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江时学 李智婧:论全球治理的必要性、成效及前景

更新时间:2019-10-05 08:46:55
作者: 江时学   李智婧  

  

   2017年1月18日,中国领导人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演讲时发出“世界怎么了、我们怎么办”之问。两年多后,他在中法全球治理论坛闭幕式上强调:“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主题,同时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更加突出,人类面临许多共同挑战。”

  

   但是,全球治理的成效不尽如人意。中国领导人将其视为“治理赤字”。因此,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我们必须坚持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大幅度提升联合国在全球治理中的重要作用,尽快改善大国关系,努力消除“信任赤字”,坚定不移地反对霸权主义、霸凌主义、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大力发挥二十国集团和金砖国家等非国家行为体的作用。

  

   全球治理既是一个现实问题,也是一个学术问题。在研究全球治理时,必须回答以下三个问题:为什么要推动全球治理、如何评估全球治理的成效以及如何推动全球治理。此外,为使全球治理获得更有力的学术支撑,还要认真考虑以下几个问题:如何研究全球治理,如何看待当前的国际秩序与全球治理的关系,能否实现“去美国化”,如何认识“一带一路”倡议与全球治理的关系。

  

一、如何认识全球治理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长期以来,尤其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应运而生的当今之时,形式多样的全球问题层出不穷,对人类社会的生存和发展产生了巨大的不良影响。

  

   2017年1月17日,中国领导人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年会开幕式上指出:“今天,我们也生活在一个矛盾的世界之中。一方面,物质财富不断积累,科技进步日新月异,人类文明发展到历史最高水平。另一方面,地区冲突频繁发生,恐怖主义、难民潮等全球性挑战此起彼伏,贫困、失业、收入差距拉大,世界面临的不确定性上升。”翌日,他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发表演讲时再次指出:“人类也正处在一个挑战层出不穷、风险日益增多的时代。世界经济增长乏力,金融危机阴云不散,发展鸿沟日益突出,兵戎相见时有发生,冷战思维和强权政治阴魂不散,恐怖主义、难民危机、重大传染性疾病、气候变化等非传统安全威胁持续蔓延。”他说,“世界怎么了、我们怎么办?这是整个世界都在思考的问题,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毋庸赘述,“中国领导人之问”道出了全球治理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联合国表明,“多年来,联合国系统始终应对那些凭借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得到充分解决而需要合作努力的全球性问题。这些就是联合国列入议程的日常议题”。联合国的“日常议题”网页确定了32个“日常议题”:艾滋病、裁军、残疾人、地雷、儿童、发展合作、反恐怖主义、非殖民化、非洲、妇女、国际法、海洋/海洋法、和平与安全、环境、家庭、健康、老龄化、粮食、民主、难民、能源、农业、气候变化、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人口议题、人类住区、人权、施政、森林议题、水、原子能、志愿服务。在上述议题中,绝大多数就是世界各国面临的全球问题。而且,毫无疑问,全球化趋势的快速发展更加凸显了全球问题的严重性和危害性。

  

   全球问题的应对之道就是全球治理。2019年6月7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俄罗斯圣彼得堡举行的国际经济论坛上说:“全球挑战需要全球解决方案。没有一个国家,也没有一个组织能够独自应对挑战。”他还强调,世界必须拥有多边机构和架构,因为国际关系必须建立在国际法的基础之上。

  

   在中外学术界,全球治理的定义多种多样,不一而足。例如,维斯(Thomas G. Weiss)认为,全球治理是指各国为发现、理解和应对全球问题而做出的集体性努力,而单个国家是难以承担这一重任的。他还指出,全球治理反映了国际体系在全球政府缺失的条件下随时随地提供类似于不同国家的政府才能提供的服务。纳杰姆(Adil Najam)也认为,全球治理就是在缺乏一个全球政府的条件下管理全球进程。

  

   但也有人对“全球治理”这一提法提出质疑。例如,芬克斯滕(Lawrence S. Finkelstein) 问道:“全球治理”(global governance)这一提法中的“全球”(global)一词,其含义是否等同于“国际”(international)、“国家之间”或“国家间”(interstate)、“政府之间”或“政府间”(intergovernmental),还是“跨国”(transnational)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为什么非要使用一个含糊不清的“全球”?他还指出,“全球治理”中的“治理”(governance)一词的概念同样是含糊不清的。他说,可以肯定的是,“治理”与“政府”(government)是不同的。他认为,我们之所以使用“治理”,既是因为当前的国际体系缺乏一个全球政府,也是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把正在发生的叫作什么。最早关注全球治理的无疑是1992年成立的全球治理委员会(The Commission)。

  

