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帆:战略收缩背景下特朗普政府在中东的进退得失

更新时间:2019-11-10 22:04:37
作者: 张帆  

  

   特朗普政府继续维持美国在中东的战略收缩态势,此态势对美国中东政策的选择具有重要影响。就伊朗政策、军事打击“伊斯兰国”、盟国政策而言,特朗普政府采取某些主动积极、大胆甚至冒险的政策举动,而在“稳定和重建”问题上,特朗普政府最终选择了退却。无论进退,美国在中东的战略收缩态势是特朗普政府相关决策的重要背景或影响要素。特朗普政府中东政策的“进”对恢复美国在中东的战略可信度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有损于美国的道义可信度;而特朗普政府在“稳定和重建”问题上的“退”旨在避免使美国卷入叙利亚错综复杂的内部冲突,但由于特朗普政府在该问题上的立场前后不一致,最后的退却决定有损美国的决策可信度。

  

   特朗普政府维持其前任在中东开启的战略收缩态势,但坚持认为,奥巴马政府有关伊朗和打击恐怖主义的政策过于偏软,严重损害美国在中东的战略可信度,在疏远地区盟友的同时,壮大地区竞争对手、恐怖主义和极端势力的胆量和活动空间。特朗普政府倾向于在事关中东战略目标的政策领域,采取更为主动、更富侵略性和进攻性的政策,但其具体实施仍然受制于战略收缩态势提供的政策活动空间,呈现进退兼具的中东政策,其得失和影响也难以一概而论。

  

一、对伊朗的强势政策及其效果


   迄今为止,特朗普政府中东政策最为引人注目之处,就是逆转奥巴马政府以《伊核协议》应对伊朗核问题并逐步促成与伊朗和解的政策,转入与伊朗的全面对抗。特朗普政府的伊朗政策极具进攻性、侵略性,主要表现为:不顾国际舆论反对,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将抵制、击退伊朗地区影响力视为其伊朗政策的重要目标;强调伊朗威胁的“整体性”,即伊朗核问题、伊朗从事发展弹道导弹研发、扩展地区影响力、支持恐怖主义以及伊朗政府国内政策等,共同构成所谓“伊朗威胁”,美国必须以某种全面的伊朗政策应对该威胁。

  

   特朗普政府咄咄逼人的伊朗政策引人注目,但同样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政府并未以直接军事打击威胁伊朗,美国目前对伊朗施压的强制手段主要包括日益强化的经济和金融制裁、代理人战争以及以信息舆论宣传为主的政治战及其综合运用。

  

   特朗普政府极具进攻性的伊朗政策效果如何,或者说,美国从中收获了什么,以及此类政策是否产生负面影响?

  

   特朗普政府对伊朗的强势政策主要旨在改变伊朗对外行为。迄今为止,特朗普政府对伊朗的综合施压给伊朗国内经济造成一定困难,但伊朗对外行为并未发生根本变化,伊朗并未放弃核和弹道导弹研发,伊朗在中东的影响力并未根本逆转。美国试图通过经济制裁造成困难引发伊朗国内民众不满,希望伊朗国内政治、社会压力迫使伊朗政府改变其对外行为,但此类尝试目前尚未产生明显效果。

  

   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主动挑起与伊朗对抗的强制政策对美国在中东甚至整个世界的可信度迅速产生显而易见的影响。特朗普政府逆转其前任的伊朗政策,转而与伊朗对抗,无疑增强了美国在其中东传统盟友中的战略可信度,却在中东甚至整个国际社会丧失一定的道义可信度,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为迫使伊朗重新就其核问题进行谈判,特朗普政府置国际社会舆论于不顾,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此举导致特朗普政府与其欧洲盟国就应对伊朗核问题的战略路径产生分歧,而且遭遇国际社会众多批评,严重损害美国的道义可信度。

  

二、进退兼具的反恐、反暴力极端主义政策及其影响


   特朗普政府将打击恐怖主义和暴力极端主义视为其中东战略的重要目标,具体表现在:针对以“伊斯兰国”为代表的极端主义势力,强化军事打击力度;在“伊斯兰国”军事上倾于覆灭的情况下,特朗普政府强调以“稳定和重建”,防止极端势力卷土重来。就针对“伊斯兰国”的军事打击而言,特朗普政府在其前任战略的基础上,强调增加打击力度,显示出较强的进攻性、主动性;但当面对复杂的当地安全形势时,特朗普总统在“稳定和重建”问题上有所退却。

  

   特朗普政府强调需要增加打击“伊斯兰国”的力度,并将加速在军事上击败“伊斯兰国”列为其中东反恐、反暴力极端主义政策的首要目标。与此同时,美国不断强化对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反“伊斯兰国”武装的援助。在伊拉克,美国向伊拉克安全部队、警察、库尔德民兵以及逊尼派部落武装提供训练和武器装备。

