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邓文初:澳门经验对中华帝国造成的困惑

更新时间:2019-10-14 21:39:55
作者: 邓文初  

  

   我的“东方主场”这一概念,是基于全球框架下东西方力量对比而提出的,它试图解释,在西方世界兴起并最终主导全球政治之前,中华帝国的综合实力不可轻视,某种程度上甚至还具有决定性的影响。那些梯山航海而来的西洋人,进入的是一个早已成熟的市场与权势网络,他们不得不接受先在的事实,接受主场规则。即使如此,中华帝国还是将他们拒之门外,认他们作蛮夷。最先抵达的葡萄牙人,在近半个世纪的时间内,不得不在海上“漂泊”,在浙江、福建、广东沿海探寻接近途径、进行走私贸易,并试图与帝国建立正式的贸易、外交关系。期间遭受的误解、囚禁、驱逐、屠杀史不绝书,帝国高层虽曾非正式接见,但最终帝国体制无法改变,一套为双方所接受的交往规则也无法形成。

  

   面对强大的中华帝国,葡萄牙人在东南亚群岛的征服经验是无效的。为了打通中华帝国的大门,他们只有试探各种可能,不放弃任何接近机会。澳门定居点的获得,算是长期互动的双方相互妥协的结果。

  

从海盗渊薮到夷人奥区


   澳门属于广东香山沿海岛屿,自元以来,这一带海岛,多是海盗渊薮,公私史料所载颇多。杨士奇《东里文集》说:“香山在岭南海岛之间,地远而俗嚣……海盗常劫掠民妇贽货,出没倏忽,不可踪迹。”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也说:“广州地方若东莞、香山等县逋逃蛮户,附居海岛,遇官军则称捕鱼,遇番贼即同为恶。不时出没劫掠,殊难管辖”。西人记载更为详细,在中国居住二十一年之久的曾德昭,在其名著《大中国志》(1643年出版)中写道:

  

   这是一个礁石密布的小岛,非常容易防守,也非常容易成为海盗的巢穴,事实上当时也确实如此。那时,众多的海盗聚集在那里,骚扰邻近的所有岛屿。

  

   嘉靖之时,广东“沿海之民,多为盗寇”,故官府指定上川等岛屿为夷人船舶“等待接济之处”。按当时官府的规定,上川岛的贸易是临时性的,每至贸易之时,允许夷人张盖天幕、帐篷,搭建茅屋,一旦贸易结束,这些临时建筑就都必须撤销,人员也得离开。

  

   当时,浪白也是这种临时性贸易场地之一。嘉靖二十八年(1549年),从福建漳州逃脱出来的30名葡萄牙人来到浪白,至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时,停留浪白港的葡萄牙人已经达五六百人之多,但地方官员仍旧只允许他们搭建临时性建筑,贸易结束他们还得离开。

  

   这种临时性交易场所颇多,史籍多有记载,说“各国夷舶”,“或泊新宁、广海、望峒,或勒金奇潭、香山、浪白、濠镜、十字门,或屯门、虎头门等处海澳,湾泊不一,抽分有则列”。可见,当时的广东地方政府并没有确定某一地点为经常性交易场地,而是随行就市,不过其收税倒是一丝不苟。

  

   但这样随时变动的贸易,无论是对官府还是对商人,都不便利,且难持久,更难以控制,因此,寻找一处固定场所也就成为必要。

  

   大约在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贸易场所基本固定下来了,葡萄牙人最终获准在澳门停留。广东御史庞尚鹏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的奏章提及此事,说夷船“往年俱泊浪白等澳,限隔海洋,水土甚恶,难于久驻,澳官权令搭篷棲息,待船出洋,即撤去,近数年来,始入濠镜澳,筑室以便交易。”根据庞尚鹏奏章所说,可以判断,在1564年之前,葡萄牙人就已经在岛上定居了。

  

   随后,“各国夷商”跟进入岛,这个原来的海盗渊薮就迅速发展起来,“不逾年,多至数百区,今殆千区以上”,庞尚鹏报告说,“夷众殆万人矣”。

  

“以夷制夏”与互助互利


   葡萄牙人是如何获得澳门定居权的?曾德昭《大中国志》中写道,由于众多海盗盘踞澳门,中国官方无力或不愿冒险,他们得知葡萄牙人骁勇善战,便将这一任务交给葡萄牙人,“答应只要葡萄牙人能够驱逐走这些海盗,就把这个岛让给他们居住。”

  

   葡萄牙人欣喜若狂地接受了这个条件,尽管他们人数很少,远远不及海盗众多,可是他们更善于作战,他们排列好阵势后就向海盗发起猛攻,结果重创对方,而自己却无一人丧亡。他们很快就成了这个领域及该岛的主人。他们随即开始建屋,个人选择自己认为满意的地方或场所。

  

   从葡萄牙人角度看,他们获得澳门的租住权,与协助广东地方平定海盗有关。

  

   这一曾经引起许多非学术性争议的说法,其实是站得住脚的。葡萄牙史学家白乐嘉(J.M.Braga)依据葡文史料,认为可能有三次大规模的协助征剿海盗的行为,第一次在1553-1555年间,第二次在1557年左右,第三次在1563-1564年间。

  

   葡文史料《1644年前日本纪事》(1646年出版)中记载:

  

   1557年时,有若干中国叛人凭据澳门,抄掠广东全境。省中官吏不能剿灭盗贼,求助于上川的葡萄牙人。葡萄牙人为数仅有四百,赖天主及圣芳济各之助,击散群盗。中国人奖其功,许葡萄牙人在澳门停留居住,惟不许筑城置炮。

  

