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大元:民法典编纂要体现宪法精神

更新时间:2019-10-14 23:01:32
作者: 韩大元 (进入专栏)  
有必要从宪法价值角度对传统民法上的一些观念或者命题提出是否符合宪法的疑问。如公序良俗是民法上的基本原则,也是支撑民法制度的基础之一,但在宪法上如何使“公序良俗”具有正当性基础,以确保信息化、风险社会中公民的基本权利不受私权领域的“公权力”侵害。赔礼道歉是承担侵权责任的基本方式之一,但在宪法上这种承担民事责任的方式有可能侵害当事人的精神自由与尊严,应寻求更加多元化的承担责任的方式。总之,无论是制定还是修改,民法典编纂中分则部分的任务都是十分繁重的。对不同的法律进行修改时,如何与宪法精神保持一致是未来民法典编纂面临的重大课题。

  

   四、民法典编纂的程序要符合宪法精神

  

   按照立法规划,民法典各编于2020年3月将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通过,从而形成统一的民法典。根据《立法法》程序,民法典必须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通过,这是民法典保持其基本法律的要求,也是维护基本民事法律制度的客观要求。根据《宪法》和《立法法》的规定,基本法律必须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否则就不是基本法律,成为“非基本法律”,直接影响其法律地位。维护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宪法地位是我国宪法体制的基本特点,也是我国宪法精神的要求。在通过程序上,是采用“捆绑式”通过,还是“分别”通过,要考虑民法典体系化的特点与客观需求。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要求,“完善法律草案表决程序,对主要条款可以单独表决”,对此《立法法》也做了相关的规定。将来民法典总条文总数可能在1200条以上[11],同时包含不同的分编,修改的幅度又不同,如何由全国人大统一审议通过?从立法技术层面有可能遇到新的问题,对此需要我们做好理论研究,完善相关程序。

   在立法程序的合宪性基础上,民法典编纂可能遇到的另一个程序问题是如何协调基本法律与非基本法律的关系,使民法典各编统一具有基本法律的地位。我国宪法区分了基本法律与非基本法律,基本法律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非基本法律由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制定,虽然文本上没有明确两者的法律效力位阶,但笔者认为“基本法律与非基本法律实际上存在着位阶关系,基本法律效力低于宪法,而高于非基本法律”,[12]纳入民法典体系的分编应具有基本法律的属性。但目前可能纳入分编的法律中有些是基本法律,有些是非基本法律,如《侵权责任法》是由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非基本法律”。作为“非基本法律”,《侵权责任法》调整领域不属于基本民事法律制度,需要通过法律程序使之具有基本法律的性质。可能的途径是,对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侵权责任法》进行修改后再由全国人大重新通过,使其具有基本法律属性。由全国人大主导重大法律的制定与修改体现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基本理念。长期以来,在全国人大宪法地位问题上,我们过分强调常务委员会的立法功能,客观上削弱了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应有的功能,混淆了最高国家权力机关与常设机关的界限。在未来民法典编纂时应处理好不同法律之间的位阶关系,在合宪性的范围内寻求法律体系的内在统一。同时,建立法律修改和法律解释的有效机制,对基本法律的修改遵循“不得与该法律的基本精神相抵触”原则,以保持民法典体系的开放性。

  

   五、民法典编纂与宪法解释的功能

  

   民法典编纂是宏大的法律工程,既要重视编纂过程,同时也需要考虑编纂以后的实施机制。由于民法典本身的开放性,在具体实施过程中要建立有效的实施机制,使民法规范更好地适应社会生活变化。为了有效实现这一目标,在民法的具体解释和适用过程中,需要引入宪法价值。而不论是民法典的编纂过程、编纂之后的有效实施,还是民法典具体的解释和适用,都离不开宪法解释的原则性指导,需要建立民法典编纂与宪法解释的有效互动机制。在上述范畴中,宪法解释的功能分别表现在:

   1.民法典编纂中合宪性的优先判断。如前所述,民法典编纂虽然不是立法过程,也不是单纯的修改过程,但对总则与分篇的制定、修改、科学整理的过程必然涉及不同价值的衡量,需要与宪法保持一致,引入合宪性判断方法,对所有内容是否符合宪法进行判断。

   宪法是制宪权应用的结果,包含了宪法正当化的最高权威和共同体的价值共识,具有最高的民主合法性与最高的法律效力。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提出,“宪法是党和人民意志的集中体现,是通过科学民主程序形成的根本法。坚持依法治国首先要坚持依宪治国,坚持依法执政首先要坚持依宪执政。全国各族人民、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活动准则,并且负有维护宪法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因而,在民法典编纂过程中,国家立法机关应履行遵守宪法义务,保持对宪法的忠诚,使每个民法典条文的制定与修改符合宪法精神。

   2.民法典实施中的宪法解释。由于规范结构相对单一,单行民事法律在实施中进行法律解释的难度并不大。但是,编纂后的民法典实施与普通法律的实施有所不同,它由不同的民事领域的分篇组成,规范内容庞大,体系复杂,层级多元。这意味着法律解释难度的增加,意味着规范体系内部外在形式结构要件与内在价值体系要件、内在不同价值之间矛盾、冲突风险的加大。因此,引入统一的宪法解释,以降低法律解释的难度,协调内部外在形式结构要件与内在价值体系要件、内在不同价值之间冲突是十分必要的。

   民法体系体现的宪法价值与宪法解释中的宪法价值判断是不同的,需要加以区分。如民法理念中包含的“人的尊严”是民法体系的价值基础,引导民法体系的发展。但形成为统一民法典体系后自身规范价值不一定保证其规范的合宪性,需要引入宪法价值来约束民法典实施。宪法解释在民法实施中的作用是多方面的,既有以尊严为基础的价值体系,也有规范上体现的价值规范。编纂民法典的目的是实施民法典,发挥民法典在权利保障与社会共识维护中的作用,其功能的有效发挥对宪法实施起着重要作用。没有实效性的宪法解释制度,未来的民法典将会失去保障机制,无法构建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中的“宪法—民法”关系,民法典编纂的意义也会大打折扣。

   3.民事法律解释中的宪法解释。在民事法律实践中如何体现宪法精神方面,我们已经积累了一些经验。如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一次会议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99条第1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22条的解释。其核心内容是对于“公民享有姓名权,有权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以及“子女可以随父姓,可以随母姓”的规定做出法律解释,明确“公民在父姓和母姓之外选取姓氏如何适用法律”的问题。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讨论了上述规定的含义,认为:公民依法享有姓名权。公民行使姓名权属于民事活动,既应当依照《民法通则》第99条第1款和《婚姻法》第22条的规定,还应当遵守《民法通则》第7条的规定,即应当尊重社会公德,不得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在中华传统文化中,“姓名”中的“姓”,即姓氏,体现着血缘传承、伦理秩序和文化传统,公民选取姓氏涉及公序良俗。公民原则上随父姓或者母姓符合中华传统文化和伦理观念,符合绝大多数公民的意愿和实际做法。同时,考虑到社会实际情况,公民有正当理由的也可以选取其他姓氏。基于此,对《民法通则》第99条第1款、《婚姻法》第22条解释如下:公民依法享有姓名权。公民行使姓名权,还应当尊重社会公德,不得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公民原则上应当随父姓或者母姓。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在父姓和母姓之外选取姓氏:(一)选取其他直系长辈血亲的姓氏;(二)因由法定扶养人以外的人扶养而选取扶养人姓氏;(三)有不违反公序良俗的其他正当理由。少数民族公民的姓氏可以从本民族的文化传统和风俗习惯。

