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闾小波:“民本主义”之输入与意涵之回归

更新时间:2019-09-09 22:38:17
作者: 闾小波  
像日本和英国那样的君主国也能和法美那样的共和国一般,实行着舆论政治,只在这一点已无异于民众政治了。(36)

   1920年代以后,用民本主义作为Democracy汉译名词,还与一本影响甚广的译著有关。1919-1921年,杜威来华讲学,掀起了一股不小的“杜威热”。中文报刊上翻译了不少杜威的演讲稿及其论著,但对杜威讲的Democracy的译名并不统一。1920年申报刊登了一则广告:“岫庐编译·公民丛书·新书预告:《民本主义与教育》(Democracy and Education),美国Prof.John Dewey著,编译中”。(37)“岫庐”是著名出版家王云五的号,时主持商务印书馆的编译工作。据陶行知年谱载:1920年,陶行知应邹韬奋之请,“校阅其翻译的杜威《民本主义与教育》一书,有部分改译,并介绍给商务印书馆作为‘大学丛书’出版。”(38)是年,在上海圣约翰大学读书的邹韬奋将杜威的Democracy and Education一书的前四章翻译出来,并以《德谟克拉西与教育》为题刊于《新中国》杂志l、4、7、8各期。其后,邹韬奋将全书翻译出来,1928年3月全译本由商务印书馆列为“大学丛书”出版,书名译为《民本主义与教育》,署名:邹恩润(韬奋)译,陶行知校。由此推测,1920年《申报》上的新书预告疑似邹韬奋的译稿,但尚在“编译中”的书稿当年可能没有出版。

   邹韬奋对该书的序言做如下翻译:“本书是要说出民本主义的社会所含的种种观念,并把这种种观念应用于教育事业的问题……这书所述的哲学,是把民本主义的演进,与科学上‘实验方法’的发展,生物学上‘进化的观念’,及‘工业改造’,彼此互相联络贯串起来;并要把他们在教育与方法上所发生的变化,一一指出。”(39)

   胡适、陶行知、郭秉文、张伯苓、蒋梦麟等教育界的名流均曾在哥伦比亚大学留学,与杜威有师生之谊,故而《民本主义与教育》对民国时期教育学的影响可想而知。“民本主义之涵义:盖杜威所谓民本主义,不仅政治之一种组织,且为社会生活之一方式。据彼之意,任何社会,其各分子间,必有若干共同之利益,而其对于他团体,必有若干相互之关系。其共同之利益既多,而相互之关系又甚自由者,则为理想的社会。”(40)

   这一时期,不少词典将“民本主义”列为词条收录。如,1929年高希圣等编辑的《社会科学大词典》:“民本主义:即德谟克拉西主义,见民主主义。”(41)“民主主义:即主张民主政治的主义,又名民本主义。”(42)1933年孙志曾主编的《新主义辞典》:“民主主义(Democracy):民主主义又名民本主义,或译为‘德谟克拉西’。”(43)

   2.作为民贵君轻的民本主义

   与此同时,知识界不少人承接梁启超的用法,用民本主义来探讨中国传统政治思想,但对民本主义的价值判断以及民本与民主关系的着法不尽相同。

   陈登元在探讨荀子的政治学说时引用了诸多荀子重民爱民的主张,并称其为“民本主义”。“其言之爱民,可谓彰明昭著,其劝入主之以人民为国家之本,亦可谓剀切陈言。昔乎仅以乞怜之态度,为民请命于暴主,而不思积极以扬民权,是则时代限之使然,不可苛责荀卿一人也。”(44)

