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虞崇胜:制度变革与制度定型:改革开放40后中国制度发展的双重合奏

更新时间:2019-10-10 11:09:32
作者: 虞崇胜 (进入专栏)  
言出必行,时不我待。随着全面深化改革在经济、社会、政治、法律、反腐等各条战线上全面推进,我们有必要对制度成熟和制度定型的条件、进度、困难和前景做出描画。

   关于制度成熟的基本标志,与会专家指出,制度成熟和制度定型首先是一个观念问题,涉及意识形态共识。因为,所谓“成熟”和“定型”首先意味着制度发展要有一个明确的目标模式,这个目标模式不仅要得到广泛认同,而且其价值归宿和制度形态还要有“有说服力的论证”。复旦大学陈明明教授认为,制度的成熟和稳定,最重要的是人们能形成制度共识,当人们不再批评制度的基本原理,只是对制度的某些形式存在争议,那么就可以说是有了基本的制度共识。他提出,对于中国来说,制度成熟最起码应满足普遍性、有效性和稳定性三个要求。特别是制度稳定,是制度成熟和制度定型的基本标准。

   关于制度定型的意义,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燕爽表示,1992年,邓小平说中国的改革开放需要“摸着石头过河”,将制度定型问题暂时搁置,但留下了一个三十年的时间窗口。这三十年,中国发生了沧桑巨变,改革和发展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我们对此必须做出总结,究竟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什么能够留下来?什么不能留下来?这个问题不仅摆在中国领导人面前,中国知识分子也有责任回答,“中国从1978年开始转型,转到什么时候定型?有责任感的政治家和知识分子不能回避这个问题”。[8]

   应该说,上述讨论对于准确把握全面深化改革与推进制度定型的关系有着重要启发意义,其中关于如何保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和制度定型的基本原则以及通过深化改革推进制度定型的建议,具有很高的理论境界和很强的现实操作性。

   进入2018年,随着改革开放40周年的临近,理论界关于深化改革与制定定型的讨论越来越多了起来。先是杨光斌在《建设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的文章中指出:“对于一个已经改革了40年、利益关系盘根错节的巨型国家而言,还能进行如此深刻的变革,非有强烈使命感的权威领袖所不能为。总结下来,中国发生了有目共睹的巨大变化,优良的政治生态正在形成,更多的中国人有了更多的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习近平政治思想下的政策逻辑和制度建设,都是为了构建‘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这是一项终结历史终结论而又必将书写新历史的伟大工程。”[9] 

   紧接着,桑玉成在《促进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一文中,充分肯定了制度成熟定型的重要意义,并提出通过不断进行科学的制度设计和制度创新,促进制度的成熟和定型。具体路径包括“提高制度意识”、“推进制度创新”、“确保制度权威”。[10]

   随后,黄琦在《促进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深化改革与制度创新有机结合》的文章中探讨了制度定型与制度改革关系。文章指出:“改革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中国制度的完善和发展,必将从持续的改革创新中获得不竭动力。在全面深化改革进程中,中国共产党人坚持制度自信和改革创新有机统一,在始终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根本制度和基本制度的基础上,坚决破除影响经济社会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有力推动中国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在‘变’与‘不变’的结合中,中国制度保持了延续性和生命力。在全面深化改革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根本制度和基本制度必须始终坚持,这是制度创新的底线;妨碍经济社会发展的体制机制弊端必须坚决破除,这是制度创新的主攻方向。”[11]

   9月30日,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在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改进人民政协工作的重要思想理论研讨会上的讲话指出:“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改进人民政协工作的重要思想,深刻阐明了人民政协的地位作用、目标任务、职责使命、实践要求,科学回答了一系列方向性、全局性、战略性重大问题,为人民政协制度在新时代如何实现更加成熟更加定型指明了方向。”[12]在这里,汪洋第一次提出了人民政协制度如何实现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问题。

   11月1日至2日,中国人民政协理论研究会2018年年会暨“改革开放和人民政协”理论研讨会在安徽合肥召开,全国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张庆黎出席并讲话。他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改进人民政协工作的重要思想理论研讨会精神,总结改革开放40年来人民政协理论创新、制度创新、实践创新的成果,研究人民政协理论建设面临的形势和任务,为推动人民政协这一具有中国特色的制度安排更加成熟更加定型,发挥好专门协商机构的作用服务。[13]

   正值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40年之际,著名学者许成钢在《“中国奇迹”与制度基因》一文中指出:“中国过去40年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让人们有乐观的理由。但是在旧的制度基因基础上,支撑‘中国奇迹’的机制已经失效。过去走过的路,难以重复。改革的明天不容盲目乐观。伴随着民企的大发展与合法化,一些新的制度基因正在萌动之中。中国可以走多远,走多快,取决于新的制度基因的产生与发展。”[14]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鉴于中国改革开放仍在不断深化之中,大家在上述讨论中虽然充分肯定了提出制度定型任务的深远意义,但同时都强调了制度定型一个过程,是制度变革的结果,不能脱离全面深化改革片面谈论或强调制度定型。这种清醒的认识是值得充分肯定的,也是十分理性的。

