间三人炕房,价格是每晚276元,预定两天。“一木行”在网上预订时,看到网上对赵家大院的评价不错,页面上都是好评。可是,当“一木行”一行人经哈尔滨坐大巴到达雪乡之后,情况完全出乎预料。“一木行”在网上发帖说:

   我们到达赵家旅店之后,刚办理入住没多长时间,老板突然跟我们说:“你们是订了两天的房间吧!这间房明天你们住不了了,我给你们换到后面的那排屋。”我们当时反驳道:我们定的是两晚的三炕房,为什么要给我们换房。结果招致该旅店老板蛮横无理的大爷式回答:这房间没让你们补差价就不错了,就现在,这房间我随便八百、一千都可以租出去,你们那价格是因为订的时间太早(所以太便宜了)。

   我们跟老板说:“既然我们订的时候是那个价格,那就不存在补差价。”老板说:“谁说不存在?我说存在就存在!这样吧,你们今天已经来了就让你们住一晚,明天住店的钱我退给你们,你们给我走人。”

   “一木行”在网上曝光的雪乡赵家大院的事情,本来没有太大影响,旅游景点节日期间宰客的事情对于经常上网的网民来说,早就屡见不鲜了,因此,雪乡宰客的事情一开始没有引起多大反响。但在“毛振华视频”在网上传播开后,网友们在热议“亚布力滑雪度假村遭遇地方政府不公正对待”的同时,“雪乡赵家大院宰客”的事情又不断地被提起。网友们把两件事情联系起来讨论的结论是,“白雪再白也掩盖不住东北的‘黑’”,不仅地方政府对待外来资本或民营经济不按法律办事、恣意横行,而且当地人对待外来游客也是不讲规矩、蛮横无理。这种联动,渲染了黑龙江旅游市场的问题,在更大层面引起了人们对这两件事情的关注与联想。

   还有些网友从“亚布力事件”联想到了自己所在地的一些发展和旅游问题。一位天津的网友说,天津的问题有些像东北现象。在他看来,天津本来并不比北京差,可在改革开放以后却江河日下,不仅远远地落在了北京的后面,而且原来不如天津的一些其他城市也超过了天津,产生这种现象的最重要原因还在于天津市本身。还有一些网友发帖讨论了海南、云南、山东等地的旅店、饭店和旅游公司宰客问题,并且,有很多网友陈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

总之,由“亚布力事件”引发的关于地方政府与民营企业的关系,小微民营企业的发展困难和市场环境、旅游市场的混乱,形式多样的宰客行为以及对一些地区发展滞后问题的讨论,迅速在网上形成了一股热潮,(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017.html
文章来源:《江海学刊》2018年 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