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勇 罗丹:新中国70年农村复合制基本单元的创立与变迁

更新时间:2019-09-18 22:52:20
作者: 徐勇(华中师大) (进入专栏)   罗丹  

   社队体制对于集中劳动力举办水利工程和公益事业,对于支持工业主导的国家战略,对于国家计划经济体制的运行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这一体制不利于发挥农民个体的积极性。在家庭仍然作为生活和消费单位的前提下,农民势必追求劳动付出与劳动获得的一致性,对社队为单位的平均主义有着天然的抵制情绪。因此,自集体化一开始,农民便开始尝试“包工包产到户”,特别是经过20世纪60年代初的极其困难时期,包产到户就有了在全国蔓延之势。与“一大二公”的社队体制相比,“包产到户”将生产单位下沉到户,被认为是“一小二私”。尽管在经济困难时期,毛泽东也默许一些地方可以实行“包产到户”,但随着经济的恢复,他认为农村以生产队为基本核算单位以后,不能再退了,这是最后的政策界限。[19]这是因为生产核算单位从公社退到大队,从大队退到生产小队,都还属于集体经济性质,是集体经济内部的调整。而生产核算单位从生产队退到家户,便意味着基本单元的性质发生了变化,是集体经济向个体经济的转变。1961年11月,党中央在《关于在农村进行社会主义教育的指示》中强调:“包产到户和一些变相单干的做法,都是不符合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原则的,因而也是不正确的。”为此,“包产到户”被上升到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高度加以批判。由此也可以看出,微观的社会基本单元与宏观的社会性质密切相关。


三、村户:村集体所有与家户承包的双重复合制单元


   1958年开始形成的社队体制一直延续了20多年。这一体制尽管发挥了一定的历史作用,但总体上未能使农村生产力得到充分发展,对整个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产生了一定影响。一直到1978年,中国的两个基本特点没有发生根本性转变。一是农业人口占80%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二是长期以来全党大办农业,以满足全国人民基本温饱需要的基本国策没有变。尽管国家采用了一系列政策和举措力图改变农业落后的面貌,但由于社队体制这一微观基本单元的性质没有变化,农业生产力发展仍然受到抑制。而解放农业生产力的突破,则来自于农民自发创造并得到中央支持的家庭联产承包制改革。

  

   20世纪70年代末期,农村开始进行体制改革。安徽凤阳小岗村的农民开始进行“大包干”的尝试,在社队集体组织下尝试推行“分田到户”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随后中央肯定了这种做法,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开始在全国进行推广。1983年中共中央“一号文件”肯定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在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的伟大创造,是马克思主义农业合作化理论在我国实践中的新发展”。[20]分田到户从根本上动摇了人民公社体制的微观基础,之后,人民公社体制被废除,延续20多年的社队体制不复存续。1991年中共十三届八中全会通过决议,将家庭联产承包为主的责任制、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作为我国乡村集体经济组织的一项基本制度长期稳定下来。[21]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历届代表大会都高度肯定要坚持和完善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双层经营的基本经营制度。

  

   家庭承包经营体制的实施是对人民公社体制的重大突破,是对农村社会的基本单元的重新塑造,并使农村社会的基本单元由人民公社的“社队”向“村户”转变。

  

   家庭承包以家庭为基本经营单位。它是对历史上的家户制的延续,在经营单位的形式上有类似之处。正因为如此,农村改革之初,家庭承包被认为是“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但是,家庭承包不是历史上的家户制的简单复归,而是社会主义集体经济制度的创新。这首先在于,家庭承包制建立在生产资料集体所有制基础上,生产资料的所有权仍然归集体所有,农民家庭要从集体获得承包经营权。生产资料集体所有权的基本属性没有变化。“土地公有,家庭承包,这种半公有、半私有的形式,既满足了农民对家庭经营的偏爱,使小私有者的积极性得以发挥,又保留了土地的公有制。”[22]其次,除了家庭承包经营以外,仍然保留着集体资产并由集体统一经营的传统。这与过往的单一家户制完全不同。人民公社体制废除后,实行政社分离,乡镇政府以下设立村民委员会的村的建制。集体所有制和集体经营单位均以“村”的名义出现,如“村集体”。“村集体”由若干农户构成。由此形成新的农村社会基本单元——“村户”。

  

   “村户”作为改革后的农村社会的基本单元,具有双重复合制的特性。首先,它与完全个体私有经济的家户制不同,家户不是完全独立的产权单元,它必须从村集体手中获得承包经营权,且村集体也属于农民集体所有。家户不能脱离“村集体”而独立存在。家户承包经营的土地不能超越村集体限制而自由流动。其次,它与完全集体经济的社队制也不同。家户一旦从村集体手中获得承包经营权以后,便自主决定着生产和经营,获得相应的收益,享有法定权利,承担法定义务,是一个独立的生产经营者,其法定地位与村集体是同等的。因此,村户制是由村集体与家户两个不同的组织复合而成的。它的经济基础是集体所有权与家庭承包权的两权分离,具有村集体所有与家庭承包经营的双重属性。这与私有经济下的个体家户制和人民公社体制下的集体所有和集体经营的社队体制都不同。

  

