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叶兴庆 等:退出与流转:农民宅基地处置选择及影响因素

更新时间:2019-09-29 20:06:53
作者: 叶兴庆    
宅基地有偿退出主要针对进城落户农民,宅基地流转则主要针对存在宅基地闲置的农民。五是政策旨向不同,宅基地有偿退出旨在为进城落户农民提供退出通道、实现其财产价值,宅基地流转则旨在盘活农村闲置资源资产,促进宅基地有效利用,为农户增加财产性收入。

  

   2.理论分析框架

  

   宅基地作为农民在农村最重要的财产权利,其保障功能和财产功能属性关乎农户的生活稳定性预期。农民对宅基地的处置则是基于其城乡流动的决策,除了考虑预期收入的最大化,还要考虑家庭风险的最小化,通常是基于家庭整体经济社会效用最大化的理性考量。

  

   托达罗人口模型认为,农村劳动力向城市迁移取决于预期城乡净收入现值:

  

   V(0)=∫nt=0[P(t)Yu(t)- Yr(t)]e-ndt-C(0)

  

   M=f (V), f'  (V) >0。其中,V (0)为预期城乡净收入现值,Yu(t)和Yr(t)分别为城乡平均真实收入,P (t)为就业的累积概率,C(0)为农村向城市迁移费用。当V(0)> 0时,农户愿意流入城市,城乡预期收入差距越大,流入城市的人口越多;当V (0)<0时,则不愿意流入城市。

  

   钟水映等则认为,农村劳动力迁移不仅在于预期收入的最大化,同时也在于最小化家庭风险,尤其在中国特殊的城乡二元体制下,人口的城乡流动除受经济因素影响外,还受相关的制度因素制约。城市户籍制度、公共服务体系的排斥,农村基于集体成员的财产权利难以变现,城市的推力和农村的拉力阻碍了进城农民的市民化进程。

  

   据其思路,如果农户选择退出农村宅基地,彻底放弃宅基地的使用权和资格权,由农村迁入城市,基于托达罗的人口转移模型,其退出决策则取决于城乡预期收入之差:

  

   V1(0)=∫nt=0[P(t)Yu(t)-Yr(t)+ W (t)-C1(t)]e-ndt-C(0)……(2)

  

   其中,W (t)为城乡制度性收益差距,包含城市福利差异I (t)与农户在农村的土地、宅基地等财产权利L (t)之和,城乡生活成本差距CI(t)为住房成本H(t)与其他生活成本c (t)之和,即:

  

   W (t) =I (t) +L (t),C1(t) = H (t)+C (t),代入到公式(2)中:

  

   V(0)=∫nt=0[P(t)Yu(t)-Yr(t)+(I(t)+L(t))-(H(t)+c(t)]e-ndt-C(0)……(3)

  

   M=f(V1),f’(V1)>0,当V1(0)>0

  

   M=f(V1),f’(V1)>0,当V1(0)>0时,农户愿意退出宅基地进城。

  

   如果农户为进城务工等短期流动,流转宅基地使用权获得相应的财产性收入,保留资格权以留有后路,其乡城流动则是基于短期内城乡收入差距的决策:

  

   V2(0)=∫nt=0[P(t)Yu(t)-Yr(t)-Cl(t)]e-ndt

  

   M=f(V1),f’(V)>0。

  

   M=f (V2),f’(V2)>0,V2(0)>0时,农户愿意短期内向城市转移。在当前农民兼业普遍,离农进城带来的工资性收入增民有限的情况下,城乡制度性收益差距W (t) +L (t)起到重要作用,宅基地及房屋作为农民在农村最重要的财产,当面临离农进城选择时,有着实现财产权利的现实需求。

  

   当V1(0)<0且V2(0)<0,即当农户的短期内收入小于城市生活成本,民期收入与制度性收益之和小于城市生活成本与迁移成本之和时,农户则选择继续在农村生活。

  

   当V1(0)<0且V2(0)>0,即当农户的短期内收入大于城市生活成本,民期收入与制度性收益之和小于城市生活成本与迁移成本之和时,农民市民化成本过高,短时间难以融入城镇,选择继续保留资格权,宅基地进行流转或闲置。

  

   当V1(0)>0且V2(0)>0,即农户的短期内收入大于城市生活成本,民期收入与制度性收益之和大于城市生活成本与迁移成本之和时,农户则愿意选择退出宅基地进城。

  

三、宅基地处置选择及影响因素

  

   1.模型构建

  

   结合以上分析,农户的宅基地处置选择受非农就业、进城转移成本等多种因素的影响,为检验农户的宅基地处置选择是否符合理论假设,我们建立以下基本形式模型进行实证检验:

  

   y=F(x1,x2,x3,…,xn)+μ (5)

  

   其中y为农户宅基地处置选择,包括退出行为和流转意愿;自变量X包括生产决策者特征、家庭特征、宅基地特征、农地依赖、产权认知特征以及村级控制变量等。

  

