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宋国恺: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社会学研究

更新时间:2019-11-08 07:11:39
作者: 宋国恺  

   内容提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也进入了新时代,基本特征就是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高质量发展已成为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的主题,这也标志着新时代我国社会建设也必须围绕高质量发展的要求进行相应的变革,推动高质量社会建设,实现社会现代化,我国社会建设进入质量时代,这正是高质量发展的社会学研究意义。高质量发展不仅具有经济学属性,同样具有社会学属性。社会学从微观、中观、宏观三个层面研究高质量社会建设,并指出了推进高质量社会建设的四个实践取向。推动高质量社会建设,有利于促进经济社会协调发展,更好地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更好地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关 键 词:新时代  高质量发展  高质量社会建设  社会结构  社会现代化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①这既是新时代中国经济发展的鲜明特征,也是未来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指向。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也进入了新时代,基本特征就是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并且进一步指出:“推动高质量发展,是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必然要求,是适应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必然要求,是遵循经济规律发展的必然要求。推动高质量发展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确定发展思路、制定经济政策、实施宏观调控的根本要求”。②2018年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通过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了2018年发展主要预期目标“符合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实际”③。由此可见,“高质量发展”标志着我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时代,已成为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的主题。这也标志着,新时代我国社会建设也必须围绕高质量发展的要求进行相应的变革,推动我国社会建设高质量的新转变。

   推动高质量社会建设,实现社会现代化④,既是一个重大的理论命题,更是一个重大实践课题;既是一个难题,更是一个急题。⑤如果说进入新世纪初的2004年中国共产党第一次提出“社会建设”,标志着社会建设时代已经来临,那么,进入新时代以来,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标志着当代中国社会建设已经进入了质量时代。推动高质量社会建设,实现社会现代化,是对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的及时而必要的回应。基于以上认识,本文将展开关于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社会学研究。

  

   一、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社会学属性阐释

  

   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意味着我国经济由数量型高速增长转向了质量效益型的高质量发展。质量一般被认为可以划分为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两重含义,“经济学范畴内的质量一般指后者,是对经济事物社会属性的判断,对某一事物优劣程度的判断”⑥。既然从经济学角度对事物质量优劣程度可做出价值判断,当然从社会学的角度对事物质量优劣程度同样可以做出价值判断。因为经济学对质量做价值判断,通常着重考虑的是追求经济效率的质量的现实性价值,即投入与产出的效率。但是,这仅仅与追求规模扩张、速度增长的数量区分开来,另外还需要讨论质量的终极性价值或本真性价值⑦,即探讨实现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的价值判断问题。

   (一)早期经济学对质量的关注

   经济学早期已开始关注并考察质量的本真性价值判断。早在1912年,经济学家熊彼特在其《经济发展理论》一书中明确指出:“我们所指的‘发展’只是经济生活中并非从外部强加于它的,而是从内部自行发展的变化”⑧。在熊彼特看来,发展是社会经济系统的内部变化,这种变化不仅是经济在数量规模上的增长,更是一种质变,是一种质量的变化。1968年瑞典经济学家缪尔达尔在对南亚和东南亚发展中国家考察的基础上,关注经济增长与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问题,以及经济增长的质量问题,并认为发展不只是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而是包括整个经济、文化和社会发展过程的上升运动。⑨同样美国经济学家迈克尔·P.托达罗指出:“发展不纯粹是一个经济现象。从最终意义上说,发展不仅仅包括人民生活的物质和经济方面,还包括其他更广泛的方面。因此,应该把发展看为包括整个经济和社会体制的重组和重整在内的多维过程。”⑩不论是缪尔达尔“包括多方面发展过程的上升运动”,还是托达罗“其他更广泛的方面”,实质上都是在探讨经济增长之外的质量问题。可见,经济学家在讨论经济增长、经济发展时,不仅关心数量,而且关注质量;不仅关心质量的现实性价值判断,而且关心质量的本真性价值判断,即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的价值判断。

   (二)经典社会学对质量的关注

   考察质量本真性价值问题并非经济学的专利,社会学同样重视考察质量的本真性价值。有理由说,社会学更应该关注质量、关注质量的本真性价值判断。古典社会学尽管没有直接关于质量的终极性价值判断的表述,但是质量的终极性价值判断始终是社会学本身应有之义。社会学之父孔德在创立社会学之初,就提出了社会学关注的两大主题:秩序和进步。他认为秩序存在于社会存在的诸条件的持久和谐之中;而进步则存在于社会发展之中。在孔德的价值天平上,重要的是秩序而非进步。(11)秩序本身涉及质量问题,关注其本真性的价值判断。进步是秩序的结果,而秩序则是进步的前提,没有秩序则很难有进步。由此可见秩序本身就包含了质量的本真性价值判断。迪尔凯姆在其《社会分工论》一书中提出了“社会团结”的重要概念,认为“社会团结是指人与人和(或)群体之间的一种关系。这种关系依赖于被共同的情绪体验所强化的共有的道德情操和信念”(12)。显然,“共有道德和信念”已超越了质量的现实性价值判断而体现为质量的本真性价值判断。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有学者在研究“社会质量”问题时候,将“社会团结”视为一个重要的维度,并将其操作化为具体测量“社会质量”的指标。(13)由此可见,经典社会学向来就关注质量问题,尤其是关注质量的本真性价值问题。

