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一凡:美国霸权的兴衰逻辑

更新时间:2019-09-02 23:19:15
作者: 赵一凡  
奴隶制是一桩现代性原罪。这是因为,美国民主脱胎于奴隶制。美国少年时期,又惨遭南方奴隶主的误导。由于奴隶制尾大不掉,美国成年后,很可能因此走向覆灭。

   (赵按:美国人民打响了革命第一枪,高高举起自由民主的旗帜。然而在其骨子里,这个新生共和国,依旧是善恶交织:从中孕育出一种新野蛮,这又埋下了南北战争的祸根。)


一个美丽新帝国


   下面,我要转入一个高难度课题,帝国主义研究。十九世纪末,美国大举扩张。美国学者强调这一轮扩张的特殊性,却不接受马克思列宁有关帝国主义的经典判断。

   1963年,康奈尔大学的拉菲伯教授(Walter LaFeber)出版一本《新帝国》。此书认定:美国扩张并不依赖攻城略地,也不像英国人那样派遣殖民总督、征收苛捐杂税。相反,美国开启一个新型工业化进程,即鼓励创新,刺激垄断,推广流水线生产,尝试管理革命。

   拉菲伯据此断言:美国人在打造一个新帝国(New Empire)之际,也建立起一套现代化的工业基础、贸易法则。他们利用这一压倒性优势,推行更开放、更便利的自由贸易。

   美丽的帝国主义:左派学者质问:从1846年美墨战争,霸占墨西哥近一半领土,到1898年美国夺取古巴、波多黎各,再到1899年美军入侵菲律宾,杀戮土著,镇压起义,这一系列侵略与扩张的暴行,难道还不够帝国主义? 美国自由派一片哗然,纷纷辩护说:美国并不追求霸权,它要构建一个全球互助系统!美国还拥有在全球行善的能力,它打败了法西斯!

   上述帝国辩护书,连篇累牍,越来越搞笑。1993年,美国汉学家沈大伟(David Shambaugh),又发布《美丽的帝国主义》。此书分析中国文人、商人与自由职业者,针对美国的矛盾心态,即美国好坏参半、善恶交织,简称“美帝”。

   如今多数美国人相信:尽管美国统治着世界,可它并非帝国主义。这方面,普林斯顿大牌政治学教授伊肯伯里(G. John Ikenberry),写下一本《自由主义利维坦》,影响最是深远。此书证实:美国利用一整套国际法与国际机构,取代了帝国统治。如此先进方式,当称一种自由主义世界秩序(Liberal World Order)。

   上述世界秩序,源自威尔逊总统。美国历届总统中,威尔逊是唯一的哲学博士,政治经济学教授。身为普林斯顿校长,他也是美国自由派学者的楷模。世界大战爆发,老教授提出“十四条纲领”,即缔结《凡尔赛和约》,成立国际联盟,维护世界和平。他的方案太过理想化,首先遭遇欧洲列强的阻击,后来又被美国国会否决。

   然而,威尔逊方案开启了美国领导世界的战略思路。受其启发,罗斯福总统在二战炮火中,提前规划世界秩序。1941年,他与丘吉尔起草了《大西洋宪章》。1942年元旦,齐聚华盛顿的二十六国代表,签署了《联合国家宣言》,而这就是那个“自由主义利维坦”。

   美国人所谓的“自由秩序”,明显超越了大英帝国的殖民统治。二战后,殖民地国家纷纷独立,英国统治土崩瓦解。美国抓住时机,鼓吹美国的民主政治,推广美国主导的自由经济,进而引导亚非拉的大批穷国,相继转型为现代民族国家。

   然而不难发现,自由秩序的关键,是以美国为主,拉拢欧洲与日本,结成一个发达国家联盟,又称富国俱乐部(G7)。其次是将众多的弱小国家,纳入一个松散外围结构,让它们成为欧美联盟的附庸国,为其提供原料、市场、劳动力,同时分担防务费用。

   哈佛政治学教授约瑟夫·奈(Joseph Nye),深入阐明自由世界的精巧机制。他表示,美国之所以成为超级大国,并不仅仅依靠军事霸权。美国独有的软实力,也是一种强大领导能力,例如民主政体、门户开放,科技发达、法治健全,又比如各国青年争相赴美留学,美国大片风靡海外。(赵按:感谢奈老师提醒:原来美国现代性的特征,除了善恶交织,还有一大亮点,即软硬兼施,恩威并举。)


梅教授:美式帝国主义

  

   从内战到二战,美国实现了社会改革、经济腾飞,继而在罗斯福引领下,完成了美国民主的现代转型。然而这一奇迹,也导致全球经济危机,还引爆了两场世界大战!

   美国学界自相矛盾,搅浑了帝国主义这一潭深水。多亏哈佛历史系的梅教授(Ernest May),他教会我识别美帝的霸权特色。1968年梅教授发表《美式帝国主义》,明确指向帝国主义的新变种。

   帝国主义,一大变数:据梅教授多年研究,起初是马克思、霍布森、卢森堡,合力开启了帝国主义研究。后经布哈林、列宁的修订,发展出一套帝国主义经典理论。1942年,哈佛经济学教授熊彼得,推出《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与民主》。此书振聋发聩,揭示美国资本主义一大变数,即自由创新、持续变革、自我毁灭。

   梅教授发现,美国国力超常,体量庞大,足可以抗衡沙俄、碾压日本。而与欧洲列强相比,这个新生的民主政体,思想开放、主动创新,又凸显一条别具优势的发展轨迹。

   不仅如此。美国在地缘战略上,也要比英国更高明。其长远目标,并非封建领主式的割据与厮杀,而是打造国际联盟,设计条约体系,确立美元霸权,以便长期主导全球的经济发展。

   美国的扩张本质:华盛顿总统说,美国是一个“年幼帝国”。富兰克林也说过:早期的殖民首领,即是“民族之父”。他们驱逐土著,再把抢来的土地,留给子孙后代。杰弗逊大声疾呼:“让我们向西推进,占据一片又一片的西班牙领地!”

