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沈登苗:清代全国进士最小时空分布:县/科年的动态研究

——以浙江为例

更新时间:2019-11-05 23:09:58
作者: 沈登苗  

  

   因此,如何比较简单、快捷、有效地获得进士分布数据之课题,已摆在了学界面前。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索引》编纂,“目的在于便利明清史的研究者能藉此较为迅捷地检索到这段时期封建统治集团人物的史料之所在”,现《索引》的价值巳“突破了编纂者的初衷而更显其重要性”[21]。《题名录》不仅大大缩小了误差,提供了他人进一步考证的线索,而且使用更为方便,尤其是使人们直接按科年/行政区查阅和统计成为现实。也正是《题名录》,又把我拉回了这一课题。笔者向朱保炯、谢沛霖与江庆柏前辈表示深深的敬意,特别对江庆柏先生有求必应地排忧解难,表示由衷的感谢。然而,这两部书的体裁决定了人们只能比较迅速地找到一个个的单例,且不能从中直接析出数据,数据还得靠使用者逐一辨认、分类、累加、汇总。即使出版《索引》《题名录》的修订本,这个问题同样存在。[22]故编著一部以提供清代进士分布数据为主的工具书——《清代进士的地理分布》,势在必行。

  

   笔者试图在前人的基础上,吸收当今学界的最新成果,在完成了把清代进士的籍贯几乎已全部复原到县级工作之后,[23]欲编纂一部以科年为经,以州县为纬的清代进士地理分布的工具书,即清代任何科年、任何时段、任何县级及以上的行政区的进士人数,人们都能比较容易、迅速、准确地找到。也即动态地揭示清代进士地理分布的全貌。打个形象的比喻,如果把清代进士地理分布当做一个西瓜,你可以任意切、任意分,哪怕从中提取最小的一角,甚或裁取任意截面、任何块状的比较。

  

   如同现代产业的分工,该工具书可为研究者,特别是相关硕博士学位论文撰写者节省大量的宝贵时间,为地方志工作者和区域进士编纂者,以及其他感兴趣者,提供精确的清代进士地理分布的数据和比较、观察的平台。

  

   由于清代进士涉及到有清一代的整个上层集团和多数文化名人等,且清代进士地理分布影响至今,以及其在中外人才史、教育史上的独特性,窃以为,不要说这些数据和进士后面的甲第名次,就是表格中占多数的零(空白),也是有用的历史信息,抑或形成 “大数据”也不一定。故也许如同《索引》一样,若干年后,产生今天我们想象不到的价值也是可能的。

  

   对《清代进士的地理分布》一书,笔者初步的构思是:以省为独立的基本单位,省内前半部分是每科年各府、直隶州、直隶厅、散州、散厅、县的进士数据,后半部分是每科年这些行政区的进士名单、甲第、名次,具体排列,详见下文。

  

   现以浙江为先例推出,希望能得到方家的指正。

  

   注  释:

  

   [1]〔美〕何炳棣:《明清进士与东南人文》,载缪进鸿、郑云山主编:《中国东南地区人才问题国际研讨会论文集》,浙江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 第216-221页。

   [2] 沈登苗:《论清代历科进士及历朝巍科人物的省级分布》,《杭州学刊》2018年第1期。按: 现在看来,此文进士的相关数据还得修正,其中各省的总数,已在沈登苗:《清代全国县级进士的分布》(拟发《社会科学论坛》)一文中修正。

   [3]  http://www.cnki.net/ 2018-07-19访问。

   [4] 据笔者对国家图书馆、孔夫子网站的搜索和本人收藏的估计。

   [5] 张耀翔:《清代进士之地理的分布》,《心理》第4卷第1期,1926年。

   [6] 沈登苗:《明清全国进士与人才的时空分布及其相互关系》,《中国文化研究》1999年第4期。

   [7] 另,吴根洲的《清代进士历史地理分布研究》(《考试研究》2011年第3期) ,虽也根据《题名录》对清代进士的地理分布做了全国性的研究,但吴氏把统计的结果笼统地以图的形式来表示,读者看不出各省具体的数据,无法参与本文的讨论。

