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暨爱民:“整合”与“引导”:国家认同的秩序逻辑

更新时间:2019-11-13 07:25:06
作者: 暨爱民  
引导我国不同民族及其成员的情绪集中到现代化国家建设与共同理想的目标上来,彰显各民族价值观念的共性与力量,调节、消解情绪中的差异和对立因素,消除民族内部或不同民族间的矛盾或冲突,加强民族地区的“文化整合”、“政策整合”和“利益整合”,[14]从而形成民族地区和谐的社会环境。

   第三,国家认同引导我国各民族提升对中华民族共同体和中华民族伟大精神的认同,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认同,加强各民族的自我认同与国家认同、中华民族认同的兼容并存与一致共生关系。

   现代中国是建立在一个多元一体的中华民族基础上的政治共同体,中华民族作为一个建构性概念,包含了我国境内各个民族,对中国的认同,也即是对中华民族及中华民族精神的认同。值得注意的是,构成中华民族的我国境内各民族,在确立国家认同的同时也并存对自我民族的认同,在认同的位序上,相较于高层次国家认同,民族认同是一种次级层次的“亚群体认同”(subgroup identity)。其实在世界各多民族国家内,都同时存在国家认同与民族认同,并呈不同的层级差异,然而,必须说明的是,多民族国家内的国家认同与民族认同,却并不是必然矛盾的关系,两者之间既有紧张冲突又共生一致,其间的关联互动对国家、社会的安全与秩序有着重大影响。

   在理论的逻辑意义上,民族认同对民族自我群体的行为具有基础动员的作用。但是,同时存在的国家认同,却又在相当程度上消解着这种民族自我群体的行为。就此而言,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之间的矛盾或冲突似乎不可避免。然而,观诸当下我国民族地区的经验事实,结果显非如此。不论如东北、西北、西南等边疆少数民族地区,还是中西部内地的少数民族地区,不同民族之间和谐相处,社会稳定,不同地区的不同民族对祖国、对中华民族的认同虽表现出一定程度的差异,但认同程度总体上都相当高。其重要原因,一方面是,民族个体因其民族群体的认同而可能对本民族的一些困境或不利产生不满甚至付诸抗争行为;但另一方面,个体对其国民身份的肯定和对国家这一上位群体的认同,却也会使他们确信本民族的诸多困境和不利将会得到合理的解决。[13]也就是,我国各民族群体对国家的认同(即上位群体的认同),使各族人民更相信党和国家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过程中,能通过政府与政治系统的有效运作,合理解决其民族所面临的困境,如各少数民族的平等地位与政治权利,整体的经济发展情状,民族文化的尊重和社会保障,各民族生活水平、生活质量的切实提高等。纵向观之,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各民族地区社会经济文化发展,成就斐然。横向比较世界其他多民族国家中民族问题的解决和民族地区的秩序状态,则更凸显了我国民族政策的成效——民族地区社会长期以来的稳定与有序,有力地说明了多民族国家治理的成功以及各民族自我认同中的国家认同路向与目标。这又进而增强了各族人民对中国共产党的认同,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的认同,以及对中华民族及其伟大精神、文化的认同,促进中华民族大团结和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建设。

   综上,在民族国家建设视角下,从政治合法性到国家认同,再到统一多民族国家的政治、社会整合以及国家认同引导作用的密切关联,可以看出,国家认同之于统一多民族国家建设所蕴含的秩序逻辑。

   而从国家认同缺乏之消极一面,更可反证国家认同之于国家建设的重要作用。那就是,如果一个国家包括其政治体系、经济体系与文化体系不能为广大国民所认同,即意味国家缺乏“秩序”的社会和心理基础——国家合法性基础缺失,国家团结和政治、社会一体化局面将会变得非常困难。国内不同民族,亦将因血系、地域、语言、文化和宗教信仰等差异和政治与经济的利益分配等问题而成为社会“分解”、“分散”的力量,国家陷入复杂的冲突、纷争之中。在这种情况下,认同多重结构中的次层级认同——如对民族、地域、宗教等的认同,有可能超越于国家认同之上,而使国家认同处于次要地位甚或被其他次层级认同所取代。一旦出现这种认同的“倒置”或“越位”,国家、社会一体的基础则可能动摇,最后导致国家、社会整体秩序的崩溃。就当下我国国家认同的现状来看,如前所言,总体上表现出令人满意的高认同度。但是,在我国边疆民族地区,却也存在强化地域认同、民族认同、宗教认同而削弱或忽视国家认同的情况。甚至有一些民族分裂势力、极端宗教势力和暴力恐怖势力,以对本民族、宗教的认同取代对国家的认同,煽动民族仇恨,试图分裂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给我国边疆地区安全、稳定和民族团结带来很大危害。因而在当下中国,加强国家认同,充分发挥国家认同的“整合”与“引导”功能,提升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凝聚力和各民族的向心力,仍是一项刻不容缓的任务。

   还须注意的是,由于国际社会中各政治单位出于自身利益考虑,一个国家的认同危机发展到一定程度也有可能引起国际社会关系的变化或消极反应,国际上一些别有用心者将趁机或明或暗地介入该国政治和社会生活或族际关系,引发国内民众关于国家一体的价值观念、心理意识的重大变化,对国家政治体系及其对政治稳定和社会治理能力怀疑,或各民族的离心力增强,导致国内政治混乱并影响到国际社会稳定和政治安全。不过,在实际的心理认同建设中,人们充满乐观,对国家认同的积极之处关注得更多,更强调国家认同的积极意义和作用,普遍能认识到国家认同是国家政治合法性的重要标示,是维护国家统一的重要心理基础,是国内民族社会稳定、团结的重要支柱,是国家政治安全、社会发展的基本条件①。此外,国家认同还加强、提升了民族国家对国际社会的责任承担,推促良好外交关系的建立,加强国家间的互信和交流,维护稳定、和谐的国际政治秩序,从而保障国家安全,促进各国社会、经济与文化发展。因此,巩固和提升国家认同,保持国家认同在多层认同结构中价值和地位优先,对我国统一的民族国家建设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①有人认为,共同的国家认同与平等的民族关系、一体性的社会联系,是多民族国家和谐稳定的基本要素。其中,组成国家的各个民族对同一国家的自觉认同是“多民族共为一体的精神保证和国家得以稳定和发展的必备条件”,“没有同一国家认同的‘多元’是没有凝聚力的,即便具有一定程度的一体性社会联系也是不自觉的,因而也是不巩固的”。参见王希恩:《多民族国家和谐稳定的具备要素及其形成》,《民族研究》,1999年第1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964.html
文章来源: 《教学与研究》, 2018,V52(9): 53-6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