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江永:《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与中日关系的法律基础

更新时间:2019-11-13 07:45:45
作者: 刘江永  

   1945年《波茨坦公告》第八条规定:“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1943年《开罗宣言》宣布:“我三大盟国此次进行战争之目的,在于制止及惩罚日本之侵略,三国决不为自己图利,亦无拓展领土之意思。三国之宗旨在剥夺日本自从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后,在太平洋上所夺得或占领之一切岛屿;在使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一切领土,例如东北四省、台湾、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华民国;其他日本以武力或贪欲攫取之土地,亦务将日本驱逐出境。我三大盟国稔知朝鲜人民所受之奴隶待遇,决定在相当时期,使朝鲜自由与独立。”[6]

   虽然《开罗宣言》没有具体写明钓鱼岛等任何台湾的附属岛屿,但其中提及日本从中国窃占的一切领土是一种全称判断,都必须归还中国,无一例外。现有大量史料足以认定钓鱼岛在甲午战争前是中国固有领土而非“无主地”,因此无论是在中日签署《马关条约》之后还是之前,只要是日本从中国侵占的领土就都必须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归还中国。然而,在这个问题上,日本外务省一些人居然把《旧金山和约》作为依据,根本无视甚至否定《中日联合声明》和《中日和平友好条约》肯定的《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报》的相关规定。日方的这种解释有违日本政府在《中日联合声明》中有关台湾归属等原则问题上所做出的承诺。有关战后日本领土范围,只能根据1943年的《开罗宣言》和1945年的《波茨坦公告》。这是战后日本必须遵守的国际法与国内法所决定的。日本天皇1945年8月发表终战诏书表示:“朕已命帝国政府通告美、英、中、苏四国,接受其联合公告。”同年9月2日,日本政府代表签署的《日本投降书》承诺:“余等兹为天皇、日本国政府及其后继者承允忠实履行波茨坦宣言之条款……。”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日本必须把包括台湾全岛及其附属岛屿钓鱼岛列岛等所有窃取于中国的领土归还中国。

   (三)根据《日本国宪法》的规定,日本必须遵守《中日和平友好条约》

   《日本国宪法》第98条规定:日本宪法是国家最高法规,与其条规相反的法律、命令、诏敕及有关国务的其他行为的全部或一部分不具有其效力。日本国缔结的条约及确立的国际法规要诚实地遵守。既然如此,日本就必须严格遵守《中日联合声明》第八条规定坚持遵循的《波茨坦公告》和《开罗宣言》,否则便违反《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有关《中日联合声明》的各项原则均须严格遵守的规定。因此,无论是日本政府购买钓鱼岛及实行所谓“国有化”的决定,还是以《旧金山和约》为这种决定制造的法律解释,都直接违反从《波茨坦公告》到《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等一系列“日本国缔结的条约及确立的国际法规要”,进而违反了《日本国宪法》的相关规定而根本不具有效力。

   三、中国政府缘何一贯反对《旧金山和约》

   日本政府在涉及中日关系的问题上之所以反复强调《旧金山和约》的有效性,目的之一就是为日本在战后再度窃占钓鱼岛寻找法理依据。日本外务省认为,虽然日本根据《旧金山和平条约》第二条,放弃了台湾和澎湖诸岛,但“尖阁诸岛”(钓鱼岛列岛)并不包含在内。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也主张,日本领土在法律上是由《旧金山和约》确定的。针对日方的上述错误观点,必须重温一下中国政府关于《旧金山和约》的一贯立场。

   (一)中国反对美国违反“盟国一致”的对日媾和原则,特别是排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缔结《旧金山和约》

