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柯领:全人教育是最好的基础教育

——我的“全人教育的世界观与方法论”

更新时间:2019-11-06 08:56:39
作者: 柯领 (进入专栏)  
就引发不断的争议。把这种教育模式绝对化、普遍化,就会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导致教育实践的偏差。杜威教育模式的主要缺陷是忽视了学生对系统知识的学习,数理逻辑思维普遍训练不够,学生的基本慨念、基础理论与基本技能训练不充分,他自己也承认进步学校的最大弱点是关于知识性教材的选择和组织。进步教育运动中的一些极端做法无疑降低了学校的教育质量,破坏了学校在传授人类文化知识方面应起的作用,造成了不良后果,受到了社会的广泛批评。杜威曾经悲观地认为知识性教材问题非但没有在他手上解决,甚至感到永远也无法解决。杜威的教育模式在20世纪的二三十年代曾激起不少国家和学校的教育改革者的热情,这些改革最终却因知识质量不高而失败。但杜威的教育模式的影响并未就此消失。事隔多年,哈佛大学的布鲁纳继杜威之后,在五十年代与六十年代的美国领导了一场以结构主义心理学思想为中心的课程改革运动,致力于解决教材的逻辑组织和心理组织的融合问题,取得了一定的进展。直到今天,杜威的影响仍然很大,重视学生兴趣、教会学生学习、培养创造性、活动教学、实践教学、生活教学、发展性教学、问题情境教学、学校与社会相联系的教育理念与教育实践仍然是杜威教育模式的沿续,对我们今天的教育改革仍然具有巨大的启发作用。

   (三)、人的成长要经历:浪漫化阶段、精确化阶段、综合应用化阶段,这样前后相继的三个发展阶段

   在这里,我十分认同英国剑桥大学与美国哈佛大学的教授,著名的过程哲学创始人,后现代思想家与教育家的怀特海(1861—1947)提出的“个体成长三段论的教育思想”。怀特海在他的《教育的目的》一书里认为,人的成长要经历:浪漫化阶段、精确化阶段、综合应用化阶段,这样前后相继的三个发展阶段。分别对应,幼儿小学与初中,高中,大学。美国的教育体系基本上符合这一“三段式成长节奏”的规律。在美国幼儿小学与初中,这是浪漫化的成长阶段,基本上是上午上课,下午就自由活动,课程面很广,难度小,对知识的掌握要求低,作业少,每天的家庭作业差不多20分钟就完成了,学生们基本上是在快乐玩耍中度过的,有很多“自由探索的时间”与“自由探索的空间”,学生们就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去广泛课外阅读、学运动、学艺术、参与各种“音、体、美”、义工社团以及科学探究的丰富多彩的活动;到了高中就进入了精确化成长阶段,美国高中是四年制,课程设计象是大学的预科,实行选课制与走班制,课程广度、难度与课后的作业量突然加大,学生们要认真学习才能过关;美国的大学这是综合应用化阶段,分两个阶段,以通识教育为主的本科阶段,和以专业教育为主的研究生阶段。本科阶段,宽进严出,课程设计全面,对课程要求高,要有好的身体与精神以及认真学习才能完成美国本科的学业。

