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学功:核武器、美苏关系与冷战的起源

更新时间:2019-11-11 07:24:00
作者: 赵学功  
唯有如此才能防止出现“可怕的军备竞赛”。他表示,此举有助于消除各大国之间任何猜忌的起因,未来几代人的命运将有赖于这些大国的携手合作,而现在就是美英采取行动的最为有利的时机。(16)8月26日,罗斯福邀请玻尔到白宫就原子能问题进行了长达一个半小时的会谈。玻尔表示,反法西斯盟国在政治和经济上的分歧可能成为战后世界的主要问题,因而在世界范围内建立相互信任的合作关系是非常必要的。他认为苏联具有制造原子弹的能力和技术,也一定正在展开研制工作;在原子弹研制成功之前,或者在战争中使用之前,美、英、苏三国就原子能使用的监督问题达成协议较为容易,如果继续采取保密政策,势必大大增加苏联领导人对美英意图的怀疑,从而也就失去了一个打破双方意识形态壁垒、建立互信的前所未有的机会,建议首先恢复战争期间所中断的各国科学家之间的联系。罗斯福对玻尔的建议表示同意,称美国必须与苏联接触,并就此达成谅解,这将“开启人类历史的一个新纪元”,认为苏联领导人在理解科学技术进步的重要性以及由此所带来的革命性结果方面完全是一个现实主义者。同时他还表示,在即将举行的美英首脑会晤期间自己会与丘吉尔就这一问题进行磋商,并设法说服其改变在原子能问题上的立场。(17)罗斯福的态度令玻尔颇受鼓舞。1944年9月初,他致函罗斯福,再次强调现在即是有关各方考虑原子能控制问题的恰当时机,重申对核武器的有效控制关乎人类未来的前途和命运。及至1945年3、4月,玻尔仍试图努力说服美国政府尽快与苏联进行谈判。(18)

   美国科学研究与发展局局长布什、国防研究委员会主席科南特以及参与曼哈顿工程的一些科学家也提出了大致相同的建议,认为应将原子弹以及世界上的铀矿资源和各国的原子能研究活动置于一个由各国代表组成的国际委员会控制之下,以防止出现核军备竞赛,并且在这一机构内美国和苏联以及其他国家共同分享有关核技术。与玻尔一样,他们认为,任何一个拥有优秀科技人才的国家都能在三四年之内达到美国和英国现有的研究水平,甚至取得优势;通过采取严格的保密措施来维护核垄断根本无济于事,甚至对原材料实施控制也难以奏效。在他们看来,保密措施虽然可以在短期内确保美国在原子能领域的优势,但从长期来看却会对美苏关系造成严重负面影响,而尽早与苏联就原子能的控制问题达成协议不仅有助于维护和加强战时盟国间的团结,而且对战后世界和平也大有裨益。不仅如此,他们还警告说,原子弹的研制只是第一步,随着核技术的不断发展,人们很快就会研制出更具毁灭性的武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中心城市都将面临核打击的威胁。布什、科南特等人一直非常担心美苏之间的秘密军备竞赛将在战后引发一场可怕的冲突。芝加哥大学22名参与曼哈顿工程的科学家则联名呼吁美国政府尽快向世人公开有关原子弹研制的信息。(19)

   但是,不论是丘吉尔还是罗斯福,恰恰就是希望能够长久维持对原子弹的垄断。尽管罗斯福曾表示非常担心原子弹可能对未来的美苏关系所产生的影响,并承诺将就此与苏联展开磋商,但他并未采取任何行动。不仅如此,他一方面指示下属对法兰克福特是如何知晓曼哈顿工程一事展开调查,同时进一步强化美英原子能合作。1944年6月13日,罗斯福与丘吉尔就战时及战后美英控制苏联疆域之外的钍和铀矿资源达成协议,据此双方成立“联合开发托拉斯”,负责这些资源的勘探、开发等工作。美英的目标是要控制全世界已知的所有的主要铀矿资源,这是其核垄断计划中至关重要的一环。实际上,早在1943年初,罗斯福就曾指示格罗夫斯“应尽可能完全地”占有世界上的铀矿资源。格罗夫斯开始绕过国务院,就购买和控制铀、钍矿资源事宜与比利时、巴西、荷兰、瑞典等展开谈判。(20)9月18日,罗斯福、丘吉尔在纽约州海德公园会晤时又签署一项秘密备忘录,明确规定向世界各国通报原子弹研制进展情况以便就其控制和使用达成国际协议的建议是“不可接受的”,应继续将原子弹研制工作视为“绝密”;在击败日本之后,为了商业和军事目的,美国和英国将继续在原子能研究方面进行全面合作,直至双方同意终止。鉴于玻尔一直主张在原子能问题上实行国际控制,这引起美英领导人的不安,决定调查他的活动,并采取必要措施以确保其不会向苏联泄密。(21)丘吉尔甚至表示,应该拘禁玻尔,“或者无论如何也应让他知道他正处于犯下不可饶恕罪行的边缘”。(22)

