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曹锦清:印度归来话中印比较

更新时间:2019-10-17 07:52:39
作者: 曹锦清 (进入专栏)  
印度的国土面积近三百万平方公里,它的耕地面积大概维系在21亿亩左右,那么中国的土地最高面积达到20亿亩,现在大概只有18.23亿亩,总而言之,中印的耕地面积差不多,但是印度从1947年解放从来没有超过中国粮食总产的百分之五十。

  

   人口问题:从印度经验来看中国的计划生育

  

   中国进行了计划生育,印度就不可能、也没有进行计划生育。印度1947年解放独立,1950年从事第一次全国性的人口普查,1951年公布了1950年的普查数字。印度1950年人口是3.2亿,去年公布 的是12.2亿。我们 1953年第一次全国人口普查,人口近6亿,到1950年,大概5.5亿。按照它的增长率,我们现在人口大概要超过20亿,将近21亿,而我们现在公布的人口大概是13.6亿,减一减,计划生育就少生了6个亿。

   如果没有计划生育,我们就业不可能解决。即使中国变成世界工厂,农村依然沉淀大量的剩余劳动,中国在2003年到2005年之间就过了刘易斯拐点是不可能的,而过了刘易斯拐点以后,这个国家的劳资关系——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劳资关系得到极大的改善,这个点是最难过的。但是印度不同,第一个就是人口红利数,中国因为搞计划生育所以未富先老,但是如果不搞计划生育,这二十年无法过来;搞了计划生育,后面有问题。

   另外有一个观点是生育率的自然的递减率。印度的自然增长率曲线最近五年确实在下降,但是不要忘记一个基本的东西:中国在城市推行计划生育是在1979年,农村大规模推动是1985、1986年,在1990年达到峰值,整个农村也搞得鸡飞狗跳。尽管如此,农村产业的就业人口就是第一产业的就业人口,虽然城市化率在不断提高,农村的比例在下降。但农村人口的比例下降掩盖了一个重要事实,就是农村的第一产业就业的人口持续上升,中国五十年代的时候农村劳动力也就2.4亿多,之后一直上升,到 2002年达到了峰值, 大概是3.8亿劳动力,2003年以后,绝对值开始下降,和刘易斯拐点同时下降。这一点特别重要。过了这个坎,农业人口越来越少,农业的规模化经营可以逐步推行。怎么把那么多的农民工稳定地、有保障地安排在城市里面,这当然是我们以后面临的一个大的问题。

  

   结语

  

   总体来说,通过印度来反观哪些事情做对了,而又有哪些事情做错了,有一个明显的认识。

   对于传统纠缠于现实这样一个议题,一个被历史纠缠的国家要进入工业化、城市化和现代化,它和传统的东西割断,有它的必要;然后当传统不再纠缠于我们现代发展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有自信大规模地修复被切断的历史,就是大规模的传统被恢复过来作为我们认识的一种符号,这就是共产党当下所干的事情。但前提是,如果它纠缠于当下,必须与它告别,不纠缠了,那么那个时候我们对传统的文化,我们有选择地把传统的某些个东西重新召回到当下,来作为我们民族识别、民族记忆,也包括我们民族自豪感的一个文化的要素。

   事实上,近代中国在观念上割断了传统,辛亥革命以及以后的新文化运动是一次,1949 年又是一次,改革开放以后又一次割断。所以,中国的历史要进行平稳的叙事,就特别得困难。有些传统事实上是观念上否定,虽然否定了但仍然顽强地存活着。我这里举一个简单的例子。郡县制就顽强地存活着。百代践行秦政制,而且郡县制在中国的完成是从秦开始,大规模的推进从晚清开始,北洋民国加剧,而后到共产党的 1965 年,建立最后一个 自治区——西藏自治区,正式完成。把郡县制推 广到周边地区去,完成了大一统的中央集权国家,应该是1965 年。这个传统一直延续到现在。由于时间关系,我就向诸位汇报以上几点。在中印两国的比较当中,能够更深刻地理解我们发展中的某些东西。

   本文转自公众号“文化纵横”,原载《华东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5期,篇幅所限,内容有所编删。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585.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