   村户是农村改革后的农村社会基本单元。但在实践中还存在两个突出问题。一是对“村”的界定。“村户制”是由村和户共同构成的。“户”是一个独立的家庭单位,其边界较清晰。村则具有双重属性。一是自然村,即长期历史形成的,具有地域相近和认同感的农村居民聚落。一是行政村,即国家基于行政管理需要设立的基本行政单位。自然村规模不定,大小各异。因此,行政村与自然村并不是重合的。人民公社的社队体制既尊重自然村的历史,同时又突破了自然村的界限,实行公社、生产大队和生产小队三级组织和管理。农村经济改革以后,实行村民自治。为便于自治,国家法律规定以自然村为单位设立村民委员会。但在人民公社体制废除后,全国普遍延续了社队体制的构架,在原生产大队一级设立村民委员会,在原生产小队设立村民小组。因此,通常所说的“村集体”主要指设立村民委员会的“行政村”。由于“行政村”规模较大,并具有行政功能,村民自治的功能受到限制,村民参与村集体事务从而保障村民合法权益的作用受到限制。基于此,根据地方经验,中央提出积极探索以村民小组和自然村为基本单元的村民自治形式。这说明,“村户制”中的“村”也具有双重属性,有作为“行政村”的“村”,也有作为“村民自治”或者“自然村”的村。对于“村户”这一基本单元来说,这两种类型的“村”都是必不可少的。

  

   二是对村集体所有权的落实。从法定的意义讲,“村集体”是指居住在一定村庄内的村民构成的集体。村集体所有权属于所有村民的集体所有。但是,在实际生活中,村集体必须有法定代表人,这就是村干部。村干部作为全体村民的代表,履行管理村集体资产的职责。但这种代理制也容易造成村干部成为村集体的当然代表者和实际管理者,从而造成村集体所有权的虚置化,即村集体本是农民集体所有,结果成为少数村干部所有。由此限制了农民对村集体的认同和关心。因此,通过集体经济改革,建立农民对村集体的认同,成为农村深化改革的重要内容。

  

   由此可见,“村户”作为农村社会基本单元是在农村改革中不断完善的。“户”是长期历史形成的稳定单位,容易界定。“村”的界限难以确定且在不断变动之中。而“户”与“村”是一体的,共同构成农村社会的基本单元。这种双重复合性的基本单元有一个形成和完善的过程。


四、村落、家户与个人:农村多重性复合制单元


   马克思洞察人类社会发展规律,指出人类社会组织演进的基本特性。在他看来,人类社会组织从整体到个体,从自然联系的狭隘依附到社会联系的自由选择是社会发展的基本走向。我国农村社会正处于巨大的历史转变之中。这一转变从基本单元的角度看,便是个人愈来愈具有独立性,村落、家户和个人共同构成多重性复合制单元。

  

   在中国,无论是传统的家户制,还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社队制和村户制,都是一定历史条件的产物,并都有一个共同特点,这就是个体对整体的从属,自然联系使得人们成为狭隘人群的依附物。人们只能附着于土地之上的各种群体组织之中。改革开放以来,这一状况正在发生历史性变化。

  

   从外部看,中国确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市场经济的特征是开放和流动。大量农民离开原生的村落和土地,走向广泛的市场。他们不再是土地及其相应组织的依附者,而是独立的利益主体。大量外出务工经商的农民不是以原生的村户组织,而是以独立的个体的方式存在的,其经营和报酬收入归个人所有和支配。

  

   在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过程中,我国确立了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基本方略。法治的重要基础是独立的个体,即个人是权利和义务主体。农村社会的发展日益体现着法治原则,如村民委员会选举实行一人一票,历史上长期处于家庭依附地位的女性也有了平等的选举权。农村集体资产改革愈来愈趋向量化到个人。在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中,虽然每户一个股权证,但股份量化是以个人为基础的,户内每个人的股份数量都不等,且村集体资产的股份登记是以个人为单元。股份转让也以个人为单元,可由户内转让,也可以转让给村集体或者其他集体成员。与此同时,现有的农村基层单元的特点又与法治国家建设存在一定冲突。如在以家庭为单位的承包制下,女性一旦离开家庭便缺乏了土地和收益等权利,由此一些地方引发了“外嫁女”上访问题。

  

   从内部看,农村继所有权和承包权两权分离改革之后,正在推进所有权、承包权和经营权“三权分置”改革。2018年12月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通过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次修正)》的决定,新的农村土地承包法将土地经营权正式分离出来,与土地所有权、土地承包权具有同等的法律地位。同时,新的农村土地承包法对家户内部成员的个人权益以及农村妇女的承包经营权进行了相应的解释和强调。

  

   “三权分置”是在两权分离基础上的重大改革。其突出特点是土地经营权的获得不仅仅局限于原生的村民,更是超越了个人与土地的自然联系。人们与土地的关系有了更多的自由选择,有种地的自由,也有不种地从而将土地经营权转让他人的自由。而在经营权的转让中,许多经营主体是以独立的法人主体出现的。他们可能不是原生的村户成员,但却是与原生的村户成员享有同等法定权利和义务的经营者。

  

独立的个体出现,改变着过往的农村社会基本单元,个人成为继村集体和家户之外的独立的成分,村落、家户和个人共同构成多重复合制的基本单元。就中国而言,家户将长期是农村社会基本单元的主要成分。党的十九大报告高度肯定了小农户的历史地位与未来价值,(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233.html
文章来源:《东南学术》2019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