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贺阳:改革和市场经济的一大挫败

更新时间:2019-09-11 22:04:44
作者: 贺阳 (进入专栏)  

   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

   我认为,这是对王石最有意境的一次送别。悠悠心会,妙处难与君说。

   不知怎的,最近老是想起一些行业往事。

   话说有一个A股标杆房企,深圳地方国资旗下,但由管理层控制,即便被两家保险公司强势入股,也丝毫没有动摇管理层……首先,你想到的是谁?现在可能是万科。但要在以前,我的答案只能是:金地。

   在深圳,万科与金地曾是齐名的两家房企。但风格不同,有人说,万科是文科生,金地是理科生。一者张扬,一者内敛。

   金地在深圳福田区国资旗下,后被险资看上,如今生命人寿和安邦分列上市公司第一、二大股东,福田区甚至只占不到10%的股份。管理层也设置了各种门槛防止公司控制权旁落,但并不包括:拒绝股东进入董事会。

   生命人寿、安邦均在金地派有董事。虽不参与实际管理,但在某些董事会决议上,仍有相当强的影响力。确切地说,是一种对管理层的制衡力。比如,当年金地曾有一个员工跟投的议案,就被这两家险资股东给联合否决了。

   金地是一家内部人控制较为严重的企业,有着比万科更为强势的管理层。在一次严重的内部动荡之后,尤为明显。当年凌克、张华纲、赵汉忠并称金地的三家马车,后来因内部矛盾解体,在凌克的强硬整肃之下,赵汉忠出走,张华纲辞职。

   如今,凌克仍牢牢掌握着金地的权柄。保险股东拒绝管理层的核心员工跟投提案,大概也是怕管理层借此分走核心项目的利润,降低股东的投资回报率,无可厚非。其实,这也是所有上市公司股东的普遍担忧。

   内部人控制严重的企业,尤其需要外部的力量加以制衡,无论是在股东会,还是在董事会。

   在金地,我就曾听过一件很有意思的事。金地旗下与瑞银合作的地产私募基金,具有优先于上市公司投资项目股权的权利。这种事情,按道理说,是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但隐藏得很深,不会被察觉。此外,它旗下控股的另一上市平台金地商置,也有沦为管理层后花园的嫌疑。

   跟万科相比,曾经并驾齐驱的金地,错失了黄金岁月的尾巴,如今已经跌出前十,稍显落伍了。但值得警惕的是,万科也有成为另一个金地的隐忧。王石退休了,财务出身的郁亮,最有可能成为那个凌克。

   这就是我对万科的担忧,姑且算作盛世危言吧,一种从卓越归于平庸的担忧。

   “门口野蛮人”是一个来自华尔街的概念,讲私募巨头KKR如何通过杠杆收购RJR纳贝斯克公司的故事。据说今天的万科股东会,有一个参会的股东专门带了一本到现场。

   其实在华尔街,还有一个与之相对的“屋内聪明人”的概念,以安然为例,讲述公司内部人如何在不受约束的情况下,把公司搞垮、卷走资金的故事。

   这两类人,都是很多人心中的“敌人”。但谁才是资本市场的“异鬼”呢?

   万科事件之所以是一个标志型事件,我觉得,是它以一种摧枯拉朽的收尾方式,消除了很多人不切实际的幻想。这种湮灭感,会伴随万科很长一段时间。

   有个哲人曾说,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

   今天我想说,万科之后,谈论商业伦理,是可耻的。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12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