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常修泽:纪念那个难忘的年代 ,怀念逝去的莫干山朋友

更新时间:2019-11-10 21:39:04
作者: 常修泽 (进入专栏)  

  

   各位老朋友,各位新朋友:

   大家好。

   “莫干山会议35周年纪念研讨会”现在继续。

   回到35年前开会的这个地方,我的心情和大家一样激动。前面,我们举行了隆重的仪式,由全国政协副主席郑建邦先生等领导向35年前参加莫干山会议的十几位代表颁发了“莫干山会议荣誉纪念章”。这是35年来莫干山会议发展史上的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刚才,朱嘉明先生对《莫干山丛书》做了介绍。1984年9月3日,我们就是在这个大教堂举行的莫干山会议开幕式。当然,酝酿、筹备更早一些。第一次是1983年的12月,在北京,朱嘉明、黄江南,张钢,以及浙江的刘佑成等朋友就萌生想法,分头酝酿。第二次是1984年春天,朱嘉明、黄江南二位到浙江杭州,与佑成等具体商量会议包括地点问题。第三次是嘉明、江南和张钢三位到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与杜厦、李罗力、金岩石和我(以及社科院的郝一生等),进一步商议并最后敲定。

   就是在“由天津回北京的火车上”,嘉明、江南和张钢三位在“一张破纸”上,用铅笔起草了召开莫干山会议的通知,这就是后来印在《经济日报》头版上的通知,那个通知的原稿是在火车上拟定的。

   朱嘉明先生是1984年莫干山会议的主要发起者和组织者之一。他现在在主持数字资产研究院,并且为这套丛书的第一部《1984莫干山会议》作序。由他起草、集体讨论的丛书总序也很出彩,尤其是以“家国情怀”和“责任担当”为代表的“五种精神”,概括了莫干山精神的内涵。在此,我想我们大家应感谢朱嘉明先生。

   【朱嘉明(莫干山研究院学术委员会联席主任)插话:我想在这里作一个说明,这个丛书总序是经集体讨论,由孔丹定稿的,对于孔丹最后的定稿,我是完全赞同。可能我就加了一个“科学精神”,这样大概就变成了五个词。我提议这件事情要向编委会所有人,包括常修泽教授,一起表示感谢,谢谢大家!】

   常修泽:谢谢,刚才他讲了莫干山会议“五种精神”,会议还有“六个特征”,其中最后一个特征是会风的“质朴性”。我们今天旧地重逢、身临其境,当时不是这样的桌子,不是这样的椅子,是很长的长条型板凳,前面也没有舞台,只是由几张桌子拼的很简易的主席台。我就不多说了,一会儿放一个10分钟的老莫干山会议的纪录片和2012年以来迄今举办的十届新莫干山会议的录像剪辑。新莫干山会议是由当时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的主任、也是新莫干山会议的发起人曹文炼先生提出并主持的,我要向曹文炼先生表示感谢!

   我们把老新莫干山会议影像资料放在一起向大家展示。

   请大家先观看纪录片。(见微信公众号莫干山研究院)

   常修泽:刚才大家看了纪录片,从时间跨度来讲已经35年,新莫干山会议在浙江省也已八届,另外还有在北京香山两届,一共十届。由于时间跨度比较大,而且我们制作时间比较紧,可能会挂一漏万,如有缺憾,请大家鉴谅。

   我这里特别要提出来,在制作这部资料片过程当中,莫干山研究院的秘书长陈婕女士耗费了很大的心血,所以我要向陈婕女士表示感谢!

   下面我们就进入研讨时段,受会议主办单位的委托主持这一阶段,他们让我先说几句,就说这么几点:

   第一,35年前,来自祖国各地的一批中青年学者,在这里聚会,大家意气风发,“书生意气,挥斥方遒”。像昨天景安说的“激情四射”,为什么?除了刚才说的每个朋友的“家国情怀”之外,还有一个背景,就是那个激动人心的时代。

   今天柳红女士出席了我们的会议。她在九年前出版了一部很有影响的书——《80年代:中国经济学人的光荣与梦想》,记载了中国80年代那批老中青经济学人,他们的光荣和他们的梦想。柳红女士现在在奥地利维也纳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专门研究中国80年代改革史,她搜集资料很多,精神可嘉。我们向柳红女士表示衷心感谢!

   上世纪80年代确实是一个非常值得挖掘的年代,我们当时124位代表恰好赶上那个时代。我突然想起英国大戏剧家莎士比亚的一句名言,他说:“我们命该遇到这个时代。”没有那个时代,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所以我想:我们首先要向那个时代表示敬意!

   第二,刚才从纪录片中大家看到,整个会议的筹备、召开和最后成果的形成、传播等等,得到当时的中共中央和国务院领导同志的重视和关注,得到浙江省委省政府领导同志的支持,得到中央有关部门和新闻单位的鼎力协助以及参加者单位的支持,所以借此我要向所有支持过我们的领导、朋友表示感谢!

   第三,我们当年的与会者今天到会16位,但是背后是由124位组成的一个群体。刚才诸位看到有几篇成果送到了中央的高层,是大家共同把改革之车推到了莫干山上,这是莫干山会议群体的精神结晶。在此,向当年这些具有历史担当精神的朋友表示敬意!

   第四,抚今追昔,当时鼎力支持过我们的几位老同志,有的还在世,但有的已经不在世了。我清楚地记得:当时《经济日报》社的社长兼总编安岗先生,副总编丁望先生、《经济学周报》社长冯兰瑞女士,上海《世界经济导报》的总编钦本立先生,以及当时年事已高的马宾先生等五位老同志已经过世,我们对去世的老同志表示深切的怀念!

   第五,莫干山会议之后,除了老同志以外,我们有一批年轻的兄弟英年早逝。第一位,下山两年多之后,1987年春天,来自重庆的周天豹兄弟英年早逝,我当时曾代表《中青年经济论坛》前往重庆悼念。后来陆陆续续又有几位朋友相继离世,包括陕西的刘安兄弟,北京的张少杰兄弟,以及去年刚刚去世的杨沐兄弟,等等……还有一些名字……我难以再一一说名。我建议,我们向英年早逝的莫干山朋友,我们的这些兄弟,表示深深的怀念!

   下面,我们进入大会发言阶段,首先有请财经研究院院长、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先生发言(略)。

  

   *根据录音记录整理,2019年9月22日莫干山会议旧址。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92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