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吕厚量:罗马史学的兴衰与古罗马国家命运的关系

更新时间:2019-11-13 21:35:32
作者: 吕厚量  
去还原历史已不太可能。因此,虚构演说也变得没有意义了。因为读者和作者同样心知肚明,他们所处的时代,不再是一个可以仅靠言词去影响决策的时代。因此,修昔底德笔下气势磅礴的演说,李维作品中充满爱国主义的宣言,在本身就是一位一流演说家的塔西佗笔下,反而难得一见。

  

   到了帝国时代,跟演说术一样,史学继续发展的土壤也渐渐萎缩了。这从帝国时代其他罗马史学家的成就可以管窥一二。除了塔西佗之外,拉丁史学还有哪些代表人物呢?提比略统治时期有一个史学家叫威利乌斯,写了一部两卷本的《罗马史》。可后人又是怎么评价他的呢?人们说,没有哪个作家能在这么短的篇幅里包容下这么多的错误,就是说对他的评价是非常低的。

  

   跟塔西佗大概同时代的有一个叫苏维托尼乌斯,他写了一本《罗马十二帝王传》,这个书的质量并不是很高,记载了很多罗马元首家长里短的琐事。这个人本身也不是一流的学者,据说他写过一些色情作品。

  

   在他之后有《奥古斯都后诸恺撒传》,是由不同的拉丁作家创作的、大部分没有署名的一些传记汇编而成。跟《罗马十二帝王传》一样,这部书的质量也不是很高。但是不管质量多差,后世史学家也得凑合着用,因为现代人找不到比它更好的拉丁文史料。

  

   与此相反,在这个时期的帝国东部的希腊人、说希腊语的人中间出现了很多很著名的史学作品,比如说普鲁塔克写的《希腊罗马名人传》,就是一部影响很大的作品。再比如说狄奥·卡西乌斯写的《罗马史》,他对罗马政治制度的描述是非常独到、非常深刻的。

  

   到了帝国晚期,还有两个重要的作家,一个叫阿米安,写了一部《罗马史》。有的听众不禁要问,阿米安写的《罗马史》不是用拉丁文写的吗?也应该是拉丁史学的一部分。但是阿米安其实是帝国东部的人,是讲希腊语的人。他用拉丁语写书,等同于用外语写作,本质上还是一位希腊历史学家。到了查士丁尼时代,还有一个普罗柯比乌斯写了最后一本伟大的希腊文古典史著《查士丁尼战争史》。

  

   因此,我们不难看出,到了帝国时期,除了塔西佗之外,可以说拉丁作家作品的质量全面落后于当时帝国东部的希腊人在希腊传统下创作的作品。也就是说拉丁史学到了帝国时代虽然出现了塔西佗这样的高峰,但是总体上已经开始走向式微,逐渐淡出了知识精英的视野。

  

   史学的衰落,是不是跟国家命运没有多大关系?关系还是很大的,特别是到了公元410年之后。罗马当时已经皈依了基督教,但是公元410年出了一个重要事件,就是阿拉里克攻下了罗马城。

  

   当时基督教世界最有名的一个教父奥古斯丁听到了社会上的一些质疑:罗马过去的历史还挺辉煌的,但是为什么皈依基督教之后反而不顺了,以至于到公元410年居然罗马城被攻陷了。为了回击这种质疑,奥古斯丁亲自写了一部《上帝之城》,并且让他的弟子奥罗修斯写了一部《反异教史》,重新解释了罗马史的体系。

  

   他认为罗马的世俗历史从根上就是一部不道德的、肮脏堕落的历史,真正值得记述、真正有光彩的是一部神圣的、由上帝主导的历史。这样一来,基督教传统就将罗马史的地位进一步压低了。

  

   史学界有人评价,基督教学者们提出的这样一个历史解释体系打断了罗马民族的脊梁,让罗马人对自己的历史也不再有认同感了。

  

   到了公元476年,当罗马的末代皇帝罗慕路斯被废黜的时候,在帝国境内几乎就没有什么反响,因为大家对罗马帝国,对自己历史的认同感基本上已经消失了殆尽。这是跟拉丁史学的衰落,以及基督教历史观占据至高地位的现实是密切相关的。

  

   可见,史学的兴衰与文明本身的存亡并不是完全没有关系的。到了罗马帝国后期,当拉丁史学生存的土壤不再具备,当拉丁史学的创作成就不能得到延续的时候,国家的凝聚力和认同感也会随之出现种种问题。这可以算作是一部罗马史学兴衰史为我们提供的一点点启示吧!

  

   (本文为吕厚量副研究员在闲谈系列“罗马文明的盛衰奥秘”活动上的发言,经嘉宾本人审阅。标题为编者所加。)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977.html
文章来源:闲谈新知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