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文胜:评价中国农业的误区与大国小农的共识

更新时间:2019-10-22 23:30:28
作者: 陈文胜 (进入专栏)  

  

   摘要: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河南代表团的审议时,进一步提出要扛稳粮食安全这个重任,明确要求把确保重要农产品特别是粮食供给,作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首要任务。处于农业中国到工业中国、乡村中国到城镇中国变迁的千年大变局时代,中国农业究竟是兴是衰?在当前复杂特殊的经济形势下,农业作为中国现代化的战略后院,如何研判中国农业的发展现状,形成大国小农关于农业发展的社会共识,决定着中国处于全面现代化爬坡过坎关键阶段的战略方向。

  

   关键词:中国农业 评价误区 大国小农 社会共识

  

   党的十九大作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大决策部署,而农业是乡村的本质特征,乡村最核心的产业是农业。习近平总书记不仅强调“中国要强,农业必须强”,来突出表明了农业现代化在乡村振兴战略的战略地位,而且在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河南代表团的审议时,进一步提出要扛稳粮食安全这个重任,明确要求把确保重要农产品特别是粮食供给,作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首要任务。[1]粮食稳则天下安,特别是在当前复杂特殊的经济形势下,农业作为中国现代化的战略后院,只有把饭碗牢牢端在中国人自己的手中,才能从根本上把握主动权,有效应对各种风险挑战,确保中国经济社会大局稳定。因此,如何研判中国农业的发展现状,形成大国小农关于农业发展的社会共识,决定着中国处于全面现代化爬坡过坎关键阶段的战略方向。


一、评价大国农业的核心问题


   农业是最古老的产业,更是中华民族同根而生的产业,与大国的兴衰息息相关,与世界历史上最具悠久历史的农耕民族传统文化如影随形。民以食为天,农业与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紧密相连,成为全社会普遍关注的热点问题。在中国社会发展的历史进程中,改革开放的四十年前农民没有择业权、没有销售自己产品的权利,终生困守于土地,而且国家只投资建设城市和工业,所有农村的建设包括被认为伟大成就的人民公社时代水利与乡村基础设施建设,都是农民集资带粮出力,现在农民逐渐成为可以城乡流动的“自由人”,乡村公路、水利以及大多数基础设施建设都是政府投资而不再主要由农民掏钱。四十年前只有几亿人口却饿肚子,粮食连数量都无法满足,现在有十四亿多人口却农产品过剩,满街的农产品卖不出,不仅要“舌尖上的安全”还要“舌尖上的美味”。四十年前农业主要靠人力牛力,占全国82%的近8亿农村人口搞农业需要养活9亿多人口,现在不少偏远山区的耕作与收割都机械化了,农业的劳动强度前所未有地降低,在耕地面积大幅下降的情况下,只占全国40%多的不到6亿农村人口搞农业需要养活近14亿人口。[2]从1978年到2017年,中国的粮食总产量从3.05亿吨增长到6.18亿吨,在人口增加44.4%、可耕地面积每年减少的3000平方公里的情况下,粮食产量增加了102.7%,粮食自给率达到95%,成为中国工业化、城镇化的基本前提。[3]

  

   奥巴马就这样说过,如果中国人也过上美国那样的生活,将是世界性灾难。[4]那么,中国是如何来养活14亿人的呢?根据剑桥大学博士Janus Dongye的一篇非常火爆文章《近14亿人的口腹之欲,是如何被满足的?》,中国每年消费6500万吨海鲜,占全球总量的45%,只有1500万吨是捕捞的,其余5000万吨都来自中国水产养殖农场;中国生产了全球84%的丝绸、66%的淡水鱼;中国每年莲藕产量达1100万吨,占全球总产量90%,出口量占全球60%;中国是世界头号菜籽油生产国,产量占全球总量的22%;中国蜂蜜产量占全球30%,美国消费的蜂蜜有1/3直接或间接来自中国;中国是世界最大的葡萄产国,产量占全球19.1%;中国每年番茄产量达5630万吨,出口量占全球1/3。[5]

  

   据联合国粮农组织公开的数据,2017年全球粮食产量约为26.27亿吨。产粮在1亿吨以上的国家有五个,美国占世界13%的耕地,年生产粮食5亿吨;印度占世界11%的耕地,年生产粮食2.8亿吨;巴西占世界4%的耕地,年生产粮食2.4亿吨;俄罗斯占世界8%的耕地,年生产粮食1.3亿吨。而中国是约占世界7%的耕地,粮食产量为6.18亿吨,为世界粮食总产量的23.5%。[6]

  

   中国四倍于美国的人口,拥有的耕地总量却远远不及美国,而丘陵、山区的耕地面积占了很高的比例,大多数地区不适合大型农业机械和规模化生产,现代化水平就必然远远落后于美国。尽管如此,中国不仅产粮位居世界榜首,而且产肉量世界第一、产鱼量世界第一、产棉量世界第一、产食用油量世界第一、产羊量世界第一、果蔬生产量世界第一。与公认的全球农业强国美国相比,中国绝大多数农产品产量均处于领先地位。如2018年全球猪肉产量1.11亿吨,中国0.54亿吨,占比49%,美国0.096亿吨,占比8.6%。2018年全球羊肉产量1506万吨,中国475万吨,占比31.5%,美国7万吨,占比0.5%。2018年全球蔬菜产量13.8亿吨,中国8.16亿吨,占比59.2%;美国3925万吨,占比4.8%。2018年全球水产品产量2.11亿吨,中国6469万吨,占比30.7%。美国537.5万吨,占比2.5%。中国养殖水产品产量占比77.6%(世界平均为46%),占世界养殖量52%。2018年全球水果产量7.68亿吨,中国2.61亿吨,占比34%,美国4200万吨,占比5.5%。2018年全球禽蛋产量7650万吨,中国3128万吨,占比40.9%,美国688万吨,占比9%。2018年全球棉花产量2585万吨,中国第一,610万吨,占比23.6%,美国405万吨,占比15.7%。2018年全球茶叶产量580万吨,中国261万吨,占比45%。[7]

