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柳建龙:人身损害国家赔偿标准研究:以死亡赔偿金为中心

更新时间:2019-09-22 00:10:20
作者: 柳建龙  

   摘要:  国家赔偿法规定:“造成死亡的,应当支付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总额为国家上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的二十倍。”对死亡赔偿金的性质向来有精神抚慰金说、继承丧失说与扶养丧失说三种不同观点。但采取其中任何一种都有,无视受害人生命价值的问题。同时 ,“上年度”一词的不确定性形成了“违法行为发生时的上年度”和“赔偿决定作成时上年度说”两种见解,各有优劣。虽然前者存在能够凸显国家赔偿与违法行为之间的因果关系,赔偿标准具有确定性、相对公平性、使受害人获得及时赔偿的有点,违法行为说比前说具有更好地促进依法行政、保障公民权利的优点,但若细究则可以发现上述观点均不能成立,二者均具有语义不明确、不利于公民权利保障的致命弱点。关于国家赔偿法上死亡赔偿金条款的理解也存在两种不同的见解:通说认为死亡赔偿金和丧葬费之和为国家上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的二十倍,少数说则认为死亡赔偿金的总额为国家上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的二十倍,丧葬费应另行计算。通说是对国家赔偿法的字面解释,然而,其设置与民法上人身侵权责任的制度设计不同,后者为死亡赔偿金和丧葬费分别规定了标准。至于少数说,虽然与民事制度相近,但与国家赔偿法的字面涵义相去甚远,又未能提供充分的理由证明该解释的妥当性。通过分析,尽管一般认为国家赔偿法人身损害赔偿的规定相对民法上人身损害赔偿的规定更能体现宪法和法律平等保护精神,因为它所采用的是相对统一和固定的赔偿标准,并不因为受害人的职业、收入、年龄、地域、身份等因素而有差别。不过,这一主张显然是经不起推敲的,因为死亡赔偿金条款不仅可能导致纵向的不平等,而且一旦将死亡赔偿金和丧葬费分开计算,可以发现,死亡赔偿金的规定可能构成反向歧视,从而导致横向的不平等。此外,通过与残疾赔偿金的比较可以发现,死亡赔偿金的设计违反了比例原则之禁止保护不足原则并不能有效地保障公民的生命安全,在公民的生命安全受到侵害时,也不能给其近亲属以充分的救济,并且由赔偿标准过低,也可能导致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漠视公民生命而违法使用或者滥用职权。 就以上个问题而言,首先,可借鉴奥地利的立法例,将死亡赔偿金定性为对受害人的精神损害赔偿,从而避免了传统的精神抚慰金说、继承丧失说和扶养丧失说之无视受害人生命价值的缺点,将受害人客体化或者手段化的缺点,它更能凸显法律对生命和人格尊严的尊重和保护。这一种观点还能化解因采传统各说而造成的逻辑上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抚养费不能并存的局面。其次,改变当下这种抚慰性的赔偿制度,将国家赔偿标准提高到一定水平——如改采补偿性赔偿标准,以赔偿金填平、补齐受害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保留当下赔偿标准与“赔偿决定作成时上年度国家职工平均工资”之间的关系,但规定高于其1~3倍作为赔偿标准才,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给予相对人的权利予以相对充分、有效的救济;也才能使《国家赔偿法》在一定意义上发挥威慑作用(deterrent effect),促使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在执法过程中更严格地遵照实体法和程序法的有关规定而行使职权,避免对公民权利的恣意和过度的侵害,并且一旦违法侵害了公民的合法权利之后,又能积极、主动地采取措施予以救济。并提高精神损害赔偿金的标准、完善国家赔偿的执行制度,予以解决。

   关键词:  精神抚慰金说、继承丧失说、扶养丧失说、平等原则、禁止保护不足原则

   目录

   壹、引言

   贰、死亡赔偿金的概念与性质

   一、死亡赔偿金的概念

   二、死亡赔偿金的性质

   (一)精神抚慰金说

   (二)财产性损害说

   叁、“上年度”的不确定性与问题

   一、违法行为时上年度说:辩护与批评

   (一)违法行为时上年度说之辩护

   (二)违法行为时上年度说之批评

   二、赔偿决定作成时上年度说:辩护与批评

   (一)赔偿决定作成时上年度说之辩护

   (二)赔偿决定作成时上年度说之批判

   肆、死亡赔偿金的构成及合比例性问题

   一、死亡赔偿金条款的涵义和构成

   (一)死亡赔偿金条款的涵义

   (二)区分死亡赔偿金和丧葬费的必要性

   (三)死亡赔偿金和丧葬费的计算

   二、不符合平等原则的要求

   (一)纵向的不确定性与不平等

   (二)横向不平等与内在不统一性

   三、违反比例原则

   (一)目的正当性原则

   (二)适当性原则

   (三)实效性原则

   伍、结论

   一、重新界定死亡赔偿金,恢复受害人主体地位

   二、提高死亡赔偿金的标准

   三、完善近亲属的精神损害赔偿制度

   四、完善国家赔偿执行制度

   参考文献

  

   壹、引言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1]第34条规定:

   侵犯公民生命健康权的,赔偿金按照下列规定计算:

   造成身体伤害的,应当支付医疗费、护理费,以及赔偿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减少的收入每日的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最高额为国家上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的五倍;

