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晓德:“雷纳尔之问”与美洲“发现”及其后果之争

更新时间:2019-11-11 07:26:07
作者: 王晓德  
不利于欧洲人对美洲的正确认识。美洲负面形象在欧洲人脑海中的确立,雷纳尔显然难辞其咎。尽管雷纳尔不是一个固执己见之人,但他对美洲的负面看法从来不会在根本上得到改变,这是由他潜意识中的“欧洲中心主义”决定的,无论他对这部著述进行过多少次修订,欧“优”美“劣”的思想贯穿全书始终。然而,美国革命的爆发与成功对雷纳尔的美洲观触动比较大,他不得不对此前的观点进行深刻反思。雷纳尔最初是想通过把美洲描述为“一塌糊涂”,借以抨击欧洲专制制度和殖民主义给这个大陆带来的“罪恶”与“不幸”,但英属北美十三个殖民地争取独立运动的爆发与成功却让他陷入困惑。这场革命赋予原来被视为“低劣”的美洲具有全新的含义,雷纳尔终生追求的“自由”、“平等”与“公正”等在美国革命和开国文献中明确体现出来。要是这个新生的国家是美洲“发现”之产物的话,那么这一发生在二百余年前的事件对人类文明的发展究竟是利还是弊,显然还需要进一步探讨。这种思考便是雷纳尔在里昂研究院设奖征文的一个主要原因,与此同时,他也想通过学者对这一问题的回答来化解自己的一些困惑。

   就雷纳尔本人而言,他对美洲总体上持否定态度,这一点在《哲学与政治史》中充分体现出来,即使雷纳尔提出了上述这个问题,那充其量只是反映出雷纳尔本人在一些问题上的困惑。雷纳尔无疑想走出困惑,但要雷纳尔改变此前已经形成的美洲观,对一个依赖于此成就大名的人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更何况雷纳尔也不会悖逆启蒙时期欧洲人对美洲认识的主流,只能是推波助澜,让否定美洲的观念在民众中更加广泛传播。美国历史学家安东尼·帕格登是研究美洲殖民时期的专家,他认为,在雷纳尔的笔下,哥伦布不仅预料到美洲的存在,而且能够理解“美洲的发现对当地居民和欧洲人意味着什么。在某种意义上讲,哥伦布已经预见到18世纪这场持续很久关于旧世界对新大陆影响之本质的争论”。雷纳尔显然不是这场争论的“始作俑者”,他的美洲观中包含着他对这个问题的回答,至少在1780年版的《哲学与政治史》中,他明确表达了美洲的发现“是对人类的伤害”。(11)另一位美国学者约翰·米勒也持类似看法,他在与马克·莫尔斯基合著的书中认为,雷纳尔对“美洲的发现是对人类有利还是有害”这一问题“持否定观点”。(12)从雷纳尔的美洲观来看,他与当时在研究美洲问题上颇有“造诣”的布丰、德波以及罗伯逊等人一样从总体上否定了美洲,认为“新大陆”自然环境存在明显的“缺陷”,不仅无益于从欧洲移入的动植物生长,而且还会导致其发生退化,退化对象包括长期在这种自然环境下生活的人类。雷纳尔自始至终没有改变这种“想当然”的看法,但涉及一些具体问题,雷纳尔没有完全绝对化,对美洲整体否定中夹杂着部分肯定,认为哥伦布“发现”美洲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人类文明的发展。由此,一些学者指责雷纳尔的美洲观前后不一致,其实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雷纳尔美洲观中的“积极”一面。

   雷纳尔在《哲学与政治史》开首就谈到了哥伦布“发现”美洲以及其他航海家环绕地球航行的意义。雷纳尔认为,在整个文明史上,没有“一个事件比新大陆的发现和绕过好望角打开到东印度通道那样对整个人类尤其对欧洲国家更为重要的了”,原因主要是这一系列跨洋航行把原先互不往来的大陆联结成为一个整体,导致不同地区的人们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种变化尤其表现为被大洋分割的地区开始进行频繁交往,连最遥远国家的居民也被迫卷入其中,走出了封闭发展的状态。这样,“赤道气候的产品如今在极地附近地区被消费;北部的工业转移到南部;西部的居民把东部的原料转变为奢侈品。世界各地之人交换他们的意见、他们的法律和他们的习俗,交换他们的疾病和治疗手段,交换他们的善恶观”(13)。上述之言谈到了美洲“发现”等事件的重要意义及其带来全球的巨大变化,用当今流行的“全球化”这一术语理解雷纳尔这段话大概比较恰当,但这种结果对人类文明发展究竟是福音还是灾祸,雷纳尔并未明示。