   [8] 此外,尚有地方性的进士题名录汇编和地方志中的选举志等,但因准确性和流布不如专门的工具书,本文不予讨论。

   [9] 除《题名录》外,主要相关的校勘成果有: 毛晓阳:《〈明清进士题名碑录索引〉进士籍贯刊误述论》,《中国文化研究》2005年第3期; 吴根洲:《〈明清进士题名碑录索引〉刊误述论——仅限清代文进士省级籍贯》,载陈文新、余来明主编:《科举文献整理与研究——第八届科举制与科举学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武汉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250-257页。

   [10]  2016年9月8日毛晓阳博士给本人的来信。

   [11] 毛晓阳:《〈增校清朝进士题名碑录·附引得〉进士籍贯刊误述论》,《中国历史地理论丛》2007年第1期;毛晓阳:《〈明清进士题名碑录索引〉进士籍贯刊误述论》,《中国文化研究》2005年第3期。

   [12] 其中吴根洲发现并纠正19例。见吴根洲:《清代进士历史地理分布研究》,《考试研究》2011年第3期。

   [13] 在这两个方面的刊误中,都存在着不少作者已发现了问题,并依据史料考证出正确的籍贯,但遗憾的是,作者没有统一采取以户籍为取舍的标准,导致正文著录仍不确的结果。故本人仅是“临门一脚”,在这方面的发现和考证工作,主要都是江庆柏先生完成的。也特在此向江先生致谢!

   [14] 这129位进士的县级籍贯,本人已从“府亲辖地” 的角度切入,并借助于新版地方志等得以解决,详见沈登苗:《清代全国县级进士的分布》(拟发《社会科学论坛》)。

   [15] 由于目前学术界考证的力量仅集中在江西、福建、河南等省,而本人也主要根据《题名录》的“校记”做梳理,故这些数据不会是最后的结论。

   [16 事实上,若张泗洲同学标注此引文,根本不影响其本人论文的价值,故这与他的导师把关不严不无关系。

   [17] 范金民:《明清江南进士数量、地域分布及其特色分析》,《南京大学学报》1997年第2期。

   [18] 同时,该文中把原属苏州府,雍正二年升直隶州的太仓直隶州单列,说明作者对行政区的划分和取舍标准并不统一。又顺便提及,从范文中的“明代江南进士分县统计表”就可以清晰地看到,该表应天府的合计人数,多加了50人。需要特别强调的是,笔者指出这些问题,绝非是给名家、名篇找茬,而是用实例说明,即使拥有完整、准确的史料,要保证统计的准确性,也非人们想象的那样容易。同时,行政区的沿革了解和取舍,也得花相当的精力。再结合自己的体会,本人的《论清代历科进士及历朝巍科人物的省级分布》甫出,就残酷地发现了若干省份的数据有误,实乃本人当时归类和校核不慎所致。

   [19] 另可参阅沈登苗:《论学术抄袭与当前的浮躁学风问题——兼谈如何进一步开展学术批评》,《云梦学刊》2003年第5期。

   [20] 此论不包括吴根洲以图的形式来表述他的统计成果。

   [21] 毛晓阳:《〈明清进士题名碑录索引〉进士籍贯刊误述论》,《中国文化研究》2005年第3期。

   [22]  2018年9月才上线试运营的《中国科举库(清代进士)》(网址:http://kjk.wenjinguan.com/),有按省、县进士总数和朝代、科年进士总数及姓氏等搜索功能,但没有时间/行政区的搜索功能。

   [23] 沈登苗:《清代全国县级进士的分布》(拟发《社会科学论坛》)。

  

  

二  清代浙江历科进士的县级分布


   说明:①本表浙江省及各府所辖,以清代同治朝的行政区为准;各府前后排列,以适合版面为原则,府内州县排列以傅林祥等编的《中国行政区划通史·清代卷》(复旦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的先后为序;当科没有产生进士的州县,以空白来表示。②在“县级政区中”,凡州、厅的名后均标“州”、“厅”,名后不标的均为县。乾隆三十八年,升海宁县为州,同时降安吉州为县;石门县在康熙元年前称崇德县。康熙二十六年,于现舟山岛设定海县(道光二十三年升为定海直隶厅),属宁波府,原定海县改镇海县。③本表内定海为直隶厅。④因受“查嗣庭科场试题案”牵连,雍正四年清廷禁止浙江省的士子参加当年的乡试和次年的会试,故雍正五年丁未科(1727),浙江省的进士人数为零。⑤各府(含直隶厅) 进士合计数,标于表3中府级行政单位名称之后。

  

  

表1-1  清代浙江历科进士的县级分布(清前期之一)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86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