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毛寿龙:中国经济常态与变量的秩序维度

更新时间:2019-09-29 20:40:53
作者: 毛寿龙 (进入专栏)  

  

   本文根据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毛寿龙先生9月25日在“半城2019  中国经济的常态与变量”论坛上的演讲实录深度整理。

   口述 | 毛寿龙整理 | 青庐会

  

  

   非常态和变量是机会,机会很重要。企业家尤其是小企业家,要抓住机会。而常态和不变量是基础,大企业家看基础,才能做大。

  

一、八十年代市场经济开始有常量的积累和变量的增加


   80年代,中国开始有一个常量的积累和变量的增加,于是大家可以做倒爷和承包商了。比如看的食堂有一个广告,招员工,然后你就去刷碗了,一天挣几块钱,之后说里面所有的碗我都包了,我找一帮人在边上开一个洗碗店,还是专业化的流程,前面冷水冲,之后是热水泡,然后是高温烘干、塑料纸一包还给你,然后你就是老板,老板的差异和直接工作的差异实际上就是包工头,然后再找一帮人发明管理流程把这个做起来,所以八十年代大家眼睛亮了,当时非常好挣钱。很多的企业家也都是从八十年代开始干,他们的发家史就是从那时候起步的。

  

   到了九十年代的时候,有两个地方特别火热,深圳和海南。后来大家知道,深圳和海南不一样了。深圳有速度,海南那段时间就炒,海南是炒地皮,为什么炒地皮没有形成建筑,也没有形成后续的制造业或者是其他市场的发展?

  

   我记得北大毕业的海南去了一波人,深圳去了一波人。去深圳的人做的都挺好的,但是去海南做的就不太好。所以,深圳和海南就意味着常量和存量之间的关系,如果有秩序形成这里就好了,秩序形不成就不好了。

  

二、基础设施、城市化与房地产业


   80—90年代,中国铁路运输极端紧张。高速公路一直到90年代初才有京津唐高速,然后是沈大高速。进入00年代后,民用航空高速发展,是世界上成长性最好的市场;高速公路,陆续成网,而高铁已经成为世界之最。城市基础设施也迅速发展,一年一个变样,三年大变样。博物馆、文化馆、音乐厅逐渐兴起,甚至还拯救了世界市场。

  

   而此时房地产也逐渐兴起,开始货币化分房,开始住房改革,在这个过程中商品化住房建设逐步成长。房地产依靠金融杠杆,促进了家庭户习惯于金融意识和市场,成为居民户最好的投资项目。

  

   其中有一段小插曲,中国2008年有一点房地产危机,北京郊区的房子跌了一半,1998年也有金融危机,因为北京非常有限的房子,2000美元一套,然后跌到6000人民币/平米,这是什么概念?那也是金融危机,1997-1998年也是很小的房地产金融危机,房地产危机是金融危机很重要的指标。

  

三、新时代互联网的发展


   新时代互联网发展,首先是贸易市场开始一体化;其次,贸易信用开始形成资金池,开始形成互联网支付、担保和信用识别等金融服务。第三,比特币的成功激发了互联网数字货币。第四,互联网金融的成长,给中国金融市场的成长,提供了技术和契机,市场化最终走出了很大的一步。

  

   大家有目共睹的是抖音这种短视频平台发展很快,我们去调研快手到底怎么做的,他们现在用视频识别技术把国内很多的稀奇古怪非常偏远的乡村让外地人感兴趣,任何地方的人都可以通过视频识别归类集中在一起,这个过程不是文字归类。

  

   我们可以再想象一下,这个技术到了5G时代会是什么样?

  

   我在安徽见了一个农民企业家,把本地品种全部物理隔离,这个地方只能种本地品种,新的品种都不要,全部品种自己培育,然后通过摄像头控制农民只能用本地肥料,不能用其他的,用高于市场价两倍以上的价格把农民种的东西收购上来。这个4G时代已经做到了,4G时代的营销模式也不一样。我们说“互联网+”时代会产生什么样的公司?实际上像4G时代的公司自己都很担心到底会出现什么情况,这是一个值得期待的未来。

  

四、中国经济的基本点


   中国经济有很多元素是常态的,很多是变量,有一些是不确定量。常态是基础,变量是盈利的机会,不确定性是需要把控的一些元素。

  

   中国的制造业,需要世界市场的支持。取决于全面自由贸易和全球化。亲世界的外交政策。

  

   中国的金融,已经有总量,但需要有更多的市场基础设施和市场秩序。

  

   中国的房地产,交易成本和政府管制不确定性,导致隐形危机发生。

  

   城市破坏性设计和建设,有增量,但负面因素也有很多基本面。

  

   所以我们说40年前没有常态、也没有变量,只有破坏,没有发展,中国几千年实际上常态比较多,变量比较少。

  

   我们说现在是变化快,我们现在开始有了反思,我们这一代人用现在流行的话说是挺苦的,因为变化太快,但是也赶上了非常好的时代。我们这代人时间密集度特别大,现在一天干的事可能是以前一个星期干的事。现在什么事情都是在拼命,干活走路都在拼命,发展过程当中有很多的风险不确定,后续有很多政策和秩序成长。

  

   对中国来讲四十年实际上非常有运气,一旦出现秩序方面的问题的时候,后续的秩序成长立即填补了前面的问题。通货膨胀有两种因素,一个是价值链增长的因素,另外就是真正的通货膨胀,但是通货膨胀的其中一个原因是供给不足,那就是生产不足,所以九十年代私营企业一发展,供给不足的元素就填补了,一旦填补以后我们的供给元素很多是消费量不足,肯定是生产过剩,生产过剩再发钱也没有用,生产过剩卖不出去,工厂就没有订单,最后又进入了WTO阶段,然后进入到资产化阶段,然后金融就开始了。

  

   进入WTO阶段以后,供给能力开始成长了,然后投资开始不足了,怎么办呢?信贷怎么发钱?怎么把钱和信用结合在一起?那就是资产市场,房产发达的地方,金融就开始发展了,因为房产是金融的一个基础,所以房产发展起来了,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觉得房子发疯了,但是还是有很多人踩着发疯了还是在买房子。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从秩序的角度来思考中国整个经济成长的过程,也思考我们企业家成长的环境,知道未来的盈利点、增长点和基础在哪里,怎么打基础,怎么注意盈利点,怎么把握不确定性,我觉得这是值得我们共同去思考和探索的问题。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386.html
文章来源: 山东青庐会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