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亚生:资本家摧毁资本主义

更新时间:2019-10-14 21:27:37
作者: 黄亚生 (进入专栏)  

  

   在过去几百年里,资本主义在全球迅速的发展。对于很多社会科学学者来说,资本主义所包含的自由市场、私有制等概念是促进经济发展和提高人类生活水平的最好途径。然而,在全球的资本主义经济体中,资本主义的本质正在受到自身制度孕育出来的群体——资本家的破坏。

  

   2003年,芝加哥大学商学院的两位教授拉古拉迈·拉詹(Raghuram Rajan)和路易吉·津加雷斯(Luigi Zingales)出版了一本名叫《从资本家手中拯救资本主义》(“Saving Capitalism from the Capitalists”)的书。在书中,两名作者以金融市场为讨论对象,表示资本主义所包含的自由市场、私有制等概念本身是很好的,也是目前人类所设想出的最好的促进经济发展的制度。然而,在实际操作中,以资本家为首的既得利益者往往会选择干预甚至是破坏自由市场,阻止新的潜在对手进入竞争,确保自己的垄断地位。更为重要的是,资本家具有达成这些目标的实力,因为他们可以用金钱影响政治。

  

   在拉詹和津加雷斯看来,政府需要确保建立和实行有效的政策和制度来保护自由市场,但很多时候这是很难的,因为政府往往也会受到资本力量的影响,而资本家经常把那些拯救资本主义制度的政治家视为他们的敌人。这可以说是资本主义的一个希腊悲剧。

  

香港的困境


   香港现在的困境实际上很大程度体现的就是拉詹和津加雷斯的观点。2013年,一名香港小学生写的作文《李家的城》在互联网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在文中,这名小学生带有嘲讽意味的写道,“李嘉诚,名副其实,香港就是李家的城。他是我们的上帝,万物都是他所创造。当然,香港传说中的三位一体就是他们:李嘉诚、李泽楷、李泽钜。他们的力量远超人类,为打工仔遮风避雨,使香港免受风球、暴雨的侵袭。他们付出了那么多,只是希望我们可以准时上班,不准时下班。这都是诚哥的伟大。”

  

   这名小学生的作文点出了香港经济和社会的一个顽疾所在,那就是资本家对香港经济的垄断。在过去二十多年里,香港一直被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的经济自由指数评为世界最自由的经济体。而《福布斯》杂志也将香港的商业环境评为世界第三。在很多人眼里,香港是资本主义和自由市场运作的模范。诚然,在香港做生意很容易,香港商业领域的税额也很低,政府干预相对较少,这些都是有利商业自由发展的因素。然而,这些因素都不能掩盖香港垄断资本主义的这一现状。根据彭博社2016年的统计,香港最富有的十个商人的总财富占据全香港GDP的35%。这在私有经济体中是最高的。排在第二位的是瑞典,比例是25%,也是远低于香港的。(另外,瑞典有很高的税。)德国、英国、美国、加拿大等发达国家这一比例也都没有超过5%。据报道,在2016年和2017年,香港最富有的五名富豪仅仅依靠股息(Dividends)就获利2360亿港币。而根据另一组2016年的统计数据显示,香港最富有的那10%群体月收入的中位数是最贫穷的那10%群体月收入的中位数的43.9倍。

  

   香港的几大富豪家族很多是依靠房地产业起家,然后迅速将自己的生意扩展到其他领域,比如电力和零售业等,并在多个不同领域形成垄断,阻止后来竞争者进入。而这些富豪的影响力不仅仅在商业领域。根据《经济学人》的数据显示,香港政府27%的政府收入是来自于地皮出售。香港政府对于土地出售业务的依赖某种程度上扩大了香港几大富豪家族的影响力。值得注意的是,以香港的几大富豪家族为代表的垄断资本主义并不是香港回归以后的产物。香港的垄断资本主义形成于英殖民期间,远早于1997年。甚至早在香港本土企业家还没有崛起的50年代,香港经济的众多命脉就被当时少数的几家英国资本所掌控。

  

