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贺阳:从金道铭判刑想到的

更新时间:2019-09-05 18:07:14
作者: 贺阳 (进入专栏)  

  

   刚才看到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因受贿罪被判无期徒刑,我不禁想到30年前和这个金道铭的几面之识。

   1987年,我在北京市体改办担任副主任。我们在正义路2号市政府大院里的一座小楼办公,我们楼下是市妇联的办公室,楼上是团市委。

   一天,我们体改办生产体制处的副处长石幼文找到我,说是他过去在东城区团委工作时的老同事、团市委青工部部长金道铭因为年龄偏大,要从团市委“退役”,问我们体改办能不能接收(我当时分管人事工作)。

   我让小石约金道铭到我的办公室谈谈——此前我不止一次在市政府大院儿里见过这位小我3岁的小金——我看过金道铭的简历,跟他谈了谈,详细了解了他的情况,然后坦率地告诉他,尽管我们体改办当时处长的职位还有空缺,但是我们主要想找学经济的,另外要求善于写东西,他的情况看来不大符合我们的要求……我跟他说,相信他一定会找到更适合自己的单位和岗位……

   后来小石告诉我,金道铭去了监察部、中纪委,据说还给一位领导当过一段儿秘书……1994年前后,我在一次活动中再见到金道铭时,从他送给我的名片看,这位小金那时已经是中纪委、监察部的外事办公室主任了。

   从正式的报道看,金道铭“犯事”,主要是在担任山西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委副书记期间,正式确认的受贿金额为1.23亿元,依我看实际上远不止此数……另外,金道铭包养情妇多人,在山西被称为有名的“金枪”;特别是曾经同时包养小他二十五六岁的胡氏姐妹,他的这些作为实在令人咋舌……

   看着金道铭这30年间的巨大变化,我不禁心有感慨:当年跟我谈话时那个规规矩矩、老实巴交的小金,怎么在短短的二十多年之间,就变得如此无法无天!再想想我在市委市政府大院儿工作时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市委组织部干部吕锡文——后来听说我调离市委市政府大院时,吕是一个副处长——后来“飞黄腾达”当了市委副书记,也“无法无天”得了得……

   何以如此?看来,我们的执政党的权力过大、干部制度漏洞过多,是两个最基本的因素。尽快亡羊补牢,通过真正深化改革,从体制制度上解决一些带有根本性的问题,恐怕是我们避开“塔西佗陷阱”必须要走的路。

   2016年10月14日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05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