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亚生:中美“脱钩”对美国科技领域可能造成的影响

更新时间:2019-09-16 22:30:07
作者: 黄亚生 (进入专栏)  

  

   9月6日到7日,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的“2019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本篇文章是黄亚生教授出席论坛一个主题为“全球创新合作:挑战对策”的单元所做的演讲文稿。下为演讲全文。

  

   我今天会从四个方面讨论一下如果中美经济、文化、教育脱钩,可能对美国科技界的影响。第一是从美国科技企业的营业模式的角度,第二个视角是从两个国家对科技的支出的结构,第三是从科技成果的应用角度,第四是从人力资本角度。

  

   我发言只讨论对美国科技的影响。当然如果中美脱钩也会对中美经济和中国科技发展有影响,但我只有八分钟时间,所以我只能讨论一个题目。

  

第一个视角是美国科技公司营业模式


   科技企业之间的关系从来就是既有竞争,既有合作。比如,去年7月份,谷歌、脸书(Facebook)、微软和推特(Twitter)联合发布了一项名为“数据传输计划”的合作项目,旨在作为用户跨平台之间转移数据的新方法。该合作项目可以让互联网用户一键把其在一个平台上的数据转移到另一个平台,比如照片、邮件、联系人和日历等数据。

  

   美国和中国科技企业之间的关系也是这样的。拿高通和华为的关系来说,高通是唯一一个美国企业有能力做5G的,在这方面它和华为是竞争的关系。但是它的一个很大的客户也恰恰是华为。在2018年,高通是华为第三大美国供应商,销售达15.8亿人民币。华为的美国第一大的供应商是伟创力(Flex)(24.3亿元人民币),第二名是博通(Broadcom)(20.9亿元人民币)。

  

   根据美国投行杰富瑞集团2018年发布的报告,“美国科技公司每年会从中国获得1000亿到1500亿美元的营业收入。苹果公司、英特尔公司、微软公司和高通公司都在这个16家科技公司组成的名单上,这16家美国科技公司每年从中国获得的营业收入超过1055亿美元,相当于这16家科技公司全部年营业收入的23%。如果算上惠普、戴尔等没有单独公布其在中国营业收入的科技公司,那么美国科技公司在华营业收入会达到1500亿美元。”

  

   将华为列入实体名单就意味着美国企业不可以和华为有任何的接触和交流。比如高通不可以和华为进行任何有关5G交流。大家都知道5G是技术,它也是一个标准。高通不能和华为接触也就是意味着高通不可以参与任何有关5G发展的过程和标准的制定,打击了高通自己开发5G的能力。

  

第二个视角是美国科研经费投入


   在过去十多年里,美国联邦政府的科研(R&D)经费一直没有显著增长。考虑到美国的通胀率,美国联邦政府每年的科研经费投入其实是每年都在缩水的。而在联邦经费数额没有明显增长的情况下,美国科研开支结构越来越单一,很多经费被集中到生物医药领域和几个单独领域,其他领域的联邦科研经费受到了挤压。比如在1980年代美国政府在生物医药领域和工程学科的开发经费是差不多的,但到了2018年美国在生物医药方面研究经费是工程领域的两倍多。

  

   从科研经费投入的领域来看,中美科研经费投入可以形成一定的互补。2016年,美国科研经费一共有5111亿美元,而中国则是有4519亿美元,两个国家旗鼓相当,远远超过其他国家的科研经费投入。美国联邦政府科研经费分配是十分不平均的,同样的现象一样存在于私人企业的科研投入。而中国的科研经费的行业分布相对更平均,可以和美国政府科研投入形成互补。

  

   另外一个互补性来自于科研经费所关注的研究类型。根据经合组织的数据,中国的大部分经费都聚集在实验类型的研究,更少聚焦基础和应用研究。而美国实验类型的研究经费比例比较低。也就是说中美科研投入已经形成了一个有机地基于合作的创新生态。切断两个国家的科研合作对两国都会有很大损害。

  

第三个视角是科研成果应用


   美国科技领域的一些科研成果在美国国内只有非常有限的应用,特别是材料、再生能源等等,但这些领域在中国却反而有更多和更广泛的应用。有些新药在美国没有很大的病人群体,但在中国有很多病人。中国对很多科技领域科研成果的应用对于美国对应领域的创新提供了市场,另外在中国应用发展也会进一步启发美国创新。