   1942年1月1日,以中美英苏等反法西斯国家签署的《联合国家宣言》规定,“每一政府各自保证与本宣言签字国政府合作,并不与敌人缔结单独停战协定或和约”。1943年10月发布的中美英苏《四国关于普遍安全的宣言》强调,在战胜敌国及处理投降等问题上采取共同行动。这一“盟国大国一致”原则就是不与法西斯轴心国单独媾和,不与战败国单独签订和约。1945年12月26日,莫斯科苏美英三国外长会议做出关于设立盟国对日委员会的决定,以及远东委员会有关日本问题的国际协议。但是,1951年美国则违反上述原则,解散了远东委员会和盟国对日委员会,拒绝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并不顾苏联等国的反对或弃权,强行通过了《旧金山和约》。这种美国政治和意识形态操控下的和约缔结过程和独断专行的做法,明显缺乏程序正义(Procedural justice)。周恩来外长强烈谴责了这种片面措施是“完全非法,完全没有道理的”。早在1950年6月28日,时任外长周恩来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宣布:“台湾属于中国的事实,永远不能改变;这不仅是历史的事实,且为开罗宣言、波茨坦宣言及日本投降后的现状所肯定。”周恩来还声明,根据《波茨坦公告》,战后对日和约的准备工作,应由在敌国投降条款上签字的国家进行。中国政府的一贯立场是,对日和约应在《联合国宣言》《波茨坦公告》《开罗宣言》等国际协定基础上缔结。

   然而,《旧金山和约》只提及日本放弃台湾、澎湖等从中国窃占的领土,却未像《波茨坦公告》《开罗宣言》那样,明确表示把这些领土归还中国。这体现了美国在冷战时期敌视中国的政策,使日本成为美国附属国,从而制造了所谓“台湾归属未定论”。正因如此,《旧金山和约》一直遭到中国的坚决反对,而且至今也未得到包括俄罗斯、朝鲜、韩国等邻国的认可。所以对这些国家来说,《旧金山和约》根本谈不上所谓“涉及日本处理二战结果方面的国际性框架”。

   1950年12月4日,周恩来外长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声明:“自1931年9月18日以来,日本帝国主义武装侵略中国,蹂躏我国广大领土,使我国人民生命财产遭受重大牺牲。中国人民经过8年英勇抗战击败了日本帝国主义,取得了抗日战争的胜利。因此对日和约的准备、拟制与签订,我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必须参加,乃属当然之事……对日和约的准备和拟定如果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参加,无论其内容与结果如何,中央人民政府一概认为是非法的,因而是无效的。”同时表示,《联合国宣言》《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等“这些由美国参加签字的国际文件,乃是共同对日和约的主要基础”。[7]90

   (二)由于没有中国的参与起草和签署,无论《旧金山和约》内容如何,中方都认为是非法的、无效的

   1951年8月15日,美英对日和约草案出台后,周恩来外长再度发表声明指出,该条约草案只规定日本放弃台湾而只字不提将其归还中国,其目的是使美国侵占中国领土台湾长期化。条约草案规定日本放弃对南威岛和西沙群岛而亦不提主权归还问题,但中国拥有这些岛屿的主权不受该条约的任何影响。周恩来在声明中反对美国根据该和约获得对琉球群岛等的托管权,并明确表示,“对日和约的准备、拟制和签订,如果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参加,无论其内容任何,中国政府一概认为是非法的,因而也是无效的。”[7](102)周恩来还表示,中国政府准备以《联合国宣言》《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等为基础,与参与对日作战的一切国家,就共同对日和约问题交换意见。1951年9月18日,《旧金山和约》签署后,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再次发表声明强调,由于该和约排除中国的参与起草和签署,“是非法的、无效的,因而是绝对不能承认的。”[7](104)

   (三)《旧金山和约》从未给日本同中国等亚洲邻国带来益处

   《旧金山和约》签署至今六十多年来,该和约从来没有给中日关系带来积极影响,反而造成甚至加剧了中日之间的结构性矛盾。冷战时期,正是由于美日两国政府不承认新中国政府,排除中国签署《旧金山和约》之后又签署了所谓“日台和约”,才导致中日邦交正常化迟迟难以实现。正是由于日本政府一些人在钓鱼岛问题上以《旧金山和约》取代《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才造成中日围绕钓鱼岛归属认知争议加深。正是由于日本右翼势力利用《旧金山和约》宣称“和约生效后日本无战犯”并支持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才引起中日关系恶化。