   胡毓寰通过对孟子民本思想的探讨,认为其与西方民主主义可以汇通。

   孟子政治思想,在吾华古政治思想中,可谓最富于民本意味者。彼谓暴君如匹夫,凡民可取革命的行动推翻政府而代替之。彼以为治之道,首宜富裕民生,致治上一切施为,应以致人民之衣食丰足为中心。又谓欲政治完美,当以教育为本;国家之行政司法用人,皆须得全民同意。此等致治思想,能(与)近世西方之民本政治,殊相仿佛。至其民生政策上之井田制,倡为受地平均说;行政组织上之任贤制,谓政治如建筑巨室,主人须信任专家处理之,此能(与)中山先生之思想,亦甚接近。(45)

   南京国民政府时期,国民党强化党化教育,并颁布了一系列法律、法规。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是党化教育之正典,有些学人通过挖掘民本主义的现代价值,来强化三民主义的正当性。

   孟子所说的民本,分拆起来,恰也有三,就是保民、养民、教民。保民就是保障民族的生存,养民就是充实民族的生活,教民就是指引民族的生计。这三个关系:养民教民是基础,保民是目的。……孟子的这种民本主义思想,可以说是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的根源,换句话说,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就是从孟子的民本主义思想脱胎而来的。所以,孟子主张保民,保障民族的生存,中山先生也倡民族主义;孟子主张养民,充裕民族的生活,中山先生也倡民生主义;孟子主张教民,指引民族的生计,中山先生也倡民权主义。(46)

   曾留学东京大学和早稻田大学的陈伯康试图从学理上厘清民本主义与民主主义两个概念的区别:

   中国的历史上,表现得最显著的理论并有若干事实,是民本主义。而民本主义的经济措施,就是恤民,取之于民有度。历代关于暨(贤)君良相,行恤民之政的,史不拒书,那都是一些开国或中兴的君主……所谓‘民犹水也,君犹舟也,水则载身,水则覆舟’,这几句话充分道出民本主义政治经济意识的奥秘,同时也说明了民本的政治经济意识的立场,仍是站在君主方面,这也是明显事实。不管历代这些知识分子,如何较(绞)尽脑汁,托称先王之仁政,托之灾异数见,其目的无非在安定社稷,效忠君主。发挥民本主义政治经济意识最完美的人,是汉代一个青年政论家贾谊。(47)

   概而言之,作为日语借词的“民本主义”自进入汉语界后,日渐回归中国历史语境,这与多数日译新名词的命运迥异。随着“民主”作为Democracy的中文译名被中文世界普遍接受(48),民本主义作为Democracy曾经的译名之一,虽然保留在相关的词典中,但多为一种历史记忆。

   特别致谢:日本成城大学陈力卫教授为本文的撰写搜集了相关的日文文献,并慷慨相赠。

   ①《商君书·画策》中有“民本,法也”。“昔之能制天下者,必先制其民者也;能制强敌者,必先制其民者也。故胜民之本在制民,若冶于金,陶于土也。本不坚,则民如飞鸟走兽,其孰能制之?民本,法也。故善治者,塞民以法,而名地作矣。”这里的“民本”是“制民之本”(制服民众)的缩略词;“法也”,对民要“绳之以法”,并非指“民为邦本”。

   ②黄克武:《惟适之安:严复与近代中国的文化转型》,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年,第96页;另参见沈国威《近代中日词汇交流研究:汉字新词的创制、容受与共享》,中华书局,2010年。

   ③陈独秀:《再质问〈东方杂志〉记者》,《新青年》第6卷第2号,1919年2月15日。

   ④(31)李大钊:《平民主义》,《李大钊文集》(下册),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589、589页。

   ⑤1906年7月12日,《东京朝日新闻》上有报道:“古贺警保局长对警官们的训话时讲了三个关键词:民本主义,简捷主义,活动主义。”1912年5月27日,《万朝报》记者茅原华山在该报上发表《民本主义的解释》,将民本主义作为与“贵族主义、官僚主义、军人政治”相对立的概念使用。东京帝国大学保守派教授井上哲次郎和上杉慎吉等则将民本主义视为帝王重视臣民福利。