   依据葡文史料,他们不仅得到过地方官的许诺,且皇帝也给予了嘉奖。1557年(嘉靖三十六年),“皇帝颁下美丽金字文书,赐予当时指挥官沃吾洛(Chapa de ouro)以表其功”,广东地方官因葡人已获得居住澳门之敕许,其后“乃刻其文于澳门议事堂之石壁上”。

  

   日本史家依据汉文史料认为,广东地方官至少有两次请求葡萄牙人平定海盗,一次是嘉靖二十六年左右(1547年),战事发生在双屿,海盗为林剪;第二次在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葡萄牙人协助讨平了盘踞广东东莞三门柘林一带的叛乱。

  

   葡萄牙人协助平定海盗之事,汉文史料记载也很丰富。这里仅举两例,其一是陈一松的《平倭凯旋序》,文章写道,潮州数百士兵叛乱,焚掠城乡,导致“羊城大恐”,“全粤动摇”,指挥这次战役的总兵官俞大?,鉴于自身力量不够,邀请葡萄牙人派船合攻。另一份是福建同安人林希元的《与翁见愚别驾书》,其中也说,“且其初来也,虑群盗剽掠累己,为我驱逐,故群盗畏惮不敢肆。强盗林剪横行海上,官府不能治,彼则为我除之,二十年海寇,一日而尽。”

  

   综合中西史料,澳门史专家汤开建认为,葡萄牙人确实曾多次协助中国朝廷平定海盗倭寇,不仅广东沿海这两次,浙江宁波等地也留下了他们的不少战绩。葡萄牙人帮助中国明清政府剿灭海盗乃是其一贯之方策,“是他们采用的讨好明清政府而长期获得澳门居住权的一种手段”,而明清政府让葡萄牙人暂居澳门,借葡人的力量加强广东地区的海防,以抵制倭寇、海盗,也是一种“以夷制夷”策略。汤开建且在论文中多引明清诸大臣的这类说法,如明人霍与暇的“香山海洋得澳门为屏卫”,万历时两广总督戴燿“是以夷攻夷,我无一镞之费,而威已行海外矣”,道光时两广总督卢坤的“以夷防夷”等等以为证据(汤开建:《澳门开埠初期史研究》)。不过,这些被剿灭的“夷”,大多是沿海海商或海盗,故与其说是“以夷攻夷”,不如说是“以夷制夏”来得正确。

  

帝国的“御夷之道”


   依据汤开建的研究,葡萄牙人大约于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获得了澳门居住权。葡人船长索萨(Leonel de Sousa)于1556年元月写信回国,语气充满快乐,以为不仅达成了“和议”,且可以“自由经商、无拘无束”了。信中说:

  

   广东国及广州城海道遣人议和定税。……结果是,我们必须遵照习惯按百分之二十纳税。于是,在华商务出现了和局,众人得以高枕无忧做生意、赚大钱,许多葡商前往广州及其他地方行商。

  

   不过,葡萄牙人“笑”得过早了,对于华夷“合作”,官方的认识、策略存在着巨大的差异。一个经典例子是,抗倭名将俞大?曾请葡萄牙人协助平叛(嘉靖四十三年潮州柘林水兵之乱),许诺“功成重赏其夷目”、“免抽分一年”(俞大?:《集兵船以攻叛军书》),但功成之后,竟然悔约。“至期,夷众负功,不服抽税”。俞大?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许诺,竟然写下了《论商夷不得恃功恣横书》这样近乎通牒式的文字,指责夷人不受约束,广东地方官放纵不管,“商夷用强硬法,盖屋成村,澳官姑息非一日”。为此,他还提出一套“金克木、木克土”之类的高论为自己背书,说是要“用官兵以制夷商,以夷商以制叛兵”。显然,这位总兵官不仅出尔反尔,且对于葡萄牙人定居澳门也是持严厉反对态度。

  

   葡人定居澳门一事,大陆学人曾多以为与广东海道副使汪柏收受贿赂有关,其实,汪柏固然是葡人定居澳门的主要支持者,不过其决策却曾上报过朝廷并获得认可。但反对声音依旧,广东按察使丁以忠就曾对之大加挞伐,说“此必为东粤他日忧”。不过汪柏此后旋升右布政使,故丁以忠“力争弗得”。应该说,“贿赂”之类,只不过是官员们政争的惯用借口,关键在于,帝国官员们不能容忍外夷定居澳门。

  

   最初,当澳门居住区形成时,一些地方官就建议一把火烧了,“焚其居室而散其党徒”,但鉴于往年的教训,“事未及济,几陷不测”,官员们又改变策略,准备在山径险要处设置关卡、添置官员,稽查夷人、民人往来,“使华人不得擅出,夷人不得擅入”,并对贸易双方发放票凭,交税验收方准出入。但时任广东监察御史的庞尚鹏(嘉靖年间)还是以为有所不妥,以为官佐孤悬海外,难以驾驭夷人,不如将巡海副使移驻香山,实施军事管制,规定夷人必须撤屋上船,随舶往来。船舶航行、停泊路线和港湾也必须遵循官方的严格规定,夷人不得违背。

  

   葡人为抵御海盗,在澳门建有城垣堡垒,也被摧毁,广东督抚且“建议”葡人在居住区中心地段开辟街心大道,设立栅栏,“编以各字号,分为东西,使相互维系稽察,听市舶提举司约束”,将中国式的连坐保甲控制系统引入澳门。葡萄牙人拒绝,广东地方官员事实上也没有认真执行,所以澳门维持着自治状态,被摧毁的城墙又重新建了起来,不过,已经是“低墙矮垣”了,他们自备士兵120人,算是承担警察职责。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558.html
文章来源: 一枚石头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