   《旧金山和约》也没有给日本同韩国、俄罗斯的关系带来好处,而在日俄、日韩领土问题上埋下争端的火种。美国从其冷战政策出发,为长期利用和控制日本,在《旧金山和约》中就日本与邻国之间战后领土划分问题采取暧昧态度。在日苏领土划分问题上,只表示日本放弃千岛群岛,但未说明南千岛群岛(北方四岛)是否包括在内;在日韩岛屿划分问题上,美方不再表示独岛(竹岛)属于韩国,而是回避不提。因此,可以认为,《旧金山和约》充分体现了战后美国利用东亚各国之间的矛盾主宰东亚的战略意图,但从来没有得到东亚各国的普遍赞同。

   (四)21世纪的今天,中方关于《旧金山和约》的立场始终如一

   针对日方在战后领土问题和中日关系问题上援引《旧金山和约》问题上的错误观点,2013年5月30日,时任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例行记者会上重申了当年周恩来声明的原则立场。洪磊同时指出战后中日两国必须遵守的一系列国际法文件,即中美英三国首脑发表《开罗宣言》规定日本窃取于中国之领土归还中国。《波茨坦公告》重申,《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日本天皇发表投降诏书,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无条件投降。1972年9月中日邦交正常化时签署的《中日联合声明》载明,日方将坚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条的立场。

  

   四、《旧金山和约》根本不含钓鱼岛或所谓“尖阁诸岛”

  

   日本外务省谎称,“尖阁诸岛(钓鱼岛列岛)明确被包含根据《旧金山和平条约》第三条作为南西诸岛一部分而实际上由美国行使施政权,并明确包含在通过1972年的冲绳返还其施政权归还给日本的地区之内。”[7](90)日本外务省主张,“在缔结《旧金山和约》时,尖阁诸岛(钓鱼岛列岛)作为日本的领土被保留下来了,对此作为联合国的主要成员的美国、英国、法国和中国(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都没有提出异议。”[4]

   相反,中国的《人民日报》1953年1月8日的一篇文中称,琉球群岛包括“尖阁诸岛”(钓鱼岛列岛)。“这表明中国明确承认尖阁诸岛(钓鱼岛列岛)是琉球诸岛的一部分。虽然中国不是《旧金山和约》的缔结国,但日本与当时日本所承认的中华民国(台湾)之间缔结了《日华(台)和平条约》。该条约承认,日本根据《旧金山和约》第三条放弃对台湾以及澎湖诸岛等所有权利……这意味着“尖阁诸岛”(钓鱼岛列岛)从以前一直属于日本领土这一事实被视为理所当然的前提。”[4]

   笔者认为,日方的上述观点如果不是深深的误解,就是自欺欺人的谎言。日本外务省企图通过对《旧金山和约》条文的解释,把钓鱼岛从中国的台湾地区剥离出去,划入日本境内,只能说明日方实在缺乏拥有钓鱼岛列岛主权的任何根据,这里必须澄清和说明。

   (一)《旧金山和约》内没有任何一条内容注明包括钓鱼岛列岛或所谓“尖阁诸岛”

只要仔细读一下《旧金山和约》第三条原文就可以清楚地了解日方的法律解释是何等荒谬与牵强。《旧金山和约》第三条的内容是:“日本国同意美利坚合众国向联合国提出将北纬二十九度以南的南西诸岛(包括琉球诸岛及大东诸岛)、孀妇岩以南的南方诸岛(包括小笠原群岛、西之岛及火山列岛)、“冲之鸟岛”与南鸟岛置于托管制度之下,并以美利坚合众国为唯一施政方的任何提议。在此提议提出并获得通过之前,美利坚合众国有权对包括领水在内的这些岛屿的领域及居民,行使全部或部分的行政、立法及司法权力。”[5]日方称:“尖阁诸岛(钓鱼岛列岛)明确被包含根据《旧金山和约》第三条作为南西诸岛一部分而实际上由美国行使施政权”。[4]然而,这句话应该改为:钓鱼岛没有明确被包含在《旧金山和约》第三条之内才对。因为对照上述《旧金山和约》第三条原文,任何人都找不到所谓“尖阁列岛”或钓鱼岛的记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972.html
文章来源: 《日本学刊》 2019年S1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