   不过,透过《哲学与政治史》的字里行间,我们还是可以看到雷纳尔在这个问题上的矛盾心态。这部多卷本的著述主要描述了美洲被“发现”及其被殖民化的过程,哥伦布是书中提到频率较高的人物之一。雷纳尔对哥伦布本人丝毫无贬损之意,赞扬这位航海家的话倒是不少。(14)雷纳尔没有明确对哥伦布本人做出正面或负面的评价,但在他的笔下,哥伦布是“发现”美洲的主角,他四次率船队远航美洲开启了世界历史发展的一个全新时代,拉开了欧洲大国殖民化美洲的序幕。从这个意义上讲,欧洲殖民者对“新大陆”土著人口灭绝人寰的屠杀与奴役等“邪恶”,显然肇始于哥伦布等人对美洲的“发现”。这大概是一些学者认为雷纳尔对这一问题做出否定回答的主要原因。其实,从长时段的世界历史发展进程来看,雷纳尔没有完全否定哥伦布等“发现”美洲的全球意义,但涉及“发现”本身给美洲带来的具体后果时,雷纳尔却表现出强烈的谴责态度,这与他主持撰写《哲学与政治史》的主旨是相一致的。

  

   二、雷纳尔对这一问题的延伸回答

  

   美洲的“发现”给这个大陆带来巨大灾难是《哲学与政治史》一书的主旋律,这是雷纳尔领衔撰写这部多卷本著述的初衷,意在通过展现欧洲殖民者在美洲的非人道行为来谴责专制主义和殖民主义的罪恶。这种思路贯穿于全书之中,旨在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殖民者给美洲带来的“邪恶”。雷纳尔把越洋来到美洲的欧洲殖民者称为“新大陆的毁灭者”。他们“为了征服新大陆,其居民必须被杀戮”。这种对土著美洲人的屠杀在哥伦布率船队抵达美洲之后便拉开了序幕。据雷纳尔记载,哥伦布率领的西班牙殖民者“靠着从欧洲接济的供应坚持下来,以前所未有的迫切心情追求他们可怕的计划。没有一个地方能够逃脱他们的肆虐。他们训练狗捕杀那些可怜的印第安人,其中一些殖民者发誓每日要屠杀12个印第安人,作为对12个使徒的纪念。靠着这些手段,这些部落的三分之一遭到毁灭”。雷纳尔对继哥伦布之后来到美洲的著名征服者或冒险者予以激烈抨击,诸如韦斯普奇、奥赫达、拉科萨、罗尔丹、尼尼奥、洛佩斯、巴斯蒂达斯以及索利斯等人身上燃烧着“一夜暴富的诱惑”,只是“黄金才吸引他们来到美洲大陆”。雷纳尔描述了皮萨罗率领西班牙殖民者在征服印加帝国过程中惨无人道的行为,他们所到之处烧杀抢掠,对当地妇女和少女暴力奸淫,无恶不作,秘鲁印第安人被迫拿起武器进行抵制,但最终“被迫屈从于暴君欲要强加给他们的任何束缚”。这些殖民冒险者从征服美洲中获得了巨大的利益,把劫掠来的大量黄金运回母国,留在美洲的殖民者把被征服的印第安人变为奴隶,任凭他们役使。(15)雷纳尔对欧洲殖民者暴行的抨击在书中比比皆是,他把欧洲殖民者在美洲犯下的滔天罪行与美洲“发现”这一事件密切联系在一起,认为两者具有逻辑上的因果关系。正如美国学者李·艾伦·杜格特金指出的那样,在雷纳尔看来,“新大陆的发现”产生了消极后果,这些后果“与殖民主义和美洲退化邪恶的结合密切相关。雷纳尔把殖民主义看作魔鬼本人的杰作,新大陆到处是欧洲殖民主义。这个世界的打开导致了殖民大国对新大陆居民肆无忌惮的压榨,在这片土地上无恶不作,奸淫妇女,获得他们贪念之手能够伸到的任何资源,尤其是金银。如果新大陆不被发现,那么这样的征服将从来不会发生”(16)。殖民主义是美洲“发现”的主要弊端之一,“新大陆”的原住民祸从天降,由此遭到前所未有的屠杀和奴役。雷纳尔对殖民主义进行强烈谴责,有着明确的现实政治关怀,旨在唤起人们对欧洲君主专制统治的不满情绪。