   对此,耶鲁教授保罗·肯尼迪指出:“定居者从新英格兰出发,向西不断拓展。他们代表一个帝国,一个征服民族。”问题是,美国民众太天真,始终看不清美国的扩张本性。

   左右两派,各执一端。梅教授只好杂糅出新了。他承认,美国作为民主国家,拥有强大的进步动力。同时,美国也是帝国主义的新变种,即美式帝国主义。为何要用帝国主义,而非帝国(Empire),来形容美国霸权?梅老师的理由如下:

   一,罗马帝国持续千年,势力范围有限。而美国剧烈变革,彰显一种史无前例的扩张势头。所以,美式帝国主义一词,更吻合美国三百年发展史,即一部持续扩张、不断干涉他国的历史。

   二,美国扩张轨迹,并不吻合列宁定义的资本主义垄断阶段(腐朽与垂死)。它更像是哈佛历史系主任蓝厄教授(William Langer)所说的预防性帝国主义(Preclusive Imperialism)。

   简单说,美国的主要战略方向,一向集中在欧洲。所以它对贫瘠的第三世界,并无太多经济图谋。但出于地缘战略考虑,美国往往会提前下手,抢占势力范围,防范新兴大国。参比南海自由航行。


尼布尔: 美国历史的讽刺

  

   南北战争后,美国扩张迅猛,命符如火。待到打赢了二战,美利坚已是威风凛凛、君临天下了。美国人相信:这一连串辉煌成就,代表上帝的特别恩宠。故此,美国理所当然,负有领导全人类的使命。果真如此吗?美国神学家尼布尔(Reinhold Niebuhr),1952年发表《美国历史的讽刺》,一时轰动朝野。

   (赵按:尼布尔的神学思想,饱含人类学家的睿智。他又擅长心理分析,一再挖苦美国人的自负与自恋。譬如美国人相信,他们漂洋过海,是要在新大陆上改天换地。美国人不仅要推进民主事业,还要重建一种失落的天真[Innocence]。)

   幼稚民族,拒绝长大:世界上的其它民族,难得有此奇葩念头。尼布尔却说,这念头激励美国人锐意开拓,又将这个幼稚民族,带入烈火烹油的美国世纪。问题是:二战后的美国如日中天,却还像顽童那样任性妄为!尼布尔冷酷指出:美国是个拒绝长大的民族。而美国世纪,又滋养一种“对于天真和美德的幻觉”。

   假装天真,双重个性:尼布尔指美国历史短、扩张快,这导致一种巨婴式的自负与自恋。美国人满以为,一旦摆脱君主制,美国就能像弥赛亚那样,宣布人类解放的最佳方案。

   尼布尔承认,美国科技发达,富得流油,可你随处可见贫困、仇恨与不平等。美国的巨大成功,往往建立在贪婪与暴行之上。而在国际事务中,它也习惯于扮演“天真的民主斗士”。

   美国人笃信自己是救世主,却又坚持一种“假装的天真”。美国人的自由梦想,就此分裂出两种模式,一种是所谓现实主义外交,即反战、孤立,不买欧洲人的烂账。其实他们明白,等到欧洲打烂了,美国再去抄底,也是很精明的一桩生意。

   另一种方式,号称理想主义外交,即“美国的好战分子,善于把私欲包装成一种美德”。只可惜,美国老百姓天真到家,总以为派兵出国、大打出手,就是替天行道。

   (赵按:美国建国之始,性情粗野,放浪不羁。一旦遭遇压迫,它便激烈反抗家长统治。为此,欧洲人挖苦美国,说它是一个逃学顽童,一个叛逆成性、离家出走的小外甥。)

   谁曾想,这个缺少家教的野孩子,却在二战后当上了全球大家长! 问题是:新家长趾高气昂,自命不凡。他不明白,何谓忍辱负重,韬光养晦。他也搞不懂,何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小阿瑟:批判美国世纪


   尼布尔的辛辣讽刺,影响了一批哈佛教授,其中便有小阿瑟·施莱辛格(Arthur M. Schlesinger Jr.)。阿瑟是我老师丹尼尔的师弟,哈佛历史系教授。他也是美国现代史权威,罗斯福总统的传记作者。

   1961年肯尼迪竞选上台,请阿瑟做顾问。师叔放弃了哈佛的终生教职,隐入白宫深处。1963年,肯尼迪在达拉斯遇刺身亡。阿瑟在白宫卷起铺盖,回家写书。针对美国世纪的最大疑案,我曾记下一些线索,备忘如下。

   美国世纪,最大疑案:首先,艾森豪威尔总统执政八年间,冷战局势紧张,国内暗流汹涌。艾克卸任前,一度闷闷不乐。他发现,美国已生成一个权势熏天的利益集团,俗称“军工联合体”。老总统自知惹它不起,只能明哲保身。

   艾克在1961年告别演说中,突然发出严厉警告:“一支庞大军队,与一个大型军事工业相结合,这在美国是史无前例的。我们必须警惕军工联合体,它可能攫取不正当的影响力。”

   (赵按:艾克是欧洲战场的盟军总司令。对于美军及其高级将领,自然明察秋毫。然而身为总统,他却如履薄冰!)

为了对付军工联合体,(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8015.html
文章来源: 时政国关分析 公众号
收藏