   造成部分或者全部丧失劳动能力的,应当支付医疗费、护理费、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康复费等因残疾而增加的必要支出和继续治疗所必需的费用,以及残疾赔偿金。残疾赔偿金根据丧失劳动能力的程度,按照国家规定的伤残等级确定,最高不超过国家上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的二十倍。造成全部丧失劳动能力的,对其扶养的无劳动能力的人,还应当支付生活费;

   造成死亡的,应当支付死亡赔偿金、丧葬费,总额为国家上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的二十倍。对死者生前扶养的无劳动能力的人,还应当支付生活费。

   前款第二项、第三项规定的生活费的发放标准,参照当地最低生活保障标准执行。被扶养的人是未成年人的,生活费给付至十八周岁止;其他无劳动能力的人,生活费给付至死亡时止。

   对人身损害的国家赔偿范围和范围作了规定,其中第1款第3项为侵害公民生命权的国家赔偿范围和方式的规定。虽然自国家赔偿法1995年1月1日施行以来,该规定在保护公民合法权益,尤其是使之获得赔偿,促进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依法行政作出了举足轻重的贡献,但是,所设定的赔偿范围过窄、标准过低,为此,在施行后不久,就受到了多方的批判。不过,除前述两方面外,该项规定还存在以下两方面问题:

   一方面,由于《国家赔偿法》本身未能明确“上年度”一词的具体含义,因此在行政和司法实务中基于不同的理解形成了两种见解:一种认为它应当是指违法行为发生时的上年度;[2](以下称为违法行为时上年度说)另一种则认为,虽然《国家赔偿法》中对此并无具文,不过,最高人民法院已经就刑事赔偿作成司法解释,在这种情形下,行政赔偿和司法赔偿与刑事赔偿同为国家赔偿,二者赔偿金额的计算,当然应采取同刑事赔偿相一致的标准,故它应当是指赔偿义务机关、复议机关或者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首次作出赔偿决定的上年度。[3](以下称为赔偿决定作成时上年度说)虽然,无论在实务中还是理论上一般都认为后说较为有力,并且为多数法院所采用,[4]不过,前述司法解释施行至今已经近二十年,但是,在实务中,尤其是作为赔偿义务机关的行政机关、检察机关或者司法机关在争议中却常常主张违法行为时上年度说,而某些审理案件的行政复议机关和人民法院在某些情形下也会罔顾法律和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的规定、法制的统一性而适用违法行为上年度说,实在不免令人心生费解。

   【黄成城诉重庆市劳教委案】[5]2011年上半年,黄成城因在网上发布所谓“不当言论”而被重庆市劳教委处以劳动教养2年,2012年12月后者以“处理不当”为由撤销了该决定。但是,在2013年4月黄成城提起的行政赔偿诉讼中,重庆市劳教委则坚持认为应按照2011年的标准(即国家2010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对侵害黄成城人身自由的赔偿金。

   另一方面,第3项死亡赔偿金的构成及其合理性也存在疑问:

   首先,对死亡赔偿金的内涵,理论和实务上都存在两种不同的解释:通说认为死亡赔偿金和丧葬费之和为国家上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的二十倍,少数说则认为死亡赔偿金的总额为国家上年度职工年平均工资的二十倍,丧葬费应另行计算;

   其次,对该项若采通说或者字面解释,则可能致使死亡赔偿金的设立基础土崩瓦解,因为:一者,死亡赔偿金的设计可能存在反向歧视,有违反宪法和法律上平等原则的嫌疑;二者,较之国家赔偿法第34条第1款第2项,死亡赔偿金的设计有违反比例原则的嫌疑。

   就上述两点而言,国家赔偿法关于死亡赔偿金的规定不仅不利于公民权利的保障,也可能损害法律,行政机关和司法机关的权威,从而窒碍法治国家的进程,故实有进一步探讨和完善的必要。

  

   贰、死亡赔偿金的概念与性质

  

   一、死亡赔偿金的概念

   死亡赔偿金,系指在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行使职权行为而侵害公民生命健康权,造成其死亡的情形下,由国家支付给其相关近亲属的赔偿费用。其包括如下几层涵义:

   1、死亡赔偿金的主体是国家,即赔偿责任由国家承担。具体表现为:一方面,死亡赔偿金是在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行使职权而侵害公民生命健康权,造成其死亡的情形下,由国家向受害人相关近亲属支付的;另一方面,死亡赔偿金的费用来自于国库,其费用列入各级财政预算。仅在工作人员存在刑讯逼供或者以殴打、虐待等行为或者唆使、放纵他人以殴打、虐待等行为[6]或者违法使用武器、警械[7]造成公民身体伤害或者死亡的,以及在处理案件中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情形下,国家才可以其追偿部分或者全部赔偿费用。[8]

   2、死亡赔偿金是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行使职权行为引起的。具体而言:(1)系争行为的主体是国家机关、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及其工作人员;(2)系争行为的性质应当是职务行为,即国家机关或者公务员所实施的高权行为(hoheitliche Akt);(3)引起死亡赔偿金的行为可以是违法行为,也可以是不违法但造成损害后果的行为。

   3、公民的生命安全受到侵害,且其死亡和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职权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4、死亡赔偿金的请求权主体是死者的近亲属。

   二、死亡赔偿金的性质

   关于死亡赔偿金的性质,主要精神抚慰金说或者精神损害赔偿金说,以及财产性的损害赔偿说。其中后者又包括了继承丧失说和扶养丧失说。下面简单分析如下:

   (一)精神抚慰金说

有些人认为,就其性质而言,死亡赔偿金是精神抚慰金。[9]此见解主要是建立在实定法对死亡赔偿金性质的界定基础之上。2001 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9条规定: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27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