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红升:马云与阿里巴巴:两个故事,两种资本主义

更新时间:2019-09-12 17:49:50
作者: 李红升  
制度规则的铁笼犹如如来佛的掌心,即使叛逆和强大如齐天大圣,也难以逃脱制度铁笼的束缚,马云也难例外【6】。

   第二个问题的答案则存在着不确定性。尽管马云是一个伟大的创新者,但他和他的阿里巴巴商业帝国也一直处于各种争论的漩涡中,包括知识产权保护和打假问题由来已久的争论,支付宝转让所引发的关于契约精神的争论【7】,大幅提升入驻费用所引发的淘宝“十月围城”事件【8】,商家在阿里平台和京东平台上的“二选一”问题【9】,阿里与腾讯的相互封杀问题【10】,阿里旗下的菜鸟和顺丰的相互封杀问题等【11】。这些争论和事件都或多或少地与不当使用市场支配力,不当竞争和平台垄断等问题相关。因而,如果没有竞争和反垄断制度和政策的不断敲打,马云和他的阿里巴巴也可能会蜕变为一个寡头式的寻租者。除了上述争议事件之外,作为超级平台的阿里巴巴异乎寻常的影响力也引发关注和争论。比如,店小二只需在阿里系平台上注册,而无需在有关部门办理相关证照即可营业,这在相当大程度上是对监管部门权力的一种僭越;再比如,被媒体戏称为“淘宝大战工商局”的事件,则引发了公众对超级平台“大到不能管”的担忧【12】;而马云和阿里巴巴所拥有的强大的政府公关能力,及其与各级政府和官员之间的密切互动关系,即使在一个政府对经济和市场具有超强干预能力的商业环境中,这种关系可能也超出了合理的政商关系的边界,而且更让公众和竞争对手感到担忧的是,这种密切的政商关系以与强大的游说能力的结合,可能导致政府被“俘获”问题。

   因此,为了使好的资本主义在中国的发展不受制于机缘和运数,同时,也为了使好的资本主义能够全面压倒坏的资本主义,就必须有一种更正式、更系统的关于创新、竞争、开放、包容的机制设计,能够使马云这样的创新式企业家前赴后继,能够使掠夺者和寻租者转变成马云式的创新者,并且能使马云式的创新者永远保持创新的激情,而不要蜕变和异化为寡头式寻租者。这样的一个设计显然与更宏大、更复杂的制度和规则框架有关,暂且留作以后讨论的一个主题。

  

  

   1.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阿里巴巴仅仅是马云商业帝国的一部分,其商业帝国堪称无远弗届,触角所及包括金融、物流、O2O、云服务、社交网络、影视传媒、教育、医疗等。

   2.威廉•鲍莫尔、 罗伯特•利坦和 卡尔•施拉姆,《好的资本主义坏的资本主义》,中信出版社,2008年。

   3.道格拉斯·C. 诺思 、约翰· 约瑟夫· 瓦利斯和 巴里·R. 韦格斯特,《暴力与社会秩序》,上海格致出版社,2013年。

   4.德隆·阿西莫格鲁 和 詹姆斯·罗宾逊 ,《国家为什么失败?》,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5年。

   5.根据美国商务部网站的信息,2019年上半年美国网络零售额为2686.9亿美元。而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同期中国网络零售总额为48161亿元,前者仅相当于后者的38%左右。互联网金融缺乏类似于网络零售总额的官方统计数据,但根据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尔发布的2018年《互联网趋势报告》的数据,2017年中国在移动支付的普及率、支付规模以及增长率等方面都领先全球。

   6.马云和阿里巴巴对中国电子商务和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制度创新,尤其是在推动市场准入的开放和放松监管方面的影响是十分巨大的,但这种影响如果从整个经济制度以及决定这一制度的基本规则来看,则可能是局部的的、微乎其微的。公平的讲,企业家对制度有一定影响,但远远不及制度施加给企业的约束。换言之,企业家更多的是制度规则的接受者而非创造者。

   7.2011年6月,财新传媒旗下的《新世纪》周刊发表了名为《马云为什么错了》的社评,认为阿里巴巴集团主席马云未经股东授权就转移支付宝所有权,有失起码的契约精神,从而在二者之间引燃了一场激烈争论,并广受社会各界关注。

   8.2011年10月10日,淘宝商城发布新规,突然大幅调整技术服务费和商铺违约保证金,最高涨幅高达150%,引发3000多个中小卖家对淘宝商城的多轮围攻。此一事件不仅为公众所关注,也引起商务部的出面调停。电商平台一家独大和可能滥用市场支配力量是媒体和公众关注的焦点。

   9.2015年双11网购节前,京东发布声明称,不断接到商家信息,反映阿里巴巴在“双十一”促销活动中胁迫商家在两个对手平台之间站队,也就是“二选一”,之后两大平台就是否存在“二选一”展开了舆论攻防。

   10.2013年,淘宝服务平台屏蔽微信以及微信链接,2014年初,支付宝曾对微信商家关闭付款接口申请;2015年2月3日,微信封杀了支付宝的红包以及阿里系的多款产品,并禁止微信商铺利用支付宝收付款。作为中国两个最大的互联网企业,阿里巴巴和腾讯之间多轮的相互封杀和报复,给与公众的影响不仅是生活不便,而且也是超级平台的任性和社会责任的缺失。

   11.2017年6月1日,顺丰和菜鸟网络相继发布声明,指责对方率先关闭了面向本方的数据传输端口,并声明采取反制措施,关闭面向对方的数据传输端口。在国家邮政局的干预和社会压力下,双方在6月3日即恢复了之前的合作状态。这一事件所反映的恶性竞争现象,其根源在于两大平台都试图利用其不当的市场支配力量。

   12.2015年1月24日,国家工商总局发布了一份关于网购商品正品率的检查报告,其中淘宝网的正品率最低,仅为37.25%。1月27日,淘宝以店小二之名对上述检查的程序正当性提出了质疑。1月8日,工商总局则发布了2014年7月关于对阿里巴巴进行行政指导工作情况的《白皮书》。1月30日,马云和工商总局局长的见面最终使这一事件在相互的让步中“握手言和”。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14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