  

  

   就有人认为,中国现在的农业还不如改革前的农业,还说因为进口才养活国人,如果美国禁运就会导致粮食危机。尽管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农产品进口国,粮食进口量也是世界第一,但进口主要是用于加工生产食用油和饲料的转基因大豆占据主导,在主粮方面始终具有绝对优势。根据中国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在2017年就进口了13062万吨粮食,其中大豆进口高达9553万吨,玉米进口283万吨,两项就占进口粮食总量的75%;而水稻累计进口403万吨,小麦累计进口442万吨,稻米和小麦等主粮作物进口量非常少,自给率均在95%以上,[8]。因此,进口主要是满足不同层次的消费需求,口粮的安全性基本上不存在问题。

  

   那么,处于农业中国到工业中国、乡村中国到城镇中国变迁的千年大变局时代,中国农业究竟是兴是衰?而如何评价今天中国农业,身在庐山有之,雾里看花有之,跑马观花有之,叶公好龙有之,仿佛盲人摸象,众说纷纭。诸如《中国农业到底死于谁的手里?》、《中国2.2亿农民干不过荷兰22万农民?》等文,风靡网络。其中“荷兰只有22万农民,2015年却创造了820亿美元的农业出口;中国有2.2亿农业劳动力,同期农产品却比荷兰少110亿美元,农产品贸易逆差达400多亿美元”,被称之为“农业奇迹”。也就是荷兰用约3%的劳动力创造了约2%的GDP价值,而中国用近40%的农业劳动力创造了约10%的GDP价值,以此来判断中国农业与荷兰农业的强弱与高下。[9]

  

   不可否认荷兰农业所取得的成就,因为荷兰在全面实现现代化后,就没有必要像中国这样以牺牲农民利益为代价来围绕工业化、城镇化建构农业产业体系,而是围绕农业来布局整个产业体系,包括资本集聚与高科技融合、完善市场体系与土地财产制度,使农业具有全能的经济功能。而且荷兰农业之所以高效,不仅高投资、高成本,而且生产都具有高附加值如蔬果、花卉等农产品产品,自然高价格、高产值。与人口大国的中国相比,作为小国荷兰,无论是产能大小都不存在国内粮食安全风险,也不决定着世界农产品市场的话语权,不存在引发国际市场风险,在很大程度上表现为国家的经济价值。[10]同时,荷兰高价格的农产品,也大多只能面向在西欧发达国家的消费市场。对于刚刚摆脱贫困状况进入小康社会的中国而言,绝大部分消费者都还没有这样的消费能力。而且荷兰农业的产业高度集中模式,无疑就会形成无以伦比的高度垄断,对人口大国而言就是一把双刃剑,对农产品的市场有效供给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

  

   即使强大的美国农业也不同于小国荷兰农业,美国具有耕地集中、地广人稀这样得天独厚的资源禀赋,适合装备高效的大型农业机械,再加上农业早已完成了资本集聚与高科技融合,是中国小农户始终无法企及的规模化大农业,小麦、玉米、大豆产量占全球产量的40%左右,农产品高达90%出口国外市场,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国,农产品除了满足自己的3.2亿人口,还可以满足国外1.5亿人口的需求。因而十分依赖于国际市场,尽管经常面临农产品过剩的问题,但由于主导了世界农产品市场的走向,粮食就成为了美国的国际政治、经济、外交的战略核武器。[11]

  

   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在新中国诞生之际就断言:“历代政府都没有解决中国人的吃饭问题。同样,共产党政权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12]因为世界粮食市场的交易额是3亿吨,全球农产品出口总量只能满足5亿人口的需求。1974年在罗马召开的第一次世界粮食会议,一些专家就预判,中国绝无可能养活10亿人口。[13]因此,美国布朗就发出了“谁来养活中国”之问,最主要的就是基于对中国的三个基本判断:未来人口不断增长难以逆转,耕地不断减少难以逆转,环境破坏造成农作物不断减产难以逆转。所以,作为有14亿人口的大国,中国必须立足于用自己的土地养活自己,农业就被赋予了重要的国家安全功能。习近平总书记就多次强调,中国饭碗一定要端在自己的手里。农业作为大国之基的战略产业,与GDP的多少无关,与在GDP中的比重多少无关。即使中国在未来再富裕强大,再多的钱也无法在国际市场上买回能够养活十多亿人口的农产品。即使能够买回足够的农产品,一旦出现全球粮食危机,各国必然会限制出口首先保障本国的粮食安全,人口大国的农产品供给就无疑处于不确定性的危险境地。所以,中国农业与美国、荷兰农业的根本区别是,美国、荷兰农业都是满足国际市场需要,而中国是确保国内需求,就不仅仅只是单纯的经济功能,完全用经济产值大小来评价中国农业是对基本国情缺乏清醒的认识。[14]

  

陈锡文就认为,在南、北美洲和大洋洲,由于开发时间短(不过三四百年时间),又人少地多、家庭农场规模很大,农业更多地具有经济发展功能。在中国这样一个具有几千年文明史的传统农业国家,人多地少,“形成了一种非常独特的社会现象:集村庄而群居,一个村庄几十户、几百户农民在一起,相互守望,相互帮助,用这样一种村庄的方式进行农业生产”,(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675.html
文章来源:《新疆农垦经济》2019年第9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