   与美国的教育体系比较来看,中国的教育体系与中国人的成长最主要的是严重缺少浪漫化的充分成长阶段,过早让儿童走向精确化阶段。二百五十多年前法国启蒙思想家与教育家的卢梭(1712——1778)在他1762年出版的教育名著《爱弥尔》里早就说过,教育就是要培养自由的自然人,12岁以前是理智的睡眠时期,要让他的头脑空着不要用大脑,而主要运动儿童的四肢去发展与强健儿童的身体,12岁以后开始全面的使用大脑。童年期的孩子言行多受感性的支配,缺乏理性的力量。所以这个时期不要直接对儿童进行智育,教育的任务是发展儿童的外部感觉器官。因为外部感觉器官是智力教育的前提。卢梭认为,为了发展外部感觉器官,应该尽量给孩子提供各种活动的机会;为了触觉,应该让孩子亲自去摸去抓每件东西,多在黑暗中做游戏,由此使儿童了解感觉与引起感觉的事物之间的关系;为了发展视觉,要让儿童尽早地学习写生画和制图;为了发展听觉,卢梭主张应使儿童练习唱歌,注意发音纯正、清晰,并习惯听有节奏、有旋律的声音;对于儿童的味觉和嗅觉,卢梭认为不应该竭力加强发展,儿童的食物应该是自然的,简单的。卢梭是西方教育史上第一个详细地研究幼儿外部感觉器官的教育问题的人,卢梭的这些教育观点成了今天欧美国家幼儿园与小学的主要教育思想。中国教育在中国各种大专院校与科研院所的“教育专家们”的主导下,严重错位偏偏要与教育规律反其道而行之,使得中国教育体系成为了全世界最落后的教育体系之一。该体系急功近利,强调语数英与数理化以及数理逻辑思维的训练,导致中国教育生态严重的破坏,用力过猛,走偏了,走错了路,没有让中国人经过三个阶段的自然成长而完成自己,功利心太强,超前学习精确化的知识与超前要求学生们死记硬背多用脑,小学生与初中生背诵大量的知识性的内容与做大量的家庭作业注意力集中于大脑——气血供给注意力集中的大脑而不长身体与四肢。导致中国人普遍体格发育不好,身体的肌肉、骨骼与五藏六腑的功能与质量至少提前10年衰老。还不如文化大革命期间“慢养与放养”的中国儿童与中国学生,男男女女个个长得“五大三粗,虎背熊腰”,为中国的改革开放造就了许多身强力壮、豪情满怀、吃苦耐劳、勇敢顽强、敢于拼博的建设者,我就是其中之一。看一看今天中国的下一代,80后、90后、00后、10后,男人普遍缺少阳刚,女人普遍缺少健美,身心虚弱,偏偏倒倒行走在大地上,与欧美发达国家身心强悍的男人与女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回到中国来看见的到处都是表情沉重,穿着土里土气校服的“升学族”,成堆成堆的好吃嘴,小鲜肉,娘炮,中国式巨婴,啃老族,眼镜族,游戏族,追星族,草莓族,花少女与花美男,近几年又出现了大批与世无争的佛系族。严重缺少野性而又高贵的人格,缺少高级的浪漫精神与想象力及其创造性。在美国,基本上看不见这样“小白脸”的人群,我在美国看见的与中国“玩家”相似人群的主要是穿着随性、身强力壮喜欢跳街舞的“嘻哈族”。

   中国人的幼儿园与小学特别重视知识的学习与语数英的技能技巧的思维训练,过早与过度使用大脑,一读完小学就基本上成了身体上与精神上的“残疾人”,这可能就是中国足球很难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根本原因,因为在成为足球队员之前已经成了“身残”与“脑残”的“残疾人”了。身体与人格主要是在12岁以前形成的,美国幼儿园与小学不重视知识的学习,重视玩耍、重视身体与人格的成长,重视“音、体、美”的学习与训练,结果,长大了,青春、靓丽、性感、风骚、强悍,男人象男人,女人象女人,体格强健,风情万种。看一看今天的世界,华人对世界的影响力主要是劳力而不是劳心,主要是数量而不是质量,主要是物质而不是精神,主要是技术而不是艺术,主要是产品而不是思想。全世界的华人基本上都是劳力者阶层,很难走向劳心者的行业,因为严重缺少浪漫化成长阶段。在美国就能看见,由于普遍缺少“音、体、美”的教养与能力,缺少高级美感,缺少“野性而又高贵”的人格,缺少世界文化胸怀,从世界各地来美国求生存与求发展的中国人象一群进城的“农民工”,也象是一群“小鸟”与“小鸡”主要为眼前的食物所驱动、所兴奋、所陶醉。这些来自大陆、台湾以及全世界各个地区的华人学霸们,在美国获得了学士、硕士与博士而留在美国发展,普遍以“工具人”的形象存在充当的社会角色主要是欧美国家劳力者阶层的“苦力”。(我就住在美国高科技的中心“硅谷”15年了,这里有二十多万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在硅谷,工程师被戏称为“码农”,也就是编码的农民,这些软件程序员也被叫为“程序猿”。硅谷的中国工程师,这些理工男与理工女们,普遍土里土气,一盘散沙,缺少冒险精神与做大事的担当精神;个个都是学霸,精明能敢,数理逻辑很强,“音、体、美”的修养很差,也普遍缺少人文修养与文化爱好;自主意识很强,高级美感很弱,喜欢单打独斗与机器打交道不善于与人打交道;普遍木纳,缺少领袖才能在公司的主要角色就是当“士兵”被白人与印度人领导,不善交际与不善于言词表达与推销自己;听话,不会玩耍,性格内向,表情闷头闷脑,能吃苦耐劳,普遍每日工作10个小时左右也能坚持,加班加点任劳任怨,这可能就是西方公司喜欢中国工程师的主要原因;但华人很少有仰望星空的精神境界,关心的主要是“三子”——票子、房子、孩子);普世价值观与普世人文精神的严重缺失导致海外华人基本上与欧美的精神文明、与世界的精神文明无关,无法融入欧美主流文化与主流社会及其主流的生活方式,很难问鼎世界学术与创造发明的颠峰,华人严重缺少世界一流的艺术家、哲学家、科学家、企业家、设计大师、技术家等。缺少浪漫化的充分成长阶段,把中华民族的身心灵从根部彻底摧残了,从肉体到精神也彻底摧毁了,只有少数叛逆者例外。

