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叶朗:谈读书和学位论文的写作

更新时间:2019-10-08 00:24:28
作者: 叶朗 (进入专栏)  
演艺界的人都知道第一次正式登台演出对一个演员是何等重要,因为这是一个演员第一次向观众展现自己的艺术才华、艺术功力和艺术风格。如果这次演出演“砸”了,对他一生的艺术道路会有多大的影响?很可能他的艺术生命从此就结束了。

   学位论文写不好,还因为有的硕士生或博士生缺乏一种学术的渴望,缺乏一种学术的热情和学术的追求。我认为,一个人不论将来从事什么工作和职业,只要你进入大学攻读硕士学位或博士学位,你就应该有一种学术的渴望,应该有一种学术的热情和学术的追求。但是我们在有的同学身上看不到这种学术渴望、学术热情和学术追求。有的同学在考进北大之前,给北大的老师写信,表明自己如何迫切地希望进入北大学习,表明自己渴望献身学术。但是一旦进入北大,他就变了。学校和院系组织的国内外一流学者主讲的学术报告会,他没有兴趣去听。本学科和相邻学科的新的学术成果和学术动态,他漠不关心。他也不抓紧时间读书。也不知道他整天干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他对学术很冷淡,学术在他生活中不占主要位置。你们想,这样一种精神状态,他的学位论文怎么可能写好?对于这些同学,要想写出一篇高质量、高水平的学位论文,首先要调整自己的人生目标和精神状态,要在自己身上重新激发出一种学术渴望、学术热情和学术追求。

   为了写好学术论文,我建议大家平时经常动手写点东西,养成写文章的习惯。因为写文章可以推动自己思考,可以使自己把一个问题想得深入,使自己的思想系统化,还可以使自己发现新的问题。平时写文章也不一定写大文章,可以写点小文章,读书笔记,工作的经验、体会,逐渐积累起来,过一段时间加以整理,看看自己的思想中有没有出现有意思的东西,或者值得进一步探讨的问题。

   (二)选好题目

   有人说:“选好题目,就是成功的一半。”我想这话是有道理的。所以确定论文题目不要草率。要对你研究的这个领域做一番比较广泛、比较深入的调查研究,看一看你这个学科领域的整体状况如何,别人都在做什么,有哪些有价值的课题还是空白,有哪些课题虽然有人做了但还可以继续深入,还要看一看由于社会的发展或学科的发展出现了哪些新的课题,等等,在这个基础上,再来确定自己的题目。

   在选题的时候有两个常见的误区:1、最喜欢选过去自己熟悉的题目,或者过去自己做过的题目;2、最喜欢选现在最热门的题目。这是两个误区。自己熟悉的或自己做过的题目未必是好题目,同样,热门的题目也未必是好题目。

   根据过去的经验,大家在选择题目时要考虑以下几点:

   1、学位论文的选题,特别是博士论文的选题,最好能与学科建设结合起来。例如你们是艺术学专业的研究生,你们要搞清楚(在导师帮助下),在艺术学基本理论方面和艺术学各个分支学科有哪些前沿课题需要突破和推进,在中国艺术思想史和西方艺术思想史上有哪些重要的环节(人物、著作、范畴、思潮、学派)还没有人研究,或者还没有研究清楚,还有当代社会的发展对艺术学学科提出了哪些迫切需要解决的新的理论问题,你可以从这里产生你的题目。这样的题目写得好,就可能对解决学科建设中的某个前沿课题或填补学科建设的某个重要环节的空白做出贡献,后面的人进入这个领域就必定要参考你的研究成果,你的论文在学科建设的历史上就有自己的价值和地位。

   2、你选的题目必须要有足够丰富的材料。如果材料太少,文章就很难做,你有天大的本事也写不好。因为论点总是从材料中提炼出来的,没有足够的材料,你怎么提炼你的论点?

