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伍国:台北中央研究院访问记

更新时间:2019-10-29 23:03:15
作者: 伍国 (进入专栏)  

  

   2018年初,我第二次来到位于台北南港的中央研究院。第一次是在2015年年末,来这里参加一个明清研究国际学术会议,这次是为搜寻一些和我目前的研究有关的资料,也为了躲避美国北部的严寒。中研院位于台北市南港区的东端,出了捷运的最后一站南港展览馆,仍然要坐几站公车,或者走上20分钟。如果打计程车,则车资刚刚超出起步价一些。可以想象,在当初选址和修建中央研究院的时候,这一带是个更加偏远僻静的所在。

  

   偏远正体现了选址者的用心。让中研院成为一个类似位于市郊的大学校园一样远离尘嚣,内部开阔又相对独立的园区,有足够的空间容纳它的各种研究所,博物馆,会议中心,宾馆(正式名称叫“学术活动中心”),还能设计出一些精巧的景致,让人在其间散步或休息的时候,有置身公园的感觉。在侧门处,有一个小小的邮政所,甚至一个半内部的小超市平价供应生活用品,按台湾的习惯叫做“福利社”。一家连锁超市也在这里设有分店,大概因为用了他们的地盘,对中研院的正式员工有打折优惠。

  

   我携家人在中研院学术活动中心住了十天,每天去几个地方查找资料:傅斯年图书馆,郭廷以图书馆,近代史研究所档案室。承史语所所长王明珂教授协助,我办了一个贴照片和过塑的访问学者证件,这样可以进入这些地方的书库。实际上,在我拿到证件之前,也已经可以向档案管理人员申请调阅一些资料,只需口头说明一下即可。他们会问一下,是否还在等待证件,然后体谅地说,因为刚刚来还没有拿到手吧,但绝对没有人严厉地执行规定,把访问者拒之门外。可以说,这里的图书馆和档案馆管理员都专业,高效,友善,通情达理。进入图书馆以后,电脑和各种中英文数据库都可以自由使用,甚至连用户名,密码都不需要——唯一需要的是要付点打印资料的打印费而已。

  

   正因为这种便利,我得以查阅并很快就方便地打印了才扫描上网不久的丁文江云南考察笔记的手迹。这则资料是丁文江在1914-1915年间对云南少数民族的调查和记录“滇游人种见闻录”。仅凭这项稀见手迹,这趟已经是很值得了。

  

   除了对研究工作的完全配合,中研院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对文物的保护和对重要学人的纪念。不仅史语所和近史所的图书馆分别以首任所长傅斯年和郭廷以的名字命名,在傅斯年图书馆内还有一间清幽的傅斯年纪念室,陈列傅斯年的手迹和生前物品。同样,在郭廷以图书馆内,也有一间专门的郭廷以纪念室。

  

   当然,最值得一看的还是胡适纪念馆。这里有胡适生平展览,藏书和胡适故居。独栋别墅的故居内有胡适当年在中研院院长任内的书房,卧室,会客处等日常起居之处。我们参观的时候,遇到的讲解员是一位亲切温和的退休女士。和台湾很多名胜,纪念地一样,担任讲解的人往往是义工。我们的讲解员说自己和中央研究院并没有关系,只是家住在附近,退休以后想做点事情,就担任了胡适纪念馆的义务讲解员。

  

   从中研院的侧门出来过马路,有一间“胡适国小”,在这附近还有座胡适公园步行可至,主要是胡适和夫人江冬秀的合葬墓地。有一座胡适半身塑像,墓地,及当年的学界同仁撰写在大理石上的墓志铭。墓地建在一座小丘上,背山,面朝中研院园区。在公园的入口,也就是将要登上小山的地方,还有个环形的石碑群,分别以胡适的手迹刻着他的一些经典格言警句,例如非常浅显直白但值得反复品味的:“要怎么收获,先那么栽”,以及“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有七分证据,不说八分话”,还有那句读来颇感沉重的,不知多少人用生命去践行的话:“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蔡元培纪念馆是位于园区内的一座小坡之上的现代建筑,也做研究人员和职工的休息和聚会用。这里有关蔡元培的实物不多,只有塑像和一些图片,因此也没有专人值守。其中,蒋介石向蔡元培塑像鞠躬的照片令人印象深刻。

  

   中研院史语所的大楼里有一座精心维护和管理的历史文物陈列馆。这座博物馆里陈列有殷墟甲骨,青铜方鼎,居延汉简,大内档案,以及属于龙山文化的黑陶器等,还有西南少数民族文物,如傩戏面具。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陈列馆内的宣传介绍手段也比较亲切和有互动性:参观者可以自己用蜡笔制作拓片,还可以领到一只竹简,然后用毛笔蘸墨,想象自己像秦汉时代的古人一样,在竹简上竖着写下一行小字。

  

   作为一座宾馆来说,中研院的学术活动中心价格廉宜,但也算是设施比较简陋的,比如只有空调,没有暖气,而空调也只能开和关,不能自由调节温度。不过对于学人来说,也是不必计较的。每天的免费早餐地点是二楼的一个大教室似的饭厅,墙上还有块黑板写着每日供应的付费简易午餐饭食,餐桌也和食堂一样是长方形。这是外包给一家餐饮公司经营的。由于这里基本上接待世界各地从事访问研究和出席会议的人,也算是“谈笑有鸿儒”,至少看不到吵吵嚷嚷的旅游团。

  

   虽然简单如此,在学术活动中心的地下室,却设有一个不错的学术书店“四分溪书坊”。在同位于地下室的自助洗衣房洗衣服的时候,等候的间隙,住客可以逛到里边看看。值守书店的年轻人对本院的学者及其著作都非常熟稔,回答各类咨询也极为到位。我这次在这里买了王明珂编校的《川西民俗调查记录1929》,还有一个专柜售卖大陆版的简体字学术书籍,我买了一本岑仲勉的《隋唐史》。

  

   学术交流中心总台可以帮忙约去机场的计程车,在离开的时候,遇上的司机是山东籍“外省人”。当年他的祖父和父亲两人辗转来台,祖父因为忠诚于留在家乡的祖母,而又相信不久就可以“反攻”回去(司机对当时的宣传似也颇有微词),从此终身不再娶。一路听他聊天直到桃园机场,也了解到历史的大江大海在几代普通人心灵上留下的印记。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76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