   我的看法是,教育是“慢的艺术”。在幼儿园、小学与初中,这是教育的浪漫化阶段,是学生身体、审美情感与形象化思维优势成长阶段,要重视感性的训练,应以杜威的活动教育模式为主来展开教学;国家教育部要从顶层设计的教育制度与教育方针以及教育内容方面要实施“慢养与放养”,给孩子与学生们创造许多“自由探索的时间”与“自由探索的空间”,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去广泛课外阅读、学运动、学艺术、参与各种“音、体、美”、野外生存训练营、义工社团以及科学探究的丰富多彩的活动,通过孩子与学生们自由与自主的探索发现自己的兴趣爱好与培养自己的特长找到自己在社会中的位置而走向生命的自觉;到了高中,这是教育的精确化阶段,是学生理智情感与逻辑思维优势成长阶段,要重视数理化的教育与数理逻辑思维的训练以及批判性思维的训练,要重视慨念、原理与学科体系的系统学习,就要以赫尔巴特的知识教育模式为主来实施教学;到了大学,这是教育的综合应用化阶段,大学一、二年级以掌握基础知识为中心,教育应以知识教育模式为主实施教学,大学三、四年级后以解决问题为中心,教育应以活动教育模式为主来实施教学。

  

   二、全人教育的定位:以人格为中心——美是教育的本质与要培养“美、德、智、体、劳”全面发展的人

  

   我注意到,以上两种教育模式都存在着严重的问题:前者是一种以传授知识为中心、重认知的教育模式(简称知识教育模式),后者是一种以解决问题为中心、重实践的教育模式(简称能力教育模式)。他们都是以科学主义价值观为中心而建立起来的教育模式,前者是重视书本知识、重视理性训练的科学主义中心,后者是重视实践、重视感性训练的科学主义中心。事实上,人类的教育主要有两种模式,一种是以人格为本的教育模式,也叫“培养文明人”的教育模式,以提升人格为中心,把学习看成完善人格的高尚事情,培养出来的是“和谐的人”,能分辨美丑、真假、善恶,成为追求“自由、平等、博爱”普世价值观的有批判意识与社会责任感的公共知识分子;一种是以智能为本的教育模式,也叫“培养工具人”的教育模式,以掌握知识和培养能力为中心,教给学生技能,让他们掌握谋生的本领成为有用的“工具”。显然,无论是赫尔巴特的知识教育模式,还是杜威的能力教育模式都是“以智能为本”的教育模式。他们共同的缺点是教导人们如何工作,如何在社会上找到一份好工作为目标,把培养学生做事的本领作为教育展开的出发点,以掌握知识与培养能力为中心,面向未来把学生们培养成能适应竟争社会的人,从而造成了教育的普遍问题——过分重视语文、数学与科学课程的学习(以培养“读、写、算”的能力为中心)而缺少人文价值观的引导,使学生们普遍缺少人文精神的陶冶,缺少求知的神圣感与崇高感,缺少对学校作为传承人类精神文明“圣地”的敬畏感,缺少精神家园与缺少内心的精神生活,气喘吁吁地被迫适应快节奏的学习、工作与生活,失去了生活的诗意与优雅,失去了多元发展的个性与创造性,失去了人作为人能悠闲地享受精神生活的乐趣。这两种教育模式都严重地忽视了教育的价值引导功能,忽视了教育首先是培养学生如何生活,如何做人-----如何做一个内在精神世界丰富的充满爱心的能充分享受艺术、享受文化、享受学习、享受工作、享受生活的人,在学会做人的基础上去追求做人与做事的整合。

   (一)、美是教育的本质与要培养“美、德、智、体、劳”全面发展的人

为了实现这一理想,在“美是教育的本质”与培养“美、德、智、体、劳”全面发展的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86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