   3、你选的题目应该是可以做出新意的。学术论文特别是博士论文总应该提出一点新的思想。要避免老一套,避免简单重复前人(或今人)说过的话。在这个问题上,清代大思想家叶燮有一些话说得非常好。例如他说:

   仆尝论古今作者,其作一文,必为古今不可不作之文,其言有关于天下古今者,虽欲不作而不得不作。或前人未曾言之,而我始言之,后人不知言之,而我能开发言之,故贵乎其有是言也。若前人已言之,而我摹仿言之,今人皆能言之,而我随声附和言之,则不如不言之为愈也。(《已畦文集》卷十三《与友人论文书》)

   所以我们特别强调创造性、原创性。我们很多博士论文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新意,缺乏原创性,只是把前人(或今人)说过的话再重复说一遍。例如大家写尼采,我也写尼采,大家写海德格尔,我也写海德格尔,但只是把别人说过的话重复说一遍,这样的文章就没有意思,也没有价值。现在人文学科领域这种现象比较普遍,刊物上的论文不少,出的书也不少,但常常可以看到叶燮说的那种现象,“前人已言之,而我摹仿言之,今人皆能言之,而我随声附和言之”,就是一种低层次的重复。所以我们的学位论文要强调做出新意。从选题开始就要注意这一点。

   4、你选的题目应该是你自己能够掌握的。也就是说,就你现有的功底和学力来说,就你现有的知识准备和理论准备来说,你选的题目是可以做下来的。例如,如果你选的题目需要有系统的、充分的西方历史和西方文化的知识,而你过去缺乏这方面的准备,现在再去临时补课,你的文章就很难写好。所以你最好换一个题目。

   选择论文题目,选择研究课题,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显示你的修养和眼光,显示你在这个学科领域有没有一种理论的直觉。杨振宁曾提到爱因斯坦的一段话,我觉得很有启发性。像爱因斯坦这样的天才,他可以研究物理,也可以研究数学,为什么他选择了物理呢?爱因斯坦晚年回答了这个问题。他说:

   在数学领域,我的直觉不够,不能辨认哪些是真正重要的研究,哪些只是不重要的题目。而在物理领域,我很快学到怎样找到基本问题来下功夫。

   爱因斯坦这段话启示我们两点:第一,选择研究课题,需要一种理论的直觉,一种理论的眼光和判断力,而一个人要想具有这种理论的直觉,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它可能是先天和后天的多种因素造成的。第二,这种选择研究课题的能力,对于一个学者来说,具有多么重要的意义,它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一个学者在某一学科领域能不能取得成就以及到底能取得多大的成就。

   (三)注重第一手的资料

   第一手的资料就是原始资料。原始资料不仅最可靠,而且最有启发性,最有包孕性,最能启发你产生新鲜的思想。例如你研究《老子》,你就应该注重《老子》这本书。但有的同学不是这样,他研究《老子》,反而把《老子》的文本放在一旁,把主要精力都用于研究第二手资料,即古人和今人关于《老子》的论述。但是第二手资料有两面性,它一方面可能引导你接近《老子》,帮助你认识《老子》,另一方面却又可能遮蔽了《老子》的本来面目,或者它彰显了《老子》的某一个侧面,却遮蔽了《老子》的其他更多的侧面。它会形成一个框框,如果你把自己的思想局限在这个框框中,那么你的头脑就被封闭了,你永远搞不出新的东西。怎么突破这个框框?就是回到第一手资料,就前面的例子来说,就是回到《老子》的文本。《老子》的文本才是研究《老子》的取之不竭的源泉。

   (四)注重提炼论点

   论点是论文的支柱,是论文的灵魂。能不能提炼出有新意的论点,这是论文成败的关键。论文写作最困难的不在搜集资料(当然搜集资料有时也有难度,也要下苦功),而在提炼论点。

   现在我们有不少学位论文的问题就是没有论点,只是把材料分分类,做一些介绍。例如论某个人的美学思想,只是把这个人关于诗歌、书法、绘画等等的论述加以整理,一一加以介绍,但是没有提出任何论点。其实这算不上是一篇论文,因为文章中没有“论”。

   刚才说过,提炼论点是论文成败的关键,是论文写作的重中之重。能不能提炼出有新意的论点,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个人的理论思维能力。所以文科的研究生都要十分注重锻炼和提高自己的理论思维能力。理论思维能力强的人,就会有我们前面提到的那种理论的直觉,他善于往深处想问题,同样的材料到了他手里,他就能够提炼出新的东西,他写的文章理论色彩比较浓,读起来有味道。

