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冠华:中国科技发展的回顾和几点建议

更新时间:2019-11-11 22:03:16
作者: 徐冠华  

  

   【本文根据徐冠华2019年9月12日在中国科学院“中国科技70年·道路与经验”战略与决策高层论坛上的特邀报告整理而成】

  

   中国科技伴随新中国的成长走过了艰辛、不平凡的70年。70年来,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在全国科技工作者不懈努力下,中国科技事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

  

70年科技事业的5个重要里程碑


   ——1956年,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召开全国知识分子会议,周恩来同志在会上提出了“向科学进军”的号召。这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次把知识分子问题、发展科学技术问题,作为全党必须密切关注的重大工作郑重地提了出来。这成为我国现代科技史上的第一个重要里程碑。

  

   ——1978年,邓小平同志提出“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标志着我国科技工作迎来了“科学的春天”。之后他又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提出把科学技术作为发展经济的主要动力,成为第二个重要里程碑。

  

   ——1995年,江泽民同志提出“科教兴国”战略,明确将科技发展摆在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位置,成为促进经济建设的重要动力,这是第三个重要里程碑。

  

   ——2006年,胡锦涛同志提出“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发展战略,标志着全党全社会对科技进步和创新重要性的认识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自主创新成为科技事业的旗帜,这是第四个重要里程碑。

  

   ——2012年,习近平同志明确提出“科技创新必须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意味着中国进入全面创新时代,成为第五个重要里程碑。

  

   正是有了这些科技战略的深入实施,才有了科技成果的不断涌现。“两弹一星”、载人航天与探月、“北斗”导航、载人深潜、大型客机等重大科技成果,奠定了中华民族走向繁荣富强的基础。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科技创新能力综合排名第14位,是中等收入国家中仅有的进入前30名的国家;2018年全口径科学研究与试验发展(R&D)经费支出1.97万亿元人民币,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为2.19%。作为人的生活水平和健康的重要标志,中国人口平均预期寿命从1957年的57岁增加到2018年的77岁。中国的成就令世人瞩目。

  

   我很庆幸自己能够有机会亲历并见证祖国科技事业的巨变,特别是任科技部部长以后,直接参与组织编制《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对中国科技事业有了更加宏观、全面、深刻的理解和认识,其中有6个方面是我感触最为深刻的。

  

统一了科技要与经济相结合的认识

  

   这经历了一个长期、艰苦的过程。1982年提出“面向、依靠”方针时,就引起了一些争议。在此期间,国家作出了一系列部署,建立国家高新区,制定了“火炬计划”“星火计划”“攀登计划” “863计划”和“科技攻关计划”,推进院所改革计划等,这些计划和举措的有效实施,促进了科技与经济结合的统一认识,由点及面推动了科技与经济紧密结合更好地发展。

  

   科技研发队伍逐步壮大,建成了现代科学技术体系

  

   新中国成立时,全国科学研究机构仅有30多个,科技人员不超过5万人,到2018年科技研发人员总量达到418万人,形成了其他国家罕有的学科门类齐全、人才规模庞大的现代科学技术体系。科研活动也从科研院所走向大学、走向企业、走向全社会,形成了科技发展新格局。

  

   自主创新战略和建设创新型国家的目标深入人心

  

   当前,我国经济发展面临着关键技术受制于人、高技术产业“低附加值”陷阱、扩大内需以及能源资源紧缺、生态环境恶化等问题。传统的发展模式已经难以为继,全社会对创新驱动发展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和切身的体会,这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共识。

  

   科技活动“以人为本”认识深化

  

   科技发展的重心已经从放卫星、搞亩产、做项目更多地扩展到对人的关心、对人的生存环境的关心上来,这是一个重大的转变。当前更加突出了人在科技活动中的关键地位,并把资源、环境、能源、健康等涉及人的领域作为科技发展重点优先领域,“科技发展为了人”已经深入人心。

  

   可持续发展理念确立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科技界提出了可持续发展理念,强调发挥科技作用应对人类共同的挑战(如气候变化、环境恶化、饥饿、传染病等),让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当初还默默无闻,现在这项事业已经成为全人类的共同行动

  

   政府在科技管理中的作用基本完成了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变

  

   过去,我国科技政策长期立足于计划经济体制,以项目为中心的管理体制影响深远。随着市场经济制度的逐步建立,政府职能已经从“宏观、微观一起抓”向规划制定、宏观管理、政策实施、平台建设和环境营造转变。

  

中国迈向科技强国亟待解决的几个重大问题


   我国科技发展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不少差距。到新中国成立100年时成为世界科技强国,任务依然艰巨。那么,中国在迈向世界科技强国的征途中,还面临着哪些挑战呢?