   《天涯若比邻》发表后,国际学术界对全球治理的研究不断向纵深发展,多种多样的研究成果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应该指出的是,在推动全球治理研究的过程中,中国学术界不甘示弱。尤其在最近的十多年,研究全球治理的学者越来越多,与全球治理有关的研究成果和学术讨论会数不胜数。根据2019年6月12日的检索,百度搜索引擎共显示有约1910万条以“全球治理”为关键词的搜索结果。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中国始终关注和积极参与全球治理。应该指出的是,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两次就全球治理进行集体学习,这充分说明,中国非常关注全球治理,并愿意在全球治理中发挥重要作用。

  

   中国领导人在两次集体学习会议上的重要讲话体现了中国的全球治理观。2015年10月12日,就全球治理格局和全球治理体制进行第二十七次集体学习。中国领导人在主持学习时强调,我们参与全球治理的根本目的,就是服从服务于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要审时度势,努力抓住机遇,妥善应对挑战,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推动全球治理体制向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为我国发展和世界和平创造更加有利的条件。

  

   2016年9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和全球治理体系变革进行第三十五次集体学习。中国领导人在主持学习时强调,随着国际力量对比消长变化和全球性挑战日益增多,加强全球治理、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是大势所趋。我们要抓住机遇、顺势而为,推动国际秩序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更好地维护我国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利益,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营造更加有利的外部条件,为促进人类和平与发展的崇高事业作出更大贡献。

  

二、如何认识全球治理的成效


   当前,国际社会对全球问题的关注程度之高是前所未有的。因此,无论是国家行为体还是非国家行为体,无论是联合国、二十国集团之类的国际机制还是公民社会组织,无论是世界各国的领导人还是学术界或媒体人士,都认识到有必要进一步推动全球治理。

  

   对全球治理成效的评判可谓见仁见智。例如,斯坦(Arthur Stein)认为,总体而言,虽然全球治理面临着多种多样的问题,但是也取得了一些成功。他说:“倘若没有全球治理的成功,世界就不是今天这个样子了,全球化的程度也不会像今天这么高。从我们乘飞机从一国前往另一国这个简单的例子中也能看出全球治理的成效。我们需要制定规则来规定飞机如何从一地飞往另一地,如何互相沟通和交流。没有了全球治理,我们今天的全球交通状况和全球化都将是空谈。尽管还有很多问题需要面对和解决,但全球治理所取得的进步也是毋庸置疑的,正是这些进步塑造了当今世界。”

  

   塔克(Ramesh Thakur)认为,“虽然世界上没有一个全球政府,但在任何一天,邮件能穿越国界,人们能用各种交通工具从一个国家到另外一个国家,商品和服务能在陆路、天空、海路和网络空间中传递,个人、团体、企业和政府也能在安全的环境下从事多种类型的活动”。他问道,在缺乏一个全球政府的条件下,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他认为,这一切应归功于全球治理。

  

   诚然,全球问题尚未阻断国与国之间的交往,更没有毁灭人类;但是,迄今为止,全球治理的成效未必是令人满意的,有人称之为“雷声大、雨点小”。例如,虽然预防恐怖主义的措施越来越多,打击恐怖主义的力度越来越大,但恐怖主义袭击依然时有发生,有人甚至认为“越反越恐”。又如,虽然预防网络犯罪的技术在改进,惩罚网络犯罪分子的力度也在强化,但网络犯罪的势头似乎并未得到遏制。据估计,全世界网络犯罪导致的经济损失从2014年的5000亿美元上升到2017年的6000亿美元。再如,虽然人类社会早就认识到战争的残酷,但是地球上没有一天是没有枪炮声的,持久的和平与安全依然是梦寐以求的“奢望”。

  

   面对全球治理成效不佳的现状,2017年5月14日,中国领导人在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并发表主旨演讲时提到了“三大赤字”,其中之一就是治理赤字。他指出,“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是摆在全人类面前的严峻挑战。这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

  

   全球治理成效不佳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尤为引人注目的是:

  

   第一,联合国的作用不尽如人意。联合国在国际事务中的作用不可或缺。作为最具普遍性、代表性和权威性的政府间国际组织,联合国是实践多边主义的最佳场所,是集体应对各种威胁和挑战的有效平台,应该继续成为维护和平的使者、推动发展的先驱。

  

   联合国在全球治理中发挥了重要的积极作用。尤其在实施维持和平行动、制定旨在消除贫困的“千年发展目标”和“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应对气候变化、裁军、推进非殖民化进程、促进世界各国的文化交流以及推动南北合作和南南合作等方面,联合国的作用是功不可没的。联合国甚至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但是,在应对某些全球问题的过程中,联合国的作用是难以令人满意的。例如,面对少数国家肆意践踏《联合国宪章》的行为,联合国可谓束手无策;对于个别国家不顾联合国的反对和制裁,一意孤行地进行升级版的核试验,联合国似乎无能为力;再如,对于持续了8年之久叙利亚内战,联合国的作用同样荡然无存。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446.html
文章来源:《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