   对于农户的宅基地处置选择,可供其选择的方案有“留着自用”、“流转出去”、“有偿退出”(y=0,1,2),三种选择方案互斥,结合自变量情况选择多项Logit模型进行估计。

  

   为对比退出和流转两种宅基地处置方式的影响因素,选取“是否退出宅基地”和“是否愿意流转宅基地”作为被解释变量,有“是”和“否”两种情况(y=0,1)为二元选择问题,选择Probit模型进行实证分析。

  

   2.变量选择

  

   (1)生产决策者特征。①性别。在面临风险决策时,男性和女性的行为会表现出明显差异,〔22〕并且在我国农村地区,男女在经济社会地位上存在着较大差异,对其宅基地处置决策可能存在较大影响。②年龄。一般来讲,年龄较大农户相对思想保守、信息获取渠道少、乡土情结较重,面临处置选择可能相对保守。而已有研究对年龄对农户离农进城意愿的影响有着不同的结论,考虑农户年龄的影响可能为非线性,同时引入年龄和年龄的二次项。③受教育水平。一般而言,受教育水平较高农户在信息获取、转移就业等方面具有更多优势,预期更愿意做出退出决策。

  

   (2)家庭特征。①农户分化。农户分化带来的经济社会地位的变化造成农地依赖程度的差异,对农户的宅基地价值认知和产权偏好产生影响,进而影响到农户的意愿选择。〔23〕②非农收入水平。家庭的非农收入水平反映了农户对农村土地的依赖程度和转移进城能力,预期非农收入较高的农户在农村宅基地处置决策上有着正向的影响。③家庭规模。家庭人口数量对于宅基地的需求有着重要影响,同时也影响着农户的家庭决策。

  

   (3)宅基地特征。①宅基地使用情况。一般而言,有闲置宅基地的农户更愿意以流转或有偿退出的方式来实现闲置宅基地的财产价值。②城镇住房。根据理论分析,农户离农进城的生活成本越小,越愿意退出农村宅基地,城镇住房作为农户离农进城后最主要的生活成本,预期对农户宅基地退出和流转决策有着正向的影响。③对农村宅基地依赖程度。农户对农村宅基地的依赖程度反映了农户进城转移的能力,进而影响其宅基地处置选择。

  

   (4)农地依赖。承包地作为农户在农村的另一项重要财产,承担着农业生产和生计保障功能。调研发现,受访区域退出承包地的农户对农村的宅基地依存度较低,相对更愿意通过退出宅基地增加财产性收入。

  

   (5)产权认知。①产权归属认知。我国农村宅基地长期以来为农户无偿使用、长期占有,为农户的生计保障发挥着重要作用,同时也弱化了集体所有权能,农户对权能归属的认知可能影响其宅基地的处置选择。②一户一宅。长期以来,由于政策衔遍,农户对一户一宅的认知减弱。③拥有处分权。宅基地归集体所有,农户拥有使用权,但是没有处分的权利,农户对宅基地能否买卖的处分认知体现了其对宅基地使用权的权能认知。

  

   (6)村级控制变量。①区位条件。城郊地区农户和相对偏远地区农户对宅基地的价值有着不同的感知,尤其靠近城镇的农户对闲置宅基地有着较高的增值预期,进而影响其处置选择。②地貌特征。样本区域覆盖山区、丘陵和平原,不同地貌特征对农户的生产经营条件、宅基地流转难度大小等有着重要影响,进而影响到农户的处置选择。

  

   3.数据来源及描述性统计

  

   为从现实角度对农户宅基地处置选择进行分析,课题组于2017年7~8月间在对访问员培训并开展预调研的基础上,对重庆市梁平区、成都市温江区、泸州市泸县三个农村改革试验区②展开实地调研,调研采取分层抽样和随机抽样结合的方法,每个试点区(县)选择区位条件不同的4个乡镇,每个乡镇随机选择2个村,每个村依据村委会提供村民名单随机抽取30户,最终收集农户问卷730份,剔除了部分不合格问卷,共计获得有效问卷716份,有效率98.08%。

  

   数据统计结果显示,受访农户以非农户和非农兼业户为主,非农户占42.52%,非农兼业占19.16%,纯农户占28.39%,农业兼业户占9.93%。③有偿退出和流转是农户意愿最高的宅基地处置选择,参与退出宅基地农户151户,占样本总量的21.09%。未退出宅基地的565个农户当中,对于如果进城,农村宅基地的意愿处置选择,38.69%的农户选择有偿退出,27.23%的农户选择流转,17.6%的农户的农村宅基地准备留着自用,选择转让、经营等方式的农户占16.48%。

  

四、实证结果及分析

  

基于以上分析,首先对农户的宅基地处置选择进行多项Logit模型估计,回归结果见表2。模型I是以“留着自用”为参照组对农户的宅基地处置选择意愿的考察,模型Ⅱ是以“流转出去”为参照组的农户宅基地处置意愿的考察。(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376.html
文章来源:《农村经济》2019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