   就这样,罗斯福和丘吉尔通过签署秘密备忘录的方式进一步确定日后美英原子能合作的基本原则,同时也表明双方要共同维护对核秘密的垄断,从而关闭了在这一问题上与苏联进行谈判的大门。科南特、布什对美英领导人的此次会晤极为不满,认为罗斯福在原子能问题上与英国人的合作过于密切,试图极力维护英国的大国地位,而没有考虑到此举会不可避免地导致与苏联关系的紧张,促使其全力以赴研制原子弹,从而引发美苏之间激烈的核军备竞赛,最终引发一场战争。在布什看来,罗斯福显然认为“他能够同丘吉尔合作,拟定出一个关于原子能的美英战后协定,并通过这一协定牢牢掌握原子弹,从而或许可以控制世界和平”。(23)他们力图通过史汀生促使罗斯福改变政策,要求除了原子弹的制造过程外,一切重要的科学信息都应在使用前最大限度地公开,唯有如此才能降低核军备竞赛的危险,并使各国就原子能国际控制问题达成协议的可能性大大增加。他们重申,美英的核保密政策不仅是一种幻想,而且极为危险,势必对未来的国际关系产生极为严重的后果,使苏联及其他国家对美英产生疑虑。(24)史汀生则表示,他对美国长久保守核秘密这一可能性并不抱幻想,并非常担心美国的做法对苏联可能造成的负面影响,但他坚持认为现在还不是与苏联共享这一秘密的时候。在他看来,鉴于核武器事关重大,苏联必须在国际乃至国内问题上作出一些重大让步才能换取美国公开这一秘密,在此之前一定不能相信苏联。罗斯福对此表示同意。显而易见,原子弹已经成为美国对苏政策的一个重要杠杆。(25)

   因而,尽管雅尔塔会议为美苏领导人当面讨论这一问题提供了难得机会,而且罗斯福也很清楚苏联情报部门已经获悉曼哈顿工程的存在,认识到美英继续采取保密政策将有损与苏联的关系,但他并未向斯大林提及任何有关原子能研究和曼哈顿工程的信息。罗斯福曾考虑该是向斯大林通报情况的时候了,却遭到丘吉尔的反对。丘吉尔强调,应将核秘密牢牢控制在美英手中,这对于英国战后的安全至关重要。格罗夫斯则认为,在当时,美国政府内实际上没有一个人想让苏联知悉曼哈顿工程。总而言之,美国失去了与苏联就原子能国际控制问题进行磋商并借以了解其态度的良机,而美英坚持核垄断政策只能进一步增加苏联领导人对西方意图的疑虑,罗斯福的战后美苏合作构想也注定化为泡影。(26)直至罗斯福去世,美国的原子能保密政策没有任何改变。不仅如此,1945年4月初,美国还秘密出动特别行动小组到德国境内的苏军控制区,彻底摧毁了德国在该地所建的原子能设施,同时将所有相关研究资料、1200多吨铀矿石以及重水等悉数运回美国,将不能带走的物品全部予以烧毁。美国政府非常担心,一旦这些设施以及相关资料落入苏联之手,势必对其原子弹研制工作产生极大的推动作用。(27)

  

   二、核武器与美苏关系

  

   随着曼哈顿工程的不断推进,原子弹的问世已经指日可待。在美国对苏关系中,核武器因素所起的作用也愈来愈大。史汀生说得很明白,在美国的原子能政策中,所有重要的问题都与苏联直接相关。(28)杜鲁门政府不仅延续了罗斯福的政策,将核武器视为实现美国政治和外交目标甚至是对付苏联的重要工具,而且还在多个场合对苏联发出核威胁。