  

   中国人工智能(AI)发达是因为中国人工智能有大规模的应用。根据美国智库“数据创新中心”的报告,与欧盟和美国相比,中国在人工智能的研发上虽然还有差距,但在人工智能科研成果落地应用上却遥遥领先,有更多的企业应用人工智能现有技术。美国人工智能的研发需要中国的应用市场,而美国人工智能的应用也可以从中国的实践中获得启发。

  

   在工业机器人领域,依托中国的制造业市场,工业机器人技术在中国有着巨大的应用市场。中国2017年工业机器人的采购数量高居榜首,超过13万台,比二到五名的数量加起来都要多(韩国、日本、美国和德国)。在可再生能源领域,以国内安装的太阳能光伏的总发电能力为标准,中国安装的太阳能光伏板远远多于其他任何国家。

  

第四个视角是人力资本


   美国科技领域的发展离不开美国顶尖的学术科研环境和人才。而其中,华人学者和人才对于美国学术科研成果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在“硬科学”领域。

  

   今年4月30日,美国国家科学院公布了125名新院士,100名是本土院士,25名是外籍院士,两名中国籍科学家入选外籍院士,两名美籍华裔入选本土院士。根据媒体“知识分子”的统计,截止2019年,历史上共有107名华人科学家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本土院士或外籍院士。在历史上所有美国国家科学院美籍华裔院士中,有26人有大陆背景。

  

   根据统计,1995年到2015年期间,持中国大陆和中国香港护照在美获得科学和工程领域博士的人数远远高于其他国家人数,累计超过22万人。在MIT,2018到2019学年,有2878名在校国际研究生,其中中国研究生占比25.9%,有744人,是MIT国际研究生的第一来源国。第二名的印度只有309名MIT在读研究生。

  

   中国科学和工程领域的博士群体在读期间可以为学校相关领域研究提供重要支持,而在毕业后也有很多留在美国推动相关领域的研究发展。美国学术界中的科学和工程领域目前活跃着超过十万以上是在外国出生的,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的学者。

  

   在科学和工程学术领域,中美高校学者一直合作撰写论文。在1995年,在科学和工程学术领域里,中美合作撰写论文的数量仅仅为1,112篇,到了2015年,这个数字上升到10,917篇,约占美国科学和工程学术领域合作撰写论文总数量的14%,约占中国科学和工程学术领域和外国学者合作撰写论文总数量的45%。

  

   对于美国科学和工程学术领域,“脱钩”策略势必会影响美国学术研究人才力量,中国留学生可能会减少,选择留美的中国科学和工程博士可能也会减少,甚至在美华人学者都会被波及。这些都是对美国科研发展有着极大贡献的群体。除此以外,中美高校间目前良好的合作环境也可能会被波及,甚至被破坏。这对于美国的学术科研环境都是不利的。

  

结语


   最后我想讲几个观点来结束我的发言。

  

   第一,对美国科技的破坏实际上就是对世界科技的破坏,美国现在还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科技体制,破坏了最强大的科技体制就是在压抑全球科技发展的速度。美国发明了新药同样会帮助中国的病人,美国发明新的算法同样会受益中国的企业和消费者。美国的引力波的发现同样让中国人认识到了宇宙的神奇。

  

   很多国人喜欢特朗普因为他在毁灭美国。但从理智上,做为中国人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对特朗普破坏美国科技感到高兴。

  

   第二,中美脱钩政策也会严重影响中国的科技发展,破坏美国的科技发展又会对中国科技发展的形成近一步的破坏。科学发展是站在“巨人肩膀上”,而不是站在侏儒肩膀上。如果中国超越一个科技水平下降的美国是没有太大的意义的。

  

   第三,政治和经济上,中美正进入一个冲突的时代,我认为做为学者我们不应该随波逐流,用七十年代的话说,我们应该反潮流,应该维护中美关系。如果政治家和公众对这个问题没有清醒的认识,我们更不应该糊涂,我们应该更加理智。

  

   谢谢大家。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207.html
文章来源:亚生看G2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