   美洲的“发现”及其随后一系列的环球航行让欧洲人在世界各地建立了殖民地,欧洲大国靠什么手段来实现在海外的扩张呢?雷纳尔在书中开首便谈到商业在其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商业国家已经文明化了所有其他国家”(17)是雷纳尔的一句著名论断,这里的“商业国家”是复数,雷纳尔显然是指把触角伸到全球的欧洲国家。在很多欧洲人看来,发达的商业既是“文明”进步产生的结果,又是促进“文明”进一步发展的动力,还是“文明”能够征服“野蛮”的强大武器。美洲的“发现”与征服,商业的原动力作用不可忽视。雷纳尔在《哲学与政治史》中通过对具体事例的描述阐明了这一观点。商业本身具有很强的外延性,欧洲国家建立海外殖民地,商业扩张是主要动因之一,殖民地的建立让世界形成一个不断加快的商业化全球网络,很少有国家或民族能够置身于这个网络之外,自觉或不自觉地卷入其中。这是美洲“发现”所带来的一个重要结果,也是雷纳尔在讨论其利弊祸福时所无法回避的重要问题之一。雷纳尔对商业的总体看法是积极的,他把商业视为文明发展过程中不可或缺的重要推动因素。商业是产品交换的市场行为,市场的不断扩大是社会进步的表现,也是人们物质生活水平趋向多样化的标志之一。因此,在相互交换中形成的“商业精神对所有国家来说皆为有益无害,原因在于其促进了它们的产品和知识的相互交流”。商业的目的是赚取利润,最佳状态是发生商业行为的双方或多方皆有所得,这样,商业的“利益和相互需要使人们彼此团结起来,导致提出有关人性更为公正的观念”。雷纳尔认为商业与自由密切相关,声称“自由是商业的灵魂”。从这个意义上讲,商业“是大自然赋予所有人珍贵自由的工具,是他们幸福的源泉,的确是他们美德的源泉”。商业也是民族国家之间和谐相处的“使者”,其所要达到的目的“必然是维护国内的和谐,保持国外的和平”。由此可见,所有国家应该“自视为一个大社会,其成员皆拥有分享其余国家便利的同等权利”(18)。雷纳尔是反对专制制度的斗士,在他看来,商业将是一种道义世界的武器,最终会瓦解专制制度赖以存在的社会基础,社会将向着一种更能保障人们自由的制度转化。帕格登对雷纳尔商业观的评价与君主专制制度的解体联系在一起,认为按照雷纳尔的说法,商业的确在某一天会成为建立一个新世界秩序的媒介,新帝国的存在不再是基于权力,而是基于互惠互利。当基于后者之上的帝国“只能是给其所有成员带来利益时,欧洲人在美洲推行的专制总有一天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将是一种新的国际秩序”(19)。这是哥伦布远航美洲以来全球的一种发展趋势,因为“美洲的发现很快赋予工业和商业全新的活力”(20)。商业的“全球化”是否敲响欧洲君主专制统治的丧钟,恐怕尚需进一步研究,但自美洲“发现”以来全球的商业化却是一个大趋势,自由主义的兴起显然与这个趋势有关。雷纳尔看到了两者之间的关联,倒也不失为一种“睿识卓见”,体现出他对商业总体肯定的看法。

商业伴随着欧洲国家向外扩张,海外殖民地或属地的建立包含着浓厚的商业因素。简言之,殖民地成为宗主国的商品销售市场和原料供给地,而商业成为实现两者的媒介。雷纳尔以抨击殖民主义而闻名,如果一味地称赞商业在社会进步中发挥的正面作用,显然很难对欧洲殖民者在美洲之行为做出自圆其说的解释。发达的商业是欧洲文明的象征,这一点主要体现在欧洲国家内部的商业活动。自美洲“发现”以来,商业被欧洲大国殖民者延伸到“新大陆”。商业活动本来是一种互利的双方或多方行为,但殖民者将之作为劫掠土著美洲人财富的手段。印第安人没有商业概念,人们之间几乎不会发生现代意义上的商业行为。雷纳尔以南美印第安人为例说明了这一点。南美“秘鲁人虽然有丰富的金银资源,但不知道使用金属货币。他们既没有商业,也没有奢侈品”。所以,秘鲁人“没有财产,没有贸易,几乎没有相互利益关系”(21)。在这种情况下,商业在美洲被扭曲为一种单方面的行为,也成为说明印第安社会“愚昧野蛮”的有力证据。雷纳尔抨击欧洲殖民者缺乏现代商业理念,没有很好地利用这种优势使印第安社会文明化,让“野蛮人”沐浴到“文明”的春风。西班牙征服者“根本不懂真正的商业原则”,他们只知道劫掠黄金白银,奴役当地人。英国殖民者“对他们拥有世界上最有价值和最富有的商业一无所知”,对北美殖民地实行商业垄断,成为引发与其他殖民大国战争的主要原因。(22)其实,这些殖民者不是缺乏商业理念,而是在美洲不需要通过商业媒介便能赚个金钵满盆,当然是以牺牲当地人或竞争者的利益来实现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933.html
文章来源: 《世界历史》 2018年0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