   ⑥⑧⑨⑩近代日本思想史研究会:《近代日本思想史》第2卷,李民等译,商务印书馆,1991年,第162、168、169、169-170页。

   ⑦吉野作造(1878-1933)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法学部,1906-1909年在北洋法政学堂教书。吉野回日后在东京大学法科讲授政治史,1910-1913年游学欧美,返日后继续在东京大学任教。

   (11)(13)(14)(15)康有为:《共和平议》,《不忍》第9-10合刊,1917年12月,第1、46、47、48页。

   (12)远生:《新旧思想之冲突》,《东方杂志》第13卷第2期,1916年2月10日。

   (16)(17)陈独秀:《驳康有为共和平议》,《新青年》第4卷第3号,1918年3月15日。

   (18)守常:《议会之言论》《甲寅》日刊1917年2月22日。李大钊1907-1913年在北洋法政学堂读书时,与吉野有师生关系,1913-1916年李大钊留学日本时两人也有接触,回国后还有书信往来。

   (19)《东报对于我国内哄之论调》(译自《东京国民新闻》社论),载《申报》1917年6月8日,第3页。

   (20)南天籁:《民本主义云何》(日本河上肇博士原著),《楚宝》第1卷第6期(湖北旅京学会发行),1917年10月18日。

   (21)杜亚泉:《接续主义》,《东方杂志》第11卷第1号,1914年7月1日。

   (22)杜亚泉:《答〈新青年杂志〉记者之质问》,《东方杂志》第15卷第12号,1918年12月15日。

   (23)陈独秀:《再质问〈东方杂志〉记者》,《新青年》第6卷第2号,1919年2月15日。

   (24)陈力卫:《“主义”概念在中国的流行及其泛化》,《学术月刊》2012年第9期。

   (25)王宠惠、蔡元培:《国民制宪倡导会之宣言书》,《东方杂志》第16卷第2号,1919年2月15日。

   (26)《易家铖至慕韩、梦九》,《少年中国学会会务报告》第3期,会员通讯,1919年5月1日。

   (27)谭平山:《“德谟克拉西”之四面观》,《新潮》第1卷5号,1919年5月1日。

   (28)毛泽东:《〈湘江评论〉创刊宣言》,《湘江评论》创刊号,1919年7月14日。

   (29)(30)陈启修:《庶民主义之研究》,《北京大学月刊》第1卷第1号,1919年1月。

   (32)(33)(34)(35)梁启超:《先秦政治思想史》,东方出版社,2014年,第5、5、35-36、40-44页。

   (36)蒋国珍:《民众政治与英国的政治》,世界书局,1927年,第1页。

   (37)《公民丛书出版预告》,《申报》1920年6月9日,第9页。

   (38)朱泽甫:《陶行知年谱》,安徽教育出版社,1985年,第25页。

   (39)韬奋基金会:《韬奋全集》(增补本)第12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年,第12-13页。

   (40)高卓:《现代教育思潮》,商务印书馆(新闻时代史地丛书),1934年,第80页。

   (41)(42)高希圣等编辑:《社会科学大词典》,上海世界书局,1929年,第140、139页。

   (43)孙志曾主编:《新主义辞典》,光华书局,1933年,第50-51页。

   (44)陈登元:《荀子哲学》(国学小丛书),商务印书馆,1928年,第116页。

   (45)胡毓寰:《孟子政治思想中之民本主义》,《复兴月刊》第4卷第5期,1936年1月。

   (46)杨大膺:《孟子民本主义的政治学说》,《复兴月刊》第3卷第10期,1935年1月。

   (47)陈伯康:《从民本主义到民主主义》,《清议》第2卷第5期,1948年9月15日。

   (48)检索“民国时期期刊全文数据库”,“民本主义”有29篇,多数用此来表达民贵君轻;“民主主义”有592篇,多数用以表达Democracy。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119.html
文章来源:《学海》(南京)2018年第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