   的确,从根本意义上说,十八届三中全会虽然明确提出了制度定型的历史任务,但制度改革仍然是未来中国制度发展的主旋律。只有坚持和深化制度改革,彻底革除原有制度和体制的弊端,充分发挥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制度定型的任务才有可能最终实现。因此,在未来的改革发展中,必须扭住制度改革不放松,坚持改革开放不动摇、不停步,不断开创新时代中国改革开放的新局面。为此,需要围绕深化制度改革这个主题,系统总结改革40年来制度变革的经验教训,充分借鉴人类制度文明成果,坚决破除制约改革发展的制度和体制弊端,集中解决长期以来试图解决都未能解决的制度顽症,优化社会主义制度秉赋,促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

   其一,深化制度改革,必须进一步解放思想。早在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在题为《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讲话中就鲜明提出:“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只有解放思想,坚持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我们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才能顺利进行,我们党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理论才能顺利发展。”[15]

   改革开放40年了,虽然社会各界对于制度变革已经取得了基本共识,但由于受思维习惯的影响,有的人仍然在沉浸在某种制度偏见之中,抱守教条主义的制度原则,片面理解制度自信,反对或抵制对原有制度作必要的改革。因此,在制度改革问题上,必须继续解放思想,破除在制度改革问题上人为设置的各种障碍,不断推进制度改革和制度创新,使社会主义制度始终充满生机和活力。

   其二,要深化制度改革,必须正视现有制度的问题。邓小平当年指出:“党和国家现行的一些具体制度中,还存在不少弊端,妨碍甚至严重妨碍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发挥。如不认真改革,就很难适应现代化建设的迫切需要,我们就要严重脱离广大群众。”[16]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我国社会主义制度获得了前所未有发展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日益彰显,人们的制度自信也越来越强烈。但是,人民当家作主的制度体系、依法治国的法治体系还不很完善;权力仍然过分集中,缺乏有效的监督制约;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特权现象、腐败现象还比较严重;基层民主制度还不健全,社会保障制度和社会公平机制有待进一步完善,等等。所有这些,都需要通过深化制度改革、提升社会主义制度秉赋来解决。

   其三,要深化制度改革,必须学习借鉴人类制度文明的成果。改革之初,邓小平就指出:“我们的制度将一天天完善起来,它将吸收我们可以从世界各国吸收的进步因素,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制度。”[17]在这里,他用了两个“将”把制度完善与制度学习关系讲得十分透彻:制度完善是目标,但制度完善不会自动发生,必须借鉴人类制度文明成果。在“南方讲话”中,他再次强调:“社会主义要赢得与资本主义相比较的优势,就必须大胆吸收和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吸收和借鉴当今世界各国包括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一切反映现代社会化生产规律的先进经营方法、管理方法。”[18]

   改革开放40年后,我们要在借鉴学习人类社会一般文明(社会化生产的经营方法、管理方法等)成果基础上,着重研究人类制度文明成果,从中分离出有益于社会主义制度发展的因子,不断优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要执照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政治局第一次集体学习时提出的“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在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要求全党来一个大学习”[19]的要求,发扬中华民族勤于学习、善于借鉴的传统,积极学习借鉴人类制度文明成果,逐步实现邓小平当年要求的“我们的制度将一天天完善起来,……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制度。”

   其四,深化制度改革,必须处理好实践创新与顶层设计的关系。近年来,鉴于改革中出现的一些没有预期到的问题,许多人都说深化改革必须先搞好顶层设计,不能再摸着石头过河了。从理论上来说,此话有些道理。但如果结合改革实际来看,顶层设计是一刻也不能脱离改革实践的。脱离改革实践的顶层设计,只能是理论家们的一厢情愿。其实,深化改革并不需要那么多的项层设计,因为真正的改革就是人民自己创造自己的幸福生活。从严格意义上讲,深化改革或推动改革说到底就是尊重人民自己的创造。1987年8月29日,邓小平在会见意大利共产党领导人约蒂和赞盖里时,欣喜地向外国友人分享了中国改革出乎意料的经验。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国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全面推开,经营农业的人减少了,剩下的农村劳动力怎么办,成为了牵动各方的重要问题。令人意外的是,重获生机的农民自己创造性地解决了这个问题,由于乡镇企业异军突起,容纳了50%的农村剩余劳动力,从根本上解决了农村剩余劳动力问题。邓小平喜悦地对友人说:“你们到农村看了一下吗?我们真正的变化还是在农村,有些变化出乎我们的预料。”他还坦诚告诉意大利友人:“那不是我们领导出的主意,而是基层农业单位和农民自己创造的。把权力下放给基层和人民,在农村就是下放给农民,这就是最大的民主。”[20]

   可能制度改革较之其他领域的改革更复杂、更具挑战性和根本性,需要慎重行事。但是,也不能谨小慎微,瞻前顾后,而要有敢于创新和善于创新的精神。邓小平在“南方讲话”中专门讲道:“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敢于试验,不能像小脚女人一样。”[21]在谈到引进发达国家的一些做法究竟好不好、有没有有危险时,他提出“允许看,但要坚决地试。看对了,搞一两年对了,放开;错了,纠正,关了就是了。关,也可以快关,也可以慢关,也可以保留一点尾巴。怕什么,坚持这种态度就不要紧,就不会犯大错误。”[22]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推进制度改革需要进一步解放思想,克服种种思想障碍,坚持实践检验标准,继续大胆试大胆闯,以实践创新倒逼顶层设计,进而将实践创新与顶层设计结合起来。


三、可变革制度:改革40年中国待续发展的制度秘笈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51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