美国的危机


   香港资本家对于城市日常经济活动的垄断行为并不是个例,在世界很多资本主义地区和国家都有存在,美国这样高度成熟的资本主义国家也不例外。虽然前文提及美国最富有的十个商人的总财富占据全美国GDP的不到5%,但在日常的经济活动中还是可以经常看到资本的垄断行为。在美国最大的100个机场里,有40个机场的大部分日常航班被单一航空公司占据着。在美国,航空公司愿意通过掠夺性定价(采取超低定价)来阻止新的竞争者进入。在发展愈发飞速的科技领域,谷歌公司掌控着美国超过90%的互联网搜索业务,而脸书掌握着美国超过80%的社交媒体业务。

  

   然而,美国资本家对于美国资本主义制度的破坏,远不是仅仅是阻止新的竞争者进入市场这么简单。而且这些商业手段也不一定完全奏效。如果我们回顾2008年的金融危机就会发现,银行家,尤其是美国的银行家,要对这次的金融危机负很大的责任。他们在危机发生前的几年里活跃的开展极高风险的抵押借贷业务,为金融危机爆发埋下了隐患。其中,很多交易活动都是可以用不负责任来形容的。而在当下,很多学者都表达过对美国金融业可能再次过度借贷的担忧。前文提及的芝加哥大学商学院教授拉古拉迈·拉詹在2018年曾发文表示,虽然在2008年后,美国大部分银行都对借贷更加谨慎了,但美国“低门槛贷款”业务正在急速攀升,对于借贷人来说,这种贷款比一般的贷款更容易获得,并且受到的监管也相对较少,因此风险也更大。这类贷款主要是由非银行的金融公司来操作,但很多银行也牵涉其中。诚然,风险是金融投资的一部分,但金融业是有很强大的外溢效应, 大规模的金融风险可能会给整个国家,乃至全球的经济带来巨大灾难。

  

   资本家对市场经济最大的破坏来自于他们对政治的干涉和影响。历史上美国的资本家一般都是支持共和党的,虽然共和党的经济业绩远远不如民主党的经济业绩。现在,就有很多的资本家正在支持一名肆意增加关税,危害自由市场和国际合作体制,破坏法治,威胁中央银行独立的总统——特朗普。根据特朗普竞选团队公布的数据,在今年第二季度,特朗普总共募集到1.05亿美元的竞选经费,超过奥巴马2012年同期水平,按照这个趋势,特朗普在今年会比2016年获得多很多的竞选经费。几天前,特朗普在民主党的票仓之一加州举行了一场为期两天的竞选募捐活动,总计获得了高达1500万美元的捐款。在今年8月份,地产大亨史蒂芬·罗斯(Stephen Ross)和乔伊·法里尔(Joe Farrell)为特朗普举行了一场募捐活动,筹得了超过1200万美元的竞选资金。除此以外,对冲基金金融家约翰·鲍尔森(John Paulson)、红杉资本全球合伙人道格·里昂(Doug Leone)、前英特尔CEO布莱恩·克利萨尼奇(Brian Krzanich)都曾为特朗普捐款或尝试为其举行募捐活动。可以说这些资本家都是资本主义制度的掘墓人。

  

结语

  

   我们一定要搞清一个概念:“亲商业”(Pro-Business)不一定是“亲市场”(Pro-market),甚至“亲商业”会摧毁市场(market)。“亲市场”的政策鼓励竞争,保持开放,而“亲商业”的政策更多地是照顾市场现有企业的利益。对于美国来说,资本家的垄断行为、不负责任的金融和投资活动,以及对政治的影响和支持特朗普这样的一个破坏市场经济的总统,都无疑是在给美国的资本主义制造危机。

  

   或多或少出于大国竞争的心态,特朗普破坏美国恰恰是很多中国人支持特朗普在美国执政的原因之一。在这点上,中国人是比美国资本家群体更聪明,更敏锐的,和更有洞察力的,而美国资本家自己却没有意识到他们正在给资本主义自掘坟墓,在伤害他们自己因之于受益的制度。

  

   在世界各个资本主义经济体中,资本家们的很多行为正在使得资本主义经济体的运行逐渐背离资本主义的本质和初衷。这需要政府站出来通过制度改革来维护资本主义制度,但要做到这一步就必须要选出真正独立于资本家的影响的政治家。在美国历史上,拯救美国制度最伟大的总统不是里根,而是罗斯福,是民主党而不是共和党, 是制约资本家的政治家而不是纵容资本家的政治家。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554.html
文章来源: 亚生看G2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