   从宪法解释的角度来看,虽然公民依法享有姓名权,但是公民姓名选取这一民事权利的使用,应当尊重社会公德,不得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这一法律解释的背后,体现了宪法公共利益条款、社会公德条款对于公民权利行使的约束。《宪法》第51条是关于公民自由和权利限度的概括性规定,又被称为公民权利的“宪法保留”条款。《宪法》第51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行使自由和权利的时候,不得损害国家的、社会的、集体的利益和其他公民的合法的自由和权利。《宪法》第53条规定了公民遵纪守法的义务。《宪法》第53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保守国家秘密,爱护公共财产,遵守劳动纪律,遵守公共秩序,尊重社会公德。因而基于宪法,民法所倡导的“私权神圣”、“意思自治”等理念的绝对性价值受到宪法精神的约束而呈现出相对性的客观表现,进而助于实现公民权利与公共利益的协调,维护国家与社会的基本秩序和稳定。

   为了建立宪法解释与部门法律解释之间的互动机制,我们需要根据四中全会提出的“完善宪法解释程序机制”的要求,及时制定《宪法解释程序法》,为民法典实施创造良好的机制。《宪法解释程序法》是一部关涉宪法实施和监督的法律,是一部基本法律。通过宪法解释程序的法治化,使宪法解释有效运作起来,维护法律体系的安定性。《宪法解释程序法》内容包括请求解释宪法的提起,宪法解释请求的受理、宪法解释案的审议,宪法解释案的通过与宪法解释效力。从这种意义上说,完善宪法解释程序对于科学地编纂民法典具有重要的意义。

  

   结语

  

   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提出,“法律是治国之重器,良法是善治之前提”。“编纂民法典”作为兼具政治决断与完善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基础性工作之双重属性的重要任务,应当遵循法治原则,落实宪法精神。

   宪法价值与民法价值虽然具有一定的同构性,但其价值位阶是不同的,整个民法体系的基础是宪法所体现的人权保障与公权的约束。宪法精神引导立法者的立法思维、有助于实现立法过程的科学性,宪法精神对立法的约束有助于寻求社会共识,特别是体现民法典的民意基础,因而学术界需要构建以宪法精神为基础的民法体系。

   从民法典编纂的性质来看,编纂是对现行分别规定的民事法律规范进行科学整理,删繁就简,修改完善。《草案》需要进一步思考条文的设计与表述上如何更好地体现宪法精神,及时消除与宪法可能不一致的内容。民法典各分编内容在修改时如何与宪法精神保持一致是未来民法典编纂面临的重大课题。不论是民法典的编纂过程,编纂之后的有效实施,还是民法典具体的解释和适用,都离不开宪法解释的原则性指导,需要建立民法典编纂与宪法解释的有效互动机制。

   注释:

   [1]李适时:《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草案)〉的说明》。

   [2]林来梵:《民法典编纂的宪法学透析》,《法学研究》2016年第4期。

   [3][日]爱敬浩二:《宪法与民法问题的宪法学考察》,《法政论集》230号2009年版。

   [4][日]北川善太郎:《关于最近之未来的法律模型》,梁慧星主编:《民商法论丛》(第6卷),法律出版社1997年版,第286页。

   [5]龙卫球:《民法典编纂要警惕“宪法依据”陷阱》,http://opinion.caixin.com/2015-04-22.最后访问日期:2016年9月20日。

   [6]郑贤君:《作为宪法实施法的民法——兼议龙卫球教授所谓的“民法典制定的宪法陷阱”》,《法学评论》2016年第1期。

   [7][日]山本敬三:《宪法—民法关系论的展开及其意义》,《新时代法政策学研究》第5卷(2010)。

   [8]参见王竹:《编纂民法典的合宪性思考》,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75页。

   [9]同前注[1]。

   [10][法]尼克拉斯·莫尔费斯:《民法的宪法化》,幡野弘树译,《新时代法政策学研究》第11卷(2011)。

   [11]同前注[8],第76页。

   [12]韩大元:《全国人大常委会新法能否优于全国人大旧法》,《法学》2008年第10期。

   作者简介:韩大元,法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文章来源:《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16年第6期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56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