   (三)高质量发展的社会学属性

   将高质量这样一个具有浓厚的重大政策的概念,置入社会学视野中去讨论,既是创新,也是挑战。所谓创新,是因为质量、高质量历来是经济学关注和研究的传统范畴,相对经济学对高质量的关注,社会学则是“换只眼睛”去关注经济学的传统范畴。所谓挑战,是要透过经济学的概念发掘社会学的属性,揭示社会学的意义。

   一个概念或者命题是否具有某个学科的属性,有多重方法或路径可以考察,但从某个学科的研究对象和研究目标去考察是最为基本的方法。高质量发展是否具有社会学属性亦可从社会学的研究对象和研究目标展开考察。

   从社会学研究对象看,社会学的研究对象为社会行动,社会行动体现了作为行动主体的人的主观动机、需求、意愿、价值、目标的具体作用。这些都赋予或者包含了质量、高质量的社会学意义,如追求高质量的生活、高质量地满足需求,等等。在中国学术传统中,先秦的荀子提出了“人生而不能无群”的命题,这是中国社会学的起源,以致后来将“社会学”译为“群学”,“群学”即“社会学”。群学是研究“合群”“能群”“乐群”“善群”的学问。(14)这里的“合”“能”“乐”“善”无不包含“群”“社会”的质量问题。如果没有“质量”含义的存在,何谈“合群”“能群”“乐群”“善群”的问题。可见,从社会学研究对象上看,质量和高质量具有社会学的属性。

   从社会学研究的目标看,社会学研究的最终目标是揭示社会结构和社会变迁的规律性。就社会结构而言,社会结构是否达到优化,实质上就是讨论社会结构质量高低的问题、社会结构中的每个子结构质量高低的问题,以及各个子结构之间的协调度是否呈现出高质量的特质。而社会变迁是社会结构的变迁,包括高质量的社会发展,以及体现高质量特质的社会全面进步。

   我们经常谈论的社会和谐中的“和谐”、社会稳定中的“稳定”、协调发展中的“协调”、良性运行中的“良性”等,与孔德的“秩序”、迪尔凯姆的“社会团结”等有异曲同工之妙,即都涉及质量并关注其本真性价值判断,追求社会稳定,讲求人的和谐。有学者认为“社会治理就是要让人们过上好日子,好日子就是衣食丰足、幸福平安、和谐有序”(15)。社会治理是要形成一个“能够让社会成员过上好生活的好社会”(16)。可以说,经济增长或经济发展也好,还是社会治理也好,都是要让人民过上好日子,让人民生活在好社会之中。“好日子”“好社会”都表明了广大社会成员对高质量生活的追求。2012年习近平提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17)。其中美好生活的表述已经超越了追求经济效率的质量的现实性价值,真实凸显了质量的终极性价值或本真性价值,这正是社会学所关注的问题。

   总之,当高质量发展的概念与社会学结合起来时,高质量发展在理论上可以表述为:形成高质量的社会结构,推动高质量的社会变迁。在实践上则可以表述为:推动高质量社会建设,实现社会现代化。如果说在政治上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那么在经济上要“不失本真,勿忘质量”,社会学研究则完全可以说,在推动社会建设,实现社会现代化方面,则要求“不忘本真,追求质量”。当经济发展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并且经济发展质量日益改善之时,要顺势而为推动高质量的社会建设,让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本真性价值完全体现在社会领域。

  

   二、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社会学分析

  

   高质量发展的社会学属性表明,高质量发展不仅仅属于经济学研究范畴,同样属于社会学研究范畴。社会学关注高质量发展问题,是从高质量经济发展转向高质量社会建设,或者是在关注高质量经济发展同时也关注高质量社会建设,将高质量社会建设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以推动高质量社会建设,实现社会现代化。

   (一)高质量发展的社会学分析框架

   经济学研究是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关注质量的价值性判断的。有学者在研究质量问题时,从三个角度两个层面展开阐释,即微观、中观、宏观三个角度,质量的现实性价值判断和终极性价值判断两个层面,经济学关于质量的研究为社会学研究质量提供了有益启发和重要思路。

   社会学是“一门通过研究人们的社会行动以揭示社会结构和过程的规律性科学”(18)。这个关于社会学的界定包含三个相互联系的方面:第一,个体社会行动是构成社会的基本要素,是社会学的基本分析单位。第二,作为个体与社会互动机制的社会关系,是社会学的重要内容。第三,强调社会学研究最终目标在于揭示社会整体结构和过程的规律性。这一社会学的定义以及内涵的分析,为研究高质量发展提供了一个非常有益的分析框架,也就是从微观、中观、宏观三个角度分析高质量发展的社会学理论分析。

社会学定义和内涵分析,以及经济学关于质量经济属性三个角度和两个层面的分析,一方面表明经济学关于质量的终极性价值判断与社会学关注的内容不谋而合;另一方面表明,社会学同样从三个角度关注高质量发展,关注与高质量经济发展不可分离的高质量的社会建设。具体而言,社会学从以下三个角度关注高质量发展:第一,微观角度个体人的发展;第二,中观角度的社会基础问题;第三,宏观角度的社会结构、社会现代化等问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891.html
文章来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2018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