  

   世界级科学技术专家和战略科学家严重缺乏

  

   当前,我国科技发展中最突出的是人才问题。人员总量虽然庞大,但世界级科学技术专家和战略科学家严重缺乏。

  

   以美国和日本为例。美国之所以到现在这么有创新的活力,保持了多年的经济高速增长,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它从全世界网罗到最优秀的人才。美国有世界上最多的诺贝尔奖得主,据统计从20世纪初至2014年,美国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有308人,占世界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的47.5%。日本21世纪以来18年间有18人获诺贝尔科学奖,平均每年1人,21世纪获奖人数仅次于美国,世界排名第二位。

  

   美国是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最多的国家,同时也是原始创新能力、新兴产业发展能力最强的国家,几乎主导了近代从信息、网络、空间、生物、新能源、纳米材料等新兴技术产业的发展。多名获得诺贝尔科学奖的日本科学家都对应着一个高技术产业。日本在诺贝尔物理学奖和化学奖占了很高的比例,同时日本的半导体芯片技术包括硅晶圆、合成半导体晶圆、光刻胶、靶材料、封装材料等14种材料上均占50%及以上的市场份额,在全球范围内长期保持着绝对优势。

  

   可见,顶尖人才带动的基础研究对技术创新有显著的溢出效应。尖子人才往往决定着一个研究机构、一支研究队伍的水平和实力。一个国家的人才和知识的储备像一座金字塔,顶尖人才位于金字塔的顶端——顶尖人才越多,塔基和塔身一定越宽厚。巨大金字塔的塔基支撑了不同高度的不同层次人才,这正是支撑一个国家科技和经济发展的能力和潜力所在。

  

   中国诺贝尔科学奖的缺乏也正是映射了中国原始创新能力薄弱,各个层次尖子人才不足的现状。我一直相信,中国GDP赶上世界最发达国家是顺理成章之事,但中国要在国家综合实力、产业竞争力等方面赶上发达国家,没有强大的原始创新能力,没有一批世界级的科技创新人才队伍,是几无可能的。这也是我的忧虑所在。

  

   科技和经济结合不通畅 市场化环境仍是突出的薄弱环节

  

   创新过程是一个科技与经济结合的过程,不仅包括研究开发的创新,也包括产品的设计创新、制造创新、管理创新以及市场模式、市场开拓创新,所有这些环节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产品技术创新链。

  

   在创新过程中,主要面临两大不确定性:1. 技术突破的不确定性;2. 市场多元化需求的不确定性。

  

   这两种不确定性就决定了往往有多种的创新方案。技术突破的不确定性决定了当从事一项研究的时候,可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做出想要的结果,甚至根本不知道能不能做出结果。

  

   那么,既然面临这两种不确定性,科技与经济发展的结合如何实现呢?国内外的成功实践证明,市场机制是经济与社会系统配置资源的一种有效的制度安排,市场同样是科技与经济之间结合的桥梁和纽带。

  

   因此,政府在创新的过程中要建立起健康的市场机制,建立起鼓励创新的环境氛围。这方面其实我们面临着很多现实的具体问题,比如,为什么大量社会资源进入股票市场、房地产市场?重要的原因之一是投资者缺乏有品牌的、可以信任的技术无形资产评估机构,以助其投资于科技企业。为什么中小企业缺乏创新积极性?重要的原因是缺乏社会化的研发服务平台和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监督机制。这些都是需要市场化的环境来解决的。没有创新服务业的支撑,大量的企业得不到社会化科技服务,科技和经济结合就是一句空话。

  

   为什么科技服务业缺失的情况如此严重?那是因为长期以来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国有科研院所直接将其研究成果转给国有企业;科技与经济如何结合,中间需要什么样的机制和机构,是薄弱环节,甚至是空白。况且创新服务业是高智力行业,经验缺乏、人才短缺、成长周期很长,没有国家政策的支持很难成功。

  

   科学精神缺乏,自信心不足

  

自主创新的信心不足,是带有一定普遍性的问题。中国百年封闭落后的局面,一旦开放,乍一看到眼花缭乱的技术和五光十色的产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952.html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院院刊》2019年第10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