   据我了解,有的同学的论文缺乏论点,有一个原因是他在很长时间内只是静止地看材料,而脑子没有开动。结果头脑里塞满了材料,没有空间了,脑子活跃不起来了,最后把这些材料都堆到文章里就算完成任务了。所以我建议大家一开始就要注意“学”和“思”的结合,在对基本材料做了研究之后就开始提炼论点,一边提炼论点,一边继续研究其他材料和搜集新的材料,不要等到把所有材料都穷尽之后才开始提炼论点。

   在这里我还想说一点,就是在研究材料、提炼论点的过程中,你的头脑里一定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想法,你要善于对自己的思想进行筛选,要分析自己思想中哪些是有价值的东西,哪些是没有价值的东西,哪些是深刻的东西,哪些是肤浅的东西,哪些是有新意的东西,哪些是平淡无味的东西,要及时抓住自己思想中出现的有价值的东西,有时是转瞬即逝的东西,把它展开,并尽力把它引向深入。有的同学不善于对自己的思想进行筛选,不管有价值没有价值,有新意没有新意,全部都写进文章。这也是文章写不好的一个重要原因。

   提出论点,要有文献资料的根据,要有分析。有一次一位同学写的论文第一页上面就接连下了十几个论断,但没有任何论据和分析。这就成了“武断”。分析得透很不容易。这也是写文章很吃力的地方。王国维在讨论唐宋词的时候提出两个概念:“隔”和“不隔”。我们可以把这两个概念借用到这里来:分析透就是“不隔”,分析不透就是“隔”。这可以成为我们评价学术论文的一条标准。

   (五)在写作的全部过程中都要继续不断往深处挖掘

   当你在研究材料和提炼论点的基础上拟出论文的提纲之后,你就要动手写初稿了。我想提醒大家的是,这个写作的过程不应该只是简单地把头脑中已想好的东西记录下来,而应该仍然是一个充满活力的过程,应该是一个继续发挥创造性的过程。这和艺术创作是相似的。用郑板桥的说法,艺术创作有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眼中之竹”到“胸中之竹”,第二个阶段是从“胸中之竹”到“手中之竹”。从“眼中之竹”到“胸中之竹”当然是一个创造的过程,从“胸中之竹”到“手中之竹”同样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创造的过程。所以在你的全部写作过程中,你都要继续不断地挖掘,要继续搜寻新的资料,要进一步往深处想问题,继续不断地力求增加文章的深度、厚度和理论色彩。

   (六)“慢—快—慢”的三段式

   我根据自己的经验,把论文写作或课题研究的整个过程概括成一个“慢—快—慢”的三段式,不一定普遍适用,说一说供大家参考。

   第一段是“慢”,就是确定文章题目(或研究课题)要慢。不要匆匆忙忙就确定题目。要花点时间,甚至花几个月时间,做一番调查研究,把自己的眼界拓宽一些,要经过反复思考,尽量选一个对你来说是最好的题目。因为题目很重要,道理前面已经说过了。

第二段是“快”。题目一旦确定,就要立即上马,尽快开始搜集资料和研究资料,尽快开始提炼论点,尽快开始考虑文章的框架,尽快动手写初稿。我们有一些同学正好相反,动作太慢。一年过去了,问他在干什么,回答说还在看资料。有的一直拖到交论文前两个月才动手写初稿,那怎么会有充分的时间把文章写好?结果有的论文连文字也很粗糙,因为他没有时间反复修改,有的连句子都不通,有的标点符号用得乱七八糟,有的甚至连错字、漏字都没有改正。所以题目确定之后,一定要早动手。这一点不仅写学位论文是如此,将来毕业出去做研究工作也是如此。这涉及到一个“创新度”的问题。你看到一个题目或研究课题很有价值,肯定别的人也会看到。如果你不尽早动手,别人动手快,他的论文或研究成果抢先发表了,你在他后面发表论文或研究成果,你的论文或研究成果的“创新度”可能就会大受影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477.html
文章来源:美学散步文化沙龙微信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