   杜鲁门在继任总统前对“曼哈顿工程”一无所知。1945年4月25日,史汀生向他汇报说,在今后四个月之内,美国将会研制成功一种“人类历史上迄今所知的最为可怕的武器”,一颗这样的炸弹能够摧毁整个城市。他同时警告说,尽管美国在原子弹研制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并控制着制造这一武器的资源,但美国不可能长久地保持这一优势,最有能力很快赶上美国的就是苏联。史汀生认为,对美国和世界而言,原子弹的研制包含着巨大危险,但同时也提供了难得机遇,能否建立起一套切实可行的、使原子能得到有效控制的国际机制,关乎世界的和平和人类文明未来的命运。他强调,与其他国家分享核秘密以及在什么基础上分享将成为美国对外关系中的“一个首要问题”;如果可能,必须对原子能实施控制,使其成为世界和平的保障而非人类文明的威胁,建议在战后建立一个国际机构对其进行有效监督。史汀生同时也提出所谓“拖延战略”,认为现在与苏联就这一问题进行接触为时尚早,一切要等到原子弹研制成功之后。不仅如此,在公开核秘密之前,美国应尽可能多地占有世界其他地区的铀矿资源,以加强战后美国的谈判地位。(29)根据史汀生的建议,美国政府成立了一个“临时委员会”,就战后原子能的研究、开发和控制等问题进行研究,并提出政策建议。

   不少参与原子弹研制工作的科学家对于使用核武器可能造成的严重影响颇感不安,极力主张对其实施国际控制。最早推动美国政府做出研制原子弹决定的芝加哥大学冶金实验室主任西拉德,极为担心美国的政策势必在战后引发一场核军备竞赛,从而带来“灾难性后果”。他在一份通过著名物理学家爱因斯坦呈交给罗斯福的报告中强调,原子弹给美国带来的暂时的某种军事优势,将由于在政治和战略上的严重失误而化为乌有;核武器的威力是如此巨大,以至于任何两个大国同时拥有它就不可能达成和平,除非这两个大国结成持久同盟。西拉德警告说,必须对铀和原子能的研究活动实施国际控制,否则美国人口密集、工业集中的城市中心最易成为核打击目标。在他看来,美国面临的最大直接危险是,原子弹的试验将很可能导致美苏之间的一场核军备竞赛,苏联很快就会成为核大国,结果将是两败俱伤。1945年5月底,他又将此备忘录交给即将出任国务卿的贝尔纳斯。(30)6月中旬,经过长时间讨论,以芝加哥大学詹姆斯·弗兰克为首的7名科学家联名向史汀生递交一份报告,强调原子弹的破坏力超过现有一切武器,并且没有有效的手段进行防御;为了避免日后出现核军备竞赛,必须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立即采取措施,建立对核军备的国际核查制度,而美国对日本的突然核打击将会破坏这种必要的信任。报告认为,通过用原子弹突袭日本的办法而获得的军事优势,将由于丧失信义、造成全世界恐惧与憎恨以及国内公众舆论的谴责而化为乌有。报告建议美国应将原子弹投掷在无人居住的沙漠或荒岛上,并邀请各国派员前往参观,以见证其杀伤力,以此向全世界显示,虽然美国拥有这种威力巨大的武器,但并不投入使用;如果各国同意建立有效的国际监督,那么美国将来也不会使用这类武器。这样,“就会为达成国际协议创造最良好的气氛”。报告表示,这种做法听起来似乎有些荒诞不经,但核武器的毁灭力之大确实无可比拟。如果想充分利用核武器的有利因素,就必须采取新的、富有想象力的方式。(31)7月,西拉德起草一份有69名科学家签名的请愿书,再次强调原子能的发展将为各国提供新的毁灭手段,而原子弹只代表朝这一方向迈出的第一步,在其未来发展的过程中能够取得的破坏力几乎是没有限制的;作为首先拥有这一武器的美国“也许要对开启一个无法想象其毁灭规模的时代大门而承担责任”。史汀生的特别助理向其汇报说,几乎所有参与曼哈顿工程的科学家都十分担心原子弹的研制可能带来的严重危险,认为如不能对其实施有效的国际控制,其引发的军备竞赛或许会威胁到人类文明的存在。(32)

在美国事关原子能事务的决策层内,也有相当一部分人清醒地认识到,考虑原子能控制和国际合作时,首要问题是看苏联的态度,主张美国应尽早与苏联进行磋商,通过情报分享等方式加强双方之间的合作。布什、科南特建议,一旦原子弹研制出来,除了具体的生产细节外,其他一切资料都应立即公之于世。他们反对向日本某个城市首先使用原子弹,建议采取通过“显示”其威力的办法向日本发出威胁,除非立即投降,否则美国将对其实施核打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932.html
文章来源:《历史研究》2018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