  

   特朗普政府在军事层面打击“伊斯兰国”的积极行动,对促成“伊斯兰国”的覆灭发挥了重要作用,尽管美军没有参与大规模地面作战,但美方为“反伊斯兰国联盟”的作战行动投入大量资源。“伊斯兰国”军事上的溃败对于解除其对美国中东利益的威胁,意义重大。

  

   伴随着美国主导下的“反伊斯兰国联盟”在军事上的节节胜利,特朗普政府将其在中东反恐、反暴力极端主义的重点转向“稳定和重建”。按照特朗普政府最初的设想,美国应在“后伊斯兰国”时代的稳定和重建中发挥领导作用,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保留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以作为威慑极端势力、防止其卷土重来的重要力量,与此同时,美国联合当地政府、地区盟友和伙伴从事重建工作。

  

   但特朗普政府逐步呈现从上述立场退却的迹象。2018年12月19日,特朗普总统正式宣布撤兵叙利亚,并声称“伊斯兰国”已经被击败,而击败“伊斯兰国”是美国驻留叙利亚的唯一理由。特朗普总统决定撤兵叙利亚,实际上抽走了美国从事“后伊斯兰国时代”重建和稳定的核心要素,不能不说是特朗普政府在“稳定和重建”问题上的重要退却,而该问题是特朗普政府中东反恐、反暴力极端主义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

  

   特朗普政府在“稳定和重建”问题上经历了一个从冒进到退却的过程,难免使中东乃至整个国际社会对特朗普政府的决策可信度产生怀疑,尤其是考虑到特朗普总统最后的撤军决定较为突然,在美国国内遭遇军方、情报界和国会的反对,而且美国在中东的地区盟友和伙伴对特朗普总统的撤军决定也持反对态度。所有这些反对意见都集中于一点,即“伊斯兰国”尚未被彻底击溃,美军过早撤出会助长恐怖分子和极端势力卷土重来。

  

三、主动、积极的盟国政策及其影响


   强化与地区盟友和伙伴的关系,增强其能力,分担美国维持地区影响力的负担,是战略收缩背景下美国在中东的重要政策选择。特朗普政府为推进此类政策,着手改造美国在中东既有的同盟体系,组建美国主导下的所谓“阿拉伯版北约”,但特朗普政府面临的挑战首先是要修复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与该地区传统盟友之间出现的裂痕,在强化与传统盟友关系的基础上,逐步整合地区盟友和伙伴,将其置于美国的统一领导之下。为修复与传统地区盟友之间的关系,特朗普政府采取积极、主动的政策,尤其是在与沙特和以色列的外交互动中得以显著体现。

  

   强化与地区盟友关系,是美国在战略收缩背景下继续维持其中东影响力的重要政策选项。就盟国关系而言,特朗普政府最终旨在打造一个美国主导下的中东地区联盟,即“阿拉伯版北约”,以分担美国防务负担,使地区盟友承担更多的维护地区安全和稳定的责任。

  

   特朗普政府首先从修复既有的双边同盟关系着手,大胆采取一系列使美国—以色列、美国—沙特重归于好的举措。但这些貌似大胆的举措主要局限于外交领域,没有将美国卷入地区冲突或付出高昂物质成本的风险。特朗普政府修复、巩固地区传统盟友关系的举动既是战略收缩背景下维持美国影响力的必要选择,其中表现出的主动性、冒险性和一意孤行仍然控制在战略收缩所限定的风险范围内,具备一定可行性。

  

   特朗普政府为修复美国与中东传统盟友的关系而采取大胆举动,其所得主要体现为:美国与沙特和以色列的关系得以迅速改善。特朗普政府以其改善盟国关系的大胆举动迅速恢复美国在这些国家中的战略可信度,沙特和以色列重拾对美国安全义务的信心,并迅速给以回报。

  

   特朗普政府在传统地区盟友那里恢复战略可信度的同时,美国因特朗普政府的举动丧失一定的道义可信度。特朗普政府对沙特在也门军事行动的支持以及在“卡舒吉事件”上的态度,在美国国内、中东乃至整个国际社会招致强烈反对;特朗普政府的迁馆决定,无疑赢得以色列和美国亲以色列势力的好感,但在中东地区和联合国遭遇不满和反对,而且由于特朗普政府的这一举动,美国在中东和平进程中的角色和地位备受质疑。

  

   (作者:张帆,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摘自《美国蓝皮书·美国研究报告(2019)》,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9年9